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東西若是放在外面,必然會讓無數八方境的強者爭搶。可是這最高實力只能是四象境五重的地方,怎麼會有雙泉果這種地方?」

蘇眉欣伸手拍了拍韓宇身後的一顆大樹的樹榦。

「而且…這竟然是一顆雙泉果的果樹!」

韓宇幾人順著樹榦向上看去,頓時密密麻麻的雙泉果映入了幾人的眼帘。

幾人紛紛倒吸一口涼氣,竟然有這麼多的雙泉果!

隨後,韓宇嘴角露出了一絲詭異的笑容,看著一旁的梁魄。

「你看我幹什麼?」梁魄一直就感覺有些不對勁,現在韓宇又這樣看他,更讓他感到疑惑了。

「哈哈——」韓宇突然大笑了起來,對著梁魄笑道:「我怎麼都覺得,這雙泉果應該砸到你的頭上啊!」

梁魄聞言,直接蹦的老高,手掌拍了拍自己的額頭,咆哮道「我靠!我就說怎麼感覺不對勁啊,這雙泉果本應該是砸到我頭上的啊!」

砰!

梁魄剛說完,便真的感覺有什麼東西砸到了自己的頭上!

就在梁魄剛要伸手去摸自己的腦袋的時候,藍心再次大叫了起來:「蛇!」

梁魄直接被藍心的驚叫下了一大跳,手掌直接抓到了腦袋上一團柔軟的東西,然後猛然丟到一旁!

他竟真的是將一條小蛇丟了出去,而那小蛇的身上,也是有著黃色和青色斑紋。

「冥泉蛇!」

蘇眉欣見到那小蛇,大喊了起來。

這冥泉蛇,韓宇自然是聽說過,看起來很美麗,但是毒性極強,即便是八方境的人,中了冥泉蛇的毒,最終也只能飲恨!

一旁的梁魄,早就愣在了原地,驚起一身冷汗,若是被這東西咬一口,別說離開這裡了,連小命都要丟在這裡。

嘶嘶嘶——

無數道恐怖的聲音傳入了幾人的耳朵中,幾人再次抬頭看去,發現周圍的樹上,竟然布滿了密密麻麻的冥泉蛇。

「媽的!怎麼來到這裡后我就這麼倒霉!」梁魄再次開口大罵起來。

就在這時候,一條冥泉蛇直接向著藍心襲來!

韓宇反應極快,猛然拔出了七寶血刀,斬到了冥泉蛇的七寸之處,將那冥泉蛇斬殺!

而在他們周圍,無數的冥泉蛇,吐著蛇信,盯著他們!

「雖然這冥泉蛇不像那石頭人殺不死,但是攻擊速度確是非常快,一定要小心不要被咬到!」蘇眉欣語氣凝重地對幾人提醒道。

被密密麻麻的冥泉蛇盯上,任誰見到了也要頭皮發麻…… 咻!咻!咻!

密密麻麻的冥泉蛇瞬間向著韓宇幾人飛射而去!

七寶血刀一刀斬出,漫天血霧飛灑,瞬間幾十條冥泉蛇被斬成兩半。

蘇眉欣全身寒冰之氣纏繞,白鳳雲槍劃出一道完美的弧線,周圍的冥泉蛇也是瞬間被冰凍,屍體灑落一地。

而梁魄和藍心也是沒有閑下來,紛紛對抗飛射而來的無數冥泉蛇。

雖然很短時間內,冥泉蛇的屍體就將地面鋪滿,但是依然還是有著無數活著的冥泉蛇,就像是飛蛾撲火般不斷攻擊韓宇等人。

冥泉蛇雖多,但卻可以輕易被斬殺,韓宇幾人應對起來也比之前的石人傀儡要輕鬆很多。

很快,數量龐大的冥泉蛇就被韓宇等人斬殺殆盡。

「好險!」梁魄鬆了口氣,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斬殺這些冥泉蛇好像是用盡了自己的力氣一般。

