「若是兩柱香的時間你沒有到,那我們便認為是你故意為之了,剛才的話也全部都是放屁。」窮奇冷道。

「好,我這就去。」楊紫嵐轉過身對著楊紫燁道:「紫燁你隨我一起。」

說罷,兩人身形閃爍,很快便消失在了這裡。

在兩人走後,仇君落等人的腳步緩緩的朝著林楓跨出,身上透著一抹寒意。

林楓掃了人群一眼,又看了一眼那兩人消失的背影,心中冷笑:「撕破了臉還要如此偽裝,若是兩柱香的時間這些人殺不了我,我看你是什麼表情。」

所有人此刻都心如明鏡,楊紫嵐就差最後和林楓翻臉了,說什麼回去取奧義之晶,不外乎是找個借口,讓仇君落他們出手殺林楓而已,否則的話他何必將楊紫燁一起帶走。

楊家只要有一個人在這裡,仇君落他們就不能殺林楓,否則楊家恩將仇報的罵名就被坐實了,現在雖然眾人也都心中有數,然而卻沒有人能夠指責楊家,表面上的工夫還是要做足來。

「楊少爺才剛剛離開,你們這是什麼意思?」林楓看著這些圍上來的人群,冷笑一聲。

「沒什麼意思,我們行事與楊家沒有任何關係,你和那頭畜牲侮辱於我,我倒是要看看,你們有多大的能耐。」仇君落冷漠的說道,身上的鋒銳之意再度綻放而出,銀色的寒芒在虛空當中閃爍不休。

「還要找冠冕堂皇的理由么!」林楓眼中閃過一絲寒意,看著對面的五人,寒冷的道:「一群所謂的大家族子弟,竟還要以眾欺寡,既然你們這麼願意當別人的畜牲,一起來殺我吧。」


「可笑,殺你一個天武二重的螻蟻,還需要一起。」仇君落眼中帶著濃郁的蔑視之意,對著其他人道:「他交給我就可以了,諸位看著便行,一條賤命,幾個呼吸的時間足夠了。」

「此人一個廢物言語卻是囂張,既然君落兄要他的命,我們便看著就可以了。」有人冷冷說道。

「殺了他吧,我還是第一次見到如此張狂的天武二重境界之人,可笑。」那些人一個個都蔑視林楓,彷彿輕易間就可以將林楓輾壓殺死,不費吹灰之力。

仇君落直面林楓,冷笑說道:「我也是難得見到有人如此愚蠢,一直在自尋死路,既然如此,我來成全他。」

說罷,仇君落的周身銀芒璀璨無比,不斷的照耀而出,空間都在這一刻彷彿透著銳意,朝著林楓割裂而去。

「殺你,猶如踩死螻蟻一樣簡單。」仇君落抬起手臂,頓時一輪輪羽扇綻放出鋒銳無比的銀色光華,大手揮動,頓時一輪輪羽扇劃過虛空,朝著林楓割裂過去,空間發出刺耳的尖銳之聲。

在仇君落髮動攻擊的同時,林楓的身上,一道道璀璨的寒光綻放,林楓整個人身上透著一股可怕的鋒利氣息,無堅不摧、無所不滅。

這一刻的林楓彷彿是一柄出鞘的利劍,要將所有擋在面前之人都斬殺掉。

「殺!」

仇君落吐出一道殺字,羽扇瞬息降臨林楓身前,如一道道霹靂閃電般迅猛。

「嗤嗤!」

一道可怕的刺耳之聲傳出,只見林楓的身前,一柄無比鋒銳的巨劍浮現,這巨劍凝形的瞬間,滔天的劍道之意滾滾殺出。

羽扇割裂著巨劍,發出尖銳的聲音,卻見同時,仇君落身後武魂浮現,由一輪輪羽扇凝聚而成的鋒銳銀翼隨意抖動了下,頓時無數道銀光朝著林楓刺殺過去,每一道銀光都是那麼的銳利,將空間都刺得千瘡百孔。

「銀翼武魂,好厲害。」人群暗暗心驚,那璀璨的銀芒刺痛著眼眸,即便相隔遙遠,他們都能夠清晰的感受到每一道銀光當中所蘊含的可怕鋒銳之氣,而且,這無數的銀光速度也是快到讓人窒息。

