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魁!」聽到青木在叫自己的名字達克萊伊陡然睜開了眼睛,身上的氣勢也是一陣抖動,還以為是要戰鬥了,不過當他看到青木在朝他招手的時候,達克萊伊微微一愣,旋即還是非常他聽話的飄了過去。

對於達克萊伊來說,現在能夠被他信任的人不多,只有青木一個而已。

青木為了幫他恢復也是盡心儘力,所以達克萊伊努力地去接受青木的存在,擺正自己的位置,以一隻訓練家的精靈存活在世界上。

人類的生命終究是短暫的,達克萊伊願意在青木活著的這段時間裡,默默地做一隻精靈。

飄到青木面前,達克萊伊不知道青木要做什麼,不過剛剛他和芙蓉對視時芙蓉的眼神,讓他的內心有了一絲觸動。

「麻煩你了。」青木對芙蓉說道。

芙蓉臉上展露出一絲笑容,「我的命都是你救的,我都沒有跟你說謝謝,青木哥,你見外了啊。」

聽著話語中那熟悉的親近意思,青木也笑了。

芙蓉並沒有因為一樹說他是火箭隊而懷疑他,反倒一直相信著他,這還是讓青木比較感動的。

1號鮮妻:宮少,別硬來 達克萊伊停留在青木喝芙蓉的面前,不知道青木召喚他是為了什麼。

「達克萊伊,讓芙蓉看看你的情況,她說不定有能夠解決的辦法。」青木對達克萊伊說道。

重生八零之舉案齊眉 聞言,達克萊伊微微一愣,他記得芙蓉就是那天救下來的那個女孩,但達克萊伊並沒有感受到她身上有什麼特殊的能力。

不過芙蓉可不管達克萊伊是怎麼想的,走到達克萊伊的身旁,伸出了自己的雙手恆舉在她和達克萊伊之間。

注意到芙蓉的動作,達克萊伊下意識地想要反抗,但在他動之前,青木的手掌卻是按在了達克萊伊的肩膀上,雙眼緊緊地看著他,眼神示意他不要亂動,相信芙蓉。

達克萊伊可以不相信別人,但他卻不能不相信青木,這是唯一能讓他敞開心扉的人類。

緊接著,沒有受到干擾的芙蓉雙手上出現了一圈灰黑色的能量波動。

芙蓉緊閉著雙眼,感受到芙蓉身上的能量波動,達克萊伊露出了詫異的神色,不過很快他就沒有時間去驚訝了,因為他感覺到自己的體內出現了一些變化。

青木放在達克萊伊身上的那隻手臂,也將自己的超能力延伸了進去,僅僅只是為了觀察,並不會影響到芙蓉的操作。

於是,就這樣在湖邊,兩個人以及一隻精靈,全都閉上了眼睛,感受著達克萊伊體內的能量變化。

原本在不遠處鍛煉精靈,熟悉環境的大吾他們,也看到了青木和芙蓉的情況,雖然不知道他們在做什麼,但大吾他們都默契地選擇沒有說話,只是都各自將一定的關注轉移到青木他們的身上。

青木此刻心中卻帶著一絲震驚,他以前為了給達克萊伊恢復的時候,也觀察過他的體內,知道他現在體內能量駁雜不堪,大量如跗骨之蛆的強大幽靈系能量錯綜複雜地盤踞在他的體內,所以導致他如今的實力只能有用最全時期的最多三四層的實力。

青木也曾經嘗試過來調動他體內的幽靈系能量,至少不要這樣錯綜複雜,這樣一來,就算他體內的幽靈系能量總量不變,但他能夠調用的自己的能量就要順暢很多。

可是他的這個想法是美好的,但現實卻很殘酷,無論他動用什麼方法都無法挪動。

如果將達克萊伊剛剛被青木救出來的時候,他體內囤積著的大量的幽靈系能量那是一團一團的,好似一座座高聳的山峰,達克萊伊每調用一絲能量,就像是要翻越高山,非常的麻煩且困難。