韓宇依舊面色寧鴻,警惕地觀察四周:「這冥泉蛇比那些石人傀儡要好對付,但我總感覺,這森林裡肯定不會那麼簡單。」

蘇眉欣倒沒有這麼緊張,對著韓宇平淡說道:「你太緊張了,雖然這裡可能還有其他的危險,但是這附近,至少安全了,可以稍微放鬆一下。」

「現在先把這些雙泉果收起來吧!」

梁魄一聽到雙泉果三個字,頓時也是兩眼放光,連連點頭。

然後,他毫不猶豫的,就竄到了樹上,將一顆雙泉果摘了下來,然後扔到了韓宇的手中。

可誰也沒想到,就在這時候,跟隨雙泉果被扔下去的,還有一條冥泉蛇!

雙泉果到了韓宇的手中,但是冥泉蛇卻直接飛向了藍心。

這一幕來的太突然,而且冥泉蛇最危險的,就是攻擊速度極快,出其不意。

剛剛的冥泉蛇已經被斬殺光了,現在在眾人最放鬆的時候,竟然是突然又冒出來了一條冥泉蛇!

飛射而出的冥泉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直接咬在了藍心的大腿之上。

隨後,一道完美的弧線閃過,那冥泉蛇瞬間變成兩半。

但是藍心,卻是直接暈倒在了地上。

「藍心!」韓宇見狀大驚,趕忙來到了藍心身旁查探情況。

此時的藍心,已經開始臉色有些發黑,渾身開始抽搐了起來。

梁魄從樹上跳了下來,皺了皺眉頭,有些不舍的從自己的儲物空間里拿出了一顆丹藥,塞到了藍心的嘴裡。

「這東西可是我無意間得到的,本來打算自己救命用的,還一直捨不得用呢。」丹藥雖然拿給了藍心,但是梁魄卻是嘮叨了起來,顯然把這丹藥用了,讓他極為肉痛。

韓宇看了他一眼,沒好氣地道:「知足吧,這麼多雙泉果,抵得上幾顆丹藥了,你還在這心疼。」

服用了丹藥,藍色的臉色,變得稍稍紅潤了起來,但是情況似乎並沒有好轉太多,她的身體依舊在顫抖不斷。

「還需要把她體內殘餘的蛇毒吸出來。」一旁的蘇眉欣冰冷說道。

韓宇剛才,並沒有注意到藍心被咬到了哪個部位,隨即對其他兩人問道:「那冥泉蛇咬在了哪裡?」

「嘿嘿…」梁魄突然奸笑起來,不懷好意地看著韓宇,用手指了指藍心白皙的大腿的位置。

韓宇見狀也絲毫不猶豫,直接將腦袋伸了過去,張嘴要將蛇毒吸出來!

就在這時,一股極為冰冷的強橫力量,瞬間將韓宇擊飛。

韓宇的身體重重地撞在了後面的雙泉果樹上,巨大的衝擊力使得雙泉果樹都搖晃了起來,不斷有著雙泉果落下,散落一地。

梁魄也沒有去管韓宇,竟然自顧自的撿起了雙泉果。

韓宇十分疑惑地看著面色冰冷的蘇眉欣,面對著突如其來,而且下手不輕的一擊,他極為不理解。

「哼!」蘇眉欣冷哼一聲,不再理會韓宇,轉過身用嘴巴將藍心大腿處的蛇毒給吸了出來。

冥泉蛇的蛇毒被吸出來之後,藍心的臉色變得紅潤了許多。

過了好一會兒,藍心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終於是醒了過來,但是面色還是顯得有些驚恐,畢竟之前一直生活在罪城裡,可不會遇到這些東西。

