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額,你叫什麼名字?」墨寒看著對方,輕聲問道,雖然這種相識方法有點尷尬,不過倒也沒什麼,先認識一下吧,就當是交個夥伴。

「我姓夏,叫夏輝,夏日光輝。」名為「夏輝」的棕紅髮少年輕聲叫到,後面還說了一下自己的名字是哪倆字。

「那你呢?」夏輝看著墨寒,輕聲問道。

「我?我叫墨寒,墨水的墨,寒冷的寒。」墨寒說著,輕聲答道,他實在是想不出來自己的名字能組合成什麼詞語告訴夏輝了,只能這樣說出來。

「墨寒啊,那今天我們就是同學嘍?」夏輝笑著伸出了右手,示意握個手,作為新同學的見面禮,自然,新同學的背後,也是新的夥伴的意思。

「誒誒,如果可以的話,我更希望我們是夥伴。」墨寒伸出右手,跟夏輝相互握了握手。

「夥伴嗎?那也不錯啊。」夏輝笑了笑,墨寒看了他一眼,也跟著笑了起來。

這裡,是友誼開始的地方…… 文紹上次因爲鄧威之事,被免去了超凡系副主任一職,算是在許退身上吃了大虧。

超凡系這樣的主力大學科系,已經是副主任的文紹,再努力一把,就是系主任,再跳一次,可能就是副校長了。

從某種程度上而言,文紹的這個超凡系的副主任含金量,可比羅時楓的神經系主任強太多了。

神經系只是處於輔助地位,比較弱勢。

但是,文紹身上的職務,可不僅僅是超凡系副主任一職。

文紹還兼任着神祕學院一年級年級主任。

畢竟是帶着神祕學院一年級三門公共大課的牛人。

所以,文紹叫他過去,許退還必須得過去。

只是‘宣佈’這兩個字,就讓許退嗅到了莫名的惡意。

這個詞,用到學生身上,很多時候往往代表着貶義。

“要對我宣佈什麼呢?”

許退精神頭轉了一圈,反思了一下自己的行爲。

他沒犯過什麼錯啊。

他許退,最遵守紀律不過了。

就算是翹課,也給副班邊遠邊老師那邊交了請假條的啊。

一邊趕過去,許退一邊給邊遠打了個電話。

慧心繫的副班邊遠,真是好人不說,也絕對是慧心繫這邊的鐵桿。

“宣佈?”

對於許退的疑惑,邊遠也是一頭霧水,他也不知道。

“你先去吧,應該沒啥事。有什麼問題直接通知我。”邊遠給了許退答覆。

10分鐘後,許退到達了文紹的辦主室,敲門而入。

“文老師,你找我。”

“嗯。”

文紹點了點頭,忽地拿過一份文件,遞給了許退,“這份文件,你看看吧,你心裏知道有這麼個事就好。

畢竟你也是我們神祕學院一年級的天才學生,這個處分,我就不公開宣佈了。”

處分?

許退接過文件,僅僅掃了一眼,眉頭就皺的死死的,臉色也變得難看起來。

“一年級神祕學院新生許退,在三個月成長保護期內,累計缺課曠課達五十二節課。

華夏基因進化大學規定,新生成長保護期缺課曠課超過三十節的學生,將給予警告處分,以資警醒!”

文件下方,蓋着華夏基因進化大學神祕學院的公章,華夏基因進化大學教務處的公章,還蓋着華夏基因進化大學神祕學院一年級年級組的公章,最後,還有年級主任文紹的簽名。

時間落款是2137年9月13日,也就是今天週一的事情。

宣佈!

許退瞬息間明白文紹宣佈的意思了。

這是即成事實。

所以是直接來向許退宣佈的。

至於文紹的什麼不公開宣讀,純粹就特麼的賣嘴炮人情!

“文老師,所有的未上的課程,我都寫了請假條,都有事由,也都在副班主任邊遠邊老師那裏留了底。

這個警告處份,弄錯了吧?”許退質疑。

許退不可能那麼傻的不顧學校規章制度翹課的。

相反的,華夏基因進化大學更講究教學靈活化。

學生若是覺的哪方面的進度超前,是可以直接給任課老師打招呼,獲得任課老師的認可之後,甚至可以直接不上這節課的。

一段時間內側重於某方面的學習,甚至是出清除任務等等,只要有請假條說明情況就好。

校規中明確了不會因爲正常請假而給予學生處份的。

所以許退纔會這樣問。

面對許退的質疑,文紹笑了笑,“幸虧你都寫了請假條,都有事由。

要不然,你在新生成長保護期內缺課曠課高達五十二節,你一個留校察看處份跑不了。”

許退皺眉,“文老師,校規我記得很清楚,我們學校執行的是個性化靈活學習,是可以正常請假集中精力修煉某一方面的能力的。

校規中可從來沒有正常請假之後,缺課累積到一定數量就警告處分的?”

