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知道。」瘸子看向那些被困住的孩子。

「小孩子,你們到底是怎麼來的?」瞎子用拐杖敲打著地面,問道。

「死瞎子,等我出去先扒了你的皮,烤著吃。」有個小孩喊道。

這樣的話竟然是從小孩子口中說出,令四怪有種說不出的滋味和不安。

四怪施展法術將孩子困起來,就看見那些孩子漸漸化為了一個個的骨頭架子,散落一地,一看就是已經死去多時了。

「這些孩子的死,都是被腐蝕而死,難道那妖女已經修鍊成了腐身大-法?」瘸子道。

其餘幾個一聽,臉色都是一變。

「那麼可怕的功法我們還是趕緊離開這裡吧。」聾子看懂手勢,道。

「不對,我們是來找古晨的,古晨要是沒在這個島上我們幹嘛還要在這裡面對這麼危險的妖女呢。」瞎子忽然提醒大家。

四怪帶著黑熊的魂魄正要離開嬰兒島,那妖女再次出現,道:「想走,休想。」

那妖女渾身浮現出一滴滴鮮紅的血液,那些血液漫天飛舞灑向四怪。

四怪都知道此功法的可怕,根本就沒有像古晨那樣去鑄造防線,而是直接全力後退,迅速退到了那些血滴之外。

那些血滴滴在地上石頭之上,那些石頭立即發出「滋滋」的聲音,片刻后便轟然破碎。

「她真的練成了腐身大-法,我們不是她的對手,快逃。」瘸子喊著,帶著大家一起朝遠處逃去。

幾個人很快就逃到了嬰兒島一個最角落,忽然一直沉默的黑熊道:「我感覺到了古晨的氣息,古晨就在附近。」

「什麼?」四怪都是一驚。

黑熊道:「因為我嫉妒古晨,所以我對他的氣息十分的敏感,剛剛我忽然察覺到他的氣息距離我們很近。」

四怪開始仔細尋找線索,就發現嬰兒島上到處都是死氣沉沉,唯有他們前方一棵粗大的乾枯的樹洞內傳出一絲生命的氣息。

而且那氣息還有幾分的熟悉,仔細一覺察,正是古晨的。

「古晨,是你嗎?」瘸子喊了一聲。巨大的樹洞內毫無聲息。

四怪走近,見裡面並沒有危險,慌忙一個個鑽了進去,這樹洞內居然十分的寬大,往裡走了一段路,四怪就發現前面一處還算幽靜的地方,盤膝坐著一個人,正是古晨。

「古晨,你怎麼貓在這裡了,害我們大家好找啊。」瘸子欣喜道。


面前的古晨並不搭話,似乎還陷入一種修鍊狀態之中。

瞎子用意識去感應,道:「他正在跟體內腐身的血滴艱難戰鬥,我們幫他一把。」

四怪在古晨前面坐下,開始運功幫助古晨消除體內那些毒血。

古晨自從中了妖女腐身大-法施展出來帶有劇烈腐蝕作用的毒血之後,昏迷而去,醒來的時候就發現他已經在這裡了,他曾掙扎想出去看看外邊是什麼地方,卻發現樹洞的洞口不知什麼人下了一道禁制,中了毒血的他根本無法打開。

