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遵循智慧之匙的指引我來到這裡,我的命運與賽博坦在宇宙的時間軸上交集。我會去尋找魔力神球。並將他帶離這裡。以完成對另一個您所作出的承諾,將賽博坦的文明傳承下去。」

守護者電弧閃耀的雙眼中疑惑漸漸消散,深邃的目光中多了一絲堅定,緩緩點了點頭。

「原質是宇宙中一切力量的起源,即便經過百萬年的歲月。我們對它的了解也只是停留在表面。我能感受到你對力量的渴望,不過請接受我的忠告,擁有超出自己能力掌控的力量,不但要承受因此產生的未知後果,背負原本不屬於你的責任,更會最終將你帶入死亡。」

「我會謹慎地使用它!」周啟緩緩點了點頭,一顆心已經高高懸起!

他知道,守護者的話意味著什麼!

親眼見到周啟安然無恙地走進透明的能量光罩,不論熟悉或是對他依舊感到陌生的人都紛紛將眼球掉了一地。

集合了五名三難度資深者和大多數人的攻擊都無法損傷分毫的能量光罩他就這麼走進去了?

這特么還有天理嗎?還有法律嗎?

如果先前僅僅是覺得匪夷所思,無法理解。那麼接下來他們所看到的一幕完全可以用三觀盡碎來形容!

只見透明的光罩內,分分鐘讓五名資深者秒趟的守護者身體一陣虛幻,高大的身軀不斷地縮小,最終變成了一團拳頭大小的光團!

在眾人驚駭的目光中,光團圍繞著周啟的頭頂繞了一圈后,化作一抹流光無比輕靈地沒入他的眉心倏忽不見!

這什麼鬼!編號5106是空間的私生子嗎?要不要這麼牛A啊?

沈伊墨伸手掩住自己嘴,雙眼圓睜,明亮嫵媚的眸中充滿了深深的震撼!她距離最近自然對過程看得更加仔細。不知周啟說了些什麼,又做了些什麼。竟然這位實力強大的守護者選擇了主動融合!

不同於對力量的吞噬。即便是最為完美的吞噬,也無法完全獲得力量載體所蘊含的智慧和經驗!

而主動融合不同!

那是代表著比傳承更加高級的繼承方式!是以泯滅自身的意識為代價,將所有的一切無私贈與的方式!

周啟?你究竟是何方神聖?

沈伊墨的心中第一次對這個長得有些小帥,喜歡臭屁的男人產生了一絲好奇。

而就在眾人的意識正感一片風中凌亂的時候。透明的光罩中一抹耀眼的紅光升起!

「警告!契約者編號5106已開始接觸能量矩陣!任務目標附近的所有契約者立即前往掩護,1小時內必須保證編號5106生存!」

隨著空間的提示聲降臨。只見那天塹般阻撓在身前的透明光罩開始漸漸消散。周啟修長身影再次清晰地出現在了眾人的視野中。

冷麪首席呆萌妻 「我去,自帶燈光特效嘿,頭兒這逼裝的,真沒誰了。」張定軍撓了撓大光頭。 胖妞的豪門之旅 一本正經地冒了一句。

「恩啊,你看沈伊墨的眼神,這女人不會是喜歡上頭兒了吧?」趙大明圓睜著小眼睛,點了點頭。口中頗為八卦地犯著嘀咕。

誰知他話音還沒落下,後腦幫子上就被人拍了兩巴掌。

「我擦,誰特么打我?」

胖子怪叫著回頭一看,只見夏若冰和謝雲菲正一臉不懷好意地瞪著自己。而一旁的黃月英正揚起手臂,臉上帶著一絲猶豫,看姿勢如果不是自己轉身快,說不定挨得還不止兩下。

「丫不說話沒人當你是啞巴!」

「胖子,你這是要搞事情?」

「我,那啥,什麼都沒說還不成么?」胖子一看這架勢,立馬認慫了。

寧得罪金子,莫得罪女人。我忍……

就在同一時刻,距離賽博坦星球遙遠的星空深處。一架外形狹長的穿梭機剛結束了空間折躍。正由因光速航行分解成的粒子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到原本的形態。

