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你何事?」柏寒皺眉,這女人是誰啊?我跟你熟嗎?你都敢這般隨意嫌棄辱罵?

「你……哼,本姑娘沒工夫跟你這土包子一般計較,不就是十萬兩,本姑娘出了,快點給本姑娘解毒!」雪奴傲然的一抬下巴。

慕歌倒越發心中怪異了,今個這是怎麼了?

怎麼自己遇見的兩個熟人,一個比一個有錢?

可問題是,在自己看來,這人一個是出身貧寒的小將,一個不過就是個宮婢而已,無論如何都不該如此闊綽才是啊,偏偏人家兩個一出手,都是天價,且還都不待眨眼的?

雪奴便算了,反正自己跟她交集不多,但是柏寒,卻是自家老爹的心腹啊……

想到這裡,慕歌抬步便往外走,「柏公子還請快些,本神醫今日還有好些事情要做……」

柏寒微微一怔,臉上露出喜色,腳下步伐加快跟了上去。


雪奴則惱了,「喂,你幾個意思?我都願意給雙倍銀子了,你還不快先給本姑娘解毒?」

慕歌自認為跟雪奴沒什麼深仇大怨,就是單純無腦對上了,也不是不能化解,但凡這雪奴有丁點腦子說點好聽的,讓她順了氣,便直接給了她解藥也無不可,偏偏這雪奴也不知道腦子是怎麼長的,就是認不清現狀,過來求醫都一副趾高氣昂的樣子。

實在是讓慕歌很是不爽!

我蕭慕歌都這麼囂張了,怎麼容許有人比自己還囂張呢?

不行,非要治治她不成!

慕歌的惡趣味上來,擋都擋不住。

「抱歉,你出再多的銀子也無用,每個月只看三位,是本神醫的規矩!規矩不能壞!只能等下月咯!」慕歌腳下不停繼續往前走。

剛跨出去回春堂的大門,正巧與一群迎面而來的人遇上。

「神醫公子?」被四個丫鬟,兩個婆子以及兩個侍衛眾星拱月般簇擁在中間的少女,看到慕歌出來,溫婉的露出柔美得體的笑容來。

慕歌看到來人,一抹異芒自眸中飛快閃過,繼而和煦一笑,「不知這位美麗的小姐是?」


「這是我們北安王府最受寵的孫小姐!」跟隨著的一個婆子巴結討好的開口。

慕歌眸中閃過瞭然之色,「哦,知道了,原來是玉郡主,在下失禮了……」

「……公子誤會了,小女子並非玉郡主!」少女被認錯了,卻沒有半分不悅,反倒沖著慕歌微微一笑著解釋,「小女子姓蕭名慕雨,北安老王爺老王妃是慕雨的外祖父外祖母!」

「小姐可別這麼說,您雖說是老王爺老王妃的外孫女,但是二老對您可是如親孫女一般無二啊!」那先前說話的婆子立馬開口奉承道。

蕭慕雨抿唇輕笑,「趙嬤嬤嚴重了,都是外祖父外祖母慈愛……」話雖如此,卻並未反駁,顯然無形中認下了趙嬤嬤的說法。

慕歌歪頭一笑,自己這個好姐姐貌似被爹爹趕出了將軍府後,過的很是不錯呢!

「不知慕雨小姐此番前來是有何事呢?」慕歌詢問。

蕭慕雨溫婉一笑,「小女子有一個妹妹,天生痴傻,想請神醫前去幫她瞧上一瞧……」

「你是蕭慕雨?將軍府大小姐?你那痴傻妹妹可是蕭慕歌?」

被無視了的雪奴在看到對自己不理不睬的混蛋神醫竟然對蕭慕雨那般友好,心中本就怒火中燒,結果還聽到了蕭慕雨這是要給蕭慕歌來請醫?

自己如今這麼凄慘被趕了出來,全都是因為蕭慕歌那個傻子,自己這還沒有治好,怎能允許蕭慕歌捷足先登?頓時就炸了,直接奔過來就是一聲質問。

慕歌也很是有些意外,蕭慕雨竟然跑過來請神醫給自己看病?她能有這麼好的心?

別逗了,以前都各種坑自己,如今又因為自己被爹爹趕了出去,怎麼可能是真心?

