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銘、錢煜城勝!」

越達無奈地喊了一句。

連他也沒有想到,顧銘和錢煜城竟然能夠打入前四,真是不可思議。

要知道,顧銘進入天武學院才不到兩個月吧,這樣就擊敗了他們入學幾年的弟子,資質真是逆天。

至於古星辰,已經是樂的眼睛都快要開花了。

「這兩小子,總是能創造奇迹!」古星辰心中想道。

全場震驚的說不出話來了。

當初顧銘拿下外門大賽第一,傳回冰武學院的時候,還有不少人不信。

就算是剛才,顧銘取勝,他們也認為是錢煜城的功勞。

可現在,顧銘當著他們的面,越了三個境界擊敗對手,這就不得不信了。

「我和他的差距,已經越來越遠了!」

觀戰台上的紀蘆雪,心中忍不住想道。

一時間,她的心中很不是滋味,又在回想著,當初自己如果不蠻橫地話,結局一定會不一樣。

……

現在,前四名已經決出了,不過具體的順序還沒有排。

鄂陽、顧銘、錢煜城以及兩支冰武學院的隊伍,晉級前四。

那麼接下來,就是繼續抽籤。

巧的是,顧銘和錢煜城這一次人品大爆發,竟然抽中了唯一一支的八八組合。

「該死!」

古星辰心中怒罵一句。

越達也是滿臉的陰沉,他沒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

下一場戰鬥是鄂陽和那支七七的隊伍。

敗者,進行第三名比賽,勝者參加決賽!

「這運氣真的是太差了!」觀戰台上的古依楠搖頭苦笑。

誰也沒想到顧銘會抽中那組八品武王境的隊伍,不過這樣也好,至少前三名有兩隻隊伍是他們天武學院的。

很快,雙方就是上場!

鄂陽在上一場中受傷了,武者之力也消耗了不少。但是這一場,他的勝算非常大,九品武王對七品武王,別說是兩個人,就是再來兩個人,那也是失敗。

對於這一點,根本沒有任何的懸念。

越達瞥了雙方一眼,道:「開始吧!」

下一刻,雙方就是動手了。

鄂陽以一敵二,難度很小。

鏘!

鏘!

戰鬥只持續了兩分多鐘,鄂陽的兩個對手,全部倒地不起。

「鄂陽獲勝!」

越達見到這一幕,氣得咬牙切齒,但不得不宣布這個結果。 接下來便是顧銘和冰武學院的那支八品武王境的對戰。

然而,令人沒想到的是,那支八品武王境的隊伍竟然直接棄權了,原因無他,在之前的對戰中,他們的武者之力被消耗盡了。

現在登場,那也是自取恥辱。

顧銘和錢煜城二人順利進階。

此時,第一和第二名,就這樣被天武學院包攬了。

接下來一戰,則是鄂陽和顧銘、錢煜城交手。

看著還在恢復的鄂陽,顧銘轉頭對錢煜城說道:「錢師兄,我們……」

「好!」

還不等顧銘說完,錢煜城就是會意了,直接點頭。

這鄂陽連續擊敗冰武學院八八隊伍,受了重傷,若是讓他們兩人上場,肯定會遭到唾罵。

鄂陽的第一,名副其實!

顧銘直接說道:「古導師,我們二人這一場棄權!」

聲音響徹整個練武場,全場頓時安靜了下來。

海賊王的副船長2 「我知道了,既然如此,那麼鄂陽第一,你們第二!」古星辰點頭道。

「鄂陽師兄為了這第一,受了重傷,而顧銘和錢煜城的確不應該趁人之危!」

「不錯,這兩人也懂得謙讓,鄂陽師兄拿第一是最好的選擇!」

「如果讓顧銘和錢煜城上場,真的和鄂陽師兄過招,你們猜誰會贏?」

「這就難說了,鄂陽師兄的傷勢頗重,可以說是強弩之末,至少得療養半個月時間,而顧銘和錢煜城的實力都不弱,勝負難說啊!」

天武學院的弟子在那小聲討論著。

至於冰武學院的弟子,臉色都非常難看,第一名竟然又是天武學院的,第二名的隊伍中竟然還有一個四品武王境的新生。

內門大賽,正式落幕!

