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假設不可能成立。我可沒打算要結婚,遑論生兒子。」就連一秒都不到,荒耶宗蓮已斬釘截鐵的回答了衛宮士郎的問題…..雖然,好像搞錯了主題就是了….

「……對女孩子全無興趣嗎?真不愧是看到落難的女高中生和病美人也無動於衷的前和尚……作為男人來說某程度上已經廢功了啊…」為荒耶宗蓮的回答所震驚了一下,一時之間,就連衛宮士郎也無可避免的呆了一呆。

雖說知道對方大概對這些事情不感興趣,卻也沒有想到對方的回答會如此的爽快…..

但願之後不要從這傢伙口中聽到原來他有著和白騎士那混賬一樣的嗜好吧…不然自己可不敢保證出現在自己面前時,對方的xìng命安全…..

「雖然不知道你在說些什麼,但是和這麼多女孩子一起生活卻半點事都沒發生的傢伙也沒資格說我吧?」

「為什麼你會知…..!!」臉上一紅,聲音不自覺就提高了幾分,縱使對方不在身前,衛宮士郎還是反shèxìng的就從沙發上站了起來。

老實說….雖然沒多少人認同這一點的前提,但是作為一個男xìng,對於女孩子最基本的幻想和渴望衛宮士郎還是有的。只是,比起拯救自己昔rì的友人,他對於這一點相對地沒有那麼重視,故此就放到了比較后的位置…然而,這不﹑代﹑表他不想找一個女朋友!

此刻,被荒耶宗蓮一針見血的挖中自己痛處,衛宮士郎就點就自爆了….嘛,雖然也和已經自爆了沒什麼分別就是…..

「本來只是隨便說說而已…..」從電話中傳出,荒耶宗蓮的聲音也呆了一呆「你…要是有什麼生理上的問題的話,可別恥於開口了。這種東西是越早解決越好的,要不你來時我給你打一個八折….」

「死吧!誰有生理上的問題?!倒不如說你想一個連十二歲都不到的男孩子幹什麼啊!」臉上的表情自不用說,衛宮士郎連聲音也抓狂了。

當然…睡眠乃是女孩子的大敵,為了避免吵醒家中的女孩們,在抓狂之前衛宮士郎還是好好的下了隔音結界….專業人士的名堂,可不是蓋的。


P.S.1:可能是習慣了放假的緣故,上學比預想中的還要累,尤其那每次來回得花上四個小時的車程就更是要命…..還好,在每天固定的上課以及溫習后還是能抽出一點時間碼字,花了三天的努力總算是碼到一章出來…..當然了,這也是因為現在才開學第一個星期,能複習的地方不多的緣故,是一個特例,千萬不要以為以後都是逢星期四,又或者每隔三天就更新一次。理論上現在本書是周更的….

起點中文網.qidian.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 ()「吶尼?」在衛宮士郎抓狂的同時聽到了意料之外的回答,荒耶宗蓮的聲音帶上了一絲的驚訝「雖然上次的確看到你小孩子的身軀出現,但我也只是以為那是刻意而為而已…..原來你連十二歲都不足啊….」

「總﹑總而言之!就當是萬一!如果你是那個監護人的話,你會怎樣想?!!」知道自己在抓狂期間一不小心就自爆了,心中暗叫不好,衛宮士郎趕緊嘗試將話題拉回。

雖說現在電話對面的這傢伙已沒有了興風作浪的念頭,而以自己和他的友人關係,其實讓他知道多一些事實也不太要緊….

但是,這始終這關乎到自己重生的線索…不是說自己信不過荒耶宗蓮,而是這件事的影響力實在太大,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就算只是萬一,扔到魔術界也是猶如核彈一樣的震蕩!此外也不排除會為荒耶宗蓮這知情人士帶來麻煩….

故此,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能平安的輕輕帶過就再好不過了…..最少,衛宮士郎是這樣想的。

「如果是我的話…嗎?比方說,「傳宗接代的可能xìng將會增加,傳承到魔術迴路的可能xìng又大大的提高了」怎麼樣?」從電話中傳來的語氣判斷出衛宮士郎想轉移話題。雖說原因不明,但對方本來就是喜歡在有事的時候徹底的封鎖消息,然後暗地裡自行解決的類型,再者,這可能也涉及到衛宮士郎本人的**,既然他不想說,那就不宜涉足太深….想到此處,也不刻意胡來,順著衛宮士郎的意思,荒耶宗蓮接過了前者的提問。

