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我是不是還該謝謝你?」路易斯憂傷的說道。

「這是我應該做的,少爺。」小女僕謙虛的說道。

謙虛個皮皮鬼啊!如果不是怕報復小女僕以後回家會挨揍的話,路易斯絕對分分鐘…….

「少爺,下來是愛爾蘭隊的開場了。」小女僕盡職的提醒道。

「他們也放美女出來嗎?」路易斯有氣無力的問道。

「他們讓一群小妖精在撒著金加隆。」小女僕回答道。

「………」路易斯,「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撒幣?」

「韋斯萊一家應該高興壞了,他們終於能好好的改善一下生活了。」小女僕感嘆道。

「金加隆飛來。」由於包廂設置了魔法陣,所以路易斯用了一個飛來咒把一個金幣拿到了手上細細的觀察。「我想他們還是沒有辦法改善自己的生活。」

「這些加隆有問題?」看到自家少爺觀察嘉隆以後,她就知道這些嘉隆可能存在問題了。

「沒錯,非常有意思的魔法,但是很可惜這些加隆最多維持半個小時。」路易斯聳了聳肩說道。

「所以說,這些都是假的?」小女僕問道。

「沒錯。」路易斯回答道,「不然你以為他們得花費多少加隆,就為了開場的時候炫耀一下?」

「希望不會有人傻得用這些加隆去買東西吧。」小女僕同情的說道。

「一般來說不會。」路易斯想了想說道,「雖然乍一看這和加隆沒什麼區別,但是拿到手裡以後還是能明顯的感覺到這是假的,只是它的第一印象讓你覺得是真的罷了。」

「除非那個人蠢到了極點。」路易斯隨後又補充道。

另一邊,就有一個所謂那蠢到了極點的人。

「嘿,哈利。」羅恩抓著一把剛才愛爾蘭隊吉祥物撒下來的加隆塞到了哈利懷裡,「我欠你的錢都還給你,現在你又得給我聖誕禮物了!」

哈利笑著收下了羅恩還給他的加隆:「放心,聖誕節我肯定不會忘了你的禮物的。」

一旁的赫敏看到這一幕想要說些:什麼。不過她看到羅恩那興奮勁也就沒說什麼,畢竟正主都覺得無所謂,那她也沒必要去當這個壞人。

「啾」一直貓頭鷹飛進了路易斯的包廂,它把信丟在了小女僕的身前。

「少爺,上面寫著一切順利,按計劃進行。」小女僕疑惑的說道。這還是她第一次看不到貓頭鷹的信。

「嗯哼。」路易斯若有所思的說道,「那麼接下來我們只要按計劃走就好了,其他沒問題了。」

「那我們該做什麼?」小女僕問道。

「睡覺!」路易斯斬釘截鐵的說道。

「???」小女僕一臉懵逼,按計劃走就是睡覺?

「難道你覺得我會制定一些讓自己忙來忙去的計劃嗎?我可是非常懶的!」路易斯一臉驕傲的說道,彷彿是多麼光榮的事情一般。

別開玩笑了,那些食死徒搞恐怖襲擊關他啥事?他又不是什麼內褲外穿的痴漢,才不會沒事跑到外面去秀什麼存在感。

那群逗逼只要別礙著他就好了,其他的話他們愛咋咋滴。 豪門驚夢:圈愛一生 「少爺,比賽結束了。」小女僕在路易斯耳邊輕聲說道。

「唔……」路易斯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比賽已經結束了?」

「是的,少爺。」小女僕說道,「我們接下來要回帳篷嗎?大家都開始回去帳篷了。」

「嗯,暫時不。」路易斯打了個哈欠說道,「魁地奇比賽是結束了,但是食死徒們的宴會才剛剛開始呢。」

小女僕猶豫了一番說道:「我們不需要提醒一下他們嗎?畢竟如果食死徒襲擊外面的話他們的處境會非常的危險。」

路易斯搖了搖頭。並不是他不願意告訴韋斯萊先生他們,而是如果告訴他們的話韋斯萊先生肯定會通知魔法部,這樣事情會搞得很麻煩。而路易斯最怕的就是麻煩了,反正那群食死徒過來並不是想要殺人,他們只是來秀一波存在感罷了。

本來應該是歡聲笑語的外面,突然傳來了各種的尖叫聲。一道道綠色的光在滿天亂飛,麻瓜們凄慘的哭喊聲和尖叫聲一直在傳來。

「他們真是瘋了…….他們是想殺光這些麻瓜嗎?」小女僕喃喃的說道。

「他們只是嚇唬那群麻瓜罷了,他們真實的想法只是製造一些混亂罷了。」路易斯知道眉頭緊皺著,「畢竟現在伏地魔還沒歸來,為了以防萬一,他們不敢做的太絕,只是裝裝樣子罷了。」

