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你說說看,這人又在哪裡吞噬人的精血了?」

吳道子卻是搖頭:「還沒有,只是我們獅心會的兄弟們最近在學校一處隱蔽場所發現了另一張嗜血符,想必那妖人就要再次出手了。」

林飛略微沉思,點頭道:「那好,這次務必布下天羅地,將這個妖人給制服。」

這時林飛看向吳道子,拍了拍他的肩膀似笑非笑道:「你不是號稱符聖嗎,這次給我們獅心會的兄弟們露一手,若是抓住了妖人我給你記頭號功勞。」

聽了林飛的話,吳道子急忙擺手,苦笑不已。

「會長你可別這麼說,我都是小打小鬧,符聖實在不敢當,而且抓捕妖人為名除害也是我應該做的,功勞什麼的都無所謂。」

這時他又面露難色道:「只是我擔心這妖人法力好強,到時候我們要是制服不了恐怕就危險了。」

林飛也是點頭,隨後道:「你們行動前一定要通知我,我知道一些對付妖人的特殊方法,有我在想必勝算會高不少。」

「那這樣就有勞會長了。」

吳道子也是滿臉感激。

等吳道子離開后林飛一人坐在大廳的辦公椅上低頭沉思。

事到如今,諸多謎團開始付出水面,在林飛看來,京城大學近日發生的一連串怪事,包括流浪動物攜帶病毒、妖人施展噬血符吞噬精血、孔有德突發腦梗、陳建國的異常,甚至連幾十年前震驚國內的一樁樁一件件名醫遇害案件,這些事情間或許都有著一絲聯繫。

若是能夠發現這一絲聯繫,整個案件或許都會取得突破性的進展。

林飛能夠預感到暴雨將至,整個京城大學都處在山雨欲來的前奏中。

在未來定會有一場腥風血雨到來。

正在他沉思之時,眼前景象忽然變換,下一秒林飛就又來到了當初初次見到小童的那個山谷。

「徒兒,你來了。」

林飛一抬眼就看到小童一臉嚴肅地盤膝坐在山谷外的一座大石頭上。

雖然此刻小童周身靈氣氤氳,看起來有幾分得道高人的風範。

但畢竟表面上還是一個唇白齒紅的小孩兒,因此看到他這麼嚴肅的模樣林飛還是忍不住想笑。

這時小童猛地睜開眼睛,眼中發出一道刺目的金光,頓時晃得林飛睜不開眼。

「卧槽,師傅這是要發功了?」林飛心中忍不住猜測。

不過表面上他還是恭敬道:「師傅找我何事?」

經過這麼長時間相處,林飛也算搞清楚了這傢伙的尿性,平時不是緊急時刻根本不會露面,就算到了危急時刻也大多時候只提醒一兩句話,助自己度過難關后就再次銷聲匿跡。

不過正因為這樣林飛才對小童的話深信不疑,今天他突然把自己召喚到這裡,想必又要發生什麼要緊的事了。

「林飛,你今日我找你主要是有兩件事,同樣也是再來度你一次。」

聽了這話林飛忍不住腹誹。

度我?

怎麼聽都像是要把自己變成和尚,跟他一起脫離苦海啊。

不過經過剛才小童發功,林飛也不敢怠慢,恭敬道:「師傅請指示。」

一世護紅裝 小童看向林飛,忍不住點了點頭。

「不錯,這些日子你成長了不少,雖然還沒有達到我的標準,總算沒有讓我太失望。」

聽了這話林飛差點兒忍不住翻白眼,自己雖然不算天賦異稟,但怎麼也是沒日沒夜修鍊。這才有了初步成果,沒想到在這傢伙眼裡卻還是不入流。

「如今你已經是望氣術十層了吧?」

小童忽然說道,林飛心中一突,難不成他找自己其中一件事就是這?

「沒錯,師傅。」

林飛剛想感慨小童眼力准,又忽然想到這傢伙一直待在自己體內,要是連這點兒眼力見兒都沒那還像話嗎?

於是林飛心中的這點兒經敬畏也就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聽到林飛回答,小童點了點頭。

「我記得以前和你說過,俗世修鍊之法共分為望氣、運氣、化氣三境,望氣是踏入修鍊界的第一步,一定要打牢基礎,日後才有可能更進一步。」

見到林飛不語,隨後他又補充道:「如今你身處望氣境十層,即將踏入運氣境,這一境界也稱化境,一般來說身處化境之人便可不再守這這片天地的束縛,也只有這樣才能算是一個真正的強者。」

本章完 「卧槽,這麼說我即將變成一個特別牛逼的人物?」

聽到這林飛不由得眼睛放光,什麼叫做不再受這片天地間的束縛,那不就是神話裡面的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的神仙嗎?