女氣車人阿爾茜背負著她從不離身的光核狙擊槍,開啟了駕駛艙門走到首領艾麗塔的身邊停了下來。

「艾麗塔大姐,這裡就是宇宙墓地?」目視漂浮在著舷窗外的大大小小的太空垃圾,阿爾茜湛藍色的能量化雙眼中露出了一絲好奇的神色。

「沒錯阿爾茜,這裡就是宇宙墓地。」說著,艾麗塔伸出手指在駕駛艙的光幕上輕輕一劃。標註航道坐標的星圖上,一個猩紅的點瞬間放大成一幅行星帶的畫面。

「靠近中央的位置就是我們汽車人的墓地。歷代不幸戰死的汽車人首領以及勇士們,他們的殘骸就埋藏在那裡。」

「艾麗塔大姐,我感到能源核心運轉的速度似乎變慢了。」 一世浮華不負卿 目視著眼前的星圖,身材矮小,變形后卻非常有料的火翼星突然出聲問到。

「宇宙墓地是這片星空下所有智慧種族最終長眠的地方。我們越接近核心的位置,時間的流速越無限接近停止。」

「哇哦,真想趕快找到擎天柱大哥,我已經迫不及待地想要看著他在眼前復活。」

「謝謝你,火翼星。」艾麗塔注視著眼前星光暗淡的屏幕。狹長的雙眼中露出了一抹期待和激動的目光。

隨著飛船不斷接近墓地。宛若透過一層無形的迷障。在穿越了一片小行星帶之後,舷窗外的景象出現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遠處的虛空,無數光帶繚繞的中心地帶,是一個體積無比巨大的黑洞。那一條條絢麗的光帶正是在黑洞引力束縛下,無法逃脫的光線。

而穿梭機下方,是一片延綿不知多少光年,完全由隕石碎片和大量太空垃圾堆積起來的陸地。

與這片廣袤的陸地相比,穿梭機宛若一粒宇宙塵埃,是那樣的微不足道。

臨近陸地的虛空,漂浮著各式各樣生物的殘骸碎片。一個個比整顆星球還要大上不少的頭骨幾乎隨處可見。

「那是什麼?艾麗塔大姐!」火翼星指著遠處舷窗外宛如一座山嶽般高高矗立在陸地上的巨大屍骸驚聲問道。

眼前這具超級巨大的屍體彷彿一隻巨大的水母,無數從它身體上延伸出去的觸鬚彷彿一直通向陸地的盡頭。

「我也不清楚是什麼,只知道它是這宇宙中最為可怕的生物!歷代的汽車人首領都稱它為主宰。偉大的智者鈦師傅曾經說過,或許這一片宇宙墓地最初就是以主宰的殘骸為核心堆積而成的。」

「主宰?」火翼星能量化的雙眼中充滿了震撼。或許只有這個字眼才能配得上眼前的龐然大物。真難以想象它活著的時候是怎樣的一個情形!

沿著主宰遮天蔽日的身軀下方飛行良久,當穿梭機最終在一塊布滿了飛船殘骸和金屬殘片的地域緩緩降落之後。就在艙門打開的瞬間,艾麗塔回頭望向身後的阿爾茜和火翼星。

「記住,我忠實的朋友和夥伴,宇宙墓地是一個非常危險的地方!一旦找到擎天柱的殘骸,我們就立刻離開。」

「好的,艾麗塔大姐,無論怎樣我們都會跟隨你的腳步!」

就在三位女汽車人出發后不久,性格活潑的火翼星終於知道首領艾麗塔所說的危險是指的什麼!

好不容易從一群以吞噬金屬為生的泥漿怪口中逃脫。一群數量龐大鯊魚精彷彿嗅到了血腥味的食人魚不知從哪裡鑽出來堵住了前行的道路!