「雖然我是想說一般是應該生氣的吧…..為什麼只是帶回家就會以發生了那種事為前提思考?」明顯的沉默了一下,衛宮士郎的臉頰已經開始淡定不能。

要知道,單純的帶女孩子回家和發生了那種事可是兩個截然不同的概念。前者的話,還可以說是朋友的緣故,因著對方無家可歸於是一時衝動帶了她們回去,雙方的關係還是相當純潔的。但是,後者的話,那就是代表自己已經對她們做了那種無可挽回的事情,必須負上一生一世的責任…

尤其,自己的監護人藤村大河是個剽悍不遜男生的女漢子,對女孩子的同情和憐憫之心要高於男生一些…..前者最多是被大罵一頓,後者卻是極有可能面對生命危機,而且還要不是開玩笑的那種!

「這也是沒辦法的。畢竟,十二歲至十三歲剛好是青少年開始對異xìng出現憧憬的年齡,說得簡單一點就是青chūn期來到。先不說你這奇葩自己的實況是如何,在別人的角度,既然你的心態如此的成熟,那麼在這方面也以早熟視之豈不也是理所當然?一個早熟的男孩子帶著三﹑四個年紀差不多的漂亮女孩子回家,怎麼看也像是犯下了錯誤的可能xìng比較大。而且,難不成你還想說她們同時無家可歸嗎?」

「事實上是如此喔?」衛宮士郎歪了歪頭。


「事實上怎麼樣和別人怎麼想是兩件不同的事…..或許你收養那幾個小孩子的理由是正當的,但是,如果你是想以對監護人保密,不讓他知道魔術界的事情為前提的話,你的正當理由就會被無條件的廢棄,難道你還想說你將來的夢想是開孤兒院,所以現在先來實習一下嗎?」

「嘛….如果我真的這樣說的話…大概,會被打死吧?」自剛剛開始嘴角已經不停的抽搐,頓了一頓,衛宮士郎大字形的躺了在沙發上苦笑「總之,得到你的看法后我是更加肯定一件事了…..不可以帶著她們回去呢…」

小藤乃和小卡蓮只是一個設例,他真正曾經思考的,是可不可以連著愛爾奎特和貞德她們帶回冬木市….

但是,先不論其實自己是想獨自解決這纏繞自己兩生的事情,不想假借於愛爾奎特她們之手….就是真的將她們帶回去,以這個的人數,要安排住處,向藤村大河解釋等等也是一系列的麻煩。而且,自己有著上一世的記憶,不代表凜﹑SABER她們也有著上一世的記憶…..要是讓愛爾奎特她們在這節骨眼參與其中的話,當中的蝴蝶效應就不是自己所能夠想象了…

故此…雖然對不住愛爾奎特她們,但是自己還是得獨自,而且也是親自的回冬木市解決問題…..

最少,也得等自己把事情安頓好才有可能出現轉機…….

「哼,怎麼了?作為第四魔法使,這個時代的魔術師.qidian.閱讀。 ()看衛宮士郎說得輕描淡寫的,充其量就是帶點苦笑的xìng質…..但是,電話另一旁的荒耶宗蓮在第一時間卻是感到相當的驚訝。

作為曾經打兩儀式主意的主謀者,衛宮士郎曾經的敵人,荒耶宗蓮至今都不能忘記當天衛宮士郎來砸場子時所展露出來的氣勢…

紅sè的瞳孔中閃現著的銳利眼神,猶如盯上獵物的鷹隼;說話中依舊帶著一絲打趣的意味,身上的殺氣卻表露無遺;一但認定對方為敵人,下手就乾淨利落絕不留情,僅只一瞬便擊殺了自己的友軍,使他血濺當場;縱使是實力遠勝自己,但身陷自己的領域時,也毫不大意,看似悠閑的前進,實際上卻將旁邊的一切狀況都掌握在手中….雖說人的特質和氣勢會因人而異,然而,這一切一切,毫無疑問都盡顯了第四魔法使的威嚴!最少,在荒耶宗蓮這當rì直接承受衛宮士郎威壓的當時人來看是這樣的。

但是….也正正是這麼一個的第四魔法使,竟然會怕惹家中的女孩子生氣?威嚴掉得也太快吧?和戰場上的表現就像兩個人一樣…..