但是後來青木從魁婆婆那裡得到了一個可行的配方,青木也用這個特殊的恢復藥劑將達克萊伊體內大量的幽靈系能量給摧毀。

也不能說是摧毀了,就是強行用外來的能量,在那些高山,那些連綿的山巒中,挖據出了很多的隧道,在山巒上修建出了很多嶙峋的錯綜複雜的山路。

這樣一來,雖然調用能量依舊非常複雜,但至少是比之前簡單不少。

經過兩支恢復藥劑后,達克萊伊體內的幽靈系能量是剔除了不少,但也正是因為這樣,導致恢復藥劑的效果會逐漸降低,就算青木加大計量也不一定能夠再擁有前兩次的效果。

青木對於如何恢復達克萊伊的實力陷入了困境中,也就是因為現在達克萊伊依舊還是目前青木精靈中等級最高的存在,暫時不用太擔心這個,所以青木就暫時將這個放在了一邊。

不過就在剛才,觀察芙蓉對達克萊伊體內能量的影響時,青木之所以會露出驚訝的神色,就是因為他發現芙蓉的幽之力居然能緩慢地挪動達克萊伊體內的屬於騎拉帝納的幽靈系能量。

娘子,你可長點心吧 雖然很緩慢,但的確是成功地移動了。

在芙蓉有意識地控制和指揮下,那些被她緩緩移動的幽靈系能量再次慢慢地堆積了起來。

只不過這次的堆積和達克萊伊曾經的堆積不同,曾經是因為幽靈系能量的總量在哪裡,無論怎麼挪動都會成為阻礙。

但現在的情況和當初的情況又有所不同,在青木兩支恢復藥劑的作用下,達克萊伊體內的幽靈系能量的總量已經被削減了不少,所以就算是這次的能量再次堆積起來,也不會成為達克萊伊的阻礙。

特別是當芙蓉有意識地將其中的那些,在恢復藥劑作用下開闢出來的一個個完全曲折的隧道和山道,全都推平,然後用這些原本東一個西一個的空隙匯聚起來,變成一條寬敞的大道,或者一條大的通道。

這樣一來的,其實幽靈系能量的總量沒有變化,所有通道的總量也沒有多少變化,但對於達克萊伊來說,他能夠調用能量的速度和效率一下子就高了不少,提升了不止一個檔次。

只要他能夠自由靈活地控制自身的能量上升,那也就代表著他的實力在逐漸恢復。

不過也不知道是因為芙蓉的幽之力不行,還是因為騎拉帝納的幽靈系能量太強,芙蓉挪動起來太過緩慢,之前的想法還只是最理想的狀態,想要做到那種程度,按照現在的進度,沒有一個月是不可能實現的。

但有一個盼頭總比沒有盼頭好,雖然不知道這樣能夠幫達克萊伊恢復幾成實力,至少這也是一個可期的目標和方向。

一個小時候,芙蓉滿頭大汗地睜開了眼睛,她還是第一次接觸到騎拉帝納的幽靈系能量,對於她此時的幽之力來說,挪動起來還是有些緩慢的,不過至少是挪動了一些。

在芙蓉睜開眼睛后,達克萊伊和青木也同時睜開了眼睛。

看著滿頭大汗的芙蓉,原本神色冷峻的達克萊伊眼底深處閃過了一絲柔軟,但又很快被他自己給掩蓋了起來。

青木從口袋中拿出了一個手帕遞到了芙蓉的面前,由衷地說道,「辛苦了。」

芙蓉結果手帕,緩緩地搖了搖頭,眼中帶著一絲尷尬,「我的幽之力不夠強,只能做到這樣,無法將那些幽靈系能量從的達克萊伊的體內弄出來,可能無法幫助他恢復實力了。」

但青木卻一個手掌直接按在了她的腦門上,笑著說道,「芙蓉,你已經做得足夠好了,你剛剛所做的一切,是我用盡一切辦法都沒能做到的,能夠做到這樣,已經出乎我的余預料了,要是能夠一直堅持下去…」

說到這裡青木沒有再說下去了,一直堅持下去對於現在的芙蓉來說是不可能的,才一個小時的時間,她就已經將自己的幽之力完全耗盡,並且弄得自己滿頭大汗,這是一件既費力又不怎麼討好的事情。

