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人,是神殿的人吧?」她問道。

「紅衣主教。」白衣說道。

剛說完,所有的貴女們一起在坐席上行禮:「見過紅衣主教!」

皇帝以這時候登場了。眾多嬪妃們跟隨在身後。

這種排場……讓墨兮媛隱約有了不祥的感覺。

在最初的旨意上,並沒有提及,神殿居然也派人來了!

墨兮媛說道:「這位主教不是上次的那位。」

白衣沒理睬她,這就印證了墨兮媛心裡的擔憂。

紅衣主教只向皇帝躬了躬身,就坐下了。

這位紅衣主教,看上去也不過三十歲左右。

紅色的眼瞳,銀色的長發,即使在陽光下,也閃爍冷光。

「你認識他嗎?「墨兮媛問道。

「認識。「白衣懶懶地回答,「第二紅衣主教,飛雷。」

「你覺得在這種場合,突然看到他,正常嗎?」墨兮媛問道。

白衣哼地悶笑了一聲:「聰明。只要是飛雷出現的地方,總會有正常變成不正常。」

墨兮媛的手,抽搐了一下。

好狠。

難道墨嬌玉,早就知道了,今天會有意外的「驚喜」?

對了。墨嬌玉的舅舅,是當朝的左相。

跟墨嬌玉的娘,雖然不是一個媽生的,但墨嬌玉已經是太子側妃的人選了,左相怎能視而不管。

墨兮媛看了一眼淑女首席的蘇千金,正用含情脈脈的眼神,看著太子。墨兮媛心裡暗嘆:蘇大千金,你其實是個繡花枕頭。 墨兮媛看了一眼淑女首席的蘇千金,正用含情脈脈的眼神,看著太子。墨兮媛心裡暗嘆:蘇大千金,你其實是個繡花枕頭。

這時候,寂靜的,只聽到鳥鳴風語的太液池邊,太監開始說話了:「今日賞花盛會,教廷也派人前來祝賀。神花開放,乃天下祥瑞。眾位都是侯門千金,可各展才藝,為賞花宴助興!」

說著,那太監向後退了三步。宮內一群美人,舞袖飄搖,冉冉從一片紫色絲綢的障壁后飄出,到了眾人面前。

這些美人身穿白色舞裙,只有領舞的那名美人,穿著淺紅的舞裙,頭戴寶石鳳冠,在眾多舞姬中若飛若舉。

飄飛的舞袖,迷離的衣裙,環佩叮噹,更趁著太液池邊綠樹紅花,猶如仙女降落凡塵。

淑女中,傳出一片讚歎之聲。

不但舞姿極美,而且,更難得的是,這些女子,竟無一例外,全部都是絕世姿容。


不過,墨兮媛總感覺,這些美麗的妙齡少女,都有一個特徵。

面目中,有某些相像的地方,或者說氣質。

果然,等一舞結束,玉妃蘭月玉輕盈地站起。

她今天,穿一身月蘭色絲綢群袍,更襯托得肌膚如玉,外面套一層輕紗,裙袍上碎花纏枝隱約可見。

即使在這些絕色妙齡女子面前,玉妃依舊是無人可比的美人!

墨兮媛不知不覺地嘆了口氣。

「羨慕了?」白衣突然問道。

墨兮媛一手支著臉腮,天下沒有不愛美麗的女人啊。

她當然羨慕。

不過,眼下,如果她擁有美麗,除了麻煩之外,什麼都不會帶來。

就如她上一世,一樣……

墨兮媛正在明媚憂傷,玉妃清柔地說道:「這是臣妾,從蘭月一族擇來的秀女,以臣妾的眼光,看著還算過得去。「

皇帝笑著說道:「愛妃絕色無雙,愛妃眼中『過得去』的,已經是千里挑一的美人了。」

旁邊還陪侍的文武百官,早就看得兩眼發直了。

墨兮媛卻更覺得事情危機。

玉妃為什麼要進獻這麼多美人?

看起來,也不像獻給皇帝的。

皇后在皇帝身邊,笑得有些僵硬。

而太子則一直在向這邊張望,估計又在尋找墨兮媛了。

蘭月族獻舞結束,接下來,輪到各位千金們表演。

墨兮媛再次縮了縮,她認定,這一次,最好不要指望有天上掉餡餅的好事。

正在想著,看到那位夏千雲小姐,激動地紅著小臉,準備上台獻舞了。

墨兮媛眼珠一轉,腳下故意一扳。

夏千雲走得太急,哎呀一聲,栽倒在地上,頭髮都摔亂了。

墨兮媛忍住笑,站起身,趕緊扶起夏千雲,說道:「夏小姐,得罪了。」

夏千雲疼得直抽氣,旁邊有人已經涼冰冰地說道:「醜八怪,你是看不得夏小姐比你風光吧?腳下故意使絆子。」

夏千雲驚訝地看了墨兮媛一眼。墨兮媛故意做出羞愧的樣子:「對不起……我不是故意要這樣做的……夏小姐,你要理解我……」 夏千雲驚訝地看了墨兮媛一眼。墨兮媛故意做出羞愧的樣子:「對不起……我不是故意要這樣做的……夏小姐,你要理解我……」

