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什麼?」李吉城被這股刀芒,轟飛出去,腳下的金屬盤都要碎裂。無數的刀芒,籠罩在前方的走廊之上,坐在輪椅之上的李賀倫慘叫一聲,化為血霧。

「萬磁力,對我有用嗎?」楊柏擁有紫柳刀,可是強大的修真者。楊柏的腰間儲物袋,也不是金屬做的。

陰陽龍針、龍紋令以及血劍統統都被楊柏收起,楊柏一步而出,前方紫氣刀芒,肆虐在天地間。

「你怎麼可能有這麼強大的攻擊力?你到底是念力大師,還是什麼?」李吉城這次震驚了,可是楊柏根本不廢話。

「我是你祖宗!」紫柳刀騰空而起,突然出現在李吉城的身後。李吉城雖然擁有萬磁力,一根根鋼筋凝結在後背,彷彿化為一套甲胄。

可是紫柳刀可是法器,法器之威,根本不是李吉城能夠擋下的。恐怖的刀芒,毀掉鋼筋,直接就把李吉城給斬了回來。

「轟!」所有人都看著,李吉城又一次墜落六樓走廊。而此時楊柏的腳,已經踩在李吉城的身上,手中的紫柳刀吞吐刀芒。

「你強大的恢復力?我把你轟成齏粉,你還能夠活下去嗎?」楊柏手中紫氣刀芒,霸氣無比。

「你,你殺我?來,殺我?」李吉城猙獰而笑,還想操控萬磁力,可楊柏已經動手,刀芒鎮壓下去,李吉城慘叫一聲,化為血霧。

「真的死了?」段秀雲等人都看著,楊柏太狠了,好不廢話,強大的一幕,也震撼所有狼牙,教官的實力原來這麼強。

「嘎嘎嘎,楊柏,我說了,我跟其他人不同的。」血霧在瀰漫,可是一道道奇特的能量又一次纏繞。

李吉城的聲音又一次傳來,口中的血絲組成一張嘴,很快綠色的經脈,白森森的骨骼也出現在眾人面前。

李吉城化為一個骷髏人,朝著楊柏猙獰而笑,猶如惡鬼一樣。

楊柏金瞳一縮,破妄之下,李吉城的眉心晶體並不存在,這股力量好像來自李吉城的血脈之力。

李吉城吞噬的異能果,改變李吉城的血脈,這樣的異能者,擁有成為異能王的巨大潛力。

「哈哈!」李吉城又一次復原而出,可是剛一復原,楊柏一隻手已經抓住李吉城,恐怖的力量,又一次鎮壓下去。

「什麼?」李吉城也愣住了,楊柏的靈氣每時每刻都在毀掉李吉城的身體。李吉城能夠復原,可是楊柏也同樣能夠隨時毀滅。

李吉城猶如爛泥一樣,四肢統統都被轟碎,又在復原,這樣的反覆,李吉城發出凄厲的慘叫聲。

「楊柏,你給我住手!」就在這時候,整個六樓的電梯那,川洋國際的李雄主一步走出,身後一大堆人,有的穿著制服,甚至一些人舉著攝像機,而李雄主的身後,白子山冷漠的看向楊柏。

「楊柏,你們居然敢襲擊川洋國際,現在還敢殺人,你也太囂張了。」李雄主陰狠的說著,而此時眾人也都震驚看著這一幕。

「李雄主,你也出來了,夏侯天機呢?」楊柏面對這些人,手中鎮壓的李吉城,依舊冷酷無比。

「呵呵,原來你知道老夫來了。」人群後面,夏侯天機慢慢走了出來,夏侯天機望著楊柏目光更是陰狠無比,兩人終於面對面站在一起。

「楊柏,就算你是炎黃組教官,就算這些是炎黃組的人,可是當著我們的面,當著這些人的面,你們敢殺人嗎?」

夏侯天機太陰險了,請出這麼多人,而且還錄像,這一切,都是為了留下可怕的證據。

「哈哈,楊柏,看到沒有,你殺不死我,你也不能殺我。我可不是華國人,我的國籍已經改了,哈哈哈,我的身份已經洗白,你越無法抓我。」

李吉城看到師傅白子山,更是放心無比。而此時石靈兒也沖了過來,看到眼前的一幕,也趕緊提醒道。

「楊柏,你冷靜下,這些都是D市領導和記者,你先把人放開,有什麼事,可以好好說。」

李雄主也冷笑一聲,指著楊柏,指著六樓的任何地方,森冷說道:「各位,你們都看到了,楊柏這個大師,利用炎黃組教官的身份,無法無天,襲擊我們川洋總部,想要殺死我的子侄。」