「少爺,我們的帳篷會有危險嗎?」小女僕突然問道。

「………….」路易斯。馬丹….把這一茬給忘了…..雖然他不缺這點錢,但是任誰自己的東西無緣無故的被人家燒掉了都不會開心。

「這群該死的碧池!如果我的帳篷有一丁點的損壞,我就要宰了他們!」

「少爺,外面那群食死徒好像已經離開了。」小女僕說道。

路易斯不爽的抬起腳步朝著包廂外面走去,明明自己應該是高高在上的去看戲的,為啥現在變成了自己的窩都有被燒掉的可能。

路易斯帶著小女僕朝著帳篷的方向走去,他的臉上寫滿了:別惹我,寶寶心情不好。

當路易斯和小女僕走到了帳篷的時候,他的心情才有所好轉。他就說嘛,區區的一群食死徒怎麼敢燒自己的帳篷。

「路易斯!謝天謝地你沒事!」韋斯萊先生那驚喜的聲音傳了過來。

「哈利他們都還好嗎?」路易斯問道。

「當然了,他們都平安無事。」韋斯萊先生露出了一個微笑。本來他非常的擔心路易斯出事,如果路易斯真出事的話,他會內疚一輩子的。

「那就好。」路易斯點了點頭說道,隨後他裝模作樣的問道,「你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嗎,韋斯萊先生?」

「是食死徒!」韋斯萊先生的臉色瞬間變得非常的難看,然後他看著路易斯問道,「你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嗎?」

「嗯。」路易斯點了點頭,「我比較困,所以一直在自己的包廂里瞬間,直到剛剛才醒。」

路易斯這話也不算騙人,他確實非常的困睡到了剛剛才行。

「你運氣真好,路易斯。」韋斯萊先生感嘆道,「剛才食死徒襲擊了這裡,你正好在會場沒有受到波及真是太幸運了。」

「那麼那些食死徒呢?」路易斯好奇的問道。

「他們都逃走了。」韋斯萊先生說道。

「一個都沒有抓到嗎?」路易斯皺起了眉頭,「這裡可是有著那麼多的魔法部部員,難道連一個食死徒都抓不住嗎?」

「唉。」韋斯萊先生嘆了一口氣,「如果光是逮捕食死徒的話,起碼能把他們留下來一般的人。但是那群卑鄙的傢伙在做麻瓜施法,我們的人只能優先去救助麻瓜。你知道的,他們戲弄一個麻瓜只需要一發魔咒,而我們的人讓一個麻古恢復正常是需要很久很多步驟的。」

「好吧,起碼你們擊退了他們,不是嗎?」看著韋斯萊先生那麼沮喪的樣子,路易斯安慰著他。

韋斯萊先生的臉色看上去更差了,彷彿路易斯不是在安慰他而是在諷刺他一般。

「不是我們趕跑他們的…….他們是被黑魔標記嚇跑的…..」

「被黑魔標記嚇跑?」路易斯不解的問道。雖然他是穿越過來的,但是細節已經記不清了,只記得食死徒在這時候搗亂了一波,然後放了一個黑魔標記就跑路了。而照現在韋斯萊先生所說的,放出黑魔標記的和食死徒不是一夥的,並且食死徒還害怕放出黑魔標記的那傢伙?

「沒錯。」韋斯萊先生肯定的說道,「那群膽小鬼,只能用捉弄麻瓜來找樂子。過去神秘人當道的時候,他們一直以殘害麻瓜當樂子。我猜他們今晚肯定是多喝了幾杯,然後忍不住提醒我們一下:我們閑的沒事做了,搞了一個小聚會。」

本來路易斯還指望著碰到伏地魔以後問他討精神損失費的,誰讓伏地魔的手下在魁地奇比賽結束以後打擾了路易斯休息呢?這可是伏地魔要負責的!

不過現在聽韋斯萊先生這麼一說,路易斯知道討要精神損失費的做法沒辦法繼續進行了,這讓路易斯非常的憂傷……. 在韋斯萊先生的抱怨聲中,路易斯和琳達跟著韋斯萊先生回到了營地。

「你們知道嗎?家養小精靈受到的是非常不公正的待遇!閃閃被克勞奇先生強迫著做著她非常害怕的事情!這是極其不公正的待遇!她就像是奴隸一樣被虐待著!」

還沒路易斯和他們找招呼,就看到了赫敏在對著羅恩生氣的叫喊著。

路易斯還是第一次聽到赫敏這麼憤怒的喊聲。在他看來,赫敏可是一直非常理智的人。

「我能問問,發生了什麼事情嗎!」路易斯走上前疑惑的問道。

「他居然覺得克勞奇先生要求閃閃去做她害怕做的事情是一件非常正常的事情。」赫敏指著羅恩生氣的說道。

「難道不是嗎?她只是一個家養小精靈罷了!」羅恩不爽的說道。他又沒說錯,家養小精靈的地位本來就是這樣,他完全不能理解赫敏沖著他吼是幾個意思。

「嘿,能先說說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嗎?」路易斯攤了攤手,「你不把事情的經過說出來,我沒辦法判斷啊,赫敏。」