許退據理力爭。

“看來許退同學對校規研究的很透徹嘛。”

嬌妻有毒:總裁大人請小心 文紹笑着,給許退翻出了另外一份文件,翻到其中一頁之後,遞給了許退,“我們學校,有個新生入學管理條例,不知道許退同學看過沒有?”

一看,許退的臉色就難看起來。

新生成長保護期內,累積缺課超過三十節,經提醒後還不能改正者,給予警告處分!

這個新生入學管理條件,有效期只有新生入學成長保護期的三個月。

後天到期!

這一點,許退卻是疏忽了,沒注意這個臨時條例。

沒想到,文紹在這裏等着他。

“文老師,條例規定,經提醒後不改正才能處分,你似乎沒做到這一點吧?”

“許退同學,可不能亂說話啊,你看看你的個人通訊設備,我在8月15日,9月2日,可給你發過兩次短訊的。”文紹笑的一臉溫和。

有這麼回事,許退連忙一翻,再次找到了這兩條短訊。

短訊內容很短。

“許退,有空來參加實戰訓練課,老缺課不好。”

“許退,有時間的話,還是來實戰訓練課學習,對你有好處。”

兩條短訊的內容都有提醒之意,但是並沒有涉及到處分的層面上。

到這個時候,許退已經徹底明白,這是文紹在刻意給他挖坑了!

但凡文紹在短訊中說一句,再缺課可能會給警告處分,許退絕對會上課混一波的。

既然是文紹在刻意的針對他給他挖坑,那此時任何的爭論,都沒有意義了。

學校各個機構的公章都蓋了。

而這個警告處分,其實年級組主任就能提交學院審覈,學院審覈之後送交華夏基因進化大學教務處留檔蓋章,就成了。

這一整套運轉制度,許退都清楚。

不過,沒啥用了。

最重要的是,這個警告處分,其實很輕微,處分持續期只有三個月,三個月後自動撤銷。

對於在校學生的正常學習什麼的,基本沒有影響。

要說影響,只有一點:華夏基因進化大學學生受到警告處分之後,在警告處分的三個月持續期內,其學生個人等階評價降一等。

許退瞬息間就Get到了重點。

馬上就要進行的華夏基因進化大學2137屆大一新生綜合評測就要開始了。

而大一新生綜合評測最主要的依據,就是學生個人等階評價。

許退的個人等階等價因爲警告處分降一等,那麼就代表着許退的新生綜合評測同樣要降一等。

本來,許退在天才如雲的華夏基因進化大學一年級新生中,想要拿到個人綜合評測第一,也沒那麼輕鬆,還得靠加分項才能保證。

比如拿到大一之龍的位置。

但如今,這個警告處分卻如釜底抽薪一樣,直接減了一等。

那許退就算是拿到大一之龍加分。也無法獲得大一新生綜合評側第一。

瞬息間,許退一切就明白了!

安小雪此前交待過許退能拿就儘量拿到大一新生綜合評測第一。

安小雪只是交待儘量。

但是文紹這邊,早就給許退挖下了大坑。

直接就要斷去許退獲得新生綜合評測第一的可能性。

許退好氣!

這文紹,太特麼陰損了!

偏偏他所有的一切,都是合情合理,包括所謂的提醒,都有了。

許退就算想說理,都沒地方說理去!

理全被文紹佔走了!

至於短訊提醒沒有涉及到警告處分提醒這事兒,壓根就較不了真。

一念及此,許退突然間放開了。

瞬息間,在許退的定義中,文紹已經從老師變成了敵人!

沒錯,許退的定義,就是這麼簡單。

老師是需要尊敬的。

敵人是不需要的!

在文紹略有些意外的目光中,許退突然間就拉過了一把椅子,直面文紹坐下。

這個舉動,有些無禮!

但是從現有的規章制度上,也挑不出什麼毛病來。

所以,文紹那圓潤的臉龐上,依舊掛着笑容,一種勝利者特有的笑容。

“文老師,你覺的這樣很好玩嗎?”

“爲了一個大一綜合新生評測第一,爲了學校裏撥給院裏的研究經費,給我挖這麼大的坑?

有意思嗎,很好玩嗎?”

其實還有一個關鍵詞許退沒說——地外名額!

最關鍵的,應該是安小雪所說的個人綜合評測第一所代表的另一個可以直接獲得的地外名額。

只是安小雪說這個涉及到保密條例,所以許退並沒有當面扯出來。

實際上,最根本的,就是這個地外名額!

文紹依舊笑眯眯的,“許退同學,這個警告處分,只是爲了讓你端正一下學習態度。

沒其它意思。

而且,對你也沒啥影響。

三個月的警告處分期,很快就過去了。”

“對!”

許退用力的點了點頭。

“文老師你說的對!三個月的警告期,很快就過了!但是,文老師,我要告訴你一件事。”許退的神情很認真!

“說。”

“文老師,我這個人很摳的!

尤其是我兜裏的東西,別人要是不經我同意就拿走,我是要跟他們拼命的!”許退說的很安靜,像是開玩笑,便又一點都不像是開玩笑。

“許退,別鬧了,我們可沒拿你東西。”文紹笑道。

“你拿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