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那件神奇物品,你們有過了解嗎?」

休皺起秀氣的眉毛,只能根據奧黛麗給出的幾個簡單特徵,斟酌著語句道:

「奧黛麗小姐提起過,大部分人把它叫做『蠕動的飢餓』,除了擁有改變樣貌的能力,其他的作用目前未知。」

奧利安娜根據休的話語佐證,確認了那就是「倒吊人」在她第一次進入灰霧之上所提到的神奇物品。

「太陽」似乎曾經說過,「蠕動的飢餓」和「牧羊人」這個序列職業的非凡能力相似,通過驅使對方的靈魂,來使用他們的一部分的能力。

這和奧利安娜持有的「人臉面具」一樣,都有着使用複數非凡能力的條件。

我記得「倒吊人」曾提起過,「蠕動的飢餓」的副作用十分強大,甚至會偶爾反噬自己的主人,作為與之相等同的「人臉面具」,它同樣可能存在巨大的副作用。

奧利安娜心裏一寒。

目前我暫時沒有感受到異常之處,是副作用太大還沒有發作…

還是說我已經支付過代價了?

奧利安娜本能的迴避了這個想法,她想等到今天下午「愚者」開啟聚會的時間,在詢問祂一遍答案。

「我會暗中展開調查,同時會和你們保持情報的互通。」奧利安娜平靜的說道。

「那我們先離開了?」佛爾思和休對視了一眼,開始徵求奧利安娜的意見。

「可以。」奧利安娜微不可察的看了她手裏的手鏈一眼,沉聲道。

佛爾思和休這才火急火燎的離開市政廳的花園,當然,她們離開前順便帶走了躲在長椅後面的金毛大犬。

等到休和佛爾思離開了自己的視線,奧利安娜才重新坐回長椅,閉上眼睛繼續享受着日光浴。

「小姐?」

女僕茱蒂絲旁觀了整個過程,她見到奧利安娜只是平靜的靠在長椅上,始終沒有開口解釋的打算。

茱蒂絲的臉色突然陰沉了起來,幾秒后,她才輕笑出聲道。

「你是怎麼發覺的?」

奧利安娜睜開深藍色的眼眸,她的眼底里始終有一些化不開的疑惑。

「因為我一直都在好奇,瓊斯不願意離開斯梅德利家族的真正原因是什麼。」

茱蒂絲愣了一秒,這才冷聲說道:「我應該早點讓人處理掉他。」

「或許吧。」

說完,奧利安娜有些惡趣味的笑了笑。

「你笑什麼?」茱蒂絲不再偽裝成天真的小女僕,她的氣質瞬間開始出現變化,整個人變得落落大方。

「我在想,當他成功晉陞后,究竟是會變成一位年邁的老婦人,還是會變成一位妙齡少女。」奧利安娜認真的看向茱蒂絲,開口詢問道。

茱蒂絲忽然止住笑意,她皮笑肉不笑的說道:「我們當然會更靠近『原初』,這一點是毋庸置疑的。」

答案是後者?

