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華你認識陸雪瑤?」夢可心見此,輕輕問道,她與陸雪瑤也不過是見過幾次面,兩人之間沒有什麼關係,也沒有直接接觸過,葉華才從學院出來不久卻認識了陸雪瑤,不由讓她充滿疑惑。

「見過一次,算不上關係好,但我想跟她戰鬥」葉華說道。

「你想跟她戰鬥,沒那麼快,需要進入十強之後」夢可心笑道,以陸雪瑤的實力,進入十強不難,而只有十強的年輕武者才有資格與她一戰。

「十強?」葉華聽了后略微點點頭,看著擂台,他的雙眼射出一抹狂熱「既然需要十強,那我乾脆一點」

話畢,葉華第一個躍了上去,又跟上一次同樣,最先來到擂台,這是他第二輪的比武,是一場有百人混戰的比武,天下比武大會,第一輪是兩百人,第二輪是一百人,第三輪是五十人,以此類推,當兩百人的淘汰賽進行到了最後一個,便是兩人賽的比武,在從勝出的名單按照百強排名,到了百強,才是看出一些實力的選手!

「怎麼又是他?」剛剛的女裁判,見到又一次以同樣進場的形式的人,連她也忍不住露出鄙視的眼神,很是鄙夷的盯著葉華。

「次奧,怎麼又是那個廢材?莫不成還想躺贏?」

「可惡,無賴,你馬上滾下去」少女們又憤怒起來了,脫掉內內就砸向葉華,葉華十分不受歡迎,感受著女孩子們的內內砸了一臉,葉華頭大,卻也沒有在意。

四周,幾雙眼神都看向了葉華,其中有八玄門的狂霸王,這傢伙臉色魁梧,背負一把巨型戰刀,還有陸雪瑤,含著一道輕輕的微笑。連玉宮門的人都關注著葉華,那些弟子不明白,葉華不是很強嗎?為什麼上一場丟了面子?

但只有一個少女,一個清麗絕色的女孩,浮起一道對葉華相信的微笑,她正是夢可心,看著少年的身影,她輕輕的笑了笑「你們又怎麼知道葉華?他怎會是你們想的那麼弱?」

「這位選手,由於你的修為太差,勸你還是放棄比武吧」女裁判朝葉華說道,下面人山人海,響來了一陣陣咆哮的謾罵,她有些控制不住場面了,總不能因為這一個菜鳥而造成不必要的混亂吧?

「放棄?不可能的,我現在開始認真了」葉華雙手插著褲袋,穿著現代版的服裝的他,格格不入,有些異類。

「認真」女裁判又是鄙夷一眼,心說你一個武士一級的渣渣,認真起來有什麼用?等會兒還不是被人家一掌拍死?

「喂,喂,喂喂喂!小子,剛剛讓你運氣好躺贏了一把,莫以為自己真了不起了?說真的,老子早就看你不爽了,是時候虐虐你了」忽地,台下竄上了一位男子,此人穿著黑色長袍,臉露不快之色,心裡極為鬱悶,這樣一個垃圾居然躺贏,又獲得了如此多少女的內內『送給』看的他羨慕嫉妒恨,心想要是那些內內都『送給』他那該多好呀。

「虐我?」葉華輕輕的瞥了眼對方,不以為然的笑了笑。

「草,你笑什麼?一個渣渣也敢露出囂張的眼神,看我一招滅了你」男子自報身份「在下黑雲宗的大弟子,門內第一,放眼大陸,也算的上是一位奇才,要打敗你,隨便掐一下手指就能做到」

「掐一下手指?」葉華想了想,然後陡然爆發,腳步風馳電擊,以對方完全撲捉不到的速度過來,讓後手指在其的頭顱上掐了掐。

「啊……」對方還沒明白什麼情況,便感覺到葉華的手指強硬的掐著他,一口鮮血吐了出來,昏迷而下。

葉華隨便用腿踢了下,把這人的身體掃落擂台,讓后囂張的說道「奇才?在我葉華面前你還不配。下一位!」

「咦!」

「那黑門宗的大弟子被打敗了?真的假的?人家可是一級武魂的境界呀,怎麼會不敵那渣渣的一招?而且還是掐了掐手指就幹掉了他」下面傳來一陣驚呼,很多人驚訝的看著這一幕,有些不信。

