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女子會是誰呢?我在哪裡見過她嗎?」嵐塵煙想了想,終於,他想起來一個人,只是,真的會是她嗎?

那女子蓮步微移,從轎子上走了下來,她彎腰微微向皇帝行禮,之後,就去到了鎮國古井之前。

在場的所有人都知道,灑願舞就要開始了,他們有些不敢相信,難道這女子真的跳舞比李輕嫣還要好?

女子揮舞著身上裙紗,在這願力雲霧之間舞動起來,純白的長袖被拋飛,願力雲霧被激蕩開。

這白紗女子如空谷幽蘭一般,若仙若靈,舞動自如。

隨著她輕盈優美、飄忽若仙的舞姿,寬闊的廣袖開合遮掩,更襯托出她儀態萬千的絕美身姿。

眾人如痴如醉的看著她曼妙的舞姿,幾乎忘卻了呼吸,那女子美目流盼,在場每一人均心跳不已,不約而同想到她正在瞧著自己。

終於,那純凈玉顏上的面紗滑落下來,嵐塵煙的眼睛猛然睜大,他不禁驚呼出聲:「真的是她!」 這女子就是整個興鹿城最會跳舞的人,同時,她也是整個貞觀帝國最會跳舞的人。

因為舞蹈就是她謀生的手段,舞蹈就是她的生命,她就是沐漁姑娘,春江花月夜最年輕的花魁。

嵐塵煙當然認識沐漁姑娘,只是對於那一夜的事情,他真的記不清楚了。

嵐塵煙自語一句:

「怪不得姚芊芊這丫頭在琉璃宮時那樣說呢,只是這件事情我真的沒有印象了,也就只有沐漁姑娘自己知道吧。」

沐漁的舞姿曼妙輕盈,在最高祭壇上宛若九天仙子一般,眾人皆看的如痴如醉。

隨著沐漁的舞步不斷變幻,鎮國古井中流轉的巨大漩渦也變了。

那漩渦變得更為狂暴,洶湧的靈泉不斷拍擊著井壁,浩蕩之聲傳遍了整個迷霧之森。

沐漁姑娘的身上也在一點點發生著變化,只是這變化極為微妙,並沒有人注意到。

祭台下眾人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他們聽著那震耳的浪濤聲,只是認為今年這灑願舞跳得美輪美奐,想來那些普通人會受到更大的祝福。

而李世仁的臉色漸有變化,古井靈泉的狂暴已經超出了他的想象,這有些不對勁。

嵐塵煙也感覺到一種不妙的氣息,這與之前那絕對昏暗好像存在著一定的關係。

皇帝陛下已經抬起了腳步,他決定阻止沐漁的舞動了。


可誰知,就在這個時候,沐漁姑娘竟然終身一躍,墜入到了那鎮國古井裡。

這一刻,所有人都感覺到不對勁了,皇帝陛下疾走兩步就要跟隨沐漁姑娘跳下去,可就在他來到古井邊緣之時,古井之中陡然發生了異變。

原本純凈的靈泉之水瞬間變得烏黑,就像之前幻境中那黑色煙霧一般。

黑色煙霧一下從鎮國古井之中涌了上來,朝著李世仁就席捲而去。

這一刻,有著脈輪境修為的李世仁展現出了令人嘆為觀止的極速,他的前額瞬間就出現了一口古井。

靈泉如滔滔大河從李世仁前額那口古井中湧出,朝著那些黑色煙霧對撞而去,藉助著衝擊的反力,李世仁身影急退出數十丈。

那黑色煙霧朝著虛空之中就噴了上去,彌散在虛空中的願力在觸碰到那黑色煙霧后就被侵蝕殆盡了。

見到如此形式,嵐塵煙也匆忙向後退出數丈,與那黑色煙霧保持一定的距離。

那黑色煙霧不斷侵染著虛空,那片虛空都因為這煙霧的存在而扭曲起來,望著那片區域,人群都感覺到一陣心悸。

這黑色煙霧給人的感覺就是邪惡與恐怖,讓人不由自主的想要逃離。

煙霧還在不斷變化著,站在最後方的一些臣子悄悄轉過身去,他們想要逃離了。

「轟」

突然,有一團黑色霧氣從那大片的黑霧中彈射出來,朝著那逃跑的臣子就轟擊而去。

「啊」

一聲歇斯底里的慘叫從那逃跑臣子的口裡喊出,眾人回過頭去看到,那人的身體正在一點點融化掉,這黑色煙霧竟然如此邪異。

「沒骨氣的廢物,該死。」

一道如惡魔般的聲音從那片黑色煙霧之中傳了出來,當人們再次抬頭看向那黑色煙霧時,在那片煙霧之中,已經有一道虛影浮現了。

很多人不認識那道虛影,可也有很多人認識,那些不認識的人對此極為恐懼,至於那些認識的人,有的已經跌坐在地上。

皇帝李世仁的臉色鐵青,他望著那虛影,伸出手去顫顫巍巍的指著,他想要說些什麼,可他的嘴裡只是重複著一個字:

