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你可得好好加油,只要你能進入金丹境,我們蘇家未來就是你的。」蘇玉笑著說道,眼中也滿是鼓勵。

解決了馬賊一夥,秦毅回來的時候迎著眾人火熱的目光。

「秦毅大哥威武!」蘇少風遠遠的便叫道。

「切,出風頭比誰都厲害,本小姐出手也能做到!哼!」巫巴氣呼呼的說道,有些心痒痒。

那些護衛看向秦毅的目光都有些敬畏,強者不管走到哪裡,都是受人待見與尊重的。

李伯也走了過來。

「閣下救了我們蘇家一行感激不盡。」李伯抱了抱拳,「不過,閣下在此還是離開吧,我們蘇家擔待不起你。」

「小東,分出一輛馬車給他。」李伯回頭對那駕車的馬夫說道。

他這話出口,所有人的面色都是不自覺的一變。

秦毅救了他們所有人,李伯居然這個時候要趕走他們兩?

「李伯,你這是什麼意思?」沒等秦毅開口,蘇玉便忍不住沖了上來,臉上有慍色浮現,顯然是生氣了。

「大小姐,人心叵測,這條路我們走了無數遍都沒事,偏偏他們跟著就出事了,而且直接找上了小姐跟少爺,這其中玄妙不可謂不大,我不能冒險讓他們繼續跟著。」李伯淡淡說道,這一次他的態度非常強硬,似乎連大小姐的面子都不給了,總得來說他李伯才是這一次行程的總負責人,大小姐只是跟著,總得決策還是在他這裡,這也是李伯在蘇家二十幾年所能擁有的一些基本權力。

「你是說,我想害死你們對嗎?一個人可以愚蠢到這種境界,也是難得。」秦毅聽到這種玩笑似的話,真的是情不自禁笑了。 「閣下心中所想,那就不是我等能夠知道的了,我只知道現在你需要離開。」那李伯態度很是強硬,不容置疑說道。

「呵呵,我想殺死你們,不過是意念之間的事情。」秦毅實在是無法理解這人的腦迴路。

如果秦毅想要害死他們,剛剛只要不出手就行了,那金丹境界的馬賊首領就足夠殺了他們所有人,不管是蘇玉還是蘇家這些護衛都不是對手。

可能是他們根本沒有預料到來皇城的路上,在這礦山區域居然能夠碰到馬賊或者是別的原因,根本就沒有帶著實力強橫的蘇家守衛。

他們蘇家也是有著不少金丹高手的。

「李伯,你過分了,秦毅實力強大,而且根本不會有那種心思,他是第一次來皇城,更是第一次接觸我們蘇家。」蘇玉走了上來,面露慍怒之色。

「李伯,你是不是太過疑神疑鬼了?」

「是啊李伯,有秦毅大哥在,我們就算再碰到馬賊也不會懼怕,他實在是太強了!」那蘇少風也是連忙走了過來。

「小少爺,小姐,你們接觸世事太少,不懂人心險惡,或許人家想法根本就不是殺掉我們,而是利用這種苦肉計更加深入的接觸小姐或者是少爺,畢竟少爺現在被皇室人看中將要進入皇家御林學府,未來能夠為皇家效力,地位顯赫,而小姐又是千金之軀,難保不會有人有非分之想。」李伯苦口婆心的說道。

「喂,老不死的,你放什麼屁呢,信不信本小姐一口大火燒死你!」巫巴都看不下去了,雙手叉著腰對著李伯怒目而視,她本能的厭惡,厭惡這種心胸狹隘的小人,以小心之人去看待他們這些本就沒有那種想法的人。

這種人的內心可能本就是骯髒的,若不是看在蘇玉跟小毅毅是朋友,還是同門師姐的份上,這老傢伙她真能一口大火給燒死。

「呵呵,我一把老骨頭你們要殺便殺,我必須保證小姐跟少爺的安全,必須保證蘇家的未來,這才是重中之重。」李伯絲毫不為所動。

「李伯!」蘇玉聲音陡然高了幾度,這種狀態的李伯她當真不能理解,以前的李伯似乎並不會這麼強硬,態度如此的惡劣,不管對誰都是十分溫善的。

「算了,我們自己走吧,一輛馬車就不用了,一匹馬足夠,就當是我救你們一次的報酬。」秦毅擺了擺手。

說著上去拉著巫巴便上了那匹馬,後面的馬車直接被秦毅一刀斷了去。

望著洒然離開的秦毅,蘇玉心中有著濃烈的複雜之色跟自責悔恨,她覺得自己應該態度強硬一些,挽留秦毅下來,秦毅的力量是有目共睹的,而且這次的情況完全是秦毅幫忙才能化險為夷,他們這裡所有人加起來都不是那個金丹境高手的對手。

