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浩族的兄弟,如果你們也是愛好和平的,是被迫參與侵略戰爭的,我會給你們一個生存的機會,迫降下你們的戰艦,下來投降,我朱西瑞保證給予你們應有的尊重!」朱西瑞此時已經登錄上了另一艘完好的戰艦,並開通了國際通用頻道喊道。

「哼,你們這些嫡炎族的賤民們也配讓我們投降,有本事就來殺了我們。」玉德元帥嗤笑道。

「哼!你死是肯定的了,但是你憑什麼替其他四人作主,他們有權做出自己的選擇,你當你是個什麼東西,一個可憐的跳樑小丑而已!」

「你敢罵我,你個賤民!」

「你個人類的寄生蟲,和平社會的癌細胞,就該人人得而誅之,讓你這樣的人活在世上,就是對社會資源的浪費,還好意思在那裡高高在上,大放厥詞,你不過是只斷脊的犬獸,爛尾的巨蜥,早該自裁於民眾面前!」朱西瑞這邊罵的興起過癮。

那個黑浩族玉德元帥是越聽越氣,嘴中只能不斷的地說著「你!……你!……你!」,到最後竟然一口氣上不來,直接暈死在了戰艦之中。

原本他的戰艦是有緊急情況下自動駕駛的,可惜他暈死過去時正巧壓在了手動操控桿上,使戰艦直直向地面飛去,隨著一聲轟鳴,宣告了玉德元帥生命的終結。

「剛才死的應該是你們的頭領吧!好了,現在你們還要負偶頑抗嗎?再給你們最後的機會迫降投降!」朱西瑞說完就關閉了通訊。

在艦倉里的幾人,包括鎏翼菲都用一種異樣的眼神看著他。

「大家都怎麼了,為什麼用那樣的眼神看著我?」朱西瑞一臉疑惑地說道。

「西瑞哥,你竟然用嘴就把對方的頭領給活活罵死了!」鎏翼菲十分不解的回應。

朱西瑞沒有再說什麼,轉身朝後擺了擺手走出艦倉,看著已經迫降向下的三艘戰艦,臉上露出了開心的微笑。

(未完待續……) 此次山谷遭遇戰,以嫡炎族完勝告終,在這過程中,很奇怪的律相城卻一直沒有任何的動靜。

要說他們沒有發現近在咫尺的激烈戰鬥,那是不可能的,並且黑浩族艦隊隊長在戰鬥處於劣勢時,還曾經向律相城求援過,對方依舊用一堆爛理由搪塞了他們。

唐三是此次遭遇戰中駕駛特殊戰艦的其中一人,他長著一張十分喜慶的臉蛋,性格外向而樂觀,話特別的多,見人就拉著說話,幾乎不停嘴。

之所以提到了他,是因為他的一番話,或者說是一個故事。

事情還得從他爺爺的日記說起,很顯然他爺爺的文采不是很好,日記寫的像流水賬。

圖墁星987年五月七日晴

今天收到嫡炎族一位老朋友的孫子來訊,說是老友失蹤在踏踏果山谷,失蹤前曾囑咐他孫子,若是半個月後還沒有回來,就來找我。

圖墁星987年六月十七日天氣情況未知

今天是我進入老友失蹤山洞的第七天,山洞不深,探遍所有可能藏人的地方,都沒找到老友的身影,只是每隔一兩個小時就聽到老友呼救聲。

圖墁星987年六月二十二日天氣情況未知

老友失蹤已經滿一個月了,我在這山洞裡都已經過去了七天,老友依舊是只聞聲音不見人,我開始懷疑那是老友的鬼魂在呼叫我。

圖墁星987年七月十五日天氣情況未知

我已經快一個月沒有走出這個洞穴了,帶來的乾糧已經快要消耗殆盡,老友的呼救和喊我名字的聲音聽起來是越來越遠了,或許是身體變得越來越虛弱了吧。

圖墁星987年七月十六日天氣情況未知

今天一整天都沒有再聽到老友的聲音,估計已經去世了,而我依舊找不到他,乾糧也已經耗盡,我決定明日離開這裡回家。

圖墁星987年九月九日晴

經過近兩個月的準備,我帶著一個工程隊以開發礦藏的名義,再次來到了老友失蹤的山洞,對洞壁各處進行了開挖,勘探,依舊沒有找到任何老友的蹤跡,倒是被我在山裡開挖出來一個空間超大的洞室,就算在裡面建個軍事基地都不成問題。

圖墁星987年九月二十九日晴

我動用家族資金的事情被查了出來,家族將我除名了,我很難過!