「轟、轟、轟!」銀芒轟在巨劍之上,巨劍竟然在不斷的變形,瘋狂的凹陷進去,那一道道銀芒直接印在巨劍之上。

「咔嚓!」清晰的碎裂聲響傳出,銀翼武魂劃過虛空,只見仇君落瞬息就出現在了林楓的上空,銀翼武魂閃動,他的目光透著濃濃的蔑視之意。

「螻蟻也敢與皓月爭輝,不知死活,殺!」


仇君落話音落下,銀翼閃動,頓時又是無數銀芒從他的銀翼武魂上綻放,化作無盡殺伐之芒,朝著下空的林楓殺去。

「以境界的優勢來壓制,不知有什麼值得你如此驕傲。」林楓冷漠的吐出一道聲音,天地間遽然間變得寒冷了起來,只見雪花在虛空中緩緩飄動,此刻的林楓身上,竟隱隱有一股妖異之氣,整個人顯得無比的妖俊。

「虛空妖術!」林楓嘴唇蠕動,輕吐一聲,頓時無盡的銀芒從他的身旁劃過,瞬間消失了蹤跡,林楓平靜的站在那,在他的面前,彷彿有著一條虛空雪路。

ps:汗顏,明天想爆發的今天竟然這麼慘,不用這麼打擊積極性吧! 「嗯?」仇君落的眉頭一皺,無盡的銀芒竟然無法觸碰到林楓,這是怎麼回事?

周圍的人群也都露出了詫異之色,他們還以為這一擊林楓必死,然而此刻林楓的身上透著妖異的光澤,無盡的銀芒根本無法碰到他。

「殺!」一聲怒喝,銀光漫天,仇君落的銀翼武魂揮灑,劃過一道璀璨的銀色弧線,朝著林楓殺過去,瞬息降臨林楓面前。

「嗤、嗤……」銀翼化作可怕的利刃,切割著空間,彷彿要將林楓斬斷來,恐怖的銳氣讓人有窒息的感覺。

然而銀翼劃過空間,要將林楓斬為兩段的時刻,前方的空間卻給人虛幻不實的感覺,巨大無比的銀翼從林楓的身上斬過,然而林楓依舊站在雪路之中,臉上的神色依舊是那麼的妖。

「殺不到!」

仇君落的可怕銀翼竟然無法殺到林楓,這是……虛空之力!

「怎麼可能,他才天武二重境界,怎麼可能能夠運用虛空之力。」人群神色震驚,尤其是那些前來殺林楓的人更是一個個目光僵硬,林楓竟然懂得虛空之力,能夠將身體潛入虛空當中,這種手段太可怕了,就如仇君落此刻一樣,縱然銀翼殺伐威力強悍無比,但根本殺不到林楓,還怎麼要他命?

仇君落的臉色難看,銀色的長袍一揮,發出碩碩的聲響,可怕的銀翼再度斬裂空間,朝著林楓身體劈殺而出,和剛才一樣,銀翼劈在了空氣當中,林楓依舊沒事,就在他的面前,冷漠的盯著他仇君落。

「殺!」一道怒喝之聲傳出,只見林楓的手掌彷彿從虛空當中探出,化作可怕的鋒銳劍氣,朝著仇君落斬殺過去。

「嗡!」銀翼猛然一閃,仇君落的速度快到不可思議,比林楓的攻擊還要快,閃避掉這一擊。

「好快的速度!」林楓神色一凝,卻見銀光再度閃爍,仇君落的身體瞬息殺了回來,璀璨的銀翼鋪天蓋地,橫斬虛空。

「有用么!」林楓冷笑,身體再度沒入虛空雪路當中,如今他對虛空妖術已經非常熟悉,隨意掌控,任意隨心,心念一動身體頓時出現在虛空雪路當中,銀翼武魂再度斬空。

「不信殺不了你。」仇君落神色難看,銀翼顫動,頓時天地間全部都是可怕的銀光,將整片空間都要包裹,林楓所在的虛空雪路也被籠罩進入其中。

「殺、殺、殺!」仇君落怒吼一聲,無窮無盡的銀芒朝著林楓所在的虛空雪路絞殺過去,如今他已經接受林楓能夠運用虛空力量這一事實,不過以林楓的修為,使用這種虛空力量必然時限很短,他不信林楓能夠一直躲在裡面。

