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詩情,醫生污衊你了嘛?人家只是在陳述事實。」宋風晚嗤笑,眼底一片譏誚。

「從始至終,他都沒聽過你半個字,是你自己跳出來,說什麼人家污衊你!」

「不打自招,就沒見你這樣的蠢貨!」

整個病房悄寂無聲。

悍妻囂張,強佔首長 就連外面圍觀的醫患群眾都傻了眼。

這反轉的未免太刺激了吧。

「詩情……」賀老太太指著她,大口喘著氣,周圍人急忙給她喂葯,生怕她一口氣上不來,直接暈死過去。

鄒莉抖著唇,忽然伸手指了指賀詩情,「詩情……」

「媽,你別聽他們胡扯,他們分明是合夥起來騙我們的!」

「賀小姐,您說話要負責的,檢測報道都在那裡,我是醫生,不會拿病人生死開玩笑的,您這是非常嚴重的指控!我可以告你的!」這位主治醫生也是個急脾氣,壓根不讓她。

「媽……」賀詩情方才太著急,直接承認了,此時真的不知該如何辯解。

鄒莉卻忽然甩起一巴掌,直接抽過去。

「啪——」一記掌摑。

又狠又凶。

「我現在算是相信賀奚的話,你從來就不希望你姐姐回來,那蜜罐是我讓你給你姐姐準備的,如果真的被她吃了,你想過後果嗎?」

「她肚子里的也是個活生生的生命啊!」

「你可真敢下手!」

「事情都發展到這個地步,你還死不認錯,賀詩情,我對你簡直太失望!」

賀詩情心底也清楚,事情到這一步,她已經無法翻盤,心一橫。

「證據呢,說我在食物里下藥,說我故意帶你去宋風晚面前,其實也想謀害你腹中的孩子,所有一切都是你們的臆測!」

「所有的東西都是你們虛構的,就算批判我,對我定罪量刑,也得有證據吧!」

「否則你們這些都是污衊!」

賀詩情呼吸急促著,整個人身子在急促發顫,渾身像是有團火在燒,嘶啞著嗓子,反正自己做的一切,全部都是神不知鬼不覺。

就連她故意摔倒,污衊宋風晚,監控都無法還她清白,這群人又能拿什麼給她定罪。

她平復呼吸,「有本事就讓我死得瞑目,不然我會告你們人身攻擊,毀我清譽!」

宋風晚不怒反笑,「賀詩情,如果沒證據,我敢來這裡嗎?」

「我如果真的撞了賀夫人,我還敢大言不慚來這裡挑釁,那我膽子未免太大了些,證據是吧?」

「你真的想看嗎?」

賀詩情臉上一片慘白,只有之前被文件夾抽打的地方,紅痕難消,紅白交織,宛若厲鬼般,面目可憎。

絕色丹藥師:邪王,你好壞 宋風晚扭頭看向傅沉,他才把之前放在懷裡的牛皮紙袋遞給她。

賀詩情真要瘋魔了。

為什麼又是傅沉,他在京城何等權勢,她比誰都清楚,為什麼要這麼針對自己?