靠。這種事要是能理解,那夏小姐的智商該高達250了。

「千雲妹妹,」夏大小姐冷冷的聲音,帶著幾分幸災樂禍,「我早就說過看,別跟這種野人來往。你看看你,簡直丟盡了夏家的臉!」

夏千雲被訓斥得含著兩眼淚珠。

夏大小姐卻說道:「行了,你在這裡等著。我去獻上我做的吉祥如意結子。」說著,腰肢一扭,徑自走了。

身邊的幾位千金,都向墨兮媛投去鄙視的眼光。

墨嬰寧恐懼地拉著墨兮媛的手,說道:「五妹妹,這……我們換個地方坐?」

墨兮媛冷笑一聲,說道:「四姐姐,沒關係的。」

墨彩靈今日換了一身淡綠色裙子,從背後看上去,倒也秀雅。

只是一回頭,那張永遠發射這凶光的臉龐,怎麼看怎麼讓人堵得慌。


墨彩靈正要說話,墨兮媛問道:「大姐姐,二姐姐哪裡去了?這麼好的機會,可不能讓二姐姐給錯過去了。」

墨彩靈哼了一聲,沒說話。不過表情全寫在臉上:少了一個,就少了一個競爭對手。

墨兮媛眯了一下眼睛,再問:「大姐姐,三姐姐今次,為什麼不來?」

墨彩靈翻了一下眼皮,說道:「她來不來,你都上不了選。」

墨兮媛暗笑。她怎麼能讓墨若琳逃脫?

不管活的死的,都要把墨若琳給撈回來才行!

借口更衣,墨兮媛溜出了席位。

兩邊的貴女們,厭惡地給她讓開道路,彷彿她是一坨翔,誰挨上臭誰。

墨兮媛相信,既然安國侯世子讓墨若琳把墨嬰寧帶到梨花林里,那麼,墨若琳本人,應該也就在附近。

她回到梨花林,林內一片寂靜。

「你找你那個二姐?」白衣突然說道,「在假山的方向。」


墨兮媛問道:「白衣,你不催我去摘金蓮了?」

白衣冷淡地說道:『現在不行。「

說完,就又一次不吭聲了。

墨兮媛向湖邊的假山走去,果然,她在一處花叢中,看到一條粉紅的絲帶。

那是墨若琳身上的絲帶。

似乎,她聽到了劇烈的喘息聲!

墨兮媛眉頭微微一皺,有些好笑。

這個墨若琳,真是奇葩。

她故意揚開聲音:「二姐姐!」

梨花林內,沒有一個人,墨兮媛這聲呼喊,顯得格外刺耳。

沒一會兒,呼呼啦啦地,墨若琳出現了。

墨兮媛微微眯著眼睛,欣賞著墨若琳的樣子。

墨若琳頭上的釵子歪了,衣服也散了。

滿臉通紅,脖子上還有幾道紅色的痕迹。

走到墨兮媛面前,墨若琳怒喝:「你瞎咋呼什麼?這可是皇宮!「

墨兮媛不緊不慢地說道:「對不住,嚇著二姐姐了。我不知道二姐姐膽子這麼小的。「在皇宮裡偷男人,膽子小才怪!

墨若琳聽著墨兮媛似乎話裡有話,心裡一驚,追上去問道:「墨兮媛,你知道什麼?「 墨若琳聽著墨兮媛似乎話裡有話,心裡一驚,追上去問道:「墨兮媛,你知道什麼?「

墨兮媛卻又似乎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只是一派天真說道:「二姐姐,太液池的賞花宴已經開始了。各位皇子,各位名門公子都齊聚在湖邊。二姐姐若是缺席,可是有些失禮的。「

墨若琳一怔,墨兮媛趁她發獃的檔口,揚長而去。

跟墨若琳在一起的男人,到底是誰呢?

墨若琳的臉都那樣了,居然還有人要她。這人的口味,還真不一般的重啊。不過,由此可見,此男人不在意墨若琳毀容,必然是因為,他有能力給墨若琳治好臉上的鞭傷。


此人到底是誰呢?

回到宴席上,剛剛坐定,蘇貴妃突然說道:「玉妹妹,聽說,禮皇兒也定了親事了。「

軒轅禮坐在皇子席中,聞言,臉孔頓時冷下來。

太子卻仰起頭,想說什麼,齊王在下,狠狠地踩了他一腳,太子無力地低下頭來。

玉貴妃淡淡地說道:「有老姐姐相問。禮兒的未來王妃,是墨家堡的五小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