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銳銀,消消氣,現在最高領袖很器重朴家人。」金光春開了口:「你現在只能忍,慢慢等機會。」

鄭成浩點頭道:「光春說得不錯,慢慢等機會。」

「那明天的談判?」

「你現在需要同最高領袖通電話,明天的事……做不出什麼決定,我們先看看他的用意。」鄭成浩安慰地說道。

「好吧。」金銳銀無奈地坐下了,他這個位子很敏感,看似是二把手,但實際上很不自由。

鄭成浩與金光春對視了一眼,兩人會意,起身離開。他們明白金銳銀十分愛面子,剛才朴成俊的做法深深地傷了他的自尊心,他們需要躲開。兩人一同離開了,金銳銀痛苦地抓著頭髮,一臉悲哀。

「不要這樣,還記得最高首長嗎?他當年隱忍了多少年?」一雙小手伸過來安慰著。

金銳銀撫摸著朴春雪的小手,拉她坐下,說:「難道我的想法是錯的嗎?」

「不,沒有錯,你要相信自己。」朴春雪說:「我這幾天深有感觸,沒想到雙林省的農民,我們的同胞生活得這麼好,這絕不是他們演戲給我們看,因為他們的農村都是這樣的。」

「你都想到了什麼,對我講講……」金銳銀來了興趣。

「好吧……」朴春雪依偎在他身邊,「我現在向首長彙報一下。」

……………………………………………………………………………………

第二天,朴成俊以身體不舒服為由,沒有參加會議。談判開始,張鵬飛首先簡要地向客人們再次介紹了延春未來的發展計劃,還有琿水這個特別市的準備情況。最後說道:「也許大家已經看到了,現在的延春遍地高樓起,一切都在建設,這是發展的前兆,國家給予了延春很多的政策,下面我們由此談談兩國邊境的經貿合作。」

鄭成浩開口道:「根據張書記的建議,我們最高首長決定對華夏開放邊境,在朝江陽對岸的白安道地區劃出一塊,作為經濟特區,具體方式,請大家談一談。無疑,我們需要華夏的援助。」

張鵬飛說:「這個經濟區,要我看應該叫合作區,邊境合作經濟區!這樣才比較貼切。我們在創立之初就要想到這是兩國間的經濟橋樑,因此必須與琿水的經濟區以及延春的其它經濟區融為一體,只有這樣,我們才能在這個三角地區形成力量,吸引更多的投資!」

金銳銀點頭道:「那麼具體合作方式呢?」

「既然是經濟特區,那麼在管理上就與國家機構不同,他的運營更像是一家大的集團,要完全是商業的模式。當然,是在兩國政府的領導下,在不違背雙方提出的合作觀點的支持下,進行一種獨立的運營。我建議在白安道地區成立一個管委會,管委會的主任要對經濟十分的了解,還要有一定的政治能力。我們可以幫助你們成立這個管委會,並且進行一系列的經濟改革,但是我擔心一點。」

「張書記,您擔心什麼?」

張鵬飛說:「不要因為其它各種各樣的經濟以外的因素來影響這個地區,否則它就無法成立。」

金銳銀與鄭成浩對視了一眼,鄭成浩為難地說:「您是說脫離我們朝鮮政府的管轄?」

「當然不是這個意思,」張鵬飛笑了,解釋道:「我說的意思是在經濟領域,這個地區在經濟方面要高度自治,中央政府只能垂直管理,但不能干涉其具體事務。如果你們相信我的話,這個管委會,由我們出面成立,這樣就不會出現大的問題了!」

金銳銀微笑道:「張書記的意思是請華夏的幹部出面?」

「不是幹部,」張鵬飛搖搖頭,「而是尋找一些職業經理人代為管理,他們比我們專業得多啊!」

「張書記,我們對您的這條建議需要好好考慮,現在還不能答覆。」鄭成浩說道,張鵬飛的想法已經超乎了他們的理解範圍。

張鵬飛理解地點點頭,繼續說道:「另外一件事,我之所以選擇在白安道地區,那是因為這裡擁有出海口,有一個非常不錯的港口,那就是先峰港。經濟特區的成立,要建立在海運交通上面,我們要擴大先峰港,增加吞吐量,只有這樣,我們雙方的邊境就可以完成合作,共同飛躍了!」

鄭成浩知道張鵬飛對這個港口的喜愛,便說:「那張書記有什麼具體的想法嗎?」

張鵬飛實話實說道:「我的意思很簡單,把先峰港的民用部分對外招商,尋找一家有能力進行擴建的公司,然後租給他一定的使用年限,不但讓這家公司完成先峰港的擴建,還要讓他們把琿水通向先峰港的鐵路修好。這樣一來,這個龐大的機器才能正常運轉!」