圖墁星998年一月九日晴

黑浩族艦隊佔領了律相城,他們找到在山洞中隱居的我,並徵用了我的山洞,並將我安置在了律相城城裡。

日記與山洞有關的記錄就是這麼多,唐三把這個故事對許多人都講過,但是沒有人會相信他。

因為律相城城裡的市民都知道,他爺爺晚年是個瘋瘋癲癲的精神病患者,一直到他去世也沒有清醒過。

「唐三,帶我去那個山洞看看!」朱西瑞對於有故事的山洞很是感興趣。

「西瑞上人,你相信我爺爺的故事?」唐三看著朱西瑞問道。

「去看看有何妨,就當給自己放個假,旅遊一番就好。」

「謝謝西瑞上人,我這就帶你去,只是那裡還有不少我族的士兵看守,我們要帶些人去征服才是。」

「裡面有多少人?」

「嗯,現在裡面總計得有萬多人吧,不過絕大多數都是戰艦建造、改造和研究人員,士兵應該不超過一千人。」

「哦,那就讓斐中豪帶上一千人一起去吧。」

「是!」斐中豪爽快地答應道。

由於朱西瑞的飛船還在他空間里維修,這次他們乘坐的是地龍一號低空飛行車。

斐中豪駕駛運輸飛船搭載千名士兵在空中跟隨。

他們來到那處絕壁前下了車,朱西瑞抬頭打量石壁,一平如削的石壁寸草不生,肉眼觀察竟是看不出那洞門在哪裡,他轉身向唐三看去。

唐三抬起手臂,在通訊手環上按了一下,石壁上幾乎細不可聞的聲音響起,一扇巨大的洞門先是內縮而後向右移了開去。

那長方形洞口高四十米,寬百米,離地面有百十多米。

朱西瑞、鎏翼菲同時一個跳躍就落在了洞口,留下一個唐三在地面傻傻獃獃地看著洞口的兩人。

「哇哦,西瑞上人好厲害,百十多米竟然只是輕輕一躍就上去了!」唐三實在也想不出來,人類怎麼可以有如此的彈跳力。

朱西瑞、鎏翼菲剛在洞口站定,呼啦啦衝上來十幾個手持能量槍的士兵,朝著他們問也不問就開了火。

他們本就知道那裡有士兵把守,在有準備的情況下反應也是急速,一邊躲著襲來的能量光束,一邊欺身上前,迅速將十幾個士兵一一擊昏。

完成後,朱西瑞跳下石壁,單手抓著唐三將他帶入洞口,並通知斐中豪將飛船停泊過來,將士兵們卸了下來,原地候命。

「西瑞上人,這個洞可是我爺爺花費半生時間建造的,在這裡的電子系統中,我可是擁有最高許可權,真的哦,有許多的密室倉室,就連原來那個什麼狗屁元帥都進不去,有我就能輕易打開。」

「走,先去解決所有的士兵!」朱西瑞怕唐三一說起來就沒完沒了,趕緊催促道。

「好,這邊走。前面不遠有個門禁,放心,我說過我有最高許可權的,不過打開門后,裡面有四個手持武器的門衛,那個我可對付不了,就得西瑞上人你們出手才行哦!其中有一個姓葉的門衛還經常跟我喝酒,他那酒量,哎呀呀,簡直差極了,不要二兩準保趴下。還有那個叫石秀的,那個臭棋簍子,棋下的臭,還老是賴皮……」

「你能不能歇一會,不要再嘮叨個沒完沒了,整個腦袋裡都是你啰七八索的嗡嗡聲。」鎏翼菲忍不住說道。

「哦!」唐三很無辜的眼神看了鎏翼菲一眼,果真就閉了嘴。

門禁打開,朱西瑞、鎏翼菲同時出手,四個士兵很快就直挺挺躺在了地上,往裡走裡面是一條很長的長廊,長廊兩邊各有幾十間士兵宿舍。

由於玉德元帥都已經親自出洞迎戰去了,洞內處於失控的狀態,所以這個時候除了例行站崗的幾人,其他的士兵就基本都窩在各自的宿舍里休息。

朱西瑞、鎏翼菲進到一間總控室,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將裡面的幾個士兵制服。

「所有的黑浩族士兵們,你們的玉德元帥及艦隊都已經被剿滅,現在我命令你們一律放下武器,不要做無謂的抵抗,到洞口集合,向我嫡炎族投降,我們會保障你們的生命安全。」朱西瑞對著顯示屏喊道。

(未完待續……) 留在洞內的這些士兵,本就是一般烏合之眾,得知他們的元帥和艦隊都被消滅了,哪裡還敢有反抗的勇氣,便紛紛放下武器去了洞口。

朱西瑞通知斐中豪將他們帶回營地,自己則繼續在洞中探查起來。

這個山洞確實夠大的,上下共分成了三層,一層是空曠的泊艦坪,四周建有官兵們的宿舍、武器能源庫和軍被物資庫。

現在停泊在那裡的戰艦還有五千多艘,大多數都是黑浩族常規戰艦,那種特殊的小一號的戰艦也有二十四艘,朱西瑞一連串的瞬跑,便將它們全都收進了他的空間里,武器能源塊和軍備物資也都被朱西瑞洗劫一空。