人群看到銀光漫天,將林楓所在的空間都湮滅斬滅掉,只感覺有些窒息,太可怕了,若不是林楓躲在虛空當中,十個林楓也要被斬殺掉。

林楓抬起頭,看了一眼漫天的銀光,隨即他的目光盯著仇君落,俊如妖的眼眸當中透著妖異的冷笑。

虛空雪路緩緩的朝著仇君落蔓延而去,仇君落眉頭微皺,不過卻並未逃,而是順著這一切發生,很快,他的身體也出現在了虛空雪路當中。

「竟然還能將我帶進來,我不信這回你不死!」仇君落冷冷的吐出一道聲音,銀翼張開,扶搖殺向林楓,目光透著強烈的殺伐之氣。

「吼!」

林楓張開嘴,一聲怒嘯,天地滾滾,彷彿虛空雪路都要崩潰掉,仇君落心頭猛的一顫,只感覺有無數狂魔朝著他殺來,眼前全部都是可怕的妖魔斬殺他。

「怎麼感覺到了魔道的氣息。」仇君落晃了晃腦袋,只覺很不舒服,這林楓時而如妖,此刻又如魔,到底是怎麼回事?

銀翼張開,遮擋在他的面前,隨後猛然的一張,頃刻間在銀翼之上彷彿有無盡的銀色羽扇利刃斬殺出去,狂魔也要斬殺掉。

卻見此刻林楓身形一動,腳步跨出,手掌出現一塊石碑,透著可怕的封之力量。

「今日你不死也要讓你脫層皮。」林楓冷冷的吐出一道聲音,封魔石碑猛的轟動,頓時可怕的封魔力量將仇君落籠罩。

仇君落銀翼猛的朝著封魔石碑轟過去,竟然想要撼動封魔石碑。


「給我封!」

「轟隆!」

林楓轟出封魔石碑,天地間彷彿出現一道道封魔軌跡,銀翼之上有一道道黑色的紋路蔓延而上,銀光都彷彿暗淡了很多。

仇君落眉頭緊皺,他感覺那一扇銀翼武魂的力量都彷彿被束縛住,光芒璀璨,另外一扇銀翼揮灑而出,斬向林楓。

「給我封!」林楓一聲怒喝,又是一塊封魔石碑轟出,轟隆一聲巨響之聲傳出,仇君落的一對銀翼都被鎮壓,彷彿有兩座大山將他的武魂給鎮在那裡,甚至無法綻放可怕的銀芒。

「吼!」仇君落對著林楓怒嘯一聲,他的雙眸都化作銀色,讓林楓只感覺眼神刺痛。

「你找死、殺!」

仇君落狂猛怒喝,眉心張開,一縷縷璀璨無比的銀光朝著林楓刺殺過去,這銀光竟也化作可怕的銀翼,鋪天蓋地,仇君落將他的神念也凝成了武魂一樣的銀翼,透著可怕的殺伐力量。

「找死么,你的翅膀能封,神念一樣封!」

林楓冷笑,可怕的封魔之力再度綻放,在他的手中,又是一塊封魔石碑出現,讓仇君落的臉色變得極其的難看了起來。

怎麼會這樣,林楓怎麼會有這麼多快封魔石碑。

「封殺!」林楓一掌將封魔石碑打出,仇君落神色一僵,神念銀翼瞬間收回眉心之處,然而封魔石碑依舊朝前,轟隆一聲印在了仇君落的身上,讓他渾身猛的一僵,彷彿整個身體都被封住了。

林楓腳步猛的一跨,身體騰空,手掌當中蘊含著一股可怕的力量之感。

「接下來到我了。」林楓手掌當中封之力量流轉不休,除了可怕的力量之感,還透著封魔之力。

「殺!」恐怖的雙掌從天空劈殺而下,仇君落臉色鐵青,銀光再度璀璨,那巨大的銀翼武魂緩緩張開來,將他的身體都包裹在了裡面,仇君落整個人躲在了璀璨的銀芒當中,三塊封魔石碑都印在他的身上。


「這樣也行?」林楓神色一僵,恐怖的雙掌猛的轟在了仇君落的身上,然而卻感覺他的手掌轟在鋼鐵之上,銀翼堅硬無比,防禦力可怕。

「這什麼變態武魂。」林楓鬱悶的吐出一道聲音,攻擊殺伐之時銳利無比,防禦之時將身體包裹,水泄不通。

此時虛空之力已經消散,仇君落的身體被林楓恐怖的一掌轟入地下,地面都破開一個大洞,仇君落的身體一半凹陷進去了。

周圍的人群一個個都極其的震撼,沒想到戰鬥下來會是這樣的局面,林楓竟然逆襲,反將仇君落壓制,可惜仇君落一身可怕的修為,卻破解不了林楓的虛空力量,如今又被封魔石碑給封殺,竟只有被林楓虐的份。

「天才,你不是視我如螻蟻,幾個呼吸就能將我抹殺掉嗎,此刻怎的龜縮在那裡了。」林楓盯著仇君落諷刺出聲,轟隆一聲可怕的聲響傳出,林楓一掌轟在封魔石碑之上,將仇君落的身體從地里轟了出來。

