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銘起!」

「銘起?!」夜雨兒皺了皺眉頭,心底嘀咕道「這小子,還真不讓人省心。」

「不必等他了,快點開始比試吧,邊比斗,邊等他。」夜雨兒道。

「嗯,也好。」大長老應聲道。

旋即,大長老宣布人名,兩道人影閃入,大長老一聲令下,兩人以纏鬥在一起。

不久,銘起踏著階梯,一躍而起,奪走了不少女弟子的眼球,相貌,永遠是一個人受歡迎的最直接方式。

同樣,銘起之後的刺雪也熱不少男學員的眼球。

「抱歉,夜谷主,我來遲了些。」銘起道。

「沒什麼,還不算太晚,再過兩場就是你的比試。」夜雨兒和笑道,似乎沒有責備銘起的意思。

坐在三長老身後,躲著眾人的菲兒望著銘起那平日最常見的平淡,微冷,怎麼也提不起憎恨,甚至連以前有的強烈鄙夷,也不知丟在何處,雙瞳之中卻透露出一絲別樣的神采。

「銘起,那人的名字。」菲兒喃喃道,以前的『廢物』已經被替換。

菲兒重新審視了這個男子,俊俏的臉孔之下,隱藏一顆她所看不透的心靈,實力強橫,卻不善於表,對許多事,許多人都是抱著淡淡的態度,從不輕易流露情感,也不善表達情感的男子。

菲兒心底暗自定義道。

「銘起,今天怎麼沒看見菲兒啊。」刺雪試探道。

「不知道。」銘起慵懶的伸了伸懶腰,躺在地上。

「哦。」刺雪心底暢快了許多。

「銘起對夜婞」大長老呼道。

銘起緩緩睜開眼,呼了口氣,卻聽見刺雪在一旁道「怎麼這些老頭喜歡讓女孩子和你打,而且還讓漂亮女孩子。」

銘起沿著刺雪的目光鎖定在夜婞身上,確實是很漂亮,很清純的女孩子。銘起心底判斷道,心底卻驚不起半分波瀾。

上台,那夜婞的俏臉撲紅撲紅,結巴道「你,你叫銘起,對嗎?」

「沒錯」銘起撇了撇嘴,這看上去十四五歲的姑娘看上去很緊張。

「你,你能告訴我,為,為什麼來無雪谷嗎?」夜婞越髮結巴。

「救朋友。」銘起有些不耐煩道,在紅線內可不是為了閑談的。

銘起剛說完,身形一動,出現在夜婞面前,伸出手,摸著夜婞額頭,喃喃道「不會發燒了吧。」

感覺到面前男子的氣息,額頭傳來男子手裡的溫度,夜婞一顆芳心如同鹿撞,昨日銘起和菲兒的事件,不知讓多少女弟子對銘起傾心,夜婞就是其中之一。

心跳劇烈上升,夜婞原本潤紅的臉頰快速血紅,並向下蔓延到頸部。頭部一片空白,眼皮一垂,昏迷了過去。

銘起急忙堵住夜婞,對著大長老道「長老這…」

「哎~」二長老嘆息一聲,憑空揮手,將夜婞抬起,飛到身旁。

銘起退回原地,坐下,比斗依舊繼續,閉目期待著蕞后那名叫夜寧的能給他帶來些許戰鬥的快感。

不知過了多久,不出意料,大長老呼道最後兩人比斗的名字,銘起和夜寧。

銘起瞬身紅線之內,原地留下一點點灰塵揚起,夜寧同樣出現在紅線之內。

許多學員目不轉睛的盯著這場比斗,期待,成為多數人的心情。

菲兒坐在三長老背後,心中有種感覺銘起會勝,雖然找不到這種感覺的根據,但偏偏卻有這種感覺。

大長老一聲「開始。」

夜寧取出長劍,劍踏出,直刺銘起,在銘起眼裡,夜寧的動作出奇的慢。完全不像一個穩紮穩打修鍊到的能魂四段。

銘起身體微側,輕鬆躲過長劍的斜刺。夜寧手腕一用力,橫切過來,切中的卻只是銘起的一道殘影。

銘起鬼魅般出現在夜寧背後,手掌看似輕輕一拍,卻蘊藏的力量卻十分強大,夜寧感覺背後一疼,雙腿無法控制身體的前傾,夜寧重重摔倒在地,一口鮮血奪口而出。

震撼,絕對的震撼,所有長老,全場弟子,包括谷主夜雨兒,也未想到銘起竟然有此實力,只有刺雪深情自若,似乎這一切,她早已經預料到。

銘起站在原地,靜靜等著夜明爬起身,剛才一擊,銘起連控能技還未用到,僅僅靠能和**力量,而且在此基礎上還尚未全力。

夜寧緩緩爬上身,用手摸著後背,剛才一擊對他的傷害定是不小。

「天延劍」

夜寧大呼一聲,長劍劍芒吐露,空氣形成氣流,讓修鍊台周圍的樹葉吹得「沙~沙」作響。

銘起原本疲態為消的眼中,露出一絲火熱的神色,剛學會的十尺封決剛好可以試一試。

銘起手中寒冰附起,平台的氣溫驟然下降,一股股溫度極低的能席捲開來,刺激著每個人的皮膚,那七名長老盡皆面色凝重,當是看除了這一擊的危險性,銘起要對付夜寧哪用十尺封決這等大招,不過是銘起一時心血來潮罷了。