「沒問題!」雖然青木說到一半知道自己可能提出的要求有點過分,但芙蓉卻是直接答應了下來,並且還是一副躍躍欲試的樣子。

青木微微一愣,不知道芙蓉在興奮著什麼。

不過很快,芙蓉就給出了解釋,「青木哥,你放心,雖然我現在做不到長時間地挪動騎拉帝納的能量,但每天堅持一個小時是絕對沒問題的,這不僅是為了幫你,也是為了幫助達克萊伊,而且也是一種對我自己的鍛煉。

我爺爺之前還經常跟我說,要多多鍛煉幽之力,它並沒有我想象中的那麼簡單,當時我還一直不相信,總是找各種辦法各種理由搪塞過去,但是我想我現在終於有些明白爺爺的意思了,這是一次對我自身的鍛煉,又能夠幫助達克萊伊,何樂而不為呢?」

其實芙蓉還有一點沒有說。

青木那天冒死救她,真的是將自己置到了一種非常危險的境地,不僅幫她報了仇,還搶回了她的精靈,這個恩情她一直都不知道該怎麼回報,正好趁這次能夠稍微回報一部分。

這個原因她沒說,但其實她說不說都一樣,青木和她也都是心照不宣。

對於芙蓉這樣的選擇,青木當然是舉雙手贊成。

達克萊伊可能是目前青木的精靈中實力提升最難的,不是依靠戰鬥就能夠提升的,但要是找到了正確的方法,就能夠成為提升速度最快,最穩定,並且在實力暴漲后依舊有足夠自我掌控力的存在。

在這次這樣複雜且危險的環境中,如果達克萊伊的實力能夠再進一步,無論是對青木還是對於他們整個團隊,都有很大的幫助。

在芙蓉給達克萊伊處理能量的這一個小時中,青木不僅自己的超能力在時刻關注,同時晶元也一直在掃描並且記錄達克萊伊的數據變化和能量變化,雖然變化的幅度比較小,卻也是在穩步上漲。

只要有提升,對於達克萊伊來說就是好的,他已經很久沒有體驗過那種實力緩慢提升的快樂了,那種當初的為了變強的那種實力的提升。

對於達克萊伊來說,任何的實力提升都是一種享受。

「那我也不和你客氣,你如果想想要什麼道具或者是藥劑,也可以隨時找我,保證給你提供最好的。」青木揉了揉芙蓉的腦袋笑著說道。

「嗯!」芙蓉也笑著點點頭,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她也開始喜歡上了青木揉她的腦袋。

其實在青木看來,芙蓉幫助達克萊伊挪動他體內的騎拉帝納的能量,並不是一種有限的幫助,而是可以看成一種長期的合作。

青木之所以說,他所製作的恢復藥劑效果會越來越差,那是因為使用了兩次后,達克萊伊體內的幽靈系能量已經雜亂不堪,東一點西一點的,恢復藥劑的效果將會隨著這西能量越來越亂而效果越來越弱。

但是現在這種情況卻又出現了變化。

如果真的按照計劃中的那樣,芙蓉能夠將達克萊伊體內的能量再次堆積起來,只要集中在一起,那麼青木只要稍微調整一下恢復藥劑發揮作用的時間,以及發揮作用的位置,那麼恢復藥劑就能再次發揮出效果!

這對於青木,對於達克萊伊來說,就是能夠完全恢復的機會。

所以芙蓉只是看到了表面,看到了現在,但青木卻是看到了將來和以後。

在芙蓉結束了和達克萊伊的第一次近距離接觸后,他們這樣的行為將會持續很長一段時間。

就像芙蓉所說的,她幽之力也需要鍛煉,隨著鍛煉的加強,她能夠堅持的時間也就越強,每天能夠堅持的時間也就越長,達克萊伊的恢復速度也就越快,這是一種非常好的良性循環。

如果真的按照這種節奏走下去,達克萊伊可能會保持很長一段時間在青木的精靈中,等級制霸的位置。

在處理完了達克萊伊的事情,告訴他從今天開始每天都要和芙蓉相處一段時間,讓芙蓉幫助他恢復實力后,青木就開始忙別的事情了。

進入到這片大陸也快有一個月的時間了,長時間的野外戰鬥對於精靈們來說,是一件精神和身體都非常疲憊的事情,所以今天青木沒有安排任何的訓練任務,他自己也是放下了所有的事情,來一隻只地給每隻精靈做全身檢查和全身按摩。