四怪幫助古晨清理體內毒血大約半個小時之後才停下來,古晨緩緩醒了過來,使勁晃了晃頭,道:「怎麼是你們?這是什麼地方?」

等明白一切之後,古晨努力想昏迷之前的情景,道:「你們什麼時候來的,有沒有看見如意,有沒有?」

四怪搖搖頭,瞎子道:「我們都已經知道嚴小姐已經死了,你不要過多悲傷。現在我們就帶你離開這是非之地。」

古晨道:「不是,不是,我在昏迷之前看見他了。我不能走,我一定要留下來找她,她就在這裡,她在的……」

四怪搖搖頭,瘸子道:「看來他還沒完全清醒過來,不如我們在這裡待上一天,等他恢復好了,我們再離開。」

古晨這時候才注意到,跟隨四怪而來的還有一個魂魄,仔細一看,認了出來,道:「黑熊,真的是你?」

… 黑熊點頭道:「多虧幾位救了我出來,不然我可能一輩子都出不來了。」

黑熊將自己遭遇說了一遍,古晨道:「你是說這裡還通往雲天大陸一處高山?」

黑熊道:「正是。」

古晨道:「你們先在這裡待一天,我去尋找如意,若是找到我們大家一起離開。」

「那要是找不到呢?」瞎子道。

「不可能,我一定可以找到她的。」古晨丟下一句,來到洞口,現在的他已經基本恢復功力,破了禁制直接出去了。

身後四怪喊叫著,卻沒攔住,瘸子道:「那妖女十分厲害,若是古晨遇見肯定不是對手,我們還是出去幫忙吧。」

四怪此次就是為了尋找古晨,好不容易找到,怎麼還會讓古晨出事。所以幾個人一起跟了出去。

前方,路中央。白衣女子正靜靜站在那裡,似乎等了很久了。

古晨慢慢走過去,眼中殺意越來越濃,怒喝:「妖女,快把如意交出來。」

那白衣女子袖袍一甩,無數滴毒血再次鋪天蓋地而來。古晨知道這毒血的厲害,這次沒有直接用防護罩,而是就地一鑽,身形消失不見。

片刻后,古晨又從另一處鑽了出來。

四怪此刻也趕到了跟前,瘸子道:「我們幾個加起來也不是這妖女的對手,還是先走吧。」

古晨道:「我要她交出如意。」

那女子忽然冷笑起來,笑過之後,居然飛身而起,瞬間消失不見。

「走吧,雲天大陸此刻正在大戰……」

瘸子是話說了一半,古晨忽然想起雲天大陸還在跟天界作戰的事情,焦急起來,道:「我們快走。」


古晨擔心雲天大陸的老百姓遭難,想起這事,立即要帶著四怪等人一起離開。

黑熊道:「我一個魂魄就不跟著你們上去了,我想在這裡暫時修養一段時間。」

「什麼?」瞎子驚叫起來,「你在嬰兒島修養,是不是找死?」

黑熊道:「你們也看見了,這妖女並不去攻擊那個樹洞,我想正好我可以在樹洞內修養一段時間,然後再回雲天大陸,現在我太虛弱,上去不但不會給大家幫忙,還會成為大家的累贅。」

「看你說的,我們大家會幫你的,還是上去吧,這裡太危險了。」古晨道。

黑熊一笑:「放心吧,我在這裡肯定沒事,而且我沒事的時候還可以時刻留意一下你說的那個姑娘,若是她真的在這裡,到時我一定安安全全將她帶到你身邊。」

古晨一聽,嚴如意的死,是為他而死,他心中是永遠無法平靜的。他有些動搖起來,也深知雲天大陸戰鬥殘酷,激烈的時候自己生死都未必顧得上,哪裡還有時間和精力去保護黑熊。

「那你一定要小心了。」古晨道。

「放心吧,我只是一個魂魄,只要發現危險,我便立即離開。那腐身大-法對肉身有著巨大的威脅,不通過肉身寄宿進入魂魄,它就對魂魄危險差了那麼一點點,就是那一點點我便可以逃離這裡。所以,你們都放心吧。」黑熊道。