而且,重點是而且他還要毫不在意,雖說在那天自己診所時已感覺到對方在自己心中的形象有點崩潰,可是去到被女孩子壓著這一點,卻也是荒耶宗蓮做夢都想不到的事情。

如果傳了出去的話,毫無疑問立即會震驚整個裡世界的人。畢竟,以衛宮士郎的身份地位,雖說是僅限於他的親友,但做魔法使做到他這麼隨和,恐怕也是有史以來的第一人…

嘛…不過其實仔細想想,他家中的女孩子來歷也不簡單就是….如此看來,她們能壓著身為第四魔法使的衛宮士郎還是有些理由的….而且,自己終究只是局外人,對衛宮家的所知其實也有限…加上看衛宮士郎的反應,…說不定,實際上情況也不是那麼嚴重?

「..原來如此….女孩子太過強勢也是一個問題…雖說好像有些不符合,但如果真要說的話,就是另類的福禍相依嗎?今天總算是見識到了….」想到此處,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從驚訝中平復了自己的心情,荒耶宗蓮平靜的做了一個小總結。

當然了,他是不會知道,雖說還是有一點點出入,但是自己在最後時所想到的地方,正正就是衛宮家現在最佳的描述之一。

至於荒耶宗蓮一開始所想象,被女孩子壓著什麼的也不算正確。

實際上,除了極少數的特例,比方說牽涉到衛宮士郎生命安全的事情之外,在談到重大事情時,他家中的女孩子一般還是會聽衛宮士郎說話的,而這一點在愛爾奎特的身上尤其表露無遺。雖然平時看上去是神經大條,天真貪玩缺常識,一副小孩子的樣子,但在去到比如和朱月談判的時候,縱使有所不滿,可是在聽到了衛宮士郎的合理解釋后還是乖乖的接受了他的意見卻步,充其量也只是在夢境中獨自對著朱月生悶氣而已。

此外,其實衛宮士郎所說的,某程度上也不過是指對方有著這個的能力,並不是說對方真的時常這樣做。就比如貞德已是一個好好的例子。試想想,以貞德這鄰家大姊姊般的溫柔xìng格,基本上凡事都順著別人的意思,又有多少時候真的會否決衛宮士郎的意見?事實上除了認為自己沒有好好保護到衛宮士郎想法不能按對方所希望的一樣完全扔開以外,貞德就沒有多少事情是逆著衛宮士郎的意思而行的。

故此,綜合以上所說,其實衛宮士郎在家中還是相當的有地位的。絕對不是荒耶宗蓮一開始所想象的那麼不堪。

「福禍相依?有嗎?」聽到了意料之外的四字詞,衛宮士郎的聲音帶上了一絲的疑惑。

自己剛剛貌似是在說自己說自己會害怕惹貞德和愛爾奎特生氣的話題吧…那固然不是能夠稱得上是禍的程度,但是怎麼看也不像是福吧?….

「不,就當我沒說吧。關於你為何要拜託別人來照看那兩個小女孩我總算也是明白了..但是相對地,我也有另一些問題想問的…」也不回答衛宮士郎,荒耶宗蓮淡淡的轉移了話題「作為魔法使,你在魔術師協會應該也有熟人吧?而且據我所知,你在這邊也是有友人的,為什麼不把那兩個小女孩交給他們照看?」

「這個嘛…..我也是沒有辦法呢。」衛宮士郎無奈的撓了撓臉頰「這邊的話….青子姊姊好像因為不滿我整天有「刺激」的事情時都不叫上她,所以決定在畢業后便出國旅遊歷練,順道去魔術師協會總部一趟。而因著放心不下的緣故,橙子姊姊和有珠姊姊到時肯定是會跟著她一起去的….至於協會那邊,一方面路途太遠,出了什麼事情時我難以照應,另一方面我加入協會的時rì尚短,能放心的熟人就只有一….不對,是兩個。然而那兩個中一個是渴求女朋友渴求了不知多少年的xìngsāo擾大叔,另一個則是整天抽煙沉迷電玩的半宅男大叔,我可不想將猶如妹妹一樣的小卡蓮和小藤乃交給他們照看呢…」

「但是,如果按照你的說法,我也應該是表情yīn沈﹑單身歷史等於年齡的大叔吧。把她們寄放到我家就可以了嗎?」

「寄放到你家?那當然不可能了,我只是拜託你幫忙照看一下喔?」晃了晃頭,衛宮士郎緩緩的坐直了身子「居住地點大致上還是現在我這間大宅,實際的照看也是拜託貞德姊姊來做的。只不過是以防萬一,有什麼事情,特別是生病時拜託你照看一下而已。」

