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薇,你可真是好手…..」話沒說完,南宮傲臉就垮了。

有往自家兒子嘴巴裡面塞棉花的嗎?

「還剩點,咱們倆塞耳朵里。」

南宮傲欣然接受這坨棉花,想著就等一小會兒,清凈一會會兒再給兒子拿下來。可哪知道……

「哇啊啊啊啊~」老大也不知道用了什麼辦法,這棉花團就給吐出來了,一嗓子嚎出來,接著又是一腳把弟弟的棉花也給弄掉了,木薇本來也就沒塞得緊就是了。

總之,又是大合唱!

沒等木薇伏在自家夫君懷裡一陣痛哭,這南宮傲已經抱著自家媳婦放聲哭泣。

還能怎麼辦?哄著唄!誰讓這倆打不得罵不得!說話也不聽呢!

又是天快蒙蒙亮,倆人折騰得半死才睡過去。

豈料這催著南宮傲上朝的人又過來了。

聲音不大,也不敢大聲,可也還是讓木薇甩出了一枕頭倆枕頭,就差被子都給扔出去了。

「南宮傲,堅持堅持。」南后躲在被窩裡道。

南帝也唯有無奈一笑。

早朝之時,這一群大臣瞅著陛下的倆黑眼圈以及眼袋,這都不是什麼新鮮事兒了,都懶得問這哪兒來的,要保重龍體的這些話題了。

沒多久,南宮傲歸來,木薇也從宮外回來,二人煞是欣喜。

手握著手,坐在桌子前,「沒人了吧?」

「嗯,他們倆都睡了,我的事情也都辦妥了,應該沒人來打擾咱們了。」

「咱倆真的是沒有好好地單獨相處,這段時間可真是可怕。」

南宮傲含情脈脈,看著娘子的憔悴甚是心疼,「早知道就不生那麼多孩子了。」

「別說了,趕緊地做吧,不然就沒時間了。」

「你說得對。」

南宮傲抱著木薇去了床那兒,接著兩人開始解衣服,以最快的速度解了衣服,解不開的那都不是個事兒,壞了也沒事。

「啊~」

「爽啊!」

「枕頭,床鋪…嗚嗚嗚嗚,南宮傲我都要哭出來了。」

「哈欠~」不約而同地張了張嘴巴,哈欠一打出來眼淚都下來了,然後一秒兩秒…就睡死過去了!

今兒的南國皇宮先皇后的住處,本該是無人踏入的。今兒倒是多了不速之客。

木薇:婆婆,保佑我們倆睡個好覺吧。

南宮傲:母后,說什麼也要讓你兒媳婦的願望成真! 768

雖然知道鳳沐英的出現一定是個巧合中的巧合,可是從本人口裡說出來卻叫林芊芊心裡難受的很,一時間有些難以呼吸。

非她誇張,只是真的難受。

他便如此的想要和她撇清關係?別說她了,就是她的母親何嘗不是?以前的哪一個不是?

到底是她不敢接受,直到現在也很難接受。

來往他們這邊的腳步聲很多,可林芊芊不敢抬頭,別說他們都是身份尊貴的人而她如今只是雲泥之份,就是以前裕親王的女兒她也是不敢的。何況今日!

「你倒是趕巧了!給你遇上救美人的好事。」舞依炫似乎是注意到了林芊芊的不對勁。

「你就把人家這麼帶來,人家的事兒別給耽誤了,家裡人你可告知了?」她記著林芊芊和藍家也是有親戚關係的。

算起來她還有小璃子都和這個林芊芊是表親,表親中的表親把?舞依炫摸著下巴,她好像有點算不過來了。

「芊芊對吧!」

林芊芊福了福身子算是女兒家之間的禮節,一看便是個知書達理的小姐。

「舞家小姐,額,離王妃,額…」林芊芊喊出來又有點奇怪,她這是該喊舞小姐還是離王妃呢?雖說沒過門,可是百姓之中不少人已經這麼喊了。

就沖著句稱呼,鳳沐璃就對著林芊芊很有好感。

「這麼生分做什麼?喚我小舞就行,算算你和我還是沾親帶故的,你喊我舅母喊小姑姑,我喊你小姑姑喊舅母,你好像比我大點,我該是喊你表姐的吧!」舞依炫拿著手指敲敲下巴,偷摸著瞧了眼鳳沐璃,「對吧?」