「古導師,還請在我冰武學院休息一日,我們會將獎勵全部準備好!」越達對著古星辰說道。

「那就多謝越達導師了!」古星辰咧開嘴一笑。

接著,眾弟子們開始退場,顧銘等人混在人群當中離去。

「顧銘,第二名獎勵有一百萬積分,一門中品武學,你們賺大了!」古依楠一臉羨慕地說。

「那得多謝依楠師姐拒絕之恩了!」顧銘挑眉說道。

「你個混蛋,早知道我就和你組隊了,讓你得不到第二名!」古依楠冷哼。

這時,那個鄂陽師兄忍不住走了過來,道:「多謝二位師弟承讓!」

「鄂師兄客氣了,就算我們上場,也不會是鄂師兄的對手,而且,第一還是第二,無所謂,都是自己人!」顧銘笑著說道。

「話雖如此,還是多謝了,今後若是有需要我的地方,儘管開口!」鄂陽笑道。

說完,他便是離開了。

接著眾人也各自回到自己的住處,然後休息。

大叔離婚請放手 冰武學院的效率還算快,開始發放獎勵,半日之後,那越達導師就是找到了顧銘的院子。

「顧銘,這是你第二名的獎勵!」

越達走進顧銘的院子里,遞給顧銘一個包裹。

「多謝越導師!」顧銘急忙感謝道。

越達瞥了在一旁練拳的顧超一眼,道:「我冰武學院院長很看好你,倘若你加入我冰武學院的話,一切好說,就算是給你在修鍊塔三層建立一個專屬修鍊室也不是不可。」

這個條件非常誘人了!

冰武學院的誠意,已經很足了!

只可惜,顧銘不是一個忘恩負義的人。

「抱歉,越導師,我顧銘是天武學院的弟子,現在是,今後也是!」顧銘直接說道。

他明白,冰武學院是看上他的資質了,倘若他今後成為強者,那麼冰武學院也會跟著沾光。

「你……」

越達有些怒意,他們已經開出這樣的條件了,顧銘還不答應,明擺著是和他們對著干。

「越導師,我累了,請回吧!」

顧銘直接道。

「不識抬舉的東西!」

越達心中怒罵一句,腳下可是冰武學院,在他的地盤裡,顧銘竟然敢驅趕他離開?

「那你好好休息!」

越達沒有立即發作,點頭說完之後,便是離開了。

不過,他在走出顧銘院子的時候,眼中忽然閃過一抹殺意。

院子里。

「五十萬火能,一門中品武學,也算是一筆收入。」

顧銘滿意地點頭。

顧少,情深不晚 當下,顧銘就是朝著修鍊塔走去。

修鍊塔,你是洪荒皇室所建,所以積分是通用的。

明日天武學院的隊伍才回去,所以他還有半天的時間修鍊。

接下來的半天,顧銘就是在修鍊塔里修鍊,同時利用混沌之力瘋狂地吞噬修鍊塔內的力量。

修為,突飛猛進!

雖然沒能突破到混沌中期二層,但也差不多了,回到天武學院之後,估計就可以開始衝擊桎梏。

第二天。

天武學院的隊伍開始整頓,然後啟程回去。

顧銘站在古星辰旁邊,掃視了一圈之後,便是盤膝坐下,開始修鍊。

而冰武學院的眾弟子們,目視著血羽鵬離開。

其中,就有顧銘的幾個『熟人』,都是無比憤怒地看著顧銘,恨不得吃了他。

但是,紀蘆雪卻是一種奇怪的眼神。如今的她,已經入不了顧銘的法眼了,顧銘離開時,連看都沒看她一眼。

……

天武學院的隊伍,正在趕回去。

途中,古星辰不禁大聲道:「我們天武學院拿下了兩個第一,出乎了我的預料。所以我決定,回到天武學院之後,向學院申請,所有人都有獎勵!」

此話一出,幾乎所有弟子的眼睛皆是一亮。

同時,他們也是不約而同地想到了一個人。

顧銘!

上一次在天武學院舉辦的外門大賽,顧銘拿下了第一。現在在冰武學院舉辦的內門大賽,顧銘所在的隊伍雖然不是第一,但棄權得到了第二!

一次第一,一次第二,那麼這獎勵,肯定會非常豐厚吧?

「多謝導師!」

古星辰身旁的顧銘趕緊謝了一句。

「你為天武學院爭光,獎勵你是應該的,不過你可不能好高騖遠,這個世界上資質高過你的人,數不勝數!」古星辰笑道。

「弟子明白!」

顧銘點頭。

然而,此行沒有這麼容易,在血羽鵬離開冰武學院后不久,血羽鵬,忽然是發生了異變。

「嗶!」

古星辰腳下的這隻血羽鵬一個踉蹌,仰天鳴叫了一聲。

「小古,怎麼了?」

古星辰詫異地問他腳下的這一隻血羽鵬。 「嗶!」

小古嘶叫一聲,緊接著,就是開始飛速下落。

這叫小古,是古星辰正式成為天武學院導師的時候,贈予他的,所以感情非常深厚。

不僅如此,周圍的那些血羽鵬,也非常怪異地往下掠去。

「大家抓穩!」

古星辰臉色大變,立即大喊了一聲。

這一次,他們天武學院來了八隻血羽鵬,現在全部出現了問題。

這不是重點,重點是從數百米的高空中墜落,就算是武帝境的武者,也要摔成肉醬!

弟子們慌了,一個個狠抓血羽鵬的羽毛,由於墜落的速度極快,他們整個人都處於失重狀態。

就在這時。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