聽到茱蒂絲的話語,奧利安娜感到頭皮一陣發麻。

「看來你知道的比我想像的還要多。」茱蒂絲的語氣裏帶着放鬆。

「其實,我覺得你們不用這麼花費精力來接近我。」奧利安娜攤了攤手,有些無奈的說道。

「就像你說的,我們都在靠近『原初』。」

茱蒂絲怔怔的看着奧利安娜,幾秒之後,她才輕笑開口道。

「歡迎你加入我們。」等十二隻恢復估計還要很長一段期間,到時候她就有幫手了。

不過他到時候那些鬼魅魍魎也該現身了,會有更多的戰鬥。

十二隻是在積蓄力量。

白徴,九寰,妟都是。

楊贈月很期待看到它們的真正實力,那肯定是和她不一樣的境界。

她也得努力才行。

楊贈月摸了

《末世大佬忙種田》185章,外出遇兇險 依舊是顧輕舟拋出樓船,眾人上了樓船,往遠處飛去,下方的人影漸漸遠去,變成了小小的黑影再也看不清楚。

「諸位道友,你們接下來有何打算?」

顧峮站出來,朝其他人朗聲問道。

「這個……」

一說起未來,初到上界的眾人都眼露迷茫之色,一時之間也說不清楚。

「顧兄,你們可有何打算?」這時,有人出聲問詢道。

顧峮看了眼那人,發現是與他家有姻親關係的楚南河,他撫了撫須,道,

「我們顧氏一族本就是來自上界,如今自然是想回故里看看。」

這是他們一早便商量好的事情,他們舉族遷往上界,落腳之地自然首選當初的族地——秦川。

這也是先祖留下的玉簡中曾經提及的,他們的族地在秦州的秦川,那地方並不算特別出眾,可卻是顧氏繁衍無盡歲月的族地。

如今他們顧氏一族有了足足三個元嬰期修士,結丹期修士也有好幾個,也是時候重回故里了!

無空界的人聞言都默了默,良久,才有人開口道,

「不知我煉器宗可否去貴地叨擾一二?」

這話說出口后煉器宗的掌門真人也有些沒臉,可他卻豁出了老臉說了出來。

實在是他對上界一點也不熟悉,不知到底該何去何從。

煉器宗掌門的話好似拉開了一道門,千陣門、丹陽門等門派的掌門也露出懇求之色看向顧微羽他們。

顧微羽看了眼千鶴真人,心知萬劍宗恐怕也是一樣的想法,畢竟人生地不熟的。

「好,那我們便先去秦川看看!」

顧微羽與高祖他們傳音商討一番,最後同意了下來。

他們都來自無空界,自然應當守望相助,今日他們伸出援手,也為自己日後培養了幫手。

樓船一路往東,朝上界的東部——秦州飛去。

一路上,樓船內的眾修士目光落在樓船之外,頗有些目不暇接。

畢竟是第一次來到上界,而上界之與無空界,根本就是小巫見大巫,因而饒是樓船內都是見多識廣的「結丹真人」,心裡也早已起了波瀾。

「上界不愧是上界!」

眾人見識了上界的波瀾壯闊,心裡都忍不住暗自稱讚。

怪不得無空界無盡歲月來那麼多結丹修士通過界木來到上界后,便鮮少有人回到下方的無空界。

原來,上界是個這般廣闊的世界!

也不知當初顧氏一族為何會舉族遷往無空界,有人心裡暗自琢磨了一番,百思不得其解。

沒道理啊,放著好好的上界不待,竟然專門跑去下面的小界待了足足千年,搞不清楚顧氏一族是怎麼想的!