韓宇面帶笑容的站在藍心的面前,將藍心扶了起來。

藍心雖然醒了過來,但是卻有些疲倦,無力地對韓宇說道:「謝謝你…」

而在不遠處的梁魄和蘇眉欣的面色卻都是變得難看了起來。

媽的!是老子給你解毒丹藥的啊!梁魄面色有些猙獰,盯著韓宇的背後,讓韓宇感覺有條毒蛇盯上了自己。

這還不算晚,緊接著,韓宇就感覺身後泛起絲絲冷意。

媽的!是老娘幫你把參與的蛇毒給吸了出來啊!蘇眉欣也是面色冰冷的看著將藍心扶了起來的韓宇。

這藍心竟然一起來,就要去感謝韓宇!這傢伙可是除了把那冥泉蛇殺了,什麼都沒做啊。

「你們這麼看著我幹嘛?」

韓信轉過頭,發現蘇眉欣和梁魄面色都有些不對勁,疑惑地問道。

蘇眉欣和梁魄二人沒有再理會韓宇,而是紛紛跳到了雙泉果樹上,開始採摘起了雙泉果。

韓宇抬頭看向雙泉果樹,頓時暗罵一聲,媽的,這兩個速度也太快了吧!

此時雙泉果樹已經被採摘了將近一半。

韓宇見狀也毫不猶豫,風捲殘雲般將剩下的一半雙泉果全部採摘一空!

梁魄和蘇眉欣再次瞪大了眼睛盯著韓宇,梁魄對韓宇翹起了大拇指,語氣沉重地說道:「你這速度,應該去當強盜。」

蘇眉欣也是點了點頭,很是贊同梁魄的看法。

「拿過來!我們平分!」蘇眉欣對著韓宇冷聲說道。

剛剛她和梁魄兩個人,只採摘了一半的雙泉果,但是韓宇這傢伙,一上去就和餓狼見了肉一樣,一瞬間就把剩下的雙泉果全部採摘乾淨了!

韓宇看著蘇眉欣,微微皺起了眉頭,不情願地把自己的雙泉果扔了過去。

媽的,平日里蘇眉欣再冰冷,也沒見這樣啊,今天怎麼就這麼反常了。

幾人很快便將雙泉果平分了,自然也是有著藍心的一份,畢竟見者有份。

不過藍心卻直接把自己的那一份給了韓宇,如果離不開這片空間,這雙泉果也絲毫沒有用處,畢竟是八方境實力的修行者才能用的。

可韓宇知道,即便找到了離開的出口,藍心還有罪城的人恐怕也不會離開這裡了。

雖然罪城裡有著刑若風那樣的小人,但大多數人還是心地善良的,無數歲月的璀璨,他們的心中早已沒有了熱血。

而藍心,或許並不喜歡外面那種爾虞我詐的世界。

梁魄眨著自己的眼睛,看了看韓宇和藍心,又看了看一旁的蘇眉欣,嘀咕說道:「媽的!這和沒有平分,有區別嗎?」

「好像沒區別…」蘇眉欣的臉上有些慍怒,沒好氣地說道。

韓宇倒是心安理得的把自己和藍心那一份雙泉果收了起來,梁魄的眼睛,一直死死盯住韓宇那雙份的雙泉果。

自己的逆天運氣去哪了?若是在以前,這雙泉果絕對是砸到自己頭上的,現在沒有雙泉果不說,掉在自己頭上的,竟然是一條劇毒的冥泉蛇!

梁魄突然之間有了一種感覺,這藍心好像是他的剋星一般。

韓宇幾人稍稍休息了一番,藍心的狀態完全恢復了之後,便再次上路了。

不過有了之前被冥泉蛇偷襲的時間,幾人可不敢再放鬆了,萬一再遇到那種突然的襲擊,恐怕就不好辦了。

而蘇眉欣,卻是站在了藍心和韓宇的中間,說是方便保護藍心,這讓韓宇十分無語。

你應該保護的人是我吧,說好的五十年呢?