「克勞奇先生有個家養小精靈叫閃閃。」赫敏平復了一下自己的心情緩緩的說道,「他要求閃閃去幫他佔位子,但是閃閃可是非常害怕高的地方。」

「唔,這很正常,不是嗎?」路易斯不解的問道。

「正常?克勞奇先生強迫閃閃去做她不願意做的事情是正常?」赫敏的聲音一下子就抬高了,似乎馬上就要發怒了一般,「你也是一樣,認為家養小精靈就像是奴隸一般?」

「別激動,赫敏。」現在的赫敏簡直就像一個火藥桶一般,誰點誰著,「別說家養小精靈了,就算是巫師們大都也做著自己不願意做的工作,不是嗎?」

「這不一樣!」赫敏說道。

「沒有什麼不一樣的。」路易斯搖了搖頭說道,「要知道活在這個世界上不可能所有事情都是如你所願的,不論是誰都會有做自己不願意做的事情,誰也不例外。」

人生在世總有不如意的事情,但是不是說你不喜歡就能不去做的,比如:上學啊……..上班啊…….早起啊……那些啊……..

啊嘞?好像混進去了一個奇怪的東西……..

「可是閃閃簡直就像是被奴隸一樣對待!」赫敏氣憤的說道,「就因為閃閃害怕高處然後逃下去了,結果就被克勞奇先生給拋棄了!」

「這也很正常不是嗎?」路易斯淡淡的說道。

「正常?你知道閃閃有多可憐嗎?」赫敏瞪大了眼睛問道。

「說實話,我不知道。」路易斯平靜的說道,「但是我並不認為克勞奇先生做的有哪裡不對。」

「他拋棄了閃閃!」

「一個僕人連自己主人的命令都沒有辦法完成,並且為此丟了主人的顏面,她被拋棄不是很正常嗎?」小女僕平靜的說道,「作為一個僕人,如果我做出了有損主人利益的事情,別說被拋棄了,哪怕付出生命作為代價我都毫無怨言。那個叫閃閃的家養小精靈已經是非常幸運的了,如果換成別人家的小精靈的話早就被自己主人折磨死了。克勞奇先生已經是非常善良的了,起碼他沒要了那個家養小精靈的命。」

赫敏張大了嘴巴看著琳達,似乎第一次認識她一般。

「可是家養小精靈過得就像是奴隸一般,他們沒有任何的正常的待遇,而且連一納特的工資都沒有。」

「這很正常不是嗎?」小女僕歪了歪頭,「主人願意留著我在身邊服侍,這已經是莫大的榮耀了。」

「………….」赫敏惡狠狠的盯著路易斯。

路易斯無辜的看著赫敏,這又不是他的錯。沒有工資明明就是琳達死活不肯要,又不是他不肯給,為什麼搞得他像是一個惡毒的奴隸主一般。

「家養小精靈嚴格說起來本來就是奴隸,是屬於巫師的私人財產。」小女僕說道,「所以並不存在你說的當成奴隸並且還說在虐待家養小精靈。」

「沒錯!」路易斯插嘴道,「嚴格說起來能給他們當奴隸的機會已經是莫大的恩熙了,照我的說法,直接殺光他們才是最好的解決辦法。」

「你居然還想著殺死他們!」赫敏吃驚的喊到。

象牙塔里的乖寶寶就是玻璃心。

赫敏可能因為出生在麻瓜世界對於家養小精靈了解的並不算全面,但是作為魔法界頂尖家族的路易斯,他可知道這些家養小精靈可一點都不值得同情,並且更不可以同情! 「有什麼問題嗎?」路易斯淡淡的問道。

「他們可都是生命啊!」赫敏看震驚的看著路易斯,她沒想到一向看上去非常好說話的路易斯居然那麼冷血。她認為羅恩和克勞奇先生對待家養小精靈的態度已經夠差了,沒想到本來認為會支持自己看法的路易斯居然一反常態的那麼敵視家養小精靈。