古晨和四怪離開嬰兒島,竟是沒有遇到妖女的阻攔,幾個人沿著來時的路逆流而上,古晨想一出去先控制住雨來再說。

然而,等古晨和四怪從那水潭出來,發現那山上早已沒了雨來的影子。

「這裡怎麼會有這樣一個直通地下海的水潭?」古晨有些起疑。

四怪也有些不明白,幾個人開始在水潭內查看,希望可以發現什麼。

就在這個時候,水潭內那個曾經保護著黑熊的骨架又出現了。

古晨忽然感覺一股熟悉的氣息撲面而來,說不上是什麼感覺,但就是有幾分的熟悉。

「到底怎麼回事?」古晨暗自問道,緊緊盯著那不斷旋轉的骨架。

水潭內的水開始劇烈沸騰起來,那骨架似乎並不受影響,反而轉的越來越快了。

古晨有些愕然地看著,不知道那骨架到底什麼來歷。四怪中的瘸子眼睛卻越來越亮,語氣有些斷斷續續道:「我說,你們看那是不是島主說過的什麼轉世佛。」

「轉世佛?」聾子盯著骨架旋轉,也道。

古晨急切問道:「什麼轉世佛?」

瘸子上下打量古晨一番,道:「你不知道?為什麼他見了你就開始旋轉?」

「不知道,到底是怎麼一說。」古晨疑惑起來。

瞎子雖然看不見,但聽覺無比靈敏,道:「我聽得出來,根據你們的描述很可能就是轉世佛,但為什麼先前不轉,現在忽然轉得這麼歡快。」

四怪幾乎同時想到了原因,一起湊向古晨,瘸子道:「古晨,我的好徒兒,你真是福分不淺啊。」

古晨被說得莫名其妙。

只聽瞎子道:「我們這個徒兒算是收對了,古晨,你快跳進去,快跳。」

古晨聽得迷迷糊糊,被身邊著急的聾子一把給推了下去,那滾燙的水潭忽然濺起巨大的浪花,然後幾個人就看見古晨在水潭中掙扎。

「靠近骨架,快靠近骨架。」瘸子大聲喊著。

古晨雖然不知道什麼意思,但還是下意識朝著骨架而去。

骨架似乎也感覺到了古晨的靠近,旋轉著快速奔古晨而來。古晨就感覺他跟這掛骨架之間定然有著什麼聯繫。

很快,骨架來到了古晨身邊,古晨伸手去抓巨大的骨架,忽然,那骨架飛起竟是從頭到腳將古晨全部籠罩在了其中。然後古晨就感覺自骨架之上開始放射出看不見的道道強大力道,正在將他牢牢束縛起來。

「啊……」

古晨驚叫起來,四怪仔細看著,也都大氣不敢喘一口。

「怎麼會這樣?他看上去很痛苦啊。」瘸子皺著眉頭。

「怎麼回事?不應該啊?」四怪都開始心中犯嘀咕。

……

古晨就看見那骨架上的每一根骨頭開始慢慢動了起來,似乎在縮小,對應著他身體的每一根骨頭好像想要融合到一起。

「這、這是怎麼回事?」古晨心中大驚,但此刻他卻無論如何都無法擺脫骨架的束縛。

「快看,那骨架好像要陷入他肉身之中!」瘸子大喝道。

… 「我聽島主說過,要想全部接收轉世佛傳承,必須要有能力打破轉世佛囚,那個人要麼死在骨架之內,要麼得到傳承,絕對沒有第三種路。」瞎子一邊回憶一邊道。

「轉世佛囚是什麼東西?」瘸子似乎對這個不了解。

「就是你們說的困住古晨的骨架吧?」瞎子也道,「看他的造化了。」

此刻的古晨就感覺骨架開始不斷收縮,每一根骨頭似乎要勒進他的肉里了。

「啊——」


任憑古晨如何用力,那骨架就好像堅硬的鋼筋一點點勒了進去,他一點反抗的力量都使不出來。

周圍水潭內那些熱水更是隨著骨架勒進古晨肉里,而帶著一種神秘的力量也跟著湧入到了古晨的體內。

古晨頓時就覺得一股股強大的力量從身體不同部位進入體內,他的身體漸漸開始承受從未有過的壓力,似乎體內力量不斷積聚好像就要將他完全撐爆了。

「不行,我不能死,我還不能死。」古晨心中焦急,卻無法動用真氣去驅逐那些力量。

四怪眼睜睜看著,卻一點忙都幫不上。

古晨在水潭中掙扎著,最後水潭內的水竟然漸漸少了下去,大概一盞茶的工夫之後,水潭內居然一點水都沒有了。

四怪驚愕地看向古晨,問道:「感覺怎麼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