金銳銀面無表情地說:「先峰港的出租有些麻煩,因為它是軍港,現在只有一小部分為民用,如果說出租,我們的軍事機密……」

「呵呵,銳銀同志,我想你是多慮了,我說過了不是由我們政府開發,而是私營企業,我覺得你們要好好考慮,只有在這一點上達成共識,我們才能接下來談具體的經濟區建設問題。」

一直沒有開口的胡常峰說道:「張書記的話有道理,只有先確定了交通,才能談其它的。」

金銳銀知道張鵬飛最大的目的就是先峰港,其它的一些他都可以考慮。見他不說話,張鵬飛說:「當然,我知道你們需要考慮,我看今天就談到這裡吧,我下午要接見一個企業的負責人,哦……就是收購俄港口的企業,我和他們交流一些意見,其實利用俄港口,琿水一樣擁有了出海口,而且在俄的遠東地區,也有很多地方想和延春合作。」

胡常峰附和道:「是啊,經濟上只有多邊發展,才能成功!」

鄭成浩與金銳銀的表情都很尷尬,他們現在面臨著決擇的難題。

鄭成浩只好微笑道:「張書記,我們會認真考慮的。」

「好好,那就這樣。」張鵬飛親切地同他們握手告別,第一天的談判很簡短地就結束了。

其實張鵬飛並沒有說假話,他下午確實要會見梅子婷小姐。走出會議室,王棟久跟了上來,使了下眼色。張鵬飛會意,兩人來到了休息室。

張鵬飛來不及坐下,便問道:「是不是有什麼新消息了?」

「是的,一個很讓人意外的消息,關於小鼻子和老毛子的談判,現在鬧出一點花邊新聞。」

「哦?」張鵬飛來了興趣,「快說說看,出了什麼問題?」 ?1024緊急請命

王棟久坐在張鵬飛面前穩如泰山,不緊不慢地從包中掏出一份列印出來的報紙,遞到張鵬飛面前。

張鵬飛接過「拷貝」的報紙,微笑道:「我當年剛剛入仕,爺爺教導我要學會養氣的功夫。十多年過去了,我以為自己已經能沉得住氣,可是和你相比……還差那麼一大截啊!」

王棟久笑了笑,說:「工作性質不同,像我這種工作,每天見到的秘密新聞太多了,所以也就不太在意。」

「嗯,說得也有道理,這樣一來,我還心裡好受一些。」張鵬飛開著玩笑,展開了報紙,這是一份美國報紙,只是一個版面內容而已。張鵬飛英語不錯,完全可以看得懂,再配上相片,也就明白這是怎麼回事了。

報紙上報導,日本情報部門涉嫌誘惑俄某港口城市官員,試圖拿到其港口的部分使有權,但不知道怎麼回事,在實施美人計的過程當中失誤,一不小心將拍到的「艷照」流失到網上,被日一些av網站所利用,隨後互聯網上開始大範圍的流傳,幾乎全世界的男網民都在爭相下載這些相片。現在,涉嫌的三位俄男官員已經被秘密逮捕,很有可能他們已經向日情報部門投誠。

這件事已經成為了世界醜聞,俄高層震怒,發文稱將停止與日本在海運方面的合作!

張鵬飛不解地看向王棟久,笑道:「這個……到底是怎麼回事,這件事應該十分秘密,為何被美國的媒體報導出來?」

王棟久又從懷中掏出一些相片,說:「你先瞧瞧,這三位官員都是很有份量的,嗯……日本女人,就是漂亮啊!」

張鵬飛笑了,接過相片瞧了瞧,這些日本女人確實很漂亮,而且瞧她們擺出那性感撩人的姿勢,好像日本的av女星,看起來十分的專業。張鵬飛放下相片,說:「美國是第一個報導的?」

「對,我們境內剛剛得到消息,不過網上也有了相片。」

「呵呵,互聯網的傳播速度……太可怕了!」張鵬飛感慨了一句,問道:「這件事是真的?」

王棟久指了指他手上的相片,說:「確實是真的。」

張鵬飛搖頭道:「我真難以相信!」

王棟久也疑惑地說:「我也不敢相信,這件事怎麼感覺像美國人設下的一個圈套?似乎這一切都是美國人在控制,可表面上這件事與美國人沒有任何的關係,白宮也沒有任何的表態。當然,即使與白宮有關,他們也不會表態。而且這種小事,白宮沒必要投入吧?」

張鵬飛苦笑道:「如果相片上的這些女人是日本特工,那麼相片又從何而來,難道她們自己賣給了美國人?」

「哦,這還有一份消息。」王棟久又掏出一份「拷貝」的報紙,這次全是日文。

張鵬飛接到手裡,說:「我不懂日文。」

王棟久解釋道:「這是不久前日本的聲明,他們表示這些事與他們無關,這些所謂的女特工與他們更沒有關係,他們的情報部門根本就沒有參與這件事!因為那家與俄談判的公司完全是私營企業!」