「家主,李賀倫已經被他殺了。」李吉城又一次恢復過來,痛苦的嚎叫一聲,不過目光去暴虐的看向楊柏。

「什麼?李賀倫已經死了?」李雄主都要瘋了,寰球大樓都要毀了,楊柏真的殺死了李賀倫。

「各位,那麼看到了吧,他就是一個惡魔。」夏侯天機猙獰而笑,望著楊柏,目光相當的陰森可怕。

「住手,你不能夠無緣無故殺人,什麼炎黃組,什麼教官,這裡是市中心,是法制社會。」一些人已經在亂叫起來。

所有人都看著楊柏,楊柏的手中李吉城也在獰笑起來。可就在此時,楊柏突然朝著葛寶劍等人喊道:「狼牙,集合!」

「集合!」隨著這樣的聲音,所有的狼牙都沖了過來,趙全義等人還沒有恢復傷勢,可是依舊攙扶的走了出來,集合在楊柏的面前。

「夏侯天機,李雄主,你們藏匿炎黃組罪犯,你們居然還想壓制我?」楊柏冷冷的看著這些人,而此時段秀雲也站在楊柏的旁邊,冷艷的看著所有人。

「這都是你說的,他是我的子侄,不是罪犯!」李雄主剛說完,段秀雲一抬手,脖頸下方的一個項鏈當中,突然衝出一道紅芒。

紅芒在空中顯化,化為一道攝影。段秀雲真的留了一手,剛才李吉城承認背叛狼牙的鏡頭,慢慢出現在眾人的面前當中。

「你們還有話說嗎?」楊柏冷笑的而看著這些人,而此時林梟龍也走了出來,猛的摁在手腕之上的手錶。

所有人的耳畔突然響起詭異的聲音,這些人手中的相機和手機統統都滅了下去,所有人電子設備全部失靈。

「封鎖這裡,李雄主,這個罪犯是你的子侄?夏侯天機,你也跟毀掉狼牙傭兵有關?」楊柏是真的發狠,身為炎黃組,楊柏才是掌控一切的人。

「你,你說什麼?你怎麼敢?」李雄主有點後悔,明知道楊柏是炎黃組教官,想要利用勢力壓制,好像並不可能呢。

「我為什麼不敢,我有什麼不敢?背叛華國,毀掉炎黃組狼牙小隊,他罪該萬死。李賀倫抓走我的妹子,坑殺狼牙,也罪該萬死。」

楊柏的手死死的抓住李吉城,渾身的靈氣瘋狂的衝出。李吉城又一次發出凄厲的慘叫,骨頭一塊快的碎裂下去。

「師傅,救我,救我!」李吉城真的有點慌了,如果楊柏把他抓進炎黃組,炎黃組的人一定辦法解開異能血脈。

「好了,李家主,夏侯老弟,你們都退下吧。」白子山終於慢慢走了出來,淡淡的一揮手,面對楊柏。

「林梟龍,清除這裡一切,誰敢阻擾我們抓敵,統統消滅。」楊柏卻不管那些,隨著楊柏的聲音,林梟龍領著人,朝著這些人就撲去。

石靈兒也領著人躲在一邊,此時的楊柏,太過霸氣了,同時面對夏侯天機和李雄主,楊柏一步未退。

「楊柏,你給我等著。」李雄主震驚的退向一邊,夏侯天機看了一眼白子山,也慢慢的退後,只是目光相當的複雜。

「老夫,白子山,異武道的。」白子山一句話,段秀雲等人就愣住了。如今炎黃組可是正在追擊異武道,白子山可是異武道外門大長老。

「你們炎黃組,正在追擊。這一次,的確是我們外門的錯,老夫已經放棄所有人。異武道的內門長老,也前往你們炎黃組商量,你們應該也得到消息了吧。」

白子山說完,慢慢拿出手機,很快撥打一個號碼。而同時,楊柏的手機也同時響了起來,周百兵的聲音也傳來。

「楊柏,你抓住李吉城了?他現在死沒死?」周百兵的聲音很古怪,上來就問李吉城死沒死。