黑門宗的長者臉色很難堪,萬萬也想不到宗內最強弟子會不敵葉華一招,又是剛剛那個躺贏的少年,實在是又氣又疑惑。

「娘蛋,你小子很拽是吧?看招……」接著,一個選手沖了上來。

「碰」不等對方出招,葉華率先出擊,以強悍的肉身,一拳而出,轟飛了那選手下去,那青年發出一聲殺豬般的慘叫,當場昏死在了下面。

「艾瑪,這,這……」

「真的假的?剛剛躺贏的無賴少年,竟然這麼強?」越來越多的人有些看傻眼了,實在想不明白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沒有人敢上來了么?都害怕了?」葉華面向眾人語氣霸氣的說道,此刻的他與剛才完全變了一個人,剛剛是一個被罵聲如過街老鼠的菜鳥,那麼現在就成了一位狂人,上來一個滅一個,還說出了極度狂妄的語言。

「大爺的,打敗了幾個就很牛逼呀?看我上去廢了你」此時,一位家族的優秀青年跨到了擂台之上,露出不爽,葉華的語氣讓他憤怒了,怒喝一聲,釋放出武技,狠狠的攻擊葉華。

這青年的武技打中了葉華,武氣力量在葉華身上炸出一團光芒,葉華選擇了以身抵抗,不躲不避,非常的狂傲,見到這一幕的觀眾都笑了「傻子,你以為自己的肉身是鐵打的?竟然自信到用肉身抵擋武技?這麼白痴的舉動也有人做?承受了一擊,不死也丟了九成,看的老娘實在太快人心了」一個尚沒有上場的女武者,發出一聲譏笑,這原本應該是百人混戰賽,但卻在葉華的狂大之下而成了一場有意思的車輪戰,一個一個的上。

「很不巧,讓你失望了,他的攻擊只能讓我搔搔癢」當那團武氣消失,葉華的身體出現眾人視線,葉華承受了一招,毫髮無傷,只是身上的衣衫破碎掉幾處。

「你,你沒倒下?」女武者的臉色很不悅,怒道。

「倒下?憑他還做不到,你要是想試試,可以上來」葉華冷漠的看著她。

「哼,老娘親自會會你,接招」女武者已經氣冒頭頂,嬌軀一震,接近葉華,怒喝一聲,玉拳爆發。

葉華卻同時大手探出,以絕對的強悍籠罩住了對方的面前,一隻手遮在了女武者的臉部,釋放一股內力,將對方擊的不斷後退,最後完全抵抗不住葉華的力量,又成了一個倒落擂台受傷的選手。


「艾瑪,這個渣渣,不,這個葉華好強呀,他其實是有實力的,真是沒想到」

「他,他是狂人,一人獨戰上來的選手,又囂張又有實力。」終於,眾人看出了葉華的實力,從原本謾罵葉華是渣渣的態度而一下子轉變成了年輕高手…… “不!!”

空檔的荒原上傳來淒厲的慘叫,只見凱爾等人跪在地府洞口,不停的用手巴拉着地上的土,可就是拿不動哪怕一粒沙子。


“隊長!!”肯淒厲的聲音響起。

“什麼,海魂戰隊隊長死了?”躲在暗處的其他戰隊恐怖的看着凱爾所在的位置,難以置信。

“怎麼可能,他們才進去多長時間,海魂戰隊的藍海不是恐怖如斯麼,怎麼會死了麼?而且這麼快?”

“那裏究竟有什麼,竟然殺的了海魂戰隊隊長,那可是魔王級別的人啊。”躲在暗處的衆人心有餘悸的說。

他們無法想象,爲什麼恐怖如藍海竟然會死,到底是什麼東西才能殺掉他,要知道即便是邪王真眼都無法殺死藍海,雖然莫大的荒漠中仍舊有其他更加恐怖的東西,可這片區域並沒有。

得知了這個消息的衆人,連忙趕回魔域城,因爲他們要報告這個驚天的消息。

而凱爾還在無力的挖着,淚水在就打溼了地面,可沒有阻止衆人的動作,他們不相信藍海死了,即便他們知道自己就算進去也幫不上藍海,甚至還會成爲累贅,可他們還是不停的挖着,因爲只有這樣他們纔不會陷入絕望,只有這樣他們纔會感到,藍海還活着,雖然那恐怖的氣息根本不是藍海所能抵擋,哪怕一分鐘。

咔嚓!