而就在這種情況下,李伯居然以懷疑的態度將他趕走,甚至是以近乎污衊的語言,換作是誰誰也受不了,秦毅一怒之下直接離開也是人之常情。

只是蘇玉覺得很難受而已。

她跟秦毅本來關係還算不錯,雖然不是至交,可在雲清宗之中,能夠跟秦毅說上話的也就那麼幾個,蘇玉肯定是其中一個。

重生之牡丹 若是因此秦毅跟她疏遠或者是產生了什麼誤會,她會憎恨李伯一輩子。

「李伯,你太讓我失望了,這件事回去了以後我會如實稟報爺爺,好好問問爺爺有沒有說那些話。」蘇玉淡淡說道。

「我這都是為了小姐跟少爺好,小姐若是覺得家奴心有不軌之意,老奴死在這裡就是,只是以後無法再照顧小姐跟小少爺,老奴心有不甘!」李伯有些痛心的說道。

「李伯……」蘇少風眉頭一皺。

「李伯,蘇小姐,何必為了一個外人鬧矛盾?說到底李伯咱們才是一家人啊。」旁邊一胖胖青年擠著笑臉說道。

蘇玉輕哼了一聲,終究是沒有再說話,畢竟現在去追回秦毅也不現實,他們兩人恐怕早就走遠了。

……

「小毅毅,我說你知道去皇城中心的路嗎?」坐在秦毅前面,整個身體都靠在秦毅身上,巫巴不禁有些臉色發燙,好在秦毅沒有刻意佔她便宜,倒是讓她好受不過。

不過也微微有些失落,難道是因為自己長的不好看?不入他的眼睛?

不得不說女人是一種奇怪的生物,這個時候秦毅占她便宜毫無疑問的會讓巫巴心中印象變差,甚至回頭給他一頓暴揍,可沒有佔便宜吧,也會不高興,會懷疑自己的魅力,更加會懷疑這個男人的性取向。

……

秦毅搖了搖頭,很誠實的說道:「不知道。」

「不過人家既然不歡迎,總不能死皮賴臉的待在那裡吧?」秦毅笑著說道。

「也是,只是現在我們應該往哪走呢?」 如意事 巫巴有些懶懶的背靠在秦毅胸口,百無聊賴的問道。

「我們來時是沿著這條路一直向北走到,不改變路線的話即便是最後偏離了,也不會偏離太遠吧?若是沿途遇到了人可以問問。」秦毅說道,隨即他策馬狂奔,很快就跟蘇玉他們的車隊拉開了距離。

「哼,那群人,就該讓他們再碰到一次馬賊,那時候我就該躲在旁邊偷笑了。」巫巴有些壞壞的想想。

「你還真是睚眥必報。」秦毅不禁翻了個白眼。

說到底只是錯在那個老頭而已,其他人應該都是無辜的,至少蘇玉跟蘇少風應該是並不想自己離開,秦毅從頭到尾也只是想教訓教訓那個老頭,而不是其他人,若是再遇到一批馬賊,那些人也只是被那個老頭害死的。

「切,活在世上憑什麼要我受委屈呀?那些讓我受委屈的就該死,自私點怎麼了?每個人不都是為自己而活嗎?否則修鍊幹什麼?變強幹什麼?自討苦吃咯?切。」

「這是母上大人教給我的,她說了,以後若是碰到有人欺負我,直接殺了就好了,母上大人跟父親會給我撐腰。」巫巴理所當然的說道。

說的秦毅竟然無法反對……是啊,人本就是自私的,所作所為不外乎都是為了自己罷了,沒有人可以無私到為一個不怎麼相干的人委屈自己奉獻自己甚至是犧牲自己。

只不過,巫巴並沒有能夠做到她自己嘴中說到的那樣,說明她本性還是善良,並不能夠動輒殺人什麼的。

「女孩子還是要矜持一些,殺人放火那些事情是男人做的。」秦毅乾笑著。

「那以後小毅毅你幫我殺人放火唄?那我就不用動手了。」忽然巫巴朝後揚起了頭,秦毅一低頭兩人距離不過毫釐,互相能夠聞到那強烈的鼻息,霎時間兩人臉色都通紅了起來,秦毅一個不穩致使這雙角異獸馬猛地竄了出去,巫巴也瞬間坐直了身子,趕緊靠近了秦毅,唯恐被摔下去。

待到秦毅用力一拉,停下異獸馬的時候,才舒了口氣。

「丫頭,會出事的!」秦毅瞪了他一眼。

「要叫老大……」巫巴雖然心虛,可還是不忘糾正秦毅。

「好好好,真是服了你了,以後提前知會一下,免得我沒有心理準備被你嚇一跳。」秦毅想到剛剛那一幕,心中不免還是有些旖旎。

這小妞不會對他有意思吧?