楊柏瞳孔一縮,身邊的段秀雲也反應過來,猛的看向楊柏。而此時的李吉城卻放聲狂笑,顯然炎黃組那邊已經得了消息,想要阻止。

「已經死了!」可是就在李吉城放聲狂笑的時候,楊柏淡淡的說著,一句話,李吉城的笑聲都要凝固,白子山也臉色一沉看向楊柏。

「死了?剛才是誰的笑。楊柏,我告訴你,異武道已經派人,外門徹底被炎黃組清除,這件事就這麼算了,你別惹出其他麻煩。」

周百兵緊張的說著,好像那邊又一次傳來其他人的命令,結果楊柏看著李吉城,淡淡說道:「我哪知道是誰笑,反正你打電話晚了,李吉城死了。」

「教官,師傅!」段秀雲等人震驚的看著楊柏,楊柏居然違抗周百兵的命令。而此時的白子山也陰陰笑道。

「年輕人,放棄吧,你是殺不死李吉城的,他的復原力很可怕的。事情都過去了,你應該放棄。」 瞧著湯倩的模樣,大家心中都很清楚她為什麼不敢承認,楊寧這是要借著他們這些人,好好殺殺湯倩的氣焰。

有些人不想當楊寧手上的這把刀,可是黃平在這裡,有他護著楊寧,說半個不字,都可能影響自己以後的事業。

大家無不感慨,看來娛樂圈中的這對姐妹花,以後要佔去半片天地了。

無可奈何,得罪湯倩總比得罪黃平的好,大家紛紛應和著楊寧,心中憋屈。

見眾人點頭,楊寧十分滿意地笑了笑,她道:「那好,大家直接舉手表決吧,覺得湯倩演技不錯的舉手。」

安靜的店面中,一時間鴉雀無聲,眾人面面相覷,竟然沒有一個人覺得湯倩演的比楊寧好的。

「哇,竟然沒有一個人呢。」

楊寧故意大聲說出了聲,一直背對著眾人沒有離開的湯倩此刻臉色煞白。

她之所以還沒有離開,只是對結果還抱有一點點期待,如果只是以一兩票之差,她仍然可以在楊寧面前挺起腰桿,怒罵她不尊敬娛樂圈前輩,畢竟她演的是個男人,立意就比她討巧。

然而,全場之中竟然無一人替她舉手,這讓湯倩都有些不可置信了起來,她轉身望向在場的所有人,眼中的憤恨幾乎快燒穿了他們。

眾人被湯倩的目光嚇得不行,一個個垂眸喝茶,根本不敢和她對視。

現場來的都是些名氣一般的演員,湯倩現在雖然差不多已經過氣了,但是當年的人氣還是很高的,也算是大紅大紫過的人,他們得罪不起。

「好啊,你們都幫著楊寧是吧!等我從這裡出去,我絕對不會放過你們任何一個人。」

湯倩已經不想去聽楊寧有多少票了,憤怒早已貫穿了她的全身,不停地撞擊著她的心,讓她的心跳聲極速增加著。

不過是一個剛從鄉下來的鄉村野婦,她竟然就敢如此的囂張,煽動著所有人針對她,真是可惡,可惡,可惡!

黃平在一旁看著湯倩扭曲的臉,心中對她愈發的嗤之以鼻,這場面上,除了他能公開說這個話,誰還有這個身份和立場?

湯倩簡直是在公開的挑戰自己。

他不滿地咳嗽了兩聲,冷聲道:「湯倩,你與其在這裡威脅別人,不如好好反省下自己,何況我還坐在這裡,你就敢大放厥詞了?你還真是囂張習慣了啊。」

「我……」被黃平懟了一句,湯倩一時無言了起來,她送到嘴邊的話又被自己咽了下去,轉眼又狠狠瞪了一眼楊寧。

今日在這裡,肯定是出不了這口惡氣了,黃平這個老東西處處袒護楊寧,她根本處處受制!