非卿不娶 幫助他們恢復身體疲勞的同時,也幫他們緩解精神上的疲勞。

精靈這種生物,雖然他們的身體強大程度不是人類能夠比擬的,但也終究不是鐵打,除了少數純金屬和岩石製成的精靈外,大部分的精靈都有一副看似堅硬實則柔軟的身體。

所幸也就是現在青木超能力足夠強大,能夠直接使用超能力給精靈們按摩,否則別說是按摩了,像波士可多拉和班吉拉這樣的精靈,青木就無從下手,特別是全身被金屬所包裹的波士可多拉。

不過如何給這種難以按摩的精靈進行身體上的按摩,本就是培育家這個職業的人所需要學習的事情,青木有著晶元的幫助,能夠最快地分析出給精靈哪幾個位置,哪幾個穴位按摩能更快地幫助他們恢復,這是屬於他的優勢。

雖說這段時間,大部分都是由暴飛龍、沙奈朵、妙蛙花和路卡利歐負責主要的戰鬥,但他們的實力終究還是差了那麼點,特別是在暴飛龍的實力還未突破到准冠軍時。

總會出現一些以他們的實力無法抗衡的精靈,這種情況下青木就會派遣合適的精靈去戰鬥。

至於什麼是合適的精靈,就是等級相差不大,實力相差不大的精靈去戰鬥。

雖然這樣取得勝利的速度會慢一點,並且在戰鬥結束后精靈也會受不同程度的傷,但歷練歷練,受傷和磨鍊本就是歷練的一部分不是嗎?

如果總是和實力比自己弱,隨手放兩個技能就能解決的對手戰鬥,那又有什麼意思呢?

相信不只是青木,就連青木的那些精靈都不會願意一直參加這樣的戰鬥。

如果真的要虐菜,為什麼還要跑到這種高危環境中,精靈世界中的那些普通的,野生精靈等級不高的森林中虐菜,難道不香嗎?

想要學到更多的東西,想要將平時鍛煉、訓練中所學到的東西好好的運用到實戰中,那最好就是找旗鼓相當的對手來一次硬碰硬的較量。

青木對於自己的精靈培養有著自己的計劃,一旁不遠處的大吾和渡他們當然也有著自己的培養方式和培養方向。

一千個人就有一千個哈姆雷特,那麼一千個人對一隻精靈就有一千種培養方式,很難證明哪種方式是最好的,只有將精靈培養成自己所希望的心目中的那種形態,那麼對於他來說,這種培養方式就是最好的。

所以青木幾個人雖然距離得並不遠,但他們彼此在培養和鍛煉精靈的時候,幾乎做到互不干涉。

哪怕是看到對方培養精靈的手段在自己看來是不正確的。

而在這段時間中,青木將波克基斯和鋼炮臂蝦們再次放了出來,給他們好說歹說解釋了一遍后,波克基斯才明白了事情的經過。

總之就是一句話,他們需要再在這裡呆四個月的時間,這對於人們來說,也算是一件好事,本來還對這個地方有一種戀戀不捨的感覺,對故鄉不是那麼容易就能夠放棄的,這次有四個月的時間來給他們告別,足夠了。

另外,他們的出現,會增加這座山谷中的波導之力,能更好地抵擋住異常超能力的掃視,能夠增加自身的安全。

青木還將喬克利和那個黃衣中年人的兩隻伊布召喚了出來,一隻葉伊布和一隻雷伊布。

雖說培養得還算不錯,但青木卻沒有收為己用的心思。

達到他的這種實力,如果不是像大吾一樣正好遇到一隻相性特別好的精靈,基本上是不會接受的。

特別是這兩隻精靈本來還是屬於別人的。

當然了,不準備作為自己的精靈,卻也不代表不能使用,在一定特殊的場合,還是能夠用一下的,畢竟也是兩隻實力達到了冠軍第一道關卡的存在,就算沒有匹配的訓練家,自身能夠發揮出來的戰鬥力也不弱。