夜寧長劍白芒泛到最大程度,夜寧大喝一聲,長劍陡然落下,割裂空氣,空間隱隱震動。

銘起微微雙手寒氣造成的霧氣,被割開,只見銘起拳頭對著那長劍轟去,氣溫瞬間再降,由夏季的平台之上如同跌倒冬季。

(開始求收藏,收藏達到一百,多更一章,兄弟們支援一下!) ?———-

寒氣凌厲,夜寧襲來的長劍陡然停止,只見那夜寧的雙臂,開始冰動,四周凍上一層厚厚的堅冰,放在身前揮出攻擊銘起的長劍陡然碎裂成碎片。

觀望夜寧背後的山間,方圓數百米的樹木盡皆凍結,土地亦被冰封,在這無雪谷內首次出現如此巨大的冰封地帶。

銘起嘴角一笑,雖然對力量控制得還不是很純熟,但是威力已經如此恐怖,銘起足夠欣慰的。

夜寧驚恐的看著自己雙手,大叫出聲,癱倒在地上,大長老眉頭緊皺,銘起的實力竟然如此恐怖強悍,打翻了他的所有計劃,如果想要得到無雪谷的一年控制權,有得三年之後了。

大長老壓制住糟糕的心情,長舒口氣,道「比斗銘起獲勝,一年的無雪谷掌控權,谷主得。」

「謝謝了,銘起。」夜雨兒笑道。

「不用,這些相對刺雪的傷來說不算什麼。」銘起微笑道。

菲兒望著銘起的臉龐,滲入靈魂的將銘起的臉孔記入記憶。曾經有一名被自己罵廢物的男子,一名讓七名長老,谷主震撼的人。

「夜谷主,我們還能在這裡待一段時間嗎?」銘起問道。

「當然,只要你願意,歡迎你在這裡居住到任何時間。」夜雨兒笑道。

「呵呵」銘起笑了笑。跳下階梯,此刻已經接近黃昏,讓刺雪快些排除餘毒,自己也好早些回去,天南城內,柔兒還在等候呢。



這邊,天南城內,柔兒不滿十歲的可愛臉蛋上卻滿部憂愁,望著天空的星辰,喃喃道「銘起哥哥沒事兒吧,快些回來吧。」

「柔兒小妹妹,出來吃晚飯了。」門窗外傳來烈焰的喊聲。

「烈焰叔叔,柔兒不餓。」柔兒消瘦不少的臉蛋抽動了下。

「哎,」烈焰嘆息一聲,離開了房外。

翌日,銘起已經飛行在回來的路上,昨日深夜,刺雪毒素一清,銘起便連夜向天南城飛去。

沿途原本美麗的景色卻難入銘起的眼球,或許是心情的牽連,刺雪也無心瞥見這一幅幅風雪景。

銘起微微出汗的額頭,微亂的喘息,宣布了銘起此刻心情的急切。

「呵~呵」喘息聲傳到刺雪耳中,心中隱隱難受。

「銘起,別急,柔兒現在肯定還在將軍府里。」刺雪道。

「嗯,希望這樣。」雖這麼說,可是銘起還是不停催促著身體加速,全身的能超負荷運轉。

「第五日了,銘起哥哥真的出事了,」柔兒不住留下眼淚,從窗前走開,打開房門,卻遇見了烈焰。

「烈焰叔叔,你別攔我,我要去找銘起哥哥。」柔兒帶著哭腔。

「柔兒,你再等等,說不定銘起馬上就回來了呢。」烈焰道。

「不,我要去找他。」柔兒哭泣道。

「柔兒」天空之上傳來呼聲,那熟悉的聲音仿似幻聽,柔兒睜大了雙眼,看著天空之中,一個黑點快速放大。

近了,那張再熟悉不過的臉孔正是自己的銘起哥哥,柔兒激動呼出一聲「銘起哥哥。」

銘起臉帶笑意,心中大石落地,身體的疲倦頓時襲來。

銘起微驚,體內所剩無幾的能瞬間運作,才讓快速下落的身體緩緩停住。

落在地上,柔兒猛地扎過來,銘起臉上泛起欣笑,抱起柔兒,習慣性摸了摸柔兒的小腦袋,或許兄妹之情就是如此。

「柔兒,還有我呢?」刺雪從銘起背後出來,笑道。

柔兒從銘起的懷抱里撲向刺雪懷裡,梨花帶雨的臉龐笑道「恭喜刺雪姐姐痊癒了。」

「真乖!」刺雪用鼻尖頂了頂柔兒的小鼻樑,寵溺道。

「謝謝了,烈焰。」銘起道。

「不用,我也是迫於無奈啊?」烈焰無奈的攤了攤手,如果他從開始拒絕幫助銘起的話,恐怕他的天南城早就從北雪國的地圖上消失了。

銘起尷尬的笑了笑,當時的自己確實有逼迫烈焰的嫌疑。