鳳沐璃點頭,「沒錯兒!她比我小,比沐心大。」

「就是沒錯!」這把挺胸抬頭,可驕傲壞了。

「感情小舞兒剛剛是不是沒算過來啊?」赫連曦怎麼著也得嗆個聲。

舞依炫齜牙,「你管得著嗎?」

「炫兒這不是算過來了? 竹馬在別家 赫連曦你居然沒聽出來?」鳳沐璃幫腔。

木葵拍拍赫連曦,「都說你非得給他們過不去幹嘛!」

赫連曦也不惱,「這不是沒事找點樂子嘛!這些天你可就顧著一字閣的事兒了,都冷落…..」

「呲!赫連曦!」這傢伙真是什麼話都敢說出去了。

小可憐赫連曦拿著指甲刮娘子衣裳,小聲嘀咕,「本來就是,有了小舞就忘了夫君。哼!」他不嗆舞依炫嗆誰啊!

「撒完氣」赫連曦哀怨一臉走掉了,木葵也不閑著趕緊追上去,還得哄著這醋缸子啊!你說說,她家這太子爺還和女人吃上醋了!

「這倆活寶!」舞依炫搖搖頭。

哪知道這邊笑,舞依炫就感覺到了鳳沐璃的咒怨眼神:本來就是!哼!

不過沐璃寶寶不走,他家這位好糊弄。

就沖舞依炫這一臉獃滯蒙圈狀態,就是再撓後腦勺也沒得用。

轉眼就拉著人家林芊芊的手道,「芊芊,你的事兒我聽三兒說了,你別著急我們會幫你的,您看我們先派人去你家看看你父親如何?反正那鳳思穎找的人是你,不是別人。只要不是你回去就行。」

「這…會不會太麻煩你了?我看我在外面待一會兒就回去好了。」林芊芊這身子一直是傾斜著朝門口的,很明顯不太想呆在這。

「鳳思穎你應該很了解才對,不抓到了你是不會放棄的。」鳳沐英說,「倒不如聽著依依的意見。」

「是啊,林家小姐,你也是著急家裡的人,與其被抓了更著急倒不如讓我幫幫你。」木蘭也過來勸著。

「我…」林芊芊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這本該是個最好的辦法了,可就是自己答應不下來。眼睛看著舞依炫,她從來沒有近距離的看過這個人。

這個人彷如仙女下凡的女子,都說世人太過誇耀了,可她卻絲毫不覺得誇耀什麼的,這便是事實。靠近著她,便已經是呼吸急促的震驚感,仿若世間的美麗都給了眼前的女子。

她們這種凡人豈是能夠奢望的?

她側目看了眼鳳沐英便立刻逃開,手指縮了縮便把手從木蘭的手中收回,腳步也離著木蘭和舞依炫遠了些,「還是…那還是麻煩你們了。」

舞依炫卻勾起了異樣的笑容,「無妨,舉手之勞,相信舅母一定是很願意我們幫你的。」

轉而舞依炫朝著鳳沐英走過去,坐在一邊,「對了,沐英,你去慕家幹嘛了?和我說說。」

「哦,不過就是之前的事情,瑞王府的事情慕狄和我說了個大概,你應該知道了今天。嗯…就是咱們昨天的事情,和慕大人,慕狄說說。本來若愚和藍大人也都在慕家,本來若愚也想來,但是藍大人在…你知道!」攤攤手。

舞依炫笑笑表示很懂,「五指山一定是抓得住小愚兒的。」

「那是!」鳳沐英想起來當時藍若愚被拖走的生無可戀,就像笑,「誰讓他昨兒看見五哥的人來了扭頭就走。」

「沒錯!」舞依炫非常贊同。 冥夫的祕密 可這小眼神也不知道往哪裡瞟著。

木蘭在一邊也是無奈,看樣子若愚後面有的被念叨了,可偏偏昨兒晚上人家藍若愚義正言辭說了是為了她回來了,一本正經地說因為昨兒的宮宴是他向所有人炫耀她的最佳時節,為的就是不讓人打她主意。

這話聽了真是叫人又氣又喜。

之後在廚房的時候,這些話那傢伙還大大咧咧直接說給木葵他們聽了,她覺得當時要有條繩子直接往樑上一扔了都!