「也就是說,實際的照顧工作還是由那英靈女生負責的,我只是以防萬一的保險….大概是這種感覺?」

「全中~」

「那麼,我的第二個問題就不用發問了。保險的工作就交給我吧。」看了看診所的時鐘,荒耶宗蓮也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最後,在我掛上電話之前,祝你回老家事事順利,衛宮士郎。」

P.S.1:今天…..應該…會有二更的。

P.S.2:對了,我稍微修改了一下前一章,最主要是結尾的部份,有興趣的讀者君可以回看一下呢… ()兩個妹妹般的小女孩已託付了給自己最信賴的人之一,與此同時,除了委託荒耶宗蓮之外,衛宮士郎還額外下了一道的保險….再加上二十四小時的全方位防護結界,準備不可不謂萬全。

餘下的時間,大概還有一年多一點點…

雖說已經干過一次,但衛宮士郎終究還未能掌握穿越的準確時差,此外,這次的穿越也不會像上次一樣即rì來回。畢竟,這次可不是像上次一樣突然衝出來把人搶了就跑那麼簡單,恩奇都是由神明造出來的,只要神明有這意思的話他一瞬間就會死去,而且要是自己真的當著吉爾的面前救下恩奇都的話,後者就不會千辛萬苦的去找長生不死之葯,歷史也會因此而受到影響….故此,自己得在神明,以及那個時代的吉爾不知道的情況下就將恩奇都掉包,而考慮到對方能大致上和實力全開的吉爾打平手,自己也是只能智取而不能力敵….

因此,就算是樂觀的估計,衛宮士郎都說不定還得在那兒逗留上半個月,乃至一年….故此,不得不多留一點點的時間作後備,而為了做到這一點,就只好將自己回冬木之前的私事提前完成….

現在,在去幫吉爾之前,自己的私事總算是又解決了一件了…

那麼,接下來,也差不多時候履行和管家的約定了嗎…

…………

「就是這麼一回事……」

在一輛前往觀布子市的直通車上,一個吸引著全車男女目光,將長長的頭髮束在腦後的銀髮女xìng-為免有熱心人士過來帶自己兩人到jǐng察局或者奇怪的地方而啟動了chéngrén化咒文的衛宮士郎輕輕的嘆了一口氣,然後無奈地對著面前不發一言,正閉目養神的黑髮小蘿莉撓了撓臉頰。

「還是和愛爾奎特姊姊一樣在生氣嗎?式。」

畢竟,雖然自己這邊是有各種的考慮,比方說不想將兩儀式帶離她挺喜歡的母親太久,上次硯木秋隆給他的jǐng示,以及他回到冬木之後不能照顧兩儀式等等…但是自己只是倉促地通知她這點也是事實,始終,當初自己也沒有想到會突然被迫出國,而且還要因著傷勢的緣故,一拖就幾乎是半年,愛爾奎特所給的期限也僅是剛剛好趕得及而已….

突然間就要她告別現在這滿意的生活回到那混賬的家中….別說是兩儀式了,就算是衛宮士郎本人,如果有選擇的話,也是想就這樣答應硯木秋隆的請求,照顧兩儀式一生一世而不將她交回她家的…

但是,世間的事情畢竟不能盡如人意,未到成功之前就要一直保持最高的jǐng戒….這些的道理,衛宮士郎還是相當清楚的。

雖說以他現在的實力,再加上SABER和凜的幫助,要在聖杯戰爭中獲勝並解決此世之惡應該是沒什麼問題的。但不怕一萬,就怕萬一….


假如他在和Lancer交手時因著某些特殊的原因擋不下他的GaeBolg呢?假如此世之惡提早感覺到危機而伺機突襲他得手呢?

這些的假設,縱使成立任何一個,也是會喪命的危機,足以讓衛宮士郎返回英靈殿…..

死人既結不了婚,也照顧不了女孩子……縱使成立的可能xìng不高,衛宮士郎也不想答允一個可能實現不了,更會連累對方一生的承諾。

雖然…其實現在自己已經影響對方影響得相當深…但人生在世,以現代醫學之昌明,以兩儀家財力之雄厚,除非刻意尋死,否則的話兩儀式就是要活到八十開外也是有可能的。誰又能擔保悠長的歲月,不能慢慢地沖淡對一個死人的思念?