「你若真以為修真有這麼簡單,恐怕到頭來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愛入膏肓 就在林飛興奮的時候,小童一番話卻猶如一盆涼水當頭澆下。

「師傅這是什麼意思?」

小童故作高深道:「你最近是不是老覺得修為難以寸進,無論怎麼努力都沒有用?」

「是啊,你怎麼知道?」

林飛一臉驚訝,不過隨後一想自己這話的確有些多餘了,這傢伙整天躲在自己是」身體里,估計和自己肚子里的蛔蟲也差不多了,知道這些事情也是理所當然。

「那是因為你達到了修為的瓶頸,若想突破除了一些契機之外還需要天地靈物為你的突破保駕護航。」

聽了這話林飛只覺得天方夜譚,以前自己修鍊與突破也沒有這麼麻煩,沒想到隨著境界的提升竟然變化了這麼多。

不過這也難怪,想想自己每突破一介所獲得的能力都越來越強大,所謂付出和收穫成正比,想要變得更強,只有付出更多努力。

「師傅你就說我該怎麼辦吧。」

林飛看著小童,開門見山地說道,看這架勢就是讓他上刀山下油鍋都在所不辭。

「算你小子還算開竅,你先去尋找一種名叫玄天果的靈藥,隨後再尋找一處靈氣充裕的地方閉關,三個月後估計就能突破到化境,到時這世間就沒幾人能是你的對手了。」

小童白了林飛一眼,隨後一臉輕鬆地說著。

「等等,玄天果是什麼玩意兒,你不會連點兒提示都沒有就讓我滿世界去找吧,這不是大海撈針嗎?」

林飛聽明白之後急忙問道。

「這我就不能告訴你了,我只能肯定地告訴你,在我前段時間出去遊歷的時候曾在一個地方見過玄天果,估計這顆玄天果也是這世上最後一顆玄天果了。」

聽了這話林飛不由得哭著臉。

「您老出去玩兒就不能順手幫我把東西帶回來,這樣也免了你的寶貝徒弟滿世界亂跑去瞎找了。」

「我本來我想這麼做的,最後想了想還是你親自去取,也能算作一種歷練。」

小童似笑非笑地說著,臉上奸詐的表情與他這七八歲的外貌根本不符。

林飛也拿這個奇葩師傅沒辦法,忽然他眼前一亮,像是發現了新大陸一樣說道:「師傅難道非這玄天果不可,比如用次點兒的靈藥代替,反正只要突破不就行了。」

誰知小童臉色卻忽然冷漠起來,看向林飛的眼神有著寒意。

「你就這點兒出息嗎?並非玄天果不可,只是若是你能藉助這種頂級靈物突破,日後的成就會更大,換成普通靈物你只能落得泯然眾人矣的下場。」

「我的徒弟自然不能是庸才,你要是不願意吃苦就不要選擇這條路,現在後悔還來得及,我允許你去做一個平凡之人。」

看著小童嚴肅的神情,林飛也是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他急忙鄭重道:「剛才是徒弟不明白其中道理,現在明白了自然不會再這麼想,師傅放心我林飛不是那種貪生怕死之輩,這玄天果我一定會找到。」

小童神色稍緩,淡淡道:「你能這麼想最好,另外還有一件事,你需要小心。」

林飛豎起耳朵,生怕聽漏一個字。

「由於你肆無忌憚地使用異於常人的能力,現在已經被京城的某位高人盯上了。」

「這位高人是何方神聖?」

林飛有些不解,自己行事已經很低調了,怎麼還會得罪人。

「我記得以前和你說過,若是有心懷不軌的修士在人間為非作歹,就會有專門的高人出手將其剿滅,所以現在你被盯上了。」

小童眼睛直勾勾地盯著林飛,看得他心中一陣發毛。

「卧槽,我捫心自問沒幹過一件虧心缺德事兒,那麼多邪惡修士他不管偏偏盯著我,老子招他惹他了?這人一定是嫉妒我年輕有為,比他長得帥,所以才對我心存不難。」

林飛忍不住爆粗口,罵罵咧咧說著。

「不管是什麼原因,總之現在你已經被他盯上,若不及早應對恐怕還真會脫層皮。」

見小童說的這麼嚇人,林飛也是有些擔心了。

畢竟平時他的對手都是一些普通壞人,現在這位高人既然是通道眾人,而且實力肯定比自己強,所以還真得要小心了。

「師傅這人是什麼境界,不會是化境中後期吧,那樣你的寶貝徒弟豈不是要死翹翹了?」

「這倒不至於,我說過到了化境這世上也沒有幾個人能是你的對手,當然前提是你藉助玄天果突破。不過這人的確比你高上一個境界,他是初入化境,但饒是如此也足夠你喝一壺了。」