宋風晚沒把紙袋打開,而是直接遞給了一側的民警,幾人打開,裡面都是沖洗出來的照片,一個動作就抓拍了數十張。

從照片中不難看出,宋風晚當時並未推搡賀詩情,她就直接倒地了。

這個東西,又不是尋常能夠P的照片,想要造假的可能性太低,民警看向賀詩情的神情越發古怪。

「賀小姐,您自己看吧。」他們將照片遞過去。

賀詩情呼吸凝滯,心裡的最後一絲僥倖也沒了,看著照片,腦袋發懵,還是哆嗦著嘴,「假的,都是假的,全部都是偽造的!」

她聲音尖細刺耳,震得人耳膜生疼。

其實事實真相已經非常清晰,證據也有了,賀詩情還是想殊死一搏,最後掙扎罷了。

「你們合夥做局害我,肯定是這樣的,照片都是假的!」她猛地揮手,將照片打落。

鄒莉冷眼看著那些照片畫面,渾身都寒滲滲的,坐在病床上,即便蓋著被子,整個人還像是身處凜冽寒冬。

冷得心悸發寒。

自己一手拉扯到的女兒,居然想害自己,那種滋味,無異於剜心。

疼得呼吸都艱難,眼淚都落不下來。

「是不是假的,你和拍攝照片的人一起,當眾對峙不就好了?」賀詩情還在猙獰叫囂的時候,一道聲音突兀得橫空而出。

老牌京腔,非常有味道。

京寒川不知何時已經進入病房,就站在傅沉身側,氣質桀驁清高,料峭風骨渾然天成。

傅沉是淡漠禁慾的,他則是俊美得刻骨,丹砂勾勒,每一寸都生得精細,看向宋風晚,客氣的頷首。

「我沒來遲吧?」

「沒有,正好。」傅沉看向賀詩情,「賀小姐,證據不足以打你的臉,那證人呢?」

賀詩情心若死灰,不過她也看得一清二楚。

三國懶人 這群人有備而來,完全不給她活路,斬斷她所有退路,是要徹徹底底弄死她!

她生平第一次看清了傅沉的心思。

這個男人……

想要她的命,讓她死!

------題外話------

這章也快5000字了,每次虐渣都能把自己寫嗨忘記分章是怎麼回事【捂臉】

我可能真的有點變態了。

賀渣渣這輩子唯一一次看穿了三爺的心思。

想要她的命,哈哈 賀詩情猙獰叫囂,一副沒有證據,奈何不了她,有恃無恐的張狂模樣,所有人注意力都被她吸引,根本沒在意京寒川何時到了。

他的出現,讓在場不少警察如臨大敵。

川北京家惡名昭彰,殺人越貨,什麼非法的勾當都干,大白天出來晃悠,這後面又跟了一群人,他們也緊張啊。

星光的彼端 賀詩情對京寒川有種莫名的驚懼,還是因為他曾經把自己派去跟蹤他的人,在大冬天,丟到寒水裡浸泡,折騰得半死不活丟給她。

狂妄囂張,直截了當警告她!