「他們不配活在這個世界上。」路易斯冷冷的說道,「如果不是世界魔法協會那群白痴強行要把它們留下來變成巫師的僕人,它們早就被全部消滅了。」

「你的意思是,巫師們把家養小精靈當奴隸對待還是因為巫師們的善心?」赫敏臉色不好的問道。

「不,不是因為善心。」路易斯否定道,「而是少數巫師那愚蠢自大的決定才使得這群它們能苟活下來,不然……….哼哼……」

路易斯一直是魔法界巫師至上理論的支持者。和伏地魔不同的是,伏地魔認為只有純血的巫師才是真正的巫師,麻瓜出身的甚至是混血的都是下等的巫師。而路易斯則認為只要是巫師都是高人一等的存在,但是是不是純血卻沒多大的關係。

畢竟,只要一個成年的巫師,在沒有別的巫師阻止的情況下,可以在一天以內摧毀整個世界!又或者在幾秒鐘之內掌控一個國家,不論是多強大的國家!

有一句話說的好:沒有什麼國家是巫師無法用一發魔法簡單玩弄在手裡的,如果有的話,那麼那肯定是一個假巫師………

麻瓜世界越來越強盛,各種巨大的能輕而易舉改變世界格局的武器都一個個被發明出來。以前巫師們還沒法那麼簡單的控制世界的格局,但是隨著麻瓜們科技的發展,巫師們反而越來越對麻們的戒心降低了。

畢竟在以前要控制一個軍隊的話在強大的巫師都做不到,但是現在只要掌握了一個國家的領導人那麼底下的人自然而然會聽你的。

以前要控制一位強大的騎士非常不容易,他們擁有著堅定的意志,而巫師們則是非常頭疼這些有著堅定意志的騎手,因為被控制的那個人意志越堅定就越是難控制。而現在的那些領導軍隊戰士們的領導人………呵呵……….

「難道你沒有一點點的同情心嗎?」赫敏神色暗淡的問道。

「有。」路易斯回答道,「但是,我的同情心不是給它們這些傢伙的。」

路易斯可不是那種看到女人就走不動路的種馬,為了討好女人做一些各種傻不拉幾的事情。

對於路易斯來說,有美女青睞自己那是一件非常開心的事情,這恰恰能證明自己的魅力大,如果還能和那個美女來幾場友誼賽的話那就更好了。

不過如果那個女的厭惡自己,那麼路易斯也不會像一隻種馬精一樣,滿腦子都是布種天下,死皮賴臉的要泡人家。

要知道路易斯現在的身份可是潘德拉貢家族的繼承人,想要偷偷爬山上他床的女多的數都數不清。到現在都沒有找一個女伴,這已經是非常克制的了………當然,那些女的基本上都是被小女僕給嚇得不敢誘惑他。

赫敏雖然算得上是一個美女,但是作為潘德拉貢家族的繼承人,路易斯會缺美女嗎?他願意多和赫敏搞好關係只是因為赫敏的才智值得他投資罷了,外貌只是佔了一小部分。

「為什麼你這麼仇視家養小精靈?」赫敏幽幽的問道。

「很簡單。」路易斯聳了聳肩說道,「它們是巫師們恥辱的活化石。」

「什麼意思?」赫敏不解的問道。她完全不懂,明明是巫師們在折磨家養小精靈,為什麼卻變成了家養小精靈是巫師們恥辱的證明。雖然路易斯看上去非常厭惡家養小精靈,但是以她對路易斯的了解,路易斯是沒必要騙她的。

「因為現在的家養小精靈生活的狀態,就是以前的巫師生活狀態。」路易斯神色複雜的說道。他也是翻了家裡那些古老的書才知道當時的巫師們境況是多麼的凄慘,甚至比現在的家養小精靈有過之而無不及。起碼現在的巫師不會拿家養小精靈當口糧,不是嗎?

「你是說在巫師們還沒有擁有魔杖的時候?」赫敏皺著眉頭問道,「可那已經是非常遙遠的歷史了,我們不能因為以前那些事情而牽連到現在的家養小精靈,這樣子顯得非常不公平,不是嗎?」

「那些為了能讓我們這些後代巫師能不被欺辱而犧牲的巫師們,他們就該嗎?」路易斯冷笑道。

魔法界不需要同情心!現在巫師們的地位是以前那些先烈們拿命換來的,而不是靠著別人的施捨得到的。 「好了,好了,有誰能解釋一下那個骷髏到底是怎麼回事?」羅恩不耐煩的說道,他對家養小精靈的問題一點興趣都沒有,「它並沒有傷害到什麼人………為什麼對它那麼大驚小怪的?」

「我來告訴你吧,這是神秘人的符號,羅恩。」珀西說道,「這在《黑魔法的興衰》里有重點寫到過,你難道都不看書的嗎?」

「已經有十三年沒有看到它了。」韋斯萊先生輕聲的說道,「人們當然非常的緊張…….這簡直就像是又看到了神秘人一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