空中劈下一道閃電,轉瞬間,降下瓢潑大雨,雨水打溼了衆人的衣服,卻無一人有心思管,就這樣在雨中挖着。

很快一天過去了,他們還沒有停止,雖然毫無進展。

這時,凱爾站了起來,大雨仍舊下着,凱爾冷酷說:“不要挖了,我們,回城。”說完這句話,凱爾的心像是被揪了一把。

肯聞言,瞬間暴起,一把揪住凱爾的衣角:“混賬你說什麼,海哥對我們怎麼樣,你這沒心沒肺的畜生竟然說出這句話,難道你要拋棄海哥自己離開麼?”

“沒錯,這麼禽獸的做法我做不出來,雖然你是副隊長,可今天不救出海哥,我們是絕不會回去的。”

“混賬,閉嘴,海哥用空間之術將我們送出來難道就是讓我們再進去送死的麼!!說的好聽,你們進去能幫助海哥麼!!海哥已經死了,這是不爭的事實,但是海魂戰隊不能死,這是海哥留給我們的,我們絕不能墮了這塊牌子,現在跟我回城!!違令者,死!!”凱爾冷酷的聲音站在雨中久久迴盪,雨越下越大,分不清凱爾臉上的,是雨水,還是淚水。

經過凱爾這麼一罵,衆人停了下來,癱軟着,淚水攪拌着泥土參雜着雨水不停的留下。

最後,九人站在這墳墓面前,齊齊一個鞠躬,凱爾大聲說:“海哥,走好,海魂戰隊,永存於世!!”

“永存於世!!”

伴隨着瓢潑大雨,九人消失了,離開了,留下了身後的小土包墳墓。


而此刻,藍海並沒有死,但仍舊在與屍王對峙,而屍王正在一步步的逼迫藍海,此時的藍海已經快沒了力氣。

“屍王,請你退後,否則我立刻發動黑洞,將你我二人捲入亂序空間。”藍海大聲呵斥。

屍王也不生氣,但腳下的動作停了,然後仍舊一臉笑吟吟的說:“哎,賢弟何必這麼緊張,哥哥我只是想與賢弟親近親近,何必這麼絕情。”

藍海聞言,氣憤不已,下意識說道:“親近你妹,你給老子滾遠。”

對於藍海的憤怒,屍王倒是處理的很好,語重心長的說:“哎,賢弟,何必這麼氣憤,人生還是很美好的麼,乖,不要想不開,來,過來與哥哥好好談談,哥哥在大學裏輔修心理學,一定能解開你心中的結。”

“心理學你妹,能不能不要穿越,我們屬於異界大陸,跟大學有毛的關係。”藍海說。

“你別跟他廢話,就發動黑洞,與他同歸於盡。”紫魂在一旁攛掇道。

“同歸於盡?那我不就死了麼?”

“不一定,這黑洞是你的,你是他的主人,我想會有一定的護主意識,雖然不知道你什麼時候能出來,但在黑洞中並沒有時間的概念,也就是說你在黑洞中十萬年,或許只外界只過了一秒。”

“那我要是在黑洞過了一秒,外界過了十萬年呢?”

“這……別那麼悲觀麼,機率一半一半,不一定的。”紫魂訕訕說道。

“我靠,還別那麼悲觀,要是那樣,等我出來,我的親人都死透了,我出來有何用?”藍海說。

“不到萬不得已,決不能用這招,再想想還有什麼可用的招。”

這時對面的屍王說話了,只見屍王十分嚴肅的說:“既然我需要精血,你又想出去,那我們做筆生意可好?”

藍海一聽,好奇道:“什麼生意?”

“我需要精血來供養我活下去,我看你體內的精血十分純貴,想來不是什麼凡物,既然如此,你給我一滴精血,我放你出去如何?”

“哦?是麼,可若是我給了你一滴精血你不放我出去怎麼辦?”藍海問。

“不如,你先放我出去,我再給你一滴精血如何?”

“呵呵,賢弟說笑了,若是你不給我精血,那我又怎麼辦?”

