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這是什麼鬼東西?這殺氣怎麼會如此強大?」

岡本日川置身其中,最為震驚!

他感覺到一頭亘古存在的仙獸,正向著自己撲來!

那霸烈的威壓,無比真實!

岡本日川慌忙祭出妖刀存在中的東照神君殘魂,又披上了戰神宮本武藏遺留下來的一身鬼武者盔甲來抵擋這頭不知是真是虛的亘古仙獸!

這鬼武者盔甲,乃是宮本武藏當年叱吒島國,殺遍天下仇敵時所穿戴的裝備。

上面沾滿了當然宮本武藏所殺之人的怨氣和鮮血!

更有宮本武藏自己的氣運加持在其中。

披上之後,被攻擊者會被冤魂迷惑,喪失理智。

本想著用它來作為擊殺鹿一凡的最後絕招,但是現在看來,不拿出來小命不保了!

鬼武者盔甲一穿戴在身上,宮本武藏的虛影也顯現了出來!

一瞬間,東照神君德川家康和戰神宮本武藏與鹿一凡被封印在天罪之中的上古仙獸靈體龍首鳥身獸纏鬥在了一起!

兩名島國的戰神,手持武士刀,瘋狂的斬向仙獸!

轟轟轟!!!

鳥窩體育館上方,三尊巨大的虛影不斷的轟擊在一起,讓體育館上方爆炸出了如同焰火一樣的光來!

(本章完) 見天罪中的仙獸真靈虛影被前置主了,手持妖刀村正,身穿鬼武者盔甲的岡本日川縱身一躍,斬向鹿一凡。

那鋒利的刀鋒斬在鹿一凡的身上,居然一瞬間將他劈成了兩半!

也就在這一瞬間,岡本日川的臉上湧現出了狂喜之色,裝逼的大吼了起來:

「垃圾的華夏人!害老子白擔心一場!一刀就死,你真的是弱成狗了!

東亞病夫,不過如此!」

之後,他再次縱身一躍,斬向了鳥窩頂端的龍首鳥身獸虛影之上!

轟!

刀鋒如血,竟然硬生生的將龍首鳥身虛影斬的灰飛煙滅!

鹿一凡被斬,龍首鳥身獸虛影被滅!

「哈哈哈哈哈,東亞病夫!就這點雕蟲小技,也配跟本少斗?

簡直就是笑話!」

岡本日川雙手握刀,擺出一個非常裝逼的姿勢道:「太無敵而找不到對手,也是一種無敵的憂傷!」

「厲害!岡本少爺太厲害了,簡直是我偶像!」

「一刀斬斷仙獸魂!揚我大島國國威!太帥了!!!」

「不愧是宮本武神的傳承人,二天一流刀法,簡直寂寞如雪!」

……

看台上,那一群島國保鏢和武士,好像打了雞血一樣,瘋狂的歡呼吶喊了起來。

然而就在此時,岡本日川突然發現自己刀下鹿一凡的身體竟然消失不見了!

轟轟!

一瞬間,天上傳來了兩道爆炸聲!

宮本武藏和德川家康兩個武神的虛影身上,開始燃起了三色火焰!

三色火焰一上兩道虛影的身,便讓兩道巨大的虛影痛苦的哀嚎了起來!

不到區區三秒鐘,便被焚燒成了虛無!

靜!

一片寂靜!

原本還歡呼雀躍的島國武士們的笑容漸漸消失。

轉而變成了無限的恐懼!

在他們眼中戰神宮本武藏和東照神君德川家康幾乎是無敵的存在!

是他們武士道精神的代表!

可就是這麼無敵的存在,竟然被一團火焰三秒鐘給燒成了虛無!

除了恐懼、害怕之外,這些人心裡已經不存在其他的感覺了。

三昧真火乃是天上神火!

連孫悟空這位號稱斗戰神佛的主兒都抵擋不住!

更別提區區島國戰神的殘魂了!

不過可惜鹿一凡並不能動用三昧真火全部的力量,不然,他早已無敵於世了。

待到德川家康和宮本武藏的殘魂一死。

妖刀村正周身的妖氣散去,鬼武者盔甲也迅速的生鏽,風化,變成了一堆廢銅爛鐵。

這時,天空中再次響起一聲龍吟!

卻見鹿一凡腳踏龍首鳥身獸,手持天罪,正俯瞰著岡本日川。

「我滴媽媽呀……」

岡本日川菊花一緊,渾身顫抖,魂兒都被嚇破了!

他做夢都沒想到,鹿一凡竟然強到了這種地步!

「逃!只能逃!!!有多遠逃多遠!」

岡本日川的鬧海里立刻出現了這句話。

一想到這,他從身上馬上掏出了十幾顆煙霧彈扔在了擂台上,自己則混入了台下的人群之中。

鹿一凡卻是冷笑了一下,淡淡的用手一揮。

那龍首鳥身獸的靈體,便撲扇著翅膀,將煙霧一瞬間給吹散開來!

(本章完) 天空中,鹿一凡宛若神明一般,劍尖不斷精準無比的轟擊出一道道劍氣。

狼狽的岡本日川身子如同稻草人一樣,不斷的在地上翻滾著,以躲避劍氣的攻擊,饒是如此,他還是被炸的七葷八素,全身焦黑,就好像從煙囪里爬出來的人一樣。

「泱泱華夏五千年的文明傳承,豈是你區區蠻夷小道出來的垃圾可以品頭論足的?」

鹿一凡大聲的說道,聲勢越來越大,腳下的龍首鳥身獸更是吟叫不止。

鹿一凡話音剛落!