「你,你···」

嵐塵煙望著驚恐的皇帝,對於那道虛影,太猜測出了幾分,只是,這虛影怎麼會出現呢,他可以肯定,鎮國古井中的絕靈陣絕對不存在問題。

惡魔般的聲音再次從那虛影之中傳出:

「這裡就是你們的埋葬之地,這就是你們的命,你們誰都逃不了,這,在數十年前的今日就已經註定了。」

聽著這話,祭台下龐萬人、秦家老者和姚太尉的臉色也不好看,當年的事情他們怎麼可能忘記。

只是,誰能想到這鎮國古井中會浮現他的身影,他不是早就已經死了嗎?怎麼可能有如此大的怨念凝而不散?

像秦家老者這樣的脈輪境靈者,完全可以感應到那黑色虛影的強大,那不是他們可以抗衡的,就像願力加身一樣,此刻,那虛影是怨力加身。

如果說願力是這世間最為純凈的力量,那怨力就是最為陰毒的存在,而且,它比願力更有力量。

就像你不可以輕易的感動一個人,但你卻可以輕易的惹怒一個人一樣,怨力,更容易收集。

李世仁深吸一口氣保持著鎮定,他清楚,這虛影是大皇子的,而大皇子最不應該放過的,就是他。

這一刻,李世仁表現出了九五之尊該有的龐大胸襟,他選擇了直面大皇子。

李世仁平靜的道:「大哥,一些事情已經過去了,該放下的,就需放下。」

那片虛影突然抖動起來,一聲尖嘯從虛影中傳出:

「好二弟,你說得輕巧,可你認為大哥我能忘記嗎?如果可以忘記,今天我還會出現在這裡嗎,做過的事情,終究是要付出代價的。」

李世仁保持著平靜,同時,他在運轉體內吸收的願力,即便最後不敵,他也要拼盡全力一戰,因為他選擇了一國之君,這就是他的責任。

李世仁低聲道:「大哥,我們所做的,終究是為了貞觀帝國更好,你看,現在的貞觀帝國擁有著大好的河山,肥田沃野,人們生活的安逸快活,這,你能做到嗎?」

「一山容不得二虎,身為皇族之人,我們應該有這個覺悟,對於當年的抉擇,我身不由己。」

那道惡魔般的聲音突然狂笑起來,他厲聲道:「覺悟?你跟我談覺悟?好二弟,你有資格談覺悟嗎?成王敗寇,你一個上位者跟我這個失敗者談覺悟,你覺得這不可笑嗎?」

「如果你真的有覺悟,就應該意識到接下來發生的是什麼,你就應該意識到,現在,你一個弱者,在我這樣的強者面前,裝可憐是多麼的可笑。」

那片虛影突然變得沸騰起來,股股黑煙從中冒出,每一團,都彷彿一個惡魔頭顱。

那些頭顱同時張開口,道:「李氏江山,終究是我的!」

隨著這句狂吼,那些猙獰的惡魔頭顱呼嘯的朝李世仁和那些群臣淹沒了過去。 李世仁一身霸道修為盡數逼出,滾滾靈泉如汪洋大河般朝那惡魔頭顱席捲而去。

同時,站在群臣最前面的那三個人也動了,因為他們心裡清楚,大皇子痛恨的除了李世仁之外,就是他們了。

當年的事情,他們是親自參與的,所以在這一刻,他們盡數使出了自己保命的手段。

龐萬人整個人鋒利的如一把尖刀,周圍的虛空被那凌厲的刀意寸寸割裂,無數把細微的利刃朝著那惡魔頭顱就劈斬而去。

秦家老者的眼眸第一次出現了謹慎的意味,在他的眸子深處,那兩團烈焰化為赤火冥犀,一下就奔飛了出來。

狂暴的吼聲震蕩在整個祭壇之上,如那惡魔頭顱一般烏黑的幽冥火從赤火冥犀的口中噴吐而出。

姚太尉也不甘落後,一座火獄被祭了出去,這火獄根本不是姚芊芊那個可以比擬的,它就像一座宮殿般大小,那烈焰炙熱的宛若一輪金烏。

拚命了,這四個修最為高深的脈輪境強者全都拚命了。

他們不得不拚命,也不敢不拚命,因為他們心裡清楚,如果自己再不拚命,也許就沒有命可以拼了,面對死亡這種大恐懼,沒有人敢含糊。

這個時候,從人群的後方又颳起了一陣狂暴罡風,這陣風霸道剛猛,有著一種不容置疑的味道。

沒有人有時間回頭,可一些人已經猜到了是誰,可以帶著如此霸道罡風來去的,只有一個人,那個人就是尉遲風,貞觀帝國第一將軍。

之前尉遲風一直守衛在迷霧之森的邊緣,禁止任何可能破壞祭祀的因素出現,可他哪裡能想到,異變竟然是從鎮國古井中出現的。

感受著最高祭壇處傳來的陰暗氣息,尉遲風凌厲而至,他是皇帝的貼身神將,他可以用自己的命守護皇帝的命。

那滾滾的黑霧已經遮蔽了半邊天空,它們還在從鎮國古井中源源不斷的冒出著,原本純白的願力接觸到這黑霧后瞬間同化了,成為供大皇子所用的怨力。

擁有著源源不斷的力量,那黑色煙霧還在一點點擴散著,即便是以一對多,大皇子的虛影依舊不落頹勢。

那些惡魔頭顱具有極強的腐蝕性,一旦被它們沾染就會被腐蝕**。

這種無形的存在最難被剿滅,皇帝等人雖然都是脈輪境的霸道存在,可他們的身上,正有一個個恐怖的傷口出現。

這場戰鬥的結局彷彿已經註定,貞觀帝國彷彿真的就要變天了。

嵐塵煙已經退到了人群之中,不知道在哪一刻,他已將李輕嫣擁入懷裡。

輕嫣的修為雖然在他之上,可不久前那巨大的眸子真真切切的傷到了她,這一刻,她很虛弱。

李世仁不敢接近自己的女兒,現在他連自己都保不住了,大皇子的目標又是他,若是接近李輕嫣,定然會給自己的女兒帶來傷害。

黑色煙霧有一部分彌散在了嵐塵煙的身邊,他已經將全身的靈氣都調運起來。

嵐塵煙大吼一聲,在這一刻,他身上的氣息變得更為強盛了,以嵐塵煙為中心,竟然有一道巨大的風暴朝四處席捲而去。

嵐塵煙的身體發出噼里啪啦的聲響,就像有一道道閃電劈下一般。

這氣勢的確是太過駭人,以至於在那個瞬間,李世仁、姚太尉、秦家老者、龐萬人都看向了他。


大皇子的那道虛影也將目光投射到嵐塵煙的身上。

這一刻,嵐塵煙突破了,他從涅槃境五轉突破到了六轉。

那道虛影用幽冷的眼神望著嵐塵煙,它似乎對嵐塵煙製造出的聲勢存在一些疑慮,可只是停頓了片刻,它就將那目光轉開了,隨後很隨意的將一團黑霧朝著嵐塵煙噴了過來。

在那虛影看來,嵐塵煙實在是太渺小了,即便破境的聲勢再駭人,也根本不足為懼。

口誦《納息九訣》,那口古樸銘鼎在他的天魔識海之中嗡鳴著,在他的體表上,有銘鼎圖案浮現。

嵐塵煙已經修習到第二訣,一般邪祟很難入侵,雖然不斷有黑色煙霧流進嵐塵煙的身體內部,可它們在進入之後就被那古樸銘鼎吸了進去。

那些原本邪惡陰深的黑霧很快就被那古樸銘鼎吸收泯滅了。


這在很大程度上提升了嵐塵煙對抗黑色煙霧的能力。

可誰知,那虛影見嵐塵煙竟然有這等本事,它似乎有些憤怒,這一次,它朝嵐塵煙噴出了磅礴的黑霧。

嵐塵煙想要向後退卻,可他並沒有,因為他清楚自己與對方之間存在的差距,逃,終究不是辦法。


嵐塵煙極速運轉著靈氣,他的身體彷彿燃燒起來,黑色霧氣不斷被嵐塵煙吸入天魔識海里,不斷被消耗掉。

可他的身體表面還是有一道道傷口出現著,畢竟,這黑色霧氣是連李世仁那種脈輪境強者都無法抗衡的。

嵐塵煙那古樸銘鼎雖然很特殊,對邪祟先天免疫,可嵐塵煙《納息九訣》只練到第二訣卻是不容改變的事實,他的修為只是涅槃境六轉。

在絕對的等級差距面前,這一切都變得蒼白無力。

李輕嫣依偎在嵐塵煙的懷中,也顧不得自身的虛弱,她將屬於自己的古井靈泉逼出,盡全力的抗衡著黑色霧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