「就這樣走下去,什麼時候才能找到蘇海的下落?」韓宇思考了起來,如果羅秀他們走的是另外的一條路,那蘇海恐怕就會很危險。

「有動靜!」就在韓宇思索的時候,蘇眉欣伸手將幾人都攔了下來。

韓宇等人紛紛停下了腳步,找了一處地方將自己隱匿了起來。

「是羅秀他們!真的是說曹操曹操就到了啊!」蘇眉欣顯得有些激動,她還是很擔心蘇海的安全的,急於將蘇海救出來。

「哇靠!好大一隻!」梁魄見到眼前的一幕,差點驚叫了起來。

「竟然是冥泉莽…難怪這裡會有如此多的冥泉蛇。」蘇眉欣也是感到驚訝無比,眼睛卻是在羅秀一行人中間尋找。

不過並沒有看到蘇海的身影。

「他們應該是將蘇海藏了起來,我們先靜觀其變!」韓宇平靜地說道,示意蘇眉欣暫時先冷靜下來。

藍心的眼睛,卻是發現了冥泉莽身旁的一顆珠子。

「那顆珠子是什麼?」藍心對著韓宇指了指那珠子的方向,疑惑問道。

梁魄也是目光一凝,臉色又變得不爽了起來,這麼大一顆珠子在自己眼前,竟然又沒發現!這藍心果然是自己的剋星啊!

「是冥泉莽的冥泉蛟龍珠,是它蛻變的精華凝聚成的,這可是好東西啊!」

梁魄的眼睛再次亮了起來。

「冥泉莽每蛻變一次,實力都會增強,但是在這空間規則的壓制,始終只能是四象境五重實力,但是那冥泉莽應該是蛻變了很多次,這冥泉蛟龍珠看起來,恐怕對八方境的修行者都會有著大補的作用。」 「那冥泉莽好像是睡著了。」蘇眉欣小聲說道。

韓宇做了個噤聲的手勢,示意蘇眉欣等人不要再說話,以免驚動羅秀那一群人,而看羅秀那些人的樣子,肯定是想要得到那冥泉蛟龍珠。

「王秦,你上去看一下情況,小心點。」羅秀對著旁邊的一名年輕人小聲說道。

那年輕人,是來自王家王秦。

王秦的雙腿有些顫抖,儘管知道那冥泉莽只是四象境五重的實力,但是他還是恐懼無比。

身處大家族,他自然也是能看出來,那冥泉莽蛻變了不知多少次,即便是四象境五重的實力,肯定要比他王秦強大甚多。

王秦顯得很不情願,羅秀的臉也是變得陰沉了下來。

「不要浪費時間!如果這冥泉莽醒了,我們恐怕就都危險了!」羅秀對著王秦冷聲催促道。

而王秦,雖然不願意過去,但也沒有辦法,王家和羅象宗的關係並不是很好,所以在這片空間里,羅象宗的人見到王家的人,那當然是二話不說就要開打。

可偏偏王家的人,又比羅象宗弱上幾分,這讓王秦感到很憋屈。

在和羅象宗的一次戰鬥中,王家一方顯然劣勢明顯,但是羅秀一方卻是幫助王家把羅象宗的人暫時擊退。

可羅秀自然不會只是為了救王家的人,當然是將王家一方的人收入了自己的麾下,王家人無可奈何,也只能答應了下來。

王秦心裡很清楚,如果自己拒絕了羅秀,羅秀不會強迫自己,但是羅秀一方必然會和王家分開,那麼瘋狂的羅象宗一方的人,恐怕會將王家一行人殺死在這片空間里。

就算是以後出去了,知道王家的人死了,可誰又找得到是誰殺的呢?

「呵呵…你也無須害怕,若是出現危險的話,我等也不會坐視不管,自然會帶你離開。」羅秀見到王秦有些猶豫,再次開口做出了承諾。

王秦面部肌肉有些抽搐,最終還是邁出了沉重的第一步。

「這羅秀可真的是心機陰險!」暗處的蘇眉欣咬牙切齒。

韓宇倒是沉得住氣,到了現在,一句話也沒有說,靜靜地看著。

至於王家的人出現什麼危險,和他並沒有關係,之前在天雲城的時候,王家也沒有給他留下什麼好印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