「烈焰,既然都逼迫過你一次了,這次再逼你一次讓我們在這裡住兩日。」 無限武者道 銘起笑道,卻看不見了逼迫的意思。

「沒問題,不過這幾日可能會比較吵,因為這幾日正是能獸進攻這裡的日子。」烈焰道。

「能獸進攻?」銘起腦中快速閃過這天南城的地理位置,天南城處在南北走向能獸山脈第三層山脈北部,以前有大量能獸來襲也是應當。不過,現在能獸山脈已經消失了,那還有能獸敢來,雖然從天南城見不到消失的能獸山脈,但這確實是事實。

「呵呵,放心吧,我相信不會有能獸來襲的。」銘起自通道。

「不會來襲,為什麼?」烈焰皺起眉頭,疑問道。

「天機不可泄露。」銘起故作神秘,道。

「呵呵,那我期待你的預言。」烈焰道。

「那沒事給我們安排兩個房間吧。我想休息。」

銘起倒是毫不拘束。

「呵呵,房間隨時都有,我帶你們去。」烈焰笑道。

說完,銘起三人隨著烈焰來到幾間廂房,其中一間就是柔兒居住過的房間。

愛你之前情動之後 「銘起哥哥,我想和你待一會。」柔兒微帶著乞求的語氣。

銘起頓了頓,道「好啊,我和柔兒說說這幾日我和刺雪的事。」

銘起接過柔兒,對刺雪道「刺雪,你就休息去吧,下午去修鍊。」

「嗯。」刺雪答應了聲,自己進入了房間之中。

銘起抱著柔兒進入房間,坐在椅上,銘起看著柔兒消瘦不少的臉龐,心中一痛,責問道「柔兒,這幾日怎麼不好好吃飯?」

「因為柔兒擔心銘起哥哥,不想吃飯。」柔兒柔弱的眼淚滑下臉龐。

銘起心中一暖,拍著柔兒的小腦袋,柔聲道「柔兒,就算我不在身旁,柔兒也要堅強,好好照顧自己,不然銘起哥哥在做其他事情的時候也會牽挂柔兒的。」

「我,知道,可…可是,銘起哥哥,不在,柔兒好難過。」柔兒再忍不住,抽泣起來。

「柔兒乖,不哭了,銘起哥哥不是回來了嗎。我和柔兒說說這幾日銘起哥哥都幹了什麼…」

銘起緩緩將這幾天發生的事情,一一道來,像哄小孩子一般,為柔兒訴說這些事件。

故事跌宕起伏,柔兒陷入其中,停止住了抽泣。時而尖叫,時而歡笑,正是陷入故事的孩子。

隔壁刺雪,欣然一笑,似乎這種三人的旅行成為一種永生難忘的記憶。。。。。。。。。

(今晚十點還有一更,巨大陰謀拉開序幕,還有許久沒有說了,求花、求收藏!!!) ?———-

下午,雪勢未減,銘起和刺雪,在雪地之內修鍊,時而激蕩的雪花十分美麗。

柔兒學銘起的樣子在雪地里揮動小拳頭,腰間限制腰帶的級別調在六倍。

銘起和刺雪不斷做著重複的練習,限制腰帶此刻發揮出巨大作用。

空蕩蕩三人的身影不停閃動。

「十尺封決」

銘起大喝一聲,拳頭之上堅冰快速覆蓋,旋即,一拳,轟向這天南城的枯木林,幾乎瞬息間,方圓近千米的枯木林被凍結,一旁柔兒見著,立刻停下手頭的修鍊,拍手歡道「銘起哥哥好厲害。」

銘起呵呵一笑道「柔兒以後修鍊到銘起哥哥這個級別的時候肯定能比我更厲害。」

「銘起,你修鍊的時候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多嘴了。」一旁刺雪插嘴道。

「也對,柔兒,修鍊的時候要專註,不然很容易有火入魔,乖乖去修鍊,銘起哥哥也需要逐漸。」銘起笑道。

「好啦,不打擾銘起哥哥了。」柔兒道,一蹦一跳走到了一旁,練習銘起給她的控能技去了。

「十尺封決,哎,不知道之上還有沒有更高。」銘起嘆息一聲,對於這種居然能夠自我領悟,自我創造升級的控能技,銘起抱有深厚的希望。

一下午,銘起和刺雪都已經氣喘吁吁了,銘起喚來柔兒,三人回到將軍府。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