「啊,還真是化境,我的命怎麼這麼苦。」

林飛差點哭出聲,怎麼自己招惹的都是這群老變態。

不過仔細想想自己身正不怕影子斜,沒做虧心事不怕鬼敲門,等那人來了自己解釋一通說不定就能化干戈為玉帛了。

小童似乎能夠看透林飛心中所想,冷笑一聲道:「不要天真地以為解釋一下就沒事了,修真界可不和你講所謂的大道理,實力為尊,否則你來不及開口就被殺死,到了下面再和閻王爺解釋吧。」

「額」

林飛不知該說些什麼了,只是在心裡感慨這個老妖怪嘴怎麼這麼毒。

接著林飛眼前一陣變換,就被送回了現實之中。

林飛腦海還是在回憶著剛才小童交代之事,看來自己又有得忙了。

不過眼下當務之急還是要把那個隱藏在校園中的妖人給找出來,要不然只能有更多無辜之人受害。

抬眼看看天色已經不早了,林飛也是起身離開了諾頓公館。

第二天一早,林飛還在睡夢中就覺得一道柔軟的嬌軀往自己身上貼,即便是在夢裡那柔軟舒適的感覺也讓人心神蕩漾。

本章完 卧槽,平時滿滿的4信號現在竟然一格都沒有,直接來個無服務。

林飛差點忍不住罵娘,這不是要把他往死里坑嗎?

「看來公司都是些豆腐渣工程啊,要不你的專用通道怎麼會出現故障,而且還把我們倆都困著這兒了?」

林飛隨口一說,沒想到李祖兒卻是止住抽泣聲突然發出一陣驚疑。

「你說會不會是泄露配方的人故意設計,想要把我們困死在這裡,這樣他們就能掌控公司了?」

聽了李祖兒這番分析林飛覺得還真有些道理,看來事情並沒有想象中那麼簡單。

林飛聳了聳肩,有些無奈道:「這麼說指望有人來救我們是不可能了,竟然他們能讓電梯出故障,肯定也收買了電梯工人。」

「這可怎麼辦啊,我可不想死在這裡」

李祖兒又低聲抽泣起來,林飛本想出聲安慰,這時一陣幽香湧入鼻尖,他忽然半開玩笑道:「祖兒你有男朋友嗎?」

「沒有,怎麼了?」李祖兒覺得有些莫名其妙。

「沒有就好,你看我們孤男寡女馬上要死在一起了,要不我們就在這裡把事情辦了,這樣也不枉做人一場。」

聽了林飛的話李祖兒忽然鬆開抱住林飛的手道:「你想幹什麼,我可不是那種隨便的人。」

「額」

林飛有些無語,平日里這傢伙整天給自己來個誘惑,害的自己差點把持不住,現在又說自己不是隨便的人,真是讓人不知該說什麼是好。

不過見到李祖兒不再哭了,總算達到了自己的目的,他又隨即笑道:「剛才開玩笑的,我林飛是那種趁人之危的人嗎?」

李祖兒不滿地打了林飛一下哼道:「要死啊,這都什麼時候還有心情開玩笑,你不是很厲害嗎?怎麼不想辦法帶我出去。」

「誰說我沒辦法出去的。」

「那你剛才怎麼不說?」

「你也沒問我啊。」

李祖兒:「」

她忽然放緩聲音,軟軟地說道:「林飛你是個好人,求你帶我出去吧,我還不想死在這裡。」

林飛卻是搖頭:「剛才是誰說我想趁人之危來著,現在又求我帶你出去了?」

「剛才是你故意嚇我好不好,再說現在你不是趁人之危嗎?」

她見林飛沒說話,最後咬了咬銀牙一跺腳下定決心。

「只要你帶我出去,我願意答應你的要求。」

李祖兒是想明白了,林飛這人也挺不錯,值得自己託付終身,把自己交給他也沒什麼。

誰知林飛聽了這話卻張大了嘴巴,他只是開個玩笑沒想到李祖兒卻當真了。

他急忙擺手:「不用不用,剛才我是說著玩兒的,你別當真。而且我也不想死在這裡,所以一定會想辦法出去。」

聽了林飛這話李祖兒才鬆了口氣,不過心裡卻有一種悵然若失的感覺。

「哼,算你有良心。」

隨後林飛也不和她再貧,只是打開手機的手電筒功能,仔細觀察這電梯的結構。

大致觀看一番后林飛心裡有了底氣,說實話這種情況對別人來說或許是必死之局,但卻難不倒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