——————————————————————————————-

番外小劇場之舞家養胎記

北國舞家

木薇那邊是剛生沒多久,藍若昕也就懷上了。頭一胎誰不重視?那本來藍若昕就是家裡的心尖尖兒,雖說咱們人是人美心善的,可是藍若昕擱在藍家擱在一字閣的時候那都是老大橫著走的,脾氣本來就是個頂個兒的。

懷孕之後,那脾氣別提多「來勁兒」!

「小環,快,快!趕緊拿走。」又是一陣酸水嘔出去,藍若昕嘔得都快虛脫了。

要說這幾個人懷孕,木薇和赫連娜其實還好,孕吐沒太嚴重也就是控制在水平範圍內,藍若昕可就「攤上大事兒」了。

你說每餐一吐那都是小事兒,重要的聞著點氣味那都是胃裡翻江倒海,不得安寧。所以走三步吐兩步,廚房,油煙稍微大點的,有時候就連花香那都是聞不得,害得藍若昕覺得自己懷個孕都跟是得了花粉過敏症似的。

小環把那桶給丟給一旁的丫鬟,給自家小姐趕緊拍拍後背,撫撫後背的,「小姐喝杯水潤潤嗓子,大夫說了你這胃裡的酸水吐多了容易傷嗓子,趕緊喝兩口水。」

這的確是,藍若昕整日吐水,之前嚴重,嗓子都給燒壞了,弄得嗓子粗啞。

她可是得護著些,明兒趕著去南國那邊一字閣還得有事兒交代,可不能啞著嗓去。

又是漱口,又是咕咚咕咚喝了好幾口。

「小環,你這往後成親生孩子的,小姐我可得勸你想想清楚再說。」

小環給她遞過去手帕,「就這節骨眼您還要打趣兒我?擦擦趕緊。」可真是苦了她家小姐的,這輩子就是受的苦再多都沒叫小姐崩潰的,這一兩個月的她家小姐幾乎崩潰的都要哭了。

藍若昕笑笑,「咱倆差不多大,我這都嫁人了,眼看就要生子。你的婚事我自然是要趕緊給你準備著,你可自己也得留意著,有喜歡的就告訴我。」

「小姐!」小環嬌嗔道。

外面光線足的很,這來一個高大的人可得一眼就知道,「姑爺您回來了!」

藍若昕立馬臉色就垮了,耍著小脾氣回過身不願意理來人。

小環識相的把東西收拾收拾出去,空間留給他們。

「味道這麼大,怎麼不出去呆著?別一會兒又難受了。」舞舜粲順勢坐到一邊,準備抱著自家娘子,可人家一個閃現就去了床邊。

「我剛剛從外面帶了東西回來,我托別人從鄰國帶回來的小玩意兒,想著你會喜歡。看看如何?」舞舜粲也不惱,美滋滋地拿著東西出來,是個首飾盒子。

「雖然表面就是個簡單的首飾盒子,但是做工精細是個重用的首飾盒子。不過呢,你只要按這裡…」舞舜粲一按,三隻毒針從盒子底部冒了出來。

「再按這裡,會出來不少的爆破彈。質量和若愚做得一樣好。還有重點是空間大,乃是能工巧匠所作。」

藍若昕一個白眼,「我又不是行走江湖,帶這幹啥?我這哪哪兒都不能去,用著幹啥?每天前三人後三人的看著我,由它何用?」

懷孕就跟是坐牢一般。

「這這這…我我我…」舞舜粲急的直冒汗。

「你好啊!沒事兒就去外面玩兒!」瞧著舞舜粲正要反駁,藍若昕立馬接茬,「好,不是玩,是去收賬是去視察是去管理,行!得去五湖四海,三川五嶽,見識不同的人不同的風景不同的人,行!」