「姑娘還請慎言,我妹妹是將軍府嫡小姐,更是未來離王妃,姑娘如此當眾詆毀慕雨的妹妹,可是要跟將軍府和離王殿下過不去?」蕭慕雨微微蹙眉,臉色因為替自己妹妹打抱不平而憤憤的有些微紅。

而此時蕭慕雨並未進入回春堂內,而是站在回春堂門前,說話聲音不大卻也不小,剛剛好能被來往的行人看到。

京城中的人沒什麼別的大優點,但是愛看熱鬧嚼舌根絕對是一等一的。

有幾個耳朵尖的聽到蕭慕雨的話,立馬駐足不前。

「呀,這不是將軍府大小姐嗎?不是聽說她和她娘剛被將軍大人給趕出了將軍府嗎?而且好像還是因為那位傻小姐?」

「是啊是啊,我也聽說了,可你看人家大小姐,不僅不怨怪那位傻小姐,還特意來給那傻小姐請神醫?真是善良啊……」

「誰說不是呢?你說咱們將軍大人是怎麼想的?放著這麼好的大女兒不要,偏偏要守著那個傻小姐?」

「……」

聽著周圍小聲的議論聲音絡繹不絕,慕歌多少有些猜到蕭慕雨的目的了,這是在踩著自己給她鋪出好名聲嗎?

可以啊,咱們怎麼說也是姐妹一場,既然你這麼著急的想要好名聲,我做妹妹的怎麼也得成全你不是?

慕歌似笑非笑的看著蕭慕雨…… 第108章最看不得你落淚

「唔,看起來慕雨小姐與令妹之間有故事啊……」慕歌掃了周圍看熱鬧的人一眼,說話間意有所指。

蕭慕雨看不到慕歌的表情,卻從她語氣中聽出了些許異樣,只當她這是聽到了周圍人議論的話音隨口八卦罷了,抿唇輕笑,姣好的容顏上露出一抹善解人意的笑容。

「神醫公子別誤會了,歌兒對慕雨很好,真的很好,並沒有因為爹爹更寵愛她就在府上欺負慕雨呢……」

這話不說還好,一說,怎麼聽怎麼讓人覺得她妹妹也就是蕭慕歌這些年一直仗著蕭連城的寵愛欺負她呀!

而她蕭慕雨不僅不以為意,還處處為她妹妹說話,真真是無比善良的美人啊。

慕歌聽的都忍不住要給蕭慕雨點個贊了,自己這位好姐姐,當真是把柳姨娘的那一套以退為進學的無比精髓呢。


「慕雨小姐對令妹可真是好呢!」慕歌一聲朗笑。

蕭慕雨則微微抿唇,笑的越發溫婉淑儀,「歌兒是慕雨的親妹妹,慕雨自小便與她一同長大,不論如何,慕雨都會對她好的……」

嗯,這個不論如何用的真是妙不可言!慕歌心中給出了點評!

果然,這想法剛出來,已經聽到細碎的議論聲傳來。

「慕雨大小姐不愧是咱們京城內出了名的溫婉端莊大家閨秀,瞧瞧人家這氣度,這胸懷,誰家要是娶了這般賢良淑德的閨秀回去可真是祖上積德啊!」

「那可不,如今人家慕雨小姐還認回了母族北安王府,身份可就水漲船高了,可是瞧人家,不驕不躁,不僅不與那痴傻二小姐計較,還處處為她著想……」

「這樣善良的人兒簡直打著燈籠都難找!」

「難怪呢,太子殿下鍾情大小姐,甚至不惜與二小姐退了婚!」

「就是就是,要是我,我也退婚求娶大小姐!」

「只是可憐了離王了,當年那般風華絕代的人物,如今卻要被蕭家二小姐給糟蹋了!」

慕歌原本聽著這些人變著法的誇讚蕭慕雨順道詆毀自己,還沒什麼特別大的反應,但是聽到最後說自己糟蹋了離王?

有沒有搞錯?

糟蹋這兩個字你們這些人用到我這麼個黃花大閨女身上,真的合適嗎?

我是把離王怎麼滴了?你們就敢說我糟蹋了他?

「大家莫要這般說我妹妹,她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那年中秋宴時候她也是無意間跑到離王殿下的沐浴之處,這才有了後面的婚約變更……」蕭慕雨也聽到了周圍人的議論聲,俏麗的容顏上滿是急切的為自己妹妹解釋。

然而不解釋還好,越解釋越讓人對慕歌的看法糟糕起來。

「我的天啊,我只當蕭家二小姐不過是痴傻又蠻橫罷了,不成想,她竟還如此不知檢點?」

「可不是嘛,那個時候她還是太子殿下的未婚妻子呢,竟然就跑去偷看離王殿下沐浴?」

「真真是傷風敗俗至極!也不知道將軍大人怎麼就那般糊塗,把女兒寵成了這樣也不管教?」

慕歌面具下的一雙眸子冷意閃過,卻無人察覺,到是身後一道冰冷中滿含著煞氣的嗓音幽幽響起,「好大的膽子,敢質疑將軍大人?要不要在下幫忙給諸位引見到將軍大人面前,由你們來好好給將軍親自說道說道該如何教女兒?」

那嚼舌根的人被這道聲音嚇的脖子一縮,趕緊躲到人群中。

「柏統領,你怎麼在這裡?」

蕭慕雨猛然看到柏寒冷著臉自回春堂內走出來,臉色微微有些訝然,不過片刻間就換上一副溫和柔順模樣,沖著柏寒輕柔一笑,「爹爹可好?」

「沒有礙眼煩心的人在眼前,將軍大人自然吃的好喝的好,大小姐無需掛心!」柏寒神情淡漠的開口。

蕭慕雨聞言一抹厲色一閃而過,這個柏寒可真是好大的膽子,自己與娘親剛離開將軍府,他就說沒有礙眼煩心的人在爹爹面前,這豈不是在說自己和娘親十分招爹爹的煩?