張鵬飛抓抓頭髮,說:「他們的動作還真是快,馬上就闢謠了!」

王棟久分析道:「但是不管怎麼說,這件事對我們是有利,前不久,我們的企業不是停止了與俄方的談判嗎?這件事發生后,我們的企業要采權主動。俄國人為了維持面子,只能繼續和我們談判,用來打小日本的臉!」

「嗯,你分析得很對,怪不得我早上接到消息,俄國人已經聯繫我們的企業了!」

「那就太好了!」王棟久興奮地說道:「這說明俄國人已經很急了,這件事會丟面子,但如果他們迅速與我國企業合作,在他們看來就是對日本最厲害的反擊!」

張鵬飛微微一笑,說:「那你覺得這家日本企業真的是情報機構嗎?」

王棟久搖頭道:「通過調查,這家企業應該不是情報機構,但怪就怪在這件事一切都在表明,確實有一隻黑手在操控著,實在是太意外了!」

張鵬飛閉上眼睛,皺眉道:「事情太順利了就不像好事了,我現在真有點擔心,會不會把我們也牽扯進去,這又是一個針對我們的陷阱?」

「應該不會,您不是把計劃都做好了嗎?」王棟久玩味地說道。

「我什麼計劃?」張鵬飛有些茫然。

王棟久說:「您一邊向朝鮮表示收購俄的港口,一邊又向全世界宣稱你與朝鮮的合作,俄國人很明白你和朝鮮的談判也是為了出海口。因此,現在來看這個計劃已經成功了一大半,他們雙方都很著急,都很怕任何一方提前和您簽約,這樣一來剩下的一方也就背動了!」

「呵呵,可問題是現在雙方都沒有簽約,特別是朝鮮人……這可是一根硬骨頭啊!」

王棟久滿不在乎地說:「我剛才向您彙報的情報,應該能讓您放心一些了,我建議下面對朝鮮的談判更不用著急了!」

「嗯,」張鵬飛點點頭,沉思道:「不過,還需要另外的一些因素!」

王棟久起身道:「這個就是您的事情了,呵呵,您休息,我先走了。」

張鵬飛又充滿懷疑地問道:「棟久,我再問你一個問題,你怎麼看待這件事?」

王棟久說:「我研究日本情報機構很久了,從他們的歷史來看,這件事不像他們所為,當然,凡事都有意外。」

張鵬飛盯著王棟久的背影,總感覺他似乎意有所指。

王棟久離開后,張鵬飛並沒有休息,而是打開電腦上網瀏覽了一下,果然日特工**俄官員的新聞成為了各大網站的頭條,真沒想到消息傳播得這麼快。看著網上散布的那些相片,以及相關國家的聲明,張鵬飛更堅定了信念。

他關上電話,默默地吸了一支煙,然後把電話打給了首長辦公廳的領導。很快,韋遠方就破例接了張鵬飛的電話,一般來說張鵬飛沒有這個權利。韋遠方也知道,如果不是急事,張鵬飛也不會用電話。

「鵬飛同志,出了什麼事情?」

「首長,我有一個建議,希望中央、內務院領導審議。」

「說吧,又有什麼新想法?」

「您和姜總曾經對我說過,只要我能拿下朝鮮的先峰港使用權,就批准延春的行政區劃改革,批准琿水特別市的成立,對不對?」

「嗯,現在還有數。怎麼……你有不同意見?」

「我想您已經知道了俄國的醜聞,所以我覺得利用這件事,或許我們可以提前做一些文章,我的想法是……」

……………………………………………………………………………………

房間內,金銳銀、鄭成浩、金光春三人鬱悶地坐著,都在吸煙,誰也沒有講話。朴春雪依然順從地站在金銳銀身後,也沒敢說話。金銳銀剛剛接到國內的電話,知道了俄國與日本的那件事,他們深知這件表面上與他們無關的事,或許將嚴重影響他們與華夏的談判。

金銳銀把煙按滅,重重地說道:「現在華夏企業是唯一一家與俄談判的企業了,又發生了這種事,很有可能成功拿下俄港口,這樣一來我們就被動了!有消息稱,最近俄高層確實有意邀請華夏的企業開發遠東地區!」

鄭成浩說:「就像我們事先研究得那樣,我們要想得到經濟援助,不得不做出讓步了!」

金光春輕聲道:「其實無論俄國有沒有這件事的發生,我們還有選擇嗎?」

金銳銀與鄭成浩對視了一眼,十分的無奈。沉默了半天,金銳銀說:「光春說得對,現在的形勢對我們非常不利,我們現在的工作重點應該不是作出多大的讓步,而應該是要得到什麼!這才是我們要研究的,就拿這個經濟特區而言,我們現在兩眼一抹黑,懂得太少啊!」

