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額……」

「我覺得我們前世可能不怎麼幸福,所以今世才會繼續這段戀情的啊!」

「你想啊,如果兩個人都已經兩不虧欠了,那今世又怎麼可能遇見?」

初曉曉看出葉墨寒的疑惑和不悅,初曉曉有些心虛,只能隨便扯出一個理由來陳述這些話。

葉墨寒本來還有些不高興,聽到初曉曉這話,這才滿意下來。

「我聽出來了,你是說我們要互相虧欠,我們要藕斷絲連。」

葉墨寒說著這話,更是挑了挑眉,一臉的愉悅。

接著,他輕輕的在初曉曉的唇上印了一個吻……

他的吻很溫柔,帶著某種悸動的情緒,讓初曉曉的身體慢慢變得柔軟、放鬆。

她忍不住的回應著葉墨寒,眉眼彎彎的笑了……

說來,今晚她的心情並不愉快,因為仆林葉出事已經讓她難受和愧疚,再因為鬼葉幻蘭這種毒素的麻煩性、以及勾起前世的回憶,讓她的心情變得複雜。

可如今,感受著心愛的人在身邊的感覺,她的心情卻漸漸的好了起來。

她終於說道:

「葉墨寒,也許曾經我瞎了眼,不小心負了你。」

「但我現在卻真的很感激、很珍惜這種能和你和平共處的感覺,真的,這種感覺真的很棒。」

忍不住的說了這番話,整顆心也變得放鬆、柔軟。

雖然沒有坦白的告訴葉墨寒前世發生過的事,雖然沒有認認真真的跟他道個歉,甚至於重生那麼久,因為隱瞞著這些,初曉曉的心其實一直沉重。

但如今,能借著這個機會跟葉墨寒變相的談論所謂的前世、今生,倒也讓她舒服了一些,心裡也沒有那麼愧疚了。



「乖~」

「這兩年雖然不太愉快,但也不至於誰負了誰。」

葉墨寒將初曉曉抱得緊緊的,唇角的掛著一抹難得的笑容。

這個平日里冰冷淡漠的男人,笑起來是真的足以迷倒萬千少女。

——當然,他不笑也可以。

但,他笑得時候,心情是真的很愉悅,周身的寒氣消失殆盡,就好像他是一抹白月光,溫柔,美好。

看葉墨寒這樣開心,初曉曉的心變得更加溫柔與堅定。

這一世,她不僅要彌補前世的傷害,還要努力的,將這個男人的心融化,讓他們兩人的感情變得牢固。

然後,永不分離…… 夜色越來越深,葉墨寒抱著初曉曉,最終入睡。

而,小女人睡著之後,男人悄悄的從床上爬起來,朝著書房的方向走去。

沐子塵已經在那裡等待了很久。

看見葉墨寒過來,他這才將情況跟他彙報:

「寒少,我們並沒有找到初仙兒。」

葉墨寒聽到這話,臉色變得有些陰沉,但終究沒有說什麼,只是看著他,等待他繼續說話。

沐子塵將尋找初仙兒的過程告訴了葉墨寒,並說出了可疑的事件。

「我明明看見一個很像初仙兒的背影進了左十硯的公寓,可偏偏進去搜索,卻一個女人都沒有。」

「寒少,左十硯這個人,我總感覺很可疑。」

為什麼覺得可疑呢?

上一次在古玩交易所,左十硯就和初曉曉走得很近,這一次在尋找初仙兒的過程中又再一次遇見他,真的是巧合嗎?

而且,明明有女人進去了,哪怕搜出來的是一個普通的女人,也總比連個女人的影子都找不到的強。

這太詭異了!

「調查一下他的來歷。」

葉墨寒點點頭,一雙墨色的眸子閃過深思。

「是。」

「對了,讓人調查一下鬼葉幻蘭的解藥,仆林葉中毒了。」

葉墨寒又接著吩咐起來。



公寓里。

左十硯最終放初仙兒離開,沒有再和她說什麼。

初仙兒離開時,她自己都感覺到不可思議,左十硯竟然那麼輕易的就放他離開了?

果然,這個男人的性格很奇怪,一般人根本猜不到他在想什麼。

但是,既然能離開,初仙兒自然是欣喜若狂,開心的打開大門,最終離去……

她,在等。

只要再過兩天,她就可以現身了——等到初曉曉和初航熠為了找到解藥慌到不行的時候。

……

初仙兒很快的離開了婉市,搭乘了一輛的士車到了隔壁城市。

等她終於到達目的地的時候,已經是凌晨六點,天色有些蒙蒙亮起來。

初仙兒趕緊的進了一處隱秘的公寓。

「爸,媽。」

初元冠躺在床上,雖然他的傷還沒有好,但是為了進行這項計劃,他不得不先離開。

此刻,他的手臂上還掛著點滴,每天都會請私人醫生來查看情況。

「仙兒,安排好了嗎?」

初元冠詢問著初仙兒,一張老臉上布滿了陰冷。

「已經布置好了,仆林葉已經中毒。」

「仆林葉?我不是讓你給初曉曉下毒嗎?」

初元冠一聽到這話,瞬間疑惑起來。

他的女兒是不是聽錯了?這辦的都是什麼事?