啪啪啪啪……

持續的鼓掌聲轟鳴!!!

下面不明所以的年輕男女觀眾們眼睛睜的大大的,一個個望著空中的鹿一凡,瘋狂的吶喊、鼓掌!

「鹿一凡!!!」

「鹿一凡!!!」

「鹿一凡!!!」

……

那整齊的吶喊聲,傳入岡本日川的耳中是那麼的刺耳。

「八嘎!!!你們這些蠢豬!!!他在罵我們島國人呢!你們還給他鼓掌!!!

你們腦子裡進尿了嗎?」岡本日川氣急敗壞道。

「岡本日川,你還有什麼臨終遺言嗎?」鹿一凡劍尖催動出一道精芒,俯瞰著岡本日川淡淡道。

「有!」

就在這時,被打的不成人樣的岡本日川從地上站了起來:

「我學藝不精,所以敗給了你,我認輸!

但這不代表我們島國無人!「

「既然你這麼瞧不起我們島國,那麼你敢不敢接受我的一位朋友的挑戰?」

「你的朋友?」鹿一凡不屑的一笑道:「自己打不過,就回國搬救兵了是嗎?」

「廢話少說,就問你敢不敢?」岡本日川大聲的道,看起來是信心十足,眼中卻滿是怨恨。

鹿一凡笑了:「明明是我們賭鬥,現在你卻搬救兵來了。如果我打敗你的朋友,還有你朋友的朋友,豈不是沒完沒了了?

這樣吧,為了揚我華夏之威,正我華夏之名,今日我鹿一凡來者不拒!

但是如果你的朋友輸了,你就要跪地向我磕頭,承認島國人曾經對華夏犯下的罪過,並為抗日時期死去的烈士們修建祠堂,祭祀亡魂!」

「好!」岡本日川痛快的答應了,「戰神世家的守護者啊,輪到你上場了!」

話音剛落,一個沉冷的聲音傳來。

「戰神世家守護者,二天一流最強領悟者,霸王丸,參上!」

在黑暗中走出一個男人。

男人的年齡約莫三十歲,一身白色的古樸島國武士服,紅色腰帶,扎著一個超長的馬尾辮,額前的劉海也懸在了幾乎心口的位置。

他的手中抱著一把漆黑如墨的武士刀,縱身一躍,跳上了擂台。

鹿一凡眼中閃過一絲精芒。

此人的氣息竟然已經高達元嬰中期巔峰!

據鹿一凡所了解,島國並未有類似修真功法的東西,只有一些類修真功法的玩意。

比如忍術、占卜術、陰陽術等等。

實際上這些都是從唐朝時期傳入島國的一些不入流的修真功法的改良版。

而鹿一凡修的是正統的仙法,又經過了三災和兩難,又豈會怕一個元嬰期的島國武士?

霸王丸一步步的朝著擂台上走去,每走一步,口中便爆出曾經的一段戰績:

「霸王丸自由在宮本家修行,深的宮本武藏二天一流刀法真傳!」

「吾,十歲斬殺河妖取其內丹鑄成此把銘刀·河豚毒!」

「十三歲擊敗一百名島國武士,成為宮本家的守護者!」

「十五歲僅用三刀便斬殺米國傳奇高手圖魯斯!」

「二十歲擊敗被暗黑神復活的天草四郎!」

「二十五歲連敗神夢一刀流,北辰一刀流,心痕劍流大師!」

「就在三天前,吾感悟一生所斬之人,獨創出屬於自己的流派——我流!」

「今日來此,並非為守護宮本傳人,只是想斬你於此,提升自己的戰力!

三十年了!吾未嘗一敗,真的很寂寞,希望你能讓拿出一半的實力,不要讓我失望!」

霸王丸整個人看起來十分的驕傲,而且身上的氣勢是真正的殺氣!

靠屠殺大量的武士累計出來的衝天殺氣,十分的鋒芒畢露!

霸王丸驕傲的說完,頓時,岡本日川那邊的島國人,都在熱烈的鼓掌。

但是隨著鹿一凡一抬手的動作,卻被台下的島國觀眾的歡呼聲給淹沒了。

霸王丸眼神不善的掃過台下的島國觀眾,淡淡道:「為仇敵吶喊助威,卻不自知者,當斬!」

言罷,他揮動著手中的銘刀·河豚毒,凌空一躍,暴喝道:

「我流!奧義!弧月斬」

轟!

一道宛若彎月一般的刀芒自半空中向著四面八方急速的擴散而去!

被弧月斬切割中的島國觀眾,皆是上下身軀分離,鮮血淋漓一片!

「啊啊啊啊啊!!!!」

哀嚎聲此起彼伏!

原本熱鬧非凡,霓虹萬千的鳥窩體育館內,瞬間變成了充滿鮮血與殘肢的人間地獄!

鹿一凡低頭俯瞰下去,估摸了一下。

霸王丸這一斬,最少死了上千島國人!

不過他懶得去管。

他們自己內鬥,自己憑什麼要去管?

又不是自己要殺人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