不過也不要緊,多忍幾天,這個賤女人別被她哪天逮到了,她是絕對不會輕易地放過她的!

索性,湯倩一個字也不多說了,她恨恨的咬了咬牙,僵著一張臉讓老闆開門,立馬跺腳大步的離開。

風波的源頭已走,在場的眾人都鬆了口氣,楊寧和黃平兩人對視了一眼,眼中的無奈竟是出奇的相同。

「看來你倒是對這種人應付的輕車熟路了。」黃平喝了一口茶,眸光微動,此刻看向楊寧的眼神已經多了一種特別的意味,不管是作為一個人,還是作為演員,他覺得楊寧,都和她心中的那位故人很像。

被黃平在這種事情上誇獎,楊寧訕笑了兩聲,頗為不好意思,她撓撓頭道:「這點我實不相瞞,確實是十分熟悉了,湯倩和我之間的過節太深了。」

楊寧也不想隱瞞什麼,大大方方的說了出來,黃平輕笑了一下,搖著頭站了起來,拍了拍楊寧的肩膀:「年輕氣盛是好事,能大口吃面,也能肆意吵架,對了,《如妃傳》的角色我會替你留意,你不用送了,我先走了。」

黃平的那句話,讓楊寧感到了些許的不可思議,她眨眨眼,正想說些什麼,卻發現黃平早已走出了店門。

她向前追了兩步,可黃平的背影拒絕的意味濃厚,楊寧的腳步只好在原地戛然而止。

說到底,她還是想不通自己究竟是哪裡觸動了他,讓他竟然再一次的給自己做了保證,剛剛她好像只是無聊的吵了個架而已……

想不通大導演的心思,楊寧也懶得去深究了,她站在路邊攔了一輛車,滿懷疑慮地趕回了安天翔的公寓。

一打開門,楊寧似乎就聞到了屋子裡有股不同尋常的氣息,她向裡面望去,客廳的燈突然被打開了,黑暗消弭之際,安天翔冷漠的臉出現在了自己的面前。

「去哪裡了?」

冷冷的語調讓楊寧有些懵,眼前的男人浸潤在光線之中,可氣息彷彿隔絕了這裡,沉悶陰暗的讓人發憷。

難道她做了什麼讓他極為不滿的事情嗎?

楊寧目光躲閃,關上了門,委屈巴巴的迎了上去:「路上遇到黃導了,跟他一起吃了飯,你怎麼穿這麼少,燒都還沒退。」

聞言,安天翔的目光稍微緩和了點,他攬過楊寧的肩膀,單手抬起了她的臉。

語氣頗為不滿:「吃了這麼久,難不成是把我忘了?我可是開完會就回來等你了。」

楊寧訕笑一下,努力地掩飾著自己的尷尬,這要她怎麼說出口,她確實把他忘記的乾乾淨淨了……

「沒有沒有,我記著你呢,中間不是發生了點事情嘛,不然我肯定早就回來了。」

雖然確實沒有想起來,但是楊寧知道絕對不可以這樣說,她連忙搖頭,轉的像個陀螺似的,根本不敢有半分的懈怠。

安天翔低下頭,只一瞬間便捕捉到了她眼底的心虛,他揚了揚眉,面頰逼近了她一分:「我看你是根本沒有想起來吧,說謊也得篤定點。算了,跟我說說,你那邊發生了什麼事情?」

攬緊了楊寧,安天翔無意去計較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既然楊寧說他們是發生了什麼事情,那想必才是該追問的重點。

楊寧本沒打算把這件事說出來,但是他既然開口問了,自己不說只會惹來懷疑,輕嘆了一口氣,她索性便一股腦的重複了一遍。 李吉城狂笑的臉慢慢凝固,別人感受不到,可是李吉城卻能夠清醒的感受到一股無以倫比的殺氣已經籠罩李吉城。

