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竅境——」

李默掙扎著站起身,鮮血止不住的從嘴角湧出。

眾人頓時心頭一寒,這怪物竟然提升到靈竅境界,怪不得連宋天文都擋不下他一劍。

「沒錯,藉助獸塔之力,我已經達到了靈竅境界!李默,這就是你我之間的差距!」

魏太僕放聲大叫,然後五指一張,頓將李默吸入手中。

他一手鉗住李默的喉嚨,而此時李默傷重八成,更沒有一丁點反抗的能力。

「這樣殺了你太可惜了,好歹你也是靈骨之軀,那就變成火龍魂刀的養分吧,他日我手持寶刀,橫掃天下之時,或許會想起你這個曾經的勁敵。」

魏太僕說罷,猛地將李默朝著獸塔上擲去。

「宗主!」

朱端木大叫。

「不!」

宋舒瑤失聲驚呼。

但事情卻無人能夠阻止,李默被強力塞入了獸塔之內,整個人沒入了蠻獸雕像之中不見了蹤跡。

宋舒瑤頓時無力的癱坐下來,一時失神,那胸口直是揪心的疼痛。

任李默有三命靈根在身,但被龍魂吸入,豈又能有命在?

另一邊,宋天文拔出長劍,目睹這嚴峻的事態,一時不知如何是好。

如果是在外界一戰,以十五人之力或許真能斬殺魔心石靈,但奈何他竟然利用獸塔之力強行提升修為,正因為他肉身已經強化到地器的境界,因此才能夠承受住力量的飛速提升。

如今痛失李默,以眾人現在的狀態,別說一戰,就連跑都跑不掉。

就在這時,外面突然傳來腳步聲,爾後一行人從洞窟外行來。 ?(全文閱讀)