「可憐我挺著肚子得老實兒的坐在家裡,捧著木桶,吐著東西……舞舜粲,都怪你…嗚嗚嗚…」

這越說越不平衡,瞧著!眼淚嘩啦啦地往下掉,委屈一個勁兒一個勁兒地往外冒。

舞舜粲趕忙抱著自家娘子安慰,「對對對,怪我!怪我沒控制好自己,我有獸性沒人性。咱們不哭了,不哭了噢,不哭了。」手指往她眼角邊抹著,真是不要錢的水,水量快又多。

可舞舜粲心裡更不是滋味,自打藍若昕懷孕,當真是折磨人,她這三天兩頭睡不好覺,半夜都會吐,這肚子又不能隨意翻動,有時候索性就是一整夜都不睡。他能不心疼嗎?

藍若昕哭得顫顫巍巍,哭完了一個勁兒打哭顫。

瞧著舞舜粲又好笑又可愛,這淚眼婆娑惹人憐愛的模樣,嘴巴殷紅殷紅的,捧著小臉蛋就想著「佔便宜」,豈料藍若昕一把推開,「剛吐完,有味道。」

她可是很在意在夫君跟前的形象的,婆婆說了女人懷孕可不僅僅是一個挑戰,而是無數個挑戰,除了生理心理還有自我魅力。到底是挺著肚子,再好看的臉身材走樣了,在夫君眼裡也是有變化的。女人自己眼裡更是覺得難看。

舞舜粲:娘啊!您真是親生娘親啊!

藍枝:該教的還是得教的!哦!人家娘親不在身邊,我這還是若昕的姑姑呢,這常識不能缺!當然了,兒子,為娘的,那是信得過你的。(小聲bb:樓下的,聽我的話准沒錯!)

藍若昕:收到!

舞舜粲:若若,人與人之間的信任呢?

藍若昕:在的!在的!(小聲bb:樓上的樓上,清楚!明白!)

男子捏著她一綹頭髮,手指裡面勾著小捲兒,眉眼裡儘是愛意,「傻瓜!這會兒倒是知道注意了。往前和妹妹她們喝醉酒了,形象早就丟到九霄雲外去了,那會兒倒是不在意?酒味道,怎麼,若若就覺得好聞?」

一群女孩子擱一塊喝大了和男孩子放一起開喝沒啥區別也就是酒量的問題,可該喝的一壇酒都少不得!

這話弄得藍若昕抿了抿嘴巴,稍稍低著頭,紅暈悄悄爬上,「我那不是喝多了,神志不清嗎?那會兒顧得了你是個人就不錯了。」

舞舜粲放聲大笑,「你倒是有自知之明。」其實對於若昕喝醉的表現他還是挺滿意的,畢竟喝大了喊得都是他的名字。

不知道什麼時候藍若昕已經橫坐在舞舜粲的腿上了,兩人蕩蕩悠悠地,這時候若有外人進來此番美景也定然是不肯打擾的。

「有味道怕什麼?你這小時候我也是照看你好久,你肯定是不記得了,我還抱過你去上茅….唔唔唔~」

女子捂著他的嘴巴,「你這是還嫌我丟人丟的不夠?」急忙看著周圍還有沒有人聽著,不怕別人就怕那些個耳朵好的暗衛藏著聽,多糗啊!

舞舜粲嘴巴就是合不攏一直咧開著笑,「人都給我打發走了,也沒人敢聽。不丟人,就丟給我一個人看。」

「你你你,還說!我這小半輩子的丑都給你看光了,你倒好每次都是弄得玉樹臨風完美在我面前,不公平,不公平!」

小性子全出來了。

可舞舜粲聽著卻意外地就覺得齁嗓子,這女子可不就是在說她這一生的所有風景都為他所有嗎?

「說了這麼多話?嘴巴的味道可散了不少?」言下之意那就是他能親了吧? 769

「你們中午想吃什麼?我給大家做。」木蘭問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