「這些討厭的傢伙無處不在嗎?艾麗塔大姐!」火翼星變形做了卡車形態,一面靈巧地避讓這身後不停射來的腐蝕激光,一面向著身旁正高速行駛的艾麗塔出聲抱怨。

「只要有任何一絲能量存在的地方,就少不了它們的身影。」艾麗塔的聲音冷靜而和煦。

「你慢慢習慣了就好,小姑娘。」阿爾茜整個趴在巨大的集裝箱上,從她手中巨大的狙擊槍口不時噴射出一道強力的能量束射向身後。每當這時,遠處伊利哇啦的咆哮聲就會減少那麼一點點。

「哇哦,這地方太可怕了,真想知道,我們距離擎天柱大哥還有多遠?」

艾麗塔沉默了,直到穿行在其中,她才知道自己的想法或許過於簡單。墓地的面積遠超她的想象。即便是滅星級的飛船殘骸,在這裡不過像是一塊被丟棄在地板上的積木。

連續躲避了幾波鯊魚精的追殺后,終於在穿過一片滿布機械人殘骸和零件的平原后。

地平線的盡頭一具只剩下一隻手臂的機械巨人殘骸,引起了艾麗塔的注意。

「我們去那兒!火翼星!」說著艾麗塔加大了油門,當先沖了過去。

等阿爾茜和火翼星緊隨她身後抵達殘骸下方時,只見自己的首領已經變形成了機械人形態,正仰頭注視著眼前即便是身死後依舊保持著站姿的機械巨人!

機械巨人剩下的右臂末端,手掌是由三根粗大的鉤爪組成。超過百米的身高,即便放在如今的賽博坦星球上,論體形也是為數極少的龐然大物般的存在。

從胸口尚未完全剝落的標記來看,他正是汽車人的一員!

艾麗塔注視這眼前的機械巨人,湛藍色的雙眼中滿是崇敬之餘,隱隱露出了一絲激動的神采。

「艾麗塔大姐,這大個子是誰?」火翼星注視著比自己幾乎大上十倍不止的機械巨人,忍不住好奇地問道。

「他是大力金剛,擎天柱最忠實的衛士。」

「如果大力金剛在這裡,這麼說擎天柱大哥很可能就在附近?」

「嗯!他就在這裡!我能感受到他的氣息!即便時間已經隔了很久,很久!」 仰頭注視著大力金剛彷彿山嶽般巍峨的身軀。直到良久,艾麗塔方才緩緩低下頭。

與此同時,她湛藍色的能量雙眼,目光中帶著對昔日的緬懷和對未來的憧憬落在了大力金剛身後不遠的一艘飛船殘骸上。

飛船大半個船身都被宇宙塵埃和太空垃圾所覆蓋。只有靠近船尾的一截暴露在地表。而僅僅是這看上去不足飛船五分之一的一小部分,長度就超過了1公里!

可想而知當初完好的時候,這艘船的體形是如何的龐大。

飛船微微翹起的尾部動力艙下,翻卷著因劇烈的撞擊而分離崩析的兩片尾翼。在船身頂部,雄偉的指揮塔依稀可見!

方舟號!

沒錯!是它!

大力金剛,這位至死也不願倒下的汽車人傳奇戰士守衛的正是擎天柱的指揮艦方舟號!

強壓下自己的激動,艾麗塔立刻變形做超跑,以自己最快的速度趕到了飛船近前!

就在艙門打開的瞬間!

見到微斜的船艙內大部分設施依舊保持著完整。艾麗塔眼中的一絲忐忑不安悄然散去。歷經悠久的歲月,看起來這裡並沒有被人打擾。

隨著距離指揮艙的大門越來越近。艾麗塔放緩了腳步。最終在門前停了下來。

原地猶豫了片刻。美麗的女氣車人首領伸手為密閉的大門輸送了一絲能量。

期待中,艙門向兩側緩緩滑開,下一秒,隨著視線落入艙內,艾麗塔的身軀不由變得僵硬!

寬闊的指揮艙正中,一位體型高大的機械巨人安靜地平躺在甲板上。他身上亮紅色的防鏽塗料依舊湛然如新。連接膝蓋和肘部的驅動軸承仍然散發著耀眼的銀白色金屬光澤。

眼前這位宛如安詳睡去的鋼鐵巨人正是汽車人歷史上最英勇的戰士,最偉大的領袖,同時也是她的戀人,擎天柱!