一行足有三十人眾,走在最前面的是一個鷹眉冷麵的七旬老者,正是烏輪會現任會主宋陰風。

在他身後的六個同齡老者,一個個都是面帶兇相,目光如虎豹,正是烏輪會六大大護法。

再後面的二十餘人眾,也都是宗門的護法級別,全都是宋陰風的心腹。

「好大的膽子,竟敢闖入本會禁地!」

宋陰風大喝一聲,眾人直是殺氣騰騰。

一見到烏輪會的來了,宋天文等人更是心頭一沉,此刻真是前有狼後有虎啊。

這時,魏太僕則笑了起來,說道:「什麼狗屁禁地,就憑你們烏輪會這些烏合之眾也配擁有七聖遺物嗎?」

烏輪會等人頓時大吃一驚,顯然沒想到消息外漏。

宋陰風仔細看了魏太僕一眼,頓時臉色一沉道:「靈竅境!」

魏太僕傲然一笑,說道:「不過你們來得正是時候,全都變成火龍魂刀的養份吧。」

「放肆,你以為是靈竅境修為就敢在這裡囂張?給我布下陣形,將他斬殺!」宋陰風冷笑一聲,大手一揮。

「退!」

宋天文則在此時低呼一聲,眾人立刻退到一邊。

而見他們重傷在身,宋陰風也沒有多看,當然全力準備對付魏太僕。

與此同時,身陷獸塔之中的李默則被吸取大量鮮血而處於生死的邊緣。

感受到寄主的危險,千年龍元散發出濃濃的力量,包裹著李默,而在獸塔深處的火龍魂刀亦散發出強橫的吸力。

在兩種力量衝擊之中,李默在劇痛中恍惚的睜開眼睛。

放眼望去,漫漫黃沙地。

風吹沙起,直連天際。

西邊一塊百丈殘丘之上,一個中年男子傲然而立,眉挺鼻直,一身霸氣。

他手持一把丈長巨刀,其刀猶如一頭縮小的火龍,刀脊蜿蜒,刀身一半還布滿鱗片,而刀刃處則如光芒雪亮,散發著騰騰殺氣。

東邊另一塊殘丘之上,是一個四旬漢子,體型粗獷,蓄著滿臉的大鬍子。

他手持一把兇猛戰刀,戰刀刀柄上還有一條鎖鏈纏繞著他的右臂。

尋常兩個人類站在荒涼大漠之間,宛如兩個螻蟻般不起眼。

但這二人卻擁有著滔天的力量,渺小的身軀卻猶如千丈大山矗立,一動便要將這大地撼動。

唰——

二人在瞬間撞擊在一起,跨越千丈之距。

大地暴裂,宛如被一個重鎚砸地,朝著四面八方龜裂開去。

然後二人又在瞬間分開,一拉又是千丈遠。

「神通·火龍吞地!」

中年男子一刀斬地,在刀鋒接觸地面的瞬間,整個大地頓時間塌陷下去,化為一片深淵,塌陷區更直朝著四旬漢子所在之地蔓延,速度快得非常。

「好個吞地神通,看我來接你這一招,神通·萬柱成林!」

四旬漢子大笑一聲,深淵之下頓時無數巨柱涌冒,他穩穩踩在巨柱上。

唰——唰——唰——

二人在深淵之上展開激斗,巨柱是唯一的支撐點,其下則是幽幽深淵。

轟——轟——轟——

二人不斷撞擊在巨柱之上,隨著巨柱的塌陷,不斷的深入到深淵之下,從地上一直打到千丈深淵之下。

浩瀚疆土宛如紙糊似的,被打得稀爛,而在二人神通之力下卻又不斷重組。

大地時而化為深淵,時而又恢復於平常。

滄海桑田,直在二人只手之間。

一道道刀氣燦爛得能夠與日爭輝,不,比太陽還要奪目,更要壓到億萬星辰。

一聲聲巨吼震天動地,嚇得大地猛顫不安。

二人每一次的接觸,戰力衝擊下的氣浪便猶如驚濤駭浪般朝著四面八方捲去,足足席捲萬丈之地。

途徑之地,山丘移平,荒無一物。

亂石驚天起,硝煙瀰漫大地。

而這一戰足足打了七天七夜,縱橫千里戈壁之地。

待到大戰到了第七日清晨之時,中年男子收刀而立,沉聲說道:「連兄,就用最強的一招來分個勝負吧!」

「好,我正有此意!」

四旬男子傲然說罷。

二人齊聲仰天咆哮,滾滾真氣衝天而起,化為百丈巨柱。

中年男子手中之刀繞身而行,遠遠看去便是一頭火龍。

四旬男子一手托天,巨刀化為一頭兇猛的狂鯊。

待到火龍和狂鯊在瞬間撞擊在一起時,化為一道足足千丈高的氣柱衝天而起,震散重重雲層,彷彿要撞擊在太陽上。

一息之後,騰騰氣浪以氣柱為中心朝著四面而去。

滾滾煙塵,遮天辟日,肆意的將所碰到的一切物質碾得粉碎。

待到煙塵散去,大地恢復平靜,兩人遙站千丈之距。

一邊,中年男子仍是傲然而立,而另一邊,四旬男子則嘴角滲血,臉上透著幾分慘白。

「宋兄不愧是七聖天師,剛才那一招當真令人嘆為觀止!十年之後,我連雲海再來討教!」四旬男子沉聲說罷,腳踏虛空而去,轉瞬間不見蹤影。

這時,中年男子低頭看著手中戰刀,眼中閃過一絲可惜,刀身上豁然有著一條裂痕。

他輕輕拂過那裂痕處,輕嘆一聲道:「你跟隨我多年,伴我成名,沒想到在今日一戰中居然損壞,真是可惜啊可惜。」

話落,他仰望長空,說道:「今日一戰令我領悟天道,只怕數年之後便將踏境靈境,再不能和你並肩作戰。我便將你立於此地,靜待有緣之人。」

說罷,他將戰刀插於地上,然後轉身而去。

戰刀發出隱隱龍嘯聲,驚動天際,大地裂碎,化為一個深深的洞窟。

李默在這時猛地清醒了過來,剛才所見的景象莫非就是火龍魂刀的記憶。

原來死亡區的一切異變,乃是火龍魂刀對當日一戰的呈現。

每一次異變,不過是強者的一招。

那個中年男子應該就是七聖天師宋武陵了,而目睹神通境級強者一戰直令李默深受震撼。

那飛天入地,反作大地之主的強橫戰力直是令他身體的每一根神經都為之激情高昂。

他暗喝一聲,仗著千年龍元釋放出來的強橫龍氣護體,用力的分開身前的蠻獸屍體。

他一步步朝前深入,而越往前走,龍魂所釋放出來的吸力也越加的強大,好似身體里每一滴鮮血都受到引動,隨時要離體而出。

若非有千年龍元在,他此刻已經是一個死人。

但是他此刻又怎麼能夠死去!

就算天要亡我,我也要活下去!

信念堅如磐石,就算神靈也無法撼動。

李默分開最後一具蠻獸,終於走到了獸塔的中心。

火龍魂刀扎在地上,那上面的裂痕清晰可見,而裂痕中所釋放出的滾滾魂光讓這中心之地宛如白晝一般。

感受到外人的接近,火龍魂刀釋放出騰騰凶氣,化為一頭火龍幻影。

「我不是你的敵人,因為我將帶你重回戰場!只有我,能夠讓你再次名動天下!」

李默一手按著胸膛,擲地有聲的大喝道。

「吼——」

火龍幻影散發出聲聲咆哮,強大的威懾力宛如千山壓頂。

李默一臉無畏,邁步朝前走去。

是的,他能夠深深的感覺到龍魂咆哮的意義。

那是身為龍而不能飛天的不甘啊!

身如灌鉛,重如萬噸,每一次抬腳都承受著肌肉撕裂的疼痛。

這把作為七聖天師的天器而名震天下之物,即使仍然殘裂不堪,但是所散發出來的強橫力量卻令天地也為之動容。

但是,就算天地也壓不倒李默。

他抗著精神上無上的威懾,硬是走到了火龍魂刀之前。

刀身上的裂痕更加清楚的呈現在眼前,幾乎是從刀柄處一直連到刀尖,如果當時的戰鬥再慘烈三分,整個火龍魂刀就會一分為二。

而即使火龍魂刀經過七千年的沉澱,吸收大量的蠻獸血液作為能量,但是要想重生卻也絕不容易。

而即使降服火龍之魂,那這麼一把殘碎的火龍魂刀也根本無法作為武器來使用。

怎麼辦?

就這樣放棄又豈是堂堂男兒所為?

身為男兒,七尺之軀,就絕不能被任何難題所嚇退。

李默驟然間下了一個決定,那就是修復火龍魂刀。

在靈傳宗的九魄煉器訣中,有著一種絕頂而極度危險的修器之法:名為以身鑄器。

以人類血肉之軀為源,和殘碎的玄器融二為一。

從此,人即是器,器即是人。

這是唯一一個解決眼前難題的方法,既打定主意,李默便一聲沉喝道:「好,我就以這一身血肉之軀,將你修補!」

話落,他盤坐而坐,從戒指中取出一截截龍骨,分放在周圍。

以身補器之術,並不僅僅是危險而有難度,同時材料也是極度難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