「爸,初曉曉不會那麼傻的,對付她會很難,而且我已經說了,我想從初曉曉身邊的人下手,讓她亂了分寸,那樣會更有意思。」

「這樣是不錯,但是你應該對初航熠下手啊,仆林葉是誰?」

初元冠糊塗了,他蹙著眉頭,臉色看起來及其的難看。

初仙兒似乎知道父親會為此責怪她,趕緊的解釋道:

「如果初航熠中毒,以那臭小子對初曉曉的袒護,他肯定寧死也不會幫咱們。」

「而,仆林葉是初航熠的女朋友,而且初航熠看起來很在乎她,肯定不會見死不救。」

「到時候,我們可以利用這一點威脅初航熠,給初曉曉找麻煩。」 初仙兒顯然很懂初航熠的性格。

所以,她才會選擇對仆林葉下手的,到時候利用仆林葉制裁初航熠,再利用初航熠制裁初曉曉,等他們各自忙得不可開交,就是她乘勝追擊,將他們打敗的時候。

「這樣真的行?」

初元冠的老臉上微微狐疑著,似乎感覺有點不靠譜。

「仙兒,你說的那個仆林葉不過就是個不相關的人,就算初航熠真的在乎她,初曉曉也懶得理她的。」

「爸,你就信我一次吧!一定可以的。」

初仙兒一雙眸子中自信滿滿,「我們等待兩天好不好?你信不信兩天之後初航熠就會徹底崩潰,主動來找我們?」

「也行,那就等兩天看看。」

初元冠老臉上勉強扯出一抹笑容來,最終點點頭。

……

醫院,初航熠一整天都在醫院呆著,連學校也不去了。

仆成恩看著如此著急自己妹妹的初航熠,即便是情商偏低的他,也發現了一些端倪。

初航熠看起來很在乎仆林葉啊!該不會是喜歡他妹妹吧?

但仆成恩沒有點破,只是拍了拍初航熠的肩,「航熠,別總是綳著一張臉,我們都要堅強一點。」

「我妹妹她吉人自有天相,不會有事的。」

「恩。」

初航熠勉強點點頭。

荊晴晴今天也來醫院看望仆林葉了,下午放學后,她捧著一捧花,和初曉曉一起前來。



「姐,打聽到解藥的下落了嗎?」

初曉曉一來,初航熠就著急的拉著她的手臂詢問。

初曉曉咬了咬唇,一雙眸子有些無奈,「葉墨寒今天讓人查了一整天,可惜沒有消息。」

「那怎麼辦?」

初航熠瞬間急了,雙眸甚至忍不住的泛紅起來……

「我剛才已經問過醫生了,雖然會痛苦一點,但是這種解藥是慢性的,我們還有一個月的時間,一定能找到好的辦法。」

初曉曉看著初航熠這個樣子,心裡也難受。

她在醫生的允許下,帶著初航熠一起,進了重症監護室看仆林葉。

女孩已經醒過來了,表情痛苦,唇瓣泛紫乾燥,看起來嬌弱無力,及其的讓人心疼。

「林葉,疼不疼?」

初航熠首先拉著仆林葉的手,一臉的擔憂。

女孩搖了搖頭,「小哥哥,我沒事的。」

被病痛捆綁著的人,身上插著許多管子,看起來也沒有了平日里的活潑生動,甚至有些丑,和曾經美麗的女孩,簡直判若兩人。

然而,初航熠卻沒有一丁點嫌棄她的意思,依舊握著她的手緊緊的。

「林葉,你不用怕,我一定會找到解藥救你的。」

「恩……」

仆林葉勉強的扯出一抹笑容,可眼淚卻『吧嗒、吧嗒』不爭氣的落了下來。

「小哥哥,其實我不怕死的,死並不可怕,畢竟人總是要面對這一天的。」

只是,如果真的死了的話,她卻感覺很遺憾。

因為她才和初航熠談戀愛一天啊,還沒有和他正式開始情侶之間的甜蜜,還沒有去坐過摩天輪,沒有一起去許願,去山頂看星星……

很多很多甜蜜的事,他們都沒有做過。 更沒有一起努力的維持這段感情,然後試圖走進婚姻的殿堂。

雖然,還很漫長。

可是她也曾想過那一天,尤其生病的這十幾個小時里,她想過的東西比任何時候都要多……

「林葉,你說什麼傻話?你不會死的,我一定不會讓你死的。」

一提到『死』這個字眼,初航熠的臉上瞬間有些著急起來,此刻眼淚也忍不住的掉落下來。

他平日里是不會哭的,可現在,是真的沒忍住,就落下眼淚了。

初曉曉看著初航熠哭泣的樣子,心裡有些不舒服,她輕拍了拍初航熠的肩膀。

「我先走啦,你和林葉再說一會話,記得不能呆太久,不能影響林葉休息。」



初曉曉離開之後,荊晴晴也跟著她一起離開了。

「曉曉,我也在幫你打聽初仙兒的消息,但是很多朋友都沒見到她,可能躲到別的市去了。」

「辛苦了,不過她很快就會出現的,我們慢慢等吧。」

初曉曉說道。

「你怎麼知道她會出現?」

荊晴晴愣住了,難道初曉曉還會算命不成?

「她給仆林葉下毒,不就是為了威脅我嗎?如果她真的想致仆林葉為死地,直接殺死就行了,何苦弄這種麻煩的毒藥?」

初曉曉分析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