「呵呵,柏統領還是莫要說笑了,聽聞妹妹剛入宮住進碧落閣,你這般說可是有些歧義呢……」蕭慕雨柔柔的一笑。

柏寒微微蹙眉,想說什麼,最終卻沒說出口,一副不願與蕭慕雨多做爭辯的樣子,只是目光轉向那些個嚼舌根看熱鬧的人群。

「各家事唯有各家知,處在這京中,便知有些謠言可傳有些不可傳,將軍大人為保家國安定受過多少傷出過多少力,想來不用我說你們也都該知曉,不求你們感恩,但也別太過分,寒了我等保家衛國的將士們的心!」

一句話,讓剛剛那些嚼舌根的人頓時羞愧的無地自容。

也讓慕歌對柏寒的感覺越發怪異了!

「大小姐不會覺得柏某多言了吧?」柏寒說完突然回頭去看蕭慕雨。

蕭慕雨面色柔美依舊,「怎麼會呢?慕雨還要多謝柏統領的仗義執言呢,畢竟歌兒好也是慕雨一心希望著的呢!不然慕雨也不會特意跑過來為歌兒請神醫不是?」

「大小姐是想請神醫為二小姐看病?」柏寒眉頭微蹙。

蕭慕雨點頭,「是呢!」

「……」柏寒沉默了片刻后,轉身看向慕歌,「神醫公子,可否將在下的這次看診機會給將軍府的二小姐?」

蕭慕雨原本笑容美好的容顏聽聞此言有一瞬間的龜裂,「柏統領這次莫不是拿到了神醫公子的競選首位?」

柏寒點頭。

蕭慕雨臉上的笑容依舊,然而拿著絹帕的手卻已經不自覺的握緊。

慕歌餘光掃了蕭慕雨一眼,笑道,「這個不行呢,本公子的規矩,是誰便是誰,你剛剛說了是給你小妹和母親看,便改不得!」

蕭慕雨在那不斷絞著絹帕的手微微一松,臉上的笑容化作一聲失望的嘆息,「哎呀,不行啊,那我現在來為我妹妹的病情競選可以嗎?」

「不可以,我掛了號只不過是來晚了就沒了這個月的競選資格,更何況你連號都沒掛?」雪奴立馬開口,竟帶著幾分幸災樂禍的姿態。

蕭慕雨聞言,把絹帕往袖兜中一塞,渾身徹底放鬆下來,秀美的容顏上劃過一絲濃濃的嘆息,「原來這樣啊,可真是不湊巧,我真恨我自己,為何沒有早早的得知神醫的消息,為何沒有早早的過來挂號?竟損失了這樣一個為歌兒及早治療的機會,要是能早早的讓歌兒好起來,我真的是做什麼都願意的,只可惜,我還是來晚了……」

蕭慕雨說著說著,眼淚就直往下落。

「唔,本公子最受不了美人落淚了,這樣吧,本公子給你一個機會如何?」慕歌在蕭慕雨哭的傷心之際,突然幽幽一笑。 第109章你們是在對付誰

因為不能第一時間請到神醫去給自己妹妹瞧病而哭的梨花帶雨的蕭慕雨微微一怔。

繼而嬌美的俏臉上帶著一抹善解人意的微笑,「慕雨知曉公子醫術高明且十分有性格,慕雨怎敢讓公子因為慕雨而破例呢?慕雨……」

「無妨,規矩是死的,人是活的,本公子的規矩自然由本公子來決定,慕雨小姐愛妹心切的善良品質讓本公子十分感動,給慕雨小姐一個機會也不是不可!慕雨小姐有沒有很開心呢?」

慕歌面具下的一雙眼睛閃過一道晶瑩亮光。

蕭慕雨臉上的笑容有一瞬間的不自然,不過片刻后露出驚喜之色,「真的嗎?那太好了,慕雨真的是太開心了!」

「唔,慕雨小姐這麼開心的樣子,看來是真的對令妹十分之好啊!這就好辦了,只要慕雨小姐是發自真心的想要令妹好,本公子的要求應該很容易就能做到!」慕歌呵呵一笑。

蕭慕雨立馬一臉正色,「公子只管說,只要能把我妹妹治好,什麼條件我都答應,哪怕是上刀山下火海!」

「慕雨小姐嚴重了,本公子是神醫又不是神棍,怎麼可能讓慕雨小姐上刀山下火海呢?」慕歌語氣中滿是好笑的語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