當然了…這一切都是建基於衛宮士郎戰死的最消極打算。可是,也不能否認凡事做足最壞打算是一件好事,那麼到時就算出現什麼狀況也只會是在掌握之中,不至於臨時手足無措。

故此….最終,衛宮士郎還是下了當初的決定,而其結果就是現在兩人都在前往觀布子市的直通車上,而衛宮士郎的臉上隱隱有一個紅sè的掌印…

「愛爾奎特姊姊會生氣,當中很大程度上也是因為明明士郎你才剛回來,但是馬上又要扔下她三年之久吧?雖然我這邊也是差不多的狀況……」聽到衛宮士郎那帶著歉意的搭話,好不容易總算是搭理了他一句,小兩儀式輕輕的睜開了雙眼「就我來說,其實那種家,不回也罷。」

「從法律上首先就說不通呢..從硯木先生那兒傳來的話,妳老爹他也已經掌握到妳在這兒的情報,只是礙於某些的原因有所顧忌所以才遲遲不過來,然而長久下去終究不是辦法….再者,妳也想和妳母親見面吧?」

「某些原因….嗎?」沉吟了一下,小兩儀式用疑問的目光上下打量了衛宮士郎一眼然後晃了晃頭「煩死了…就不能用「某些原因」把我母親接過來,或者讓那死老頭滾蛋嗎?」

「嘛….那兒再怎麼說也是他家,要讓這個作為家主的他滾蛋好像有點難度呢….至於妳母親那兒,在未清楚她的意願之前,就是「某些原因」也不能輕易出手的呢….」再次的撓了撓臉頰,衛宮士郎嘴角抽搐的移開了視線。

雖然,自己是用上了較隱晦的說法嘗試輕輕帶過,而語氣的調節也自問做到好像真的漫不經心似的,但是,從結果來看,與其說被小兩儀式看出了一些端倪,倒不如說是完全逃不過她的眼睛吧…

「那麼….最後一個提問。」看到對面的衛宮士郎別開了臉,自知自己並沒有猜錯,於是也不再在這問題上糾纏。小兩儀式瞇了瞇眼,用認真的目光盯著衛宮士郎「如果沒死成的話,你多久之後會再來接我?」

「大概四年半….」也不用多少時間思考,衛宮士郎幾乎是在小兩儀式話音剛落時而脫口而出的回答了她。

畢竟….這件事纏繞在他心頭也已經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了….根本無需思考,答案早已在心中。

「四年半…嗎?」輕輕的重複了衛宮士郎的答案一次,突然的就從座位上站了起來,踮起腳尖,小兩儀式將小臉伸到了和衛宮士郎的同一高度看著他「既然你不允許我們跟在你的身邊的話,那麼相對地,沒有拒絕的餘地,你就得答應我們絕不可以死….四年半的時間說長不算長,但也絕不可稱之為短….或許,以你的能力可抵消時間的流逝,但是這等待的過程,卻不是區區cāo縱時間就能磨滅的…..絕對不能讓我白等,明白了嗎?」

直視著衛宮士郎的眼神,認真﹑清澈而沒有一絲雜質…..

說話的聲音平平板板的,但是當中卻沒有給衛宮士郎留下一絲的餘地….

這個的表情,這個的眼神以及這個的語氣,衛宮士郎並非沒有在兩儀式的身上看過….


對…就像當初在醫院看著重傷的自己時一樣…

「式…」

下意識的…就叫起了對方的名字…

「閉上嘴巴吧,兩分鐘后就要到了。趕緊把事情辦完然後在我的眼中消失。」

只是,此時此刻,自己已想不到有何可說….


而對方也已再次靜靜的閉上了眼睛….

P.S.1:這是星期rì的二更….沒想到居然卡文了,還好我星期一的堂編得較晚一點…..

補上的P.S..差點忘了說,上次的投票是結束了,這次換了個新的,有關娘閃閃…有興趣的讀者請去投一投票

起點中文網.qidian.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 ()「喂喂,你看那邊那個人?他穿著燕尾服耶!」

「對,而且他還戴著太陽眼鏡呢。難道這就是傳說中有錢人家的管家嗎?我是第一次看見呢!」

「但是你看啊!他的表情綳得這麼緊,看上去好像有些恐怖呢….會不會也有可能是保鑣?」

「保鑣也好,管家也罷,他到底來這裡做什麼?」

「我怎麼知道哪……」

車站前….低聲的談話一直不絕於耳。

不論是路過的行人也好,還是在車站前等車的乘客也好,其視線和談話的內容,都不免圍繞著同一個方向。而其原因,就源自車站前,一個和車站﹑汽車這種現代化的東西格格不入的男子…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