「想的美,沒有下次了。」巫巴直接給秦毅潑了盆冷水。

秦毅無奈的聳了聳肩,正欲再次駕馬前行,忽然一陣激烈的馬蹄聲從對向位置傳了過來,秦毅心中一喜,正準備攔下人來問問路,卻忽然被對方裝束一驚。

「馬賊?跟之前那批裝束居然一樣,難不成也是沖著蘇玉他們過去的?」 秦毅心中下意識的想到了這一點,這兩批馬賊明顯是同一勢力的存在,不管是渾身散發出來的氣勢還是裝束等等,皆是類似。

最主要他們去的這條路,不就正是秦毅他們兩過來的路么?不就正是去找蘇玉他們的路嗎?

「不會我的嘴巴這麼靈了吧?還真又有馬賊去找他們了?」巫巴捂著小嘴,感覺有些不可思議。

「那就是烏鴉嘴……」

秦毅趕忙將異種馬掉了個頭,追著那些馬賊沖了過去。

「小毅毅,你這是打算回去救他們嗎?明明那個老頭說了那麼讓人生氣的話。」巫巴問道。

「可蘇玉他們是無辜的啊,而且她算是我同門師姐,宗門中跟我關係還不錯,我總不能見死不救。」秦毅淡淡說道。

忽然秦毅發現了一個問題,這些馬賊直接是朝著一個方向奔去的,就像是提前已經知道了蘇玉他們在哪了一樣,這就有點奇怪了啊?

蘇玉他們早就有所準備,身上帶著屏蔽神念感知的法器,而且按道理說,馬賊們劫掠東西也不可能是鎖定目標去劫掠啊?這不是隨緣的嗎?

這分明是一次有組織有目的一次行動。

得到了這個結論,忽然間秦毅心中就像是有一盞明燈被打開了一樣,一個莫名的猜測冒了出來。

想到這一點,秦毅加快了速度,緊緊跟在能夠保證不跟丟那些馬賊的安全距離之外。

果不其然,一刻鐘之後真的跟蘇玉所在的那個馬車隊伍碰上了。

而這些馬賊似乎是絲毫沒有意外的意思,直接嚴陣有序的圍住了蘇玉他們那支車隊。

李伯趕忙的下了馬。

「你們是什麼人?居然敢攔我們蘇家的路!」

還沒等對方問話,李伯直接是自報家門,妄圖將這些人嚇跑。

「嘿?蘇家?好厲害的家族,嚇死我了!」領頭之人冷笑連連,目光朝著車隊之中射去。

蘇玉蘇少風以及一眾蘇家的護衛隨後連忙下車。

「又是馬賊?怎麼回事?」蘇玉整顆心都沉到了谷底,上一次碰到馬賊可是有秦毅在這裡,那些馬賊根本就是烏合之眾,可現在秦毅已經被李伯給趕走了。

然而沒有人告訴她怎麼回事,那些馬賊二話不說就殺來了。

迎面的那些蘇家護衛在龐大的力量面前迎接他們的就是一面倒的屠殺,不到十幾秒時間幾乎都倒了下去。

「李伯,你趕走了秦毅,現在你告訴我怎麼辦!」蘇玉死死的咬著牙。

「我怎麼知道又會遇到馬賊?說不定就是那小子招來的。」李伯無奈的攤了攤手,此時此刻的他不知道為什麼會這般的鎮定,鎮定的有些不可思議。

只是慌亂緊張之中的蘇玉哪裡會注意到李伯這種細弱的表情變化,她已經被眼前的僵局給嚇住了。

幾名護衛繞過李伯直接朝著蘇玉蘇少風殺來,根本不像是所謂的劫財劫色,而是要把他們直接扼殺在這個地方。

蘇玉拿出長槍拚命守在蘇少風面前,拚死抵抗,不過分毫時間便被四面八方而來的幾乎同境界的高手給傷到了身體,盪開那些攻擊之後身體已經開始不支了,面對這些人,她根本是束手無策。