如果不是胸口能源核心的位置多了一個令人觸目驚心的傷口,以及頭部因能量消失而變得空洞的眼窩。恐怕在看到他的第一眼,艾麗塔依舊認為他還活著,此時不過是躺在修理平台上接受日常的保養和檢修。

「真的能夠復活他嗎?」艾麗塔口中喃喃輕語。

萬一失敗,不知要經過多久,自己才能再一次從絕望和悲痛中走出來。

「艾麗塔大姐!」

「噓,小聲點兒火翼星。」阿爾茜略帶責備地偏頭看了火翼星一眼。放緩了腳步走到了指揮艙前停了下來。

「天哪!擎天柱大哥!」

阿爾茜眼神中充滿無奈地搖了搖頭,抬腳跟著咋咋呼呼地火翼星走了進去。

「你們來的正好。我們立刻帶上擎天柱離開這裡!」艾麗塔轉過身,感激地看了阿爾茜一眼。偏頭對著火翼星說道。

「好的,艾麗塔大姐。如果一切如同那個人類說的那樣,恐怕我們得立刻出發。」

「嗯,希望一切還來得及。」

此時賽博坦星球上。

隨著第二處能量矩陣被陳君卓佔領。勝利的天平已經傾斜向了周啟所在的夢魘空間。

一旦周啟完成對南極金字塔的能量引導,本方取得第一階段勝利,幾乎已成定局!

還有15分鐘!

金字塔第五層大廳內,所有契約者的眼中都看到了勝利的希望!甚至包括在眾人面前幾乎被周啟打臉打成豬頭的趙孟嘯,嘴角也掛上了一絲不易察覺的笑意。

無論今後將面對怎樣的情況,至少所有人都暫時不會受到因任務失敗而被抹殺的威脅!

10分鐘!

每個人的心跳都不由自主地加快了幾分!

3分鐘!

大廳內的數百雙眼睛都死死地盯著周啟頭頂幾乎凝成了實質的紅光!開始期待空間提示聲的響起!

「頭兒加油!關鍵時候你可千萬別出什麼幺蛾子啊!」趙大明小眼睛睜得溜圓,揮舞著手臂興奮地發出大喊。他聲音剛一落下,卻發現周圍激動的人群突然一陣安靜。

胖子心虛地左右回頭一看,臉上肥肉不禁一陣狂顫。視野中,周圍儘是一雙雙不善的目光。

「我說,那啥……」

「死胖子閉嘴啊!」

還沒等他開口解釋,隨著夏若冰的一聲咆哮,一頓仙人掌,太平腳鋪天蓋地而下,轉眼就將他淹沒。

就在這時!

「轟隆」一聲!

隨著耳中傳來一聲天崩地裂般的巨響!大廳全由鋼鐵鋪就的地面發出一陣劇烈的搖晃!緊接著自大廳頂部,無數巨大的鐵塊從天而降。

俗話說好的不靈壞的靈。

眾人原本帶著幾分玩鬧的心情藉機舒緩心中的緊張。卻沒想到死胖子的烏鴉鐵嘴再次顯靈,竟然一語成讖!距離勝利只有短短不到3分鐘的時間,真的鬧出了幺蛾子!

接連不斷的轟鳴,帶來無比劇烈的震顫!

萬古第一殺神 「不好!這金字塔要塌!」

「什麼狀況!這麼大的金字塔怎麼會塌?這特么賽博坦也有豆腐渣工程?!」

然而不斷從頭頂落下的一塊塊巨大的鐵塊卻證明,金字塔的塌陷幾乎是註定的!

「落璃姑娘,情況恐怕不妙!」黃月英目露焦急,偏頭看了一眼仍在進行能量引導的周啟,急忙對緊隨在身邊的落璃說道。

「有本宮在此,月英姑娘勿要驚慌。」

說著落璃沖黃月英微一點頭騰身飛上了半空。隨手一指,月門再現!

「不想死的都給本宮進去哈!」

「警告!任務坐標遭到破壞,空間法則注入失敗!」

就在一眾契約者依言進入崑崙鏡投影的瞬間,腦海中突然響起了來自空間的提示!

與此同時,隨著地面一陣宛如十級地震般的劇烈晃動。正閉目引導能量的周啟猛然睜開了雙眼!二話不說縱身躍起將火種碎片一把抓在了手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