此時看到京寒川,莫名心虛發慌,鬼知道這個男人能拿出什麼。

「王記者。」京寒川抬手招呼,一個其貌不揚,******,有點宅男打扮的男人走出來,現場氣氛嚴肅,尤其是從傅沉經過時……

他越發心悸后怕。

拍到照片后,他並不打算直接發出去,想要製造輿論,或者是把照片轉賣給涉事者其中一方,他都能獲得不菲的受益。

偏生被京寒川抓個正著,沒收他的所有電子設備,直接拉上車,直接帶回家。

他一路上,左右兩側都是比自己高大健碩的黑衣大漢,不言苟笑,甚至不和他說話,就算他說要上廁所,也是幾個人跟著……

幾個男人盯著他如廁,那滋味……

太特么難受尷尬了。

他原本想著,到了京家后,可能會被滅口,鬼知道,京寒川在忙著招呼人收拾屋子,提溜著他到後院跟他一起釣魚。

誰特么有心思釣魚啊。

他很擔心京寒川一個不高興,直接踹他下去餵魚。

好不容易天快黑了,京寒川看了眼腕錶,「王記者,今晚我爸媽回來,你要和我們一起吃飯,還是待在屋子裡不出來?」

「首先聲明一下,我爸脾氣很差。」

他躲在屋裡,大氣都不敢喘。

後來京寒川才和他說,當證人,可能什麼都會有,如果不配合,得罪了誰,他不能保證他能活多久。

他又不是傻子,肯定會選擇聽他的話,不然……

怕是走不出京家。

期間他還吃了一頓京寒川做的飯,說家裡沒人,讓他陪自己,他消化不良,強行將食物塞進肚子里,回到房間就吐了,生怕他下毒。

不過……

他手藝是真好,東西也好吃,就是沒心情吃啊。

……

此時他硬著頭皮走出來,瞧著宋風晚身側居然站著傅沉,當即腦袋有點發昏,幸虧當時他沒做什麼錯誤決定,要是他當時懵逼,和賀詩情合作,現在怕是會死的很慘。

「這些照片都是我拍的,事發之時,我就在附近,本來是想拍傅家少夫人,拍到這些純屬意外……」

「當時宋小姐提著東西到住院部,賀小姐突然冒出來,攔住了她的去路,我離得遠,聽不清他們在說什麼,後來就拉扯糾纏起來。」

「宋小姐提著的水果被撞掉了,賀夫人幫忙撿拾,賀小姐還是不肯放過宋小姐,後來她就自己摔倒,撞到自己母親身上,然後就發生了流產事件……」

這個記者簡單明了的說清自己看到的一切。

「你們以為隨便找個人,胡亂塞幾張照片,就能證明宋風晚沒推人?」賀詩情死到臨頭還想掙扎。

「相機上都有拍攝時間,這東西又不可能造假,人家推沒推你,你自己心裡沒點數?」王記者現在選邊站,肯定希望咬死賀詩情。

「這些警察自然會調查,看我有沒有造假!如果偽造證據,我甘願坐牢!」

「但是賀小姐故意殺人,嫁禍他人,連自己親媽和親弟弟都不放過,你還是個人嘛!」

賀詩情沒想到一個小記者,都敢怎麼和她叫囂,呼吸都像是燒著一團火。

傅沉輕笑著開口,「這個證據你不認,我手裡還有許多……」

「比如說當初賀奚給喬西延下藥,為什麼後來她會和你手下發生關係,你的人自然是聽命與你,賀奚是誤服藥物,那麼一開始你針對的就不是她!」

「賀小姐,你給我解釋一下,當時你想讓你手下去猥褻誰?」

「與喬西延坐得近,有可能誤用迷藥的人,還能有誰?」

賀詩情沒想到傅沉會把這些陳年舊事翻出來,剛想開口,就被傅沉出手阻止了,「你先聽我說完,再作解釋。」

「接著我們聊一下賀奚的事,那個賀強既然是替賀奚做事的,都幫她那麼多次,怎麼敢突然跳出來,直接承認所有殺人行為。」

「這和自殺有什麼兩樣?」

「賀奚罪無可赦,但是整件事真的沒人背後操控?」

「據說賀老太太之前一直想分家,借著喬家或者湯家的手除掉賀奚,整個賀家怕是沒人沒人能威脅到你了。」

「趕走余漫兮,除去賀奚,現在連最具威脅的弟弟都除掉了,還有人能和你爭嗎?」

傅沉條理清晰的將之前發生的事一件件給她數落出來,一樁樁一件件……

聲音溫潤,娓娓道來,卻字句誅心。

將她偽善的面具一層層揭開,暴露眾人面前的賀詩情,順勢變得面目猙獰,可憎可怖。

這些事全部都是關於賀家的,感觸最深的莫過於賀家人,都是聽得膽顫心驚。

故意撞人,致使母親流產,到之前設計親姐妹,每件事都歹毒到令人髮指。

賀詩情手指扣緊,激動地渾身戰慄,死盯著傅沉,「這些都是你的猜測而已!」

傅沉淡淡笑著,面容溫潤柔和。

「賀強留在賀奚身邊,尚且能被你策反,反咬賀奚一口,你怎麼就能篤定,他現在不會反過來咬你一口?」

「你若需要,可以去拘留所和他對峙……」

「人心難測海水難量,沒人是能夠完全受你掌控的,你自身難保,還如何實現給他的承諾,賀強是明白人,知道該如何選邊站隊。」

賀詩情看向傅沉……

分明生了一副溫潤如玉的長相,為什麼要這麼對她!

毫不留情,步步緊逼,一點退路都不給她!

「傅三爺,我和你到底有何愁怨!你要這麼針對我!」賀詩情至今都想不明白。

「人渣敗類,不是人人得而誅之?」傅沉輕笑。

「我這人信佛的……」

「日行一善,不行嘛?」

賀詩情氣到爆炸,他這純碎就是忽悠她啊!

房間內眾人懵逼……

你這回答?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