「以封魔石碑這等寶物壓制,無恥的傢伙。」姜寧臉色難看,此刻時間已經過去半柱香了,仇君落不但沒能殺了林楓,反被壓制,他們只有兩柱香的時間,否則到時候楊紫嵐回來,他們就算想殺林楓恐怕也不好下手了。

「你的意思我應該以天武二重的境界和天武五重境界強攻?」林楓冷眸掃了姜寧一眼,冷冷的道:「不服你也可以一起上!」 「不服你也可以一起上。」林楓狂傲的話音讓姜寧神色凝固,竟然讓他一起上,兩個天武五重境界的大家族弟子對付一個天武二重之人,說出去都丟人。

尤其是此刻的他若是不使用底牌也沒有絕對的把握殺掉林楓,此人竟然懂得虛空力量,而且還擁有好幾塊封魔石碑,想殺林楓,似乎並不那麼簡單。

「咔嚓!」

清脆的聲響傳出,被銀色光華包裹身軀的仇君落身體緩緩的動了下,銀光閃爍,巨大的銀翼在挪動,似乎想要出來,林楓一聲冷笑,腳步一跨,出現在了仇君落的身體上空,目光冰冷的盯著下方的銀色光團。

心念一動,林楓的手掌當中出現一塊石頭,只是頃刻間,這塊石頭變大,化作一座巍峨的高山,被林楓托舉於掌心當中。

這一幕讓人群的神色又是一僵,這又是什麼寶物,這傢伙難道要用這做山峰砸仇君落?

狂風突兀的怒嘯了起來,人群彷彿感受到天地間的自然力量在朝著那座山峰匯聚,林楓手掌當中托著的巨山,能夠溝通天地自然的力量。

手托著天璇石,林楓靜靜的感受著,那股溝通天地自然大道的奇妙感覺再度浮現,這一刻,彷彿天地自然之力將為他所用,他的攻擊,將引動浩瀚的天地大勢。

長袍被狂風吹打得獵獵作響,林楓目光盯著下空,神色帶著一絲寒冷之色,心念一動,頃刻間三塊封魔石碑從那團銀光當中飛出,回到了他的身上。

「咔嚓、咔嚓!」仇君落似乎有所察覺,銀翼武魂發出碩碩的聲響,竟緩緩的張開,露出他的一雙眼睛,隨即,他便看到林楓站在虛空之上,手托著高山,帶著妖異的笑容,猛的一步朝著他跨來,人還未至,一股可怕的威勢壓迫得他幾乎要窒息。