時光如水,樓船飛速飛行在山川大河之間,大家在樓船上待了足足一旬時日,才堪堪來到了秦州所在。

而秦川,乃是秦州主要幹流之一的上游地帶,在大山的深處罕無人跡的一個山谷之中。

顧微羽他們也是第一次來秦川,因而來到秦州之後,他們的速度便慢了下來。

「高祖,琦玉先祖的那份有關秦川的地圖呢?」

顧微羽抬頭看向顧輕舟,小手一伸理直氣壯地道。

「在我這裡呢,怎麼你想要看?」顧輕舟自儲物空間掏出一張繪有山川的紙箋,眉頭輕挑說道。

顧微羽笑吟吟接過那紙箋,「對啊,阿羽想看看秦川到底在哪。」

說罷她伸手將那紙箋展開,只見在紙箋的右側位置,書寫的「秦州」二字飄逸瀟洒,再看繪圖,線條流暢自然,山嶽、河溪、花草、樹木,無一不栩栩如生。

最後,她的目光落在山嶽河溪間的一處山谷——秦川。

「高祖,秦川在這裡!」顧微羽指著那處道,「這山谷在秦州西邊,看來我們還得往西走一段路。」

顧輕舟淡淡地嗯了一聲,樓船其實已經在按照秦州地圖中秦川的位置飛去。

「阿羽,那裡是不是就是秦川?」樓船這般行了小半日,靠著窗子遠眺的小芽兒突地驚喜地歡呼起來。

顧微羽正坐在她身畔,聞言她順著小芽兒所指的方向看去,便看到一個山谷在前方若隱若現。

「我下去看看!」顧微羽聲音在樓船內飄忽不定地響起,人影卻早已消失不見。

「我也要去!」小芽兒緊隨其後也離開了樓船。

樓船內的顧家其他幾人見狀,身影也悄無聲息離開了樓船二層,御劍而行來到山谷之上。

山谷遠看若隱若現,近看才發覺,整個山谷上空被奇異的雲霧繚繞,壓根就看不清山谷內的情形。

「這山谷設了十分厲害的禁制,若是硬闖怕是……」顧輕舟不過才出現便開口說道,他擅長制符,對於陣法一道也十分熟稔。

「沒錯,這個設置禁制的修士至少都已元嬰後期,而且很有可能修為更高!」

小芽兒沉溺陣法,對各式各樣的陣法都有研究,她杵著下巴沉吟著說道。

「啊,那怎麼辦?」顧微羽下意識看了眼顧輕舟,卻見他唇角微勾一副悠閑自在模樣。

她眼珠子骨碌碌一轉,腦海中靈光一閃,「高祖,你是不是已經有辦法了?」

顧輕舟輕笑一聲,「你啊你,這裡可是我顧氏一族曾經的族地,先祖既然給我們鋪了這麼多的路,怎會讓我們好不容易尋到地方到了家門口了,卻不能進去?」

顧微羽聞言忍不住暗自懊惱,自己剛剛的問題可真是傻乎乎的,確實啊,這裡千年前可是顧氏族地呢!

顧輕舟自懷裡掏出一枚暗紫色玉牌,用靈力激發后朝著下方山谷晃了晃。

原本籠罩著整個山谷的雲霧瞬間好似被一隻巨手給撥開,露出下方的一方天地。

一條小徑率先露出,現出山谷的冰山一角。

顧微羽自雲端降下來到小徑前,邁步順著小徑往裡走去。

顧峮顧微嵐小芽兒等人也紛紛落了下來,朝山谷內行去,欲要一窺其真容。

顧輕舟朝後方樓船一招,那樓船頓時緩緩停在了山谷上空。

樓船內的眾結丹修士眼睜睜看著顧輕舟也消失在面前,忍不住錯愕得瞪大了眼。

這這這……

你們一個個的是不是忘了什麼?

紫筆文學 這話一出,所有人瞬間全都疑惑的看向我,龍虎山的掌教也是驚疑的朝我看來,然後出聲道。

「你?」

「嗯!」我點點頭,沒再說多餘的話。

「算了,你的好意我心領了。」他看著我搖搖頭說,「這個陣法實在是太過兇險!硬闖的話,倒是沒多大問題,只是,我擔心會毀壞石雕嘴中的那顆珠子!」

他說完,暗自嘆了口氣,像是下了什麼決定,然後對著身邊眾人說道。

「大家不要在猶豫了,時間有限,那顆珠子,也該是有緣人才能得到。」

我看著他,聽他口氣應該是要硬闖這個陣法了。

對於龍虎山掌教的實力,想要硬闖這個陣法,我自然不會懷疑,只是正如他剛才所說,白虎石雕嘴中的那顆珠子,有可能就真的毀了!

我隱隱有種預感,總感覺這石雕嘴中的珠子,在接下來,應該會排上大用場!

剛開始時,我還沒多想什麼,可前面朱雀石雕嘴中,那顆忽明忽暗的紅色珠子,到現在這尊白虎石雕嘴中的乳白色珠子!

每一顆,看起來都不是凡物,如果這之間真沒什麼關聯,那為什麼每個石雕嘴中,都會有一顆珠子?

就在我想著這些時,龍虎山掌教身邊一個中年男人出聲道。

「掌教,要不——就讓他試一試?」

他說話的同時,目光看向我,眼神中威脅的意味,不言而喻!

我心中一冷,立即明白了他的想法。

看他的模樣,無非就是想讓我當炮灰罷了。

只是,他卻不知道,我要的,恰恰就是當炮灰這個機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