「你敢?楊柏,你殺不死我的,八山六道,異武道是其中之人,現在炎黃組已經發話了,你敢殺我?」

李吉城雖然擁有超強的復原力,可是楊柏的殺氣太強,太凶了,李吉城有點慌。

段秀雲低著頭,周百兵已經發話,那就說明炎黃組已經有領導同意放掉李吉城和異武道的外門,這場因狼牙而起的事件,以異武道外門覆滅而結果,狼牙反正已經重新建立了。

「是嗎?什麼命令?說話的時候,可惜你已經死了。」楊柏的聲音又一次響起,段秀雲猛的一愣,其他等人也都震驚的看著楊柏。

直到現在,楊柏依舊說著這樣的話,依舊想要斬殺李吉城。

「楊柏,你別太過分了,老夫都說了,李吉城是老夫的徒弟,擁有超強異能。你根本殺不死,而且這件事已經完事了,你還想如何?」

「完事了?你說完事就完事了?」楊柏猛的一抬手,靈氣又一次噴發,一道青芒當中,李吉城發出凄厲的慘叫,整個骨頭都在持續的碎裂,然後重新組合。

「你是修真者?」白子山徹底震驚了,所有人都以為楊柏是武道宗師,可是楊柏身上卻凝聚靈氣,這明明就是修真者。

「什麼修真者?」李雄主等人就是一愣,而此時夏侯天機雙眸卻更加猙獰起來,甚至慢慢的朝後退了一步,躲進陰影的當中。

夏侯天機當然知道什麼是修真者,夏侯天機背後的勢力,可是八山六道之一的玄道。

「楊柏是修真者,怪不得?我的女兒死的冤枉,楊柏,你一定要死,你的一切都是我的。」夏侯天機暗中發狠。

「楊柏,你既然是,那就更應該明白,我可是異武道的長老,在我的面前,你也殺不死李吉城。」

「是嗎?我想試試?」楊柏冷酷的面對白子山,而這時候段秀雲猛的抬起頭來,沉聲喊道:「師傅,放他走吧,我們的仇沒法報了。」

「段秀雲!」段秀雲剛說完,楊柏雙眸神光四溢,楊柏如刀的身軀好像更加高了,不光面對段秀雲,也同時看向狼牙這些人。

「你們是狼牙,我訓練出的人。如果我不來,你們都已經死了。以前的狼牙,你們的前輩,都是被這個傢伙出賣,難道他不該死?」

「段秀雲,你看著我,我就問你,他該不該死?」楊柏的聲音貫徹川洋國際,石靈兒震撼無比的看著楊柏,所有人都看著楊柏。

「他該死,他死一萬次,都無法讓我的兄弟戰友歸來。」段秀雲雙眸赤紅,死死的握住拳頭,鮮血又一次從傷口崩裂開來。

「我為狼牙教官,狼牙的仇,那就由我來報。狼牙,也由我守護,你們,給我記清楚了,這世上有很多強大的存在,或許我們沒有實力挑戰,可是我們不死,敵人必滅!」

楊柏一字一句的說著,同時手中的靈氣轟鳴一聲,滔天之力,李吉城發出爛泥一樣的慘叫。

「白子山、李雄主、夏侯天機!」破妄金瞳之下,楊柏雙眸猶如黃金之目,楊柏手中的李吉城突然感受到強大的威脅。

「師傅,救我!」李吉城不能夠等了,這股滔天的殺氣,李吉城都感覺血脈要凍結。

「楊柏,你給老夫我住手!」一道靈氣突然轟鳴,白子山猛的一跺腳,整個六層彷彿要碎裂一樣,大樓都在震動。

「你以為老夫不是修真者嗎?」異武道外門大長老白子山,也同樣是築基期修真者,靈能外放。

「那又如何?」楊柏慢慢的伸開手來,李吉城猛的愣住了,剛才還那麼驚慌,可是卻欣喜已經脫離楊柏掌控。

「神魂滅,你的身體能夠恢復,我為狼牙滅了你的靈魂!」一道恐怖的神魂之力,轟然而出。楊柏是第一次運用神魂攻擊,這陣子,楊柏可一直修鍊神魂。

自從神魂眉心晶體徹底被山字替代,楊柏的神魂強悍無比。

「不!」李吉城已經倒下,雙眸突然空洞無比。一股詭譎的能量沖入李吉城的眉心,李吉城的神魂當場就被楊柏給吞了。

「好奇怪的感覺?」楊柏在利用神魂吞了李吉城的時候,就感覺神魂相當的舒服,甚至想要繼續吞噬,這或許就是一種魔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