唰的一道聲響傳出,銀翼武魂再度閉合,將他的身體牢牢的包裹住,而同時,林楓的身體猛跨而下。

「轟隆隆!」人群彷彿聽到了天地在怒嘯,以林楓為中心,一股狂霸的自然大勢引動颶風,在瘋狂的怒吼,讓他們神色僵硬,這回仇君落慘了。

「我讓你躲!」林楓嘴中吐出一道喊聲,天地炸響,抬手擲山,天璇石所化的巨山狂猛的朝著那團銀光砸下,這一刻所有人的目光當中只有那座山峰。

「轟咔、轟隆隆!」似雷聲劃過蒼穹,巨山轟在了銀光之上,大地瞬間皸裂開來,出現一道道深深的溝壑,縱橫交錯,不斷的朝著遠處蔓延出去。

人群駭然的盯著地面上裂開的大地,腳步跳開,只感覺心臟狠狠的抽搐了下,目光盯著仇君落所在的位置,只見那裡出現一個洞口,仇君落已經不知道被砸到了哪裡去。

林楓身體騰空,天璇石依舊托在手掌當中,目光冷漠的盯著地面之上,大地開裂之後,那裡沒有了半點聲息。

姜寧等人吞了口口水,剛才那股威勢讓他們都有種膽戰心驚的感覺,不知道仇君落現在怎麼樣了。

就在此時,一團銀光劃過空間,只見一道身影出現在了虛空之上,正是仇君落。

此刻他的巨大銀翼張開,露出身體,衣衫裂開,渾身是血,尤其是額頭之處,出現了一個觸目驚心的傷口,整個人彷彿是個血人。

仇君落神色冷到極致,彷彿是九幽之眸,冰涼的盯著林楓,似要將林楓吞下去。

「你的鳥翼真夠硬的。」林楓冷冷的吐出一道聲音,這麼強悍的力量都沒有將那銀翼震裂,只是讓裡面包裹的仇君落受傷。

人群深有同感,這仇君落的銀翼武魂,堅硬程度太可怕了,被林楓如此狂猛的威勢一擊都沒有被震裂,太可怕了。

「我要你死!」仇君落吐出一道寒冷至極的聲音,林楓眉頭挑動,露出冷漠之笑:「你剛才也說幾個呼吸就能殺我,現在呢!」

「我會讓你明白,真正強大的力量,不是依靠外物能夠抵禦的。」仇君落說話之時,身上突然湧現一股可怕的血脈力量,這一刻人群彷彿聽到了大海在咆哮,雷霆在翻滾。

「好強的血脈力量!」人群眼眸一滯,此刻仇君落在使用他血脈的力量,銀光在天地間揮灑,一股鋒銳之風在空間怒嘯,很快,人群發現整片虛空都被一股可怕的鋒銳之氣籠罩住。

仇君落的身上,湧現一股沖入雲霄的血脈之力,極其的可怕。

在仇君落的身上,銀色的光華扶搖而上,巨大的銀翼武魂張開,仇君落的銀翼武魂,竟然在瘋狂的延伸出去,每一扇銀翼,都延伸到百米,彷彿是可怕的妖獸之羽翼,璀璨的羽翼折射而出的銀光讓人無法直視。

血脈生武魂,仇君落再以血脈的力量強大武魂。

這一刻的虛空當中,掛起了一股狂猛無比的銀色風暴,真正可怕的風暴,風暴中的每一縷碎片,都透著可怕的銳利之氣,彷彿能將人抹殺掉。

「退、後退!」

許多人身形開始朝後退,這股銀色的風暴彷彿要將這片空間都吞噬掉,威勢太可怕了。

看來仇君落是真怒了,以他的身份,剛才竟然被一股天武二重境界的人如此虐,被轟得受重傷,渾身浴血,此刻,他連血脈的力量都使用出來了。

林楓淡漠的站在虛空當中,立於仇君落的對面,那股可怕的銀色風暴目標正是他,彷彿要將他給吞沒掉。

「這就是血脈的力量、強者的後裔,擁有強橫的血脈,厲害的武魂,實力恐怖,殺同級的普通人輕而易舉,我修鍊了那麼多厲害的手段,殺普通的天武五重境界之人易如反掌,但是要對付仇君落這種人不動用一些真正的底牌根本殺不掉他。」

林楓靜靜的感受著這股風暴的力量心中暗道,他若是要用全力當然能夠殺死仇君落,但是有些手段卻不是能夠隨意使用出來的,剛踏入八荒境,若不是楊家之人的無恥,他也不會如此,一來便惹上仇敵,這並不是他所願,但他沒有選擇。

他救人命,對方要殺他,還有什麼話可說,只有戰了!

人群目光盯著林楓,不知道此人到底是什麼身份,戰力竟如此恐怖,此時的林楓透著妖異的俊,長袍飄動,氣質非凡,這也是個難得的天才,可惜若是他沒有其它底牌的話,恐怕還是要死在仇君落的手上,這股血脈的力量太恐怖了。

「你竟然擁有封魔石碑,可惜,那也將是我的了。」仇君落盯著林楓冷漠說道,銀色的風暴越來越強烈,林楓心念一動,雪花飄落,虛空妖術再度使用而出,那股風暴無法影響到他。

「虛空之術,我不信天武二重的你能夠布置出多厲害的虛空之術,當攻擊力強悍到一定程度,你的虛空之術照樣破。」仇君落冰冷說道,恐怖的銀色風暴不斷的絞殺向林楓:「而且,就算破不了你的虛空之術,我看你能躲多久。」

林楓妖異的眼眸冷笑的看著仇君落,冷冷的道:「你還是這麼自信,虛空之術的確可破,但至少,你沒有資格說這話!」

沒有破不了的手段,虛空之術一樣可以破,只要攻擊力夠強大,然而林楓很清楚自己的虛空妖術,以玲瓏聖仙之氣所幻化而出的虛空妖術,至少仇君落,不可能破得了。

至於時間,以如今林楓能夠調動的玲瓏聖仙氣,虛空妖術支撐兩柱香的時間根本沒有半點問題,況且,他需要一直躲嗎?仇君落未免也太過自信了些! 銀色的風暴越來越可怕,仇君落和林楓所站立的整片虛空,都被風暴所籠罩,無盡的銀芒不斷的傾灑,化作漫天銀雨。

「沒有資格?」仇君落冷笑:「毀滅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