而且他們現在不同鍛煉,也不用什麼特殊的培養,只要能夠保持好自身的實力就足夠了,可以用來守護整個山谷,確保不會被一些貿然闖入進來的野生就精靈所干擾,加強了整個山谷的安全性。

今後一段時間,青木他們很有可能就要生活在這裡了,作為他們大本營一樣的存在,之後必定會再一點點地加強這個地方的防守能力。

今天是他們抵達山谷的第一天,每個人都需要對自身做一些調整,等到今天結束,大部分的人應該會選擇慢慢走出去,不僅是為了尋找別的人,也是為了鍛煉各自的精靈。

神教的存在就像是一把懸挂在頭頂的匕首,如果不想在匕首落下的時候失去生命,那麼就只能不斷地增加、提升自己的實力,不說反抗匕首,至少在匕首落下的時候能有足夠的防禦力。

一切都如青木和眾人所計劃的那樣進行著。



就在青木他們開始穩固提升自己,尋找同伴的時候,此時降臨到這片大陸上的聚集在一起的神教眾人卻是亂成了一鍋粥。

他們現在根本就沒有什麼心思和精力去對付青木他們,因為現在的他們都是自顧不暇。

就如青木所感知的那樣,神教的人的確是聚集在這片大陸中間的高山上。

準確的說,是在這座高山上的一個特殊的屏障外,在青木看來氣勢洶洶的神教眾人,卻是被這道屏障給難住了,

在屏障外的一個平地上,聚集著不少的人,這些人神色各異,行為或者說是姿勢也是各不相同,有一種涇渭分明的感覺。

但在這種涇渭分明的狀態下,這群人又隱約地以兩人為首。

如果青木在這裡就能夠認出,當初第一個進入的,超能力的超強的那個男子,正是這兩個領頭人中的一個。

不過兩個領頭人的神色卻是完全相反,那個超能力強得過分的精神男,此時正依靠在一塊峭石前,默默地搗鼓著自己的指甲。

有幾個人隱約以這個帶著一絲看戲表情的精神男為首,都帶著一副漠不關心的看戲表情。

而另一個領頭人則是黑著臉的黑面男,也不知道他是因為生氣而黑著臉,還是因為他本身的臉就比較黑,不過此時他的眼神卻是非常銳利,惡狠狠地的瞪著兩個站在他面前不卑不亢的人。

正是從大吾手上逃走的百靈和從青木手上逃走的一樹。

不過此時一樹全身都換上了一身黑衣,就連他臉上的眼罩面具也變成了黑色。

好一個神教的黑使者!

站在他身旁一臉淡然的百靈卻穿著一身白衣,正是神教在精靈世界最活躍的白使者!

儘管那個黑臉男一副怒髮衝冠的樣子,但一樹和百靈卻沒有任何懼怕的意思,只是靜靜地站在原地,讓黑臉男一身的怒意無處發泄。

————————————

求各種票票! 看到一樹和百靈的表情,黑臉負責人心中暴怒的同時,也出現一絲無奈。

沒辦法,雖然他的實力和地位都在兩人之上,但一樹和百靈作為神教的黑使者和白使者,直屬於主教,或者也可以叫做教主,他有訓斥他們的權利,但卻沒有懲罰他們的權利。

所以看到一樹和百靈一副無所謂的態度,他卻沒有任何辦法。

如果是在平時,也就算了,可是這次的任何行動主負責人是他,下面的人如此樣子一盤散沙,他沒有匹配的權利,統領起來真的是非常難。

就比如在一旁看戲的神經男,帶著他的幾個親近的手下,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樣子。

除了他的嫡系手下現在看到他發怒戰戰兢兢的樣子,其餘人更多的像是在看笑話。

本來他攬下這次的任務,是有預料到一些人不聽從自己話的準備,但是想到這次的任務其實並不困難,就算是沒有神經男的那一批人,只要能夠將本來在這片大路上的人收服,他也有信心能能夠將這次的事情解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