鄭成浩的臉有些紅,雖然這些年他一直在研究經濟,可仍然是一個門外汗。出國前,最高領袖特別叮囑他,你對經濟不懂,一定要多聽少說。

金銳銀嘆息一聲,說:「我們現在只能要求他們給我們一些貸款,而後在高新產業方面提供技術,比如糧食增產什麼的。另位,就是幫我們建立白安道經濟特區,並且擴大咸境北道的優勢,最近幾年,咸境北道發展得不是很好啊!」

金光春說:「那我們接下來的談判就以這三個目的為方向?」

鄭成浩點頭道:「不知道最高首長……是什麼意思。」

金銳銀想了想,說:「我再和父親溝通一下吧。總之,他們想撈到便宜,我們也不能分毫不得!」

金光春動了動嘴唇,似乎有話要說,但是並沒有說出口。

金銳銀看了眼時間,說:「大家都去休息吧,下午還要去考察延春工業園。」

兩人起身離開,金銳銀靠在沙發上休息。朴春雪的雙手伸到他的額頭輕輕揉捏,說:「首長,其實我覺得如果能得到華夏的經濟援助,我們做出一些讓步,或許現在吃虧,但長久來說對我們有利。只要我們經濟發展起來了,以後再有我們強大的軍事力量,不是更加的強大嗎?」

「哎,小小的道理連個女人都能看明白,可就是有些老傢伙看不懂!」金銳銀捏著朴春雪的小手:「你很聰明啊!」

朴春雪柔聲道:「那天,張書記同我聊天,說過他的憧憬,一但他們可以擁有港口的使用權,那麼琿水以及延春地區就會得到大筆的投資,工廠多了也就帶動我們的白安道地區。因為我們勞動力廉價,白道安地區也會建起分廠,這樣一來,白安道就會發展起來。」

「他這話說得有道理,但延春也會發展起來。」

「您不是說要合作嗎?我覺得合作的意思就是只有對方越強,越能帶動自己,您說呢?我們不能害怕延春發展,就放棄這個計劃,事實證明,華夏不和我們合作,他們還是要發展,尋求新的合作,是不是?」

金銳銀眼前一亮,朴雪春的話無疑讓他更加堅定了自己的想法,笑眯眯地說:「這個說法很新鮮,也很有道理。春雪,你好厲害……」

「啊……」朴春雪嬌吟一聲,被金銳銀拉向了懷裡,重重摔倒在他的身上。

……………………………………………………………………………………

胡常峰與延春的幹部陪同朝鮮訪問團考察去了,張鵬飛並沒有參加,他要接見梅子婷總裁。張鵬飛把梅子婷和「助手」請進房間,便直接把兩個女人摟在了懷中,笑道:「哈哈,要麼一個也不來,要麼兩個都來!」

梅子婷推開張鵬飛,氣道:「狗嘴裡吐不出象牙!」

劉夢婷的小臉有些紅,拉著張鵬飛坐下,說:「鵬飛,你是不想我們來,還是想我們來啊?」

「當然想啦!」張鵬飛捏著劉夢婷的小臉,「哎,好幾個月沒見到你啦,真想!」

「咳咳……」梅子婷醋意十足地看向兩人:「要不我先迴避?」

張鵬飛另一支手把她拉到另一邊,說:「兩個一起來,好不好?」

「德行!」兩個女人同時嫵媚地白了他一眼,伸出小手掐他。

張鵬飛痛叫,連連求饒,這才放過兩個妙人。他知道梅子婷要來,卻沒想到她和劉夢婷混在一起來了,幸福來得有些突然。

兩個女人乖乖坐好,好漂亮的一對姐妹花,張鵬飛望著兩個美女,哪還有心思談正事,口水都要流出來了。劉夢婷賢惠地依偎著張鵬飛,現在早已習慣了,也不怕梅子婷玩笑。

張鵬飛揉捏著梅子婷羊脂一般的肌膚,問道:「子婷,你明天就去俄國?」

「嗯,明天就去,時間很緊,這次一定要拿下來!」

「要我說再等兩天!」

「等兩天?」

「嗯,你先不要出面,派你的團隊過去,但也不開始談判,而是拖一拖……」

梅子婷不解地問道:「你現在正和朝鮮談判呢,我如果快點把這個港口拿下來,不是幫你嗎?」

張鵬飛搖頭道:「我這邊有分寸,你專心對付老毛子就好了。拖上一拖,或許在價格上能降下來。我們不缺錢,但也不能亂花,對不對?」

「嗯,」梅子婷點點頭,說:「只要你不急,那我也不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