氣氛一瞬間再次陷入尷尬,這本來就是一筆談不攏的計劃。

二人仍舊毫無進展,可此時凱爾等人已經回到了魔域城。

今天魔域城註定不是一個太平的日子,這天,歷練近一個月的海魂戰隊歸來,而在海魂戰隊還未歸來時,就有人傳回來消息說,海魂戰隊的隊長藍海死了,這對於魔域城人民來說絕對是晴天霹靂一樣的消息,藍海一人屠殺舜星戰隊的事情纔剛剛過去,藍海在魔域城的聲望甚至超過了城主,這個不死戰神一樣的人竟然死了,就這麼說出去絕對沒人相信。

所以雖然消息滿天飛,可相信的並沒有多少,直到今天,今天是海魂戰隊歸來的日子,今天的城門聚集了數百年來最多的人,他們都想知道藍海究竟有沒有回來。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了,但沒有一人感到不耐煩,很快,夕陽降臨,伴隨着這夕陽紅路途的盡頭出現一隊人。

這便是海魂戰隊,衆人一清點竟然真的只有九人,打頭的竟不是藍海,而是凱爾,這纔有不少人開始正視那個消息。

慢慢的,海魂戰隊近了,一點點近了,這下人們看清了,確實沒有見到藍海,難道這是真的,海魂戰隊的魔頭藍海竟然死了?可什麼樣的敵人才能將那麼恐怖的人殺死。

帶着疑問,衆人迎來了海魂戰隊。

無論是打頭的凱爾,還是身後的八位隊員,每人臉上無一不露出悲傷欲絕的表情,那眉間蘊含的悲情甚至能傷透世間最鐵石心腸的人。

這下衆人才相信,海魂戰隊的隊長藍海死了。

頓時,魔域城的百姓有了一種夢中的感覺,爲什麼隊長死了,隊員卻一個沒死,而且仔細看隊員竟沒有一絲傷痕。

就在衆人也在爲藍海的死有一絲悲傷的時候,海魂戰隊卻被人截住了。

魔龍戰隊!

魔龍戰隊在舜星戰隊還在的時候,就與之齊名,只是魔龍戰隊並沒有舜星戰隊那麼狂,一直是低頭髮展,而且多年來確實被舜星戰隊壓制,並沒有得到長遠的發展,可半年前藍海將舜星戰隊團滅後,魔龍戰隊終於得到了機會,隱約成爲了舜星第二。

但一直因爲藍海的存在而沒有動海魂戰隊,當他們得知藍海死亡消息的那一刻,不知有多開心,海魂戰隊之所以還存在,就是因爲藍海的原因,因爲藍海太過於耀眼,導致海魂戰隊其他人的光芒被掩蓋,也導致魔龍戰隊沒有準確的估量。

而今天,藍海死了,魔龍戰隊就出現了,他們想要剿滅海魂戰隊並一舉成爲魔域城第一的戰隊。

可魔龍戰隊的出現並沒有影響海魂戰隊的任何人,所有人還是低着頭陰鬱的走着,像是沒有看到魔龍戰隊一樣。

忽然魔龍戰隊的隊長喊道:“站住,隊長都死了,還牛什麼,以前怕你們就是因爲你們隊長,現在你們隊長死了,今天這魔域城第一戰隊的名號就乖乖讓出來吧,不然別怪我用強硬手段。”

可惜,魔龍隊長的話沒有起到一絲作用,九人仍舊沉默的走着,兩支戰隊之間的距離也越來越近。


魔龍隊長見對方竟然不理自己,頓時惡向膽邊生,惡狠狠的說:“哼,既然你們一心求死,那我們就送你們去見你們那無能隊長。”

千不該,萬不該,魔龍隊長說了那句讓海魂戰隊抓狂的話。

無能隊長!

侮辱每一個海魂戰隊隊員,他們都不可能拼命,可這魔龍隊長偏偏說了侮辱藍海的話,這是全部海魂戰隊隊員的逆鱗,永遠不能觸碰的地方,尤其是現在。

這句話像是開啓衆人的鑰匙,只見海魂戰隊終於停下了動作,一個個擡起頭看向了魔龍戰隊。

凱爾機械而冷酷的聲音響起:“海魂戰隊隊規,辱我同伴者,死!!”

聲音宛如洪雷,驚天動地,瞬間,九道閃電射出,魔域城充滿一片血色。 「開玩笑的吧,我真的無法相信這個葉華竟然一下子變得如此強大,他剛剛明明是一個菜鳥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