「死吧,蘇家的小姐公子,哈哈哈!」

一道刀影覆蓋下來,不過正巧在這時,一道劍影卻是將那刀影挑飛,連帶著長刀都飛出去幾十米遠,橫插在地上。

「誰!」丟了長刀的馬賊一愣,眼睛瞬間鎖定了蘇玉身前出現的一人。

「死!」

劍光橫過,人頭滾滾。

秦毅提著長刀,一步一殺,十米之內瞬間被清空。

「給我弄死他!」馬賊首領並不知道秦毅的力量,他手下還有的十多名馬賊高手將秦毅死死圍住。

「不自量力!」

秦毅反手一抽,環形劍影瞬間切割,十多人都被攔腰斬斷,場面血腥無比。

然而蘇玉卻在瞬間狂喜。

一分鐘左右的時間,所有馬賊只剩一個頭子還存在此處。

「秦毅!」蘇玉面色激動的站了起來,面對秦毅她是又驚喜又愧疚,完全不知道如何表達自己的情緒。

「該死的,你怎麼又回來了!你在跟蹤我們?」李伯直接沖了過來,語氣中帶著憤怒與指責。

「閉嘴!」蘇玉怒目盯著李伯。

「小……小姐,災難肯定是他帶來的,怎麼會接連兩次都出現了馬賊,這太不符合常理了!」李伯十分肯定的說道。

「你可真會放屁啊。」巫巴咬著牙,她看了秦毅一眼,似乎秦毅點頭她就會一把火燒死這個糟老頭子。

「呵呵,我也覺得很奇怪,為什麼會接連出現兩批同樣裝束的馬賊,蘇玉,想必你也很奇怪吧?」秦毅笑著轉頭看了蘇玉一眼。

「恩?」秦毅不提醒她還真沒有注意到這一點,現在她忽然腦中靈光一閃,想了想還真是這樣,而且前後兩批出現的時間間隔不到半個時辰。

「而且這些馬賊只殺人不搶財不搶色,這就更奇怪了,李伯,你說是嗎?」秦毅面色戲謔的盯著李伯。

「你在說什麼?我聽不懂!」李伯面色一沉,憤怒的盯著秦毅。

「聽不懂?那好,那麼我問你,為什麼這些馬賊只攻擊殺死蘇家護衛馬夫、直接就沖著蘇玉跟蘇少風來了,而偏偏就忽視了你這個老人呢?你要說馬賊都有愛護老人的習慣那麼我想我無言以對。」秦毅笑了。

而聽到秦毅這話,李伯的臉色猛然就變了,他瞪著眼珠子死死的盯著秦毅,一下子就跳了起來。

「你是在懷疑我勾結馬賊陷害我們蘇家小姐跟少爺嗎?你好歹毒的心,我看著蘇玉跟少風長大,他們就是我的孩子,我寧願自己死也不想他們出事,你居然如此陷我於不忠不義,你有什麼企圖?」

「小姐,少爺,我在蘇家二十多年,沒有功勞也有苦勞,一步步看著你們長大,若是你們也這麼懷疑我,我一死又有何妨?你殺了我吧,清者自清!」李伯一副慷慨赴義的樣子。

這老傢伙著實是個高手,這個時候還在打感情牌,換作一般人早就心軟了,畢竟想了想也確實不可能,李伯是蘇家的老管家了,怎麼可能做出那種事情?就連蘇玉跟蘇少風都肯定不信。

可仔細想想,還真是疑點重重,這兩批馬賊都沒有傷害過李伯,甚至於連意圖都沒有,按道理說這樣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老者,順手也就宰了。

「秦毅……是不是有什麼誤會……」

蘇玉有些不願或者說……不敢去相信。

「是啊秦毅大哥,李伯在我們家已經很多年了,應該不會的。」 豪門罪媳 蘇少風面色蒼白。

聽到這話,李伯才露出欣慰的笑容。

「誤會么?」秦毅笑了笑。

「我起初跟你們一起的時候,這人就不怎麼願意,之後遇到馬賊,看我出手鎮殺所有馬賊之後立刻將我趕了出去,唯恐我還在隊伍中多待一刻,因為什麼?因為我能輕易收拾了那些馬賊,因為我能保你們二人安全無憂。」

「而他,明顯不想看到這一幕。」

秦毅看向李伯,後者臉上全是鐵青之色。

「你是不是還想說我一派胡言?或者是你聽不懂我在說什麼?」

「沒錯,我還真聽不懂你這賊子口中的一派胡言。」 半歡半愛 李伯陰寒著臉。

「是啊,裝睡的人又怎麼能叫醒呢?所以我沒有殺他。」秦毅指著不遠處已經伺機逃走的馬賊頭子,他殺了所有人,唯獨留下了他。

隨著秦毅的目光,幾人都瞬間看向了那馬賊頭子,他們並不知道秦毅要幹什麼。 就連那馬賊頭子都是一愣。

這小子典型的不把他當人啊,難道他就覺得自己是待宰的魚肉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