來到地下二層,這裡主要作用是維修、研發、建造戰艦的場所,許多的科學研究人員和先進的調試、維修設備都在這一層。

朱西瑞除了洗劫物資和設備外,連許多的科研人員也都被他忽悠去了他的空間里。

第三層,已經是深入地底將近兩百米了,這裡主要是供工人生活起居的,朱西瑞就在這裡到處行走著。

很顯然,這一層的民眾們還不知道外面發生的情況,依舊按著平日里的節奏生活著,甚至在一些街道兩邊有許多做買賣的商人。

這裡的市民並不僅僅只有黑浩族人,其實嫡炎族的人更多一些,不過他們的地位就很是不好了。

「爸,我要跟小美玩!」一個黑浩族小男孩哭鬧著被父親拖拽著離開。

「你以後不能再跟她玩了,聽到沒有,我這是為你好,等你長大了就會明白的。」男孩的父親一邊拖拽一邊勸導。

「為什麼?她是我好朋友,我就要跟小美玩!」

「再不聽話我就要揍你啦!她是賤民的女兒,她不配做你的朋友!」

「小美,別哭了,你們是不可能成為朋友的,誰讓我們是嫡炎族人呢!」一個中年婦女拉著小女孩流著淚勸說道。

「可是我就是想要跟艾多哥哥一起玩!」小女孩抹著她媽媽的眼淚說道。

朱西瑞看著這個畫面停下了腳步,他不能放任這樣的事情發生,而熟視無睹。

「在我嫡炎族管轄範圍內的人,只要遵紀守法地位都是平等的,你,還有你,都給我去民政部接受思想改造一個月,這期間家庭交由民政部接管。」朱西瑞沖中年男人和婦女說道。

「你個賤民是個什麼東西!竟敢如此對我偉大高貴的黑浩族人這樣說話!」一隊維安人員走了過來怒罵道。

朱西瑞臉色陰沉地瞪視著說話的那人,唐三在邊上都感覺到了一陣陣殺意直透脊梁骨,然而對面那人卻還不知死活。

「瞪什麼瞪,他媽的,再瞪老子挖了你那雙狗眼!」

「你可以過來試試!唐三,你們把兩孩子帶開,我倒是要看看,這夥人是怎樣挖我眼睛的。」朱西瑞此時已是憤怒至極。

唐三和鎏翼菲迅速走過去將那兩家人帶走,直到看不到朱西瑞他們才停下。

鎏翼菲立即聯繫了城主柯傑明,讓他迅速派人來接管這個山洞,邊上的婦女從通訊中知道了她是嫡炎族公主,當即跪伏在地,不斷磕頭。

而唐三也與那個中年男人把情況說了一遍,男子聽了嚇的哆哆嗦嗦,本就是社會底層的他,哪裡敢得罪變天了的新主,跪在地上直求唐三幫忙求情,唐三告訴他好好接受改造,家裡不用擔心,西瑞上人一向待人以善,知錯就改才是正理。

於此同時,城市維安隊那些人已經將朱西瑞圍在當中,維安隊長站在朱西瑞面前,個頭竟是比他還高出一大截。

「現在求饒還來得及,給我趴在地上磕三個響頭,再拿出一千黑浩幣,今天大爺心情好,就大發慈悲饒你一命。」

「要我的命!你盡可以上前來取,我要警告你們的,一旦出手,就得有付出生命的覺悟。」

「賤民,你是不想活了!」維安隊長說完舉起手中的維安棍照著朱西瑞頭頂就砸,其他幾人見他們的頭領已經動手,也紛紛沖了上來就要圍毆朱西瑞。

「你們不能這樣,放過他吧!」一個新加入維安隊的成員勸解道。

「放你媽的!沒用的東西!」另一個維安員舉棍就朝那個新人砸去。

就在這時朱西瑞動了,維安隊員眼前一花,一個個就感覺臉被重鎚砸了一下似的,連一聲喊疼的聲音都發不出來,就直直倒在地上蹬腿抽搐著。

唯一站在當地的那個新人,眼睛緊閉著等待同事維安棍砸頭的到來。

「你叫什麼名字?」朱西瑞問道。

那人沒等到維安棍砸頭,忽地聽到有人在他面前問話,這才睜開眼睛,看到一地的同事已經全都倒在地上。

「他……他們都死了?」

「他們都該死,回答我的問題!」

「我叫唐丁海。」

「好,唐丁海你願意做這裡的城主嗎?」

「城主,我?你是誰?」

「我是誰你不用管,就問你願不願意?」

唐丁海想了想,點了點頭。

「記住,上任后不管嫡炎族人,還是黑浩族人都要公正對待,好好把這裡改造成沒有種族歧視的人間樂土。」朱西瑞說完就要離去。

斐中豪帶領著一隊全副武裝的戰士來到朱西瑞身邊,向他立正敬禮。

「西瑞上人,哈礦城城主前來報到。」

「嗯,把你的這些兵先借給這位唐丁海城主用用吧,對了,唐丁海這個城叫什麼名字?」

「我們這裡不叫城,叫區,上面兩層是一二區,這裡是三區,負責各區的叫區長。」

「嗯,那從今天起這裡就叫城了,這裡軍事基地的作用廢除,上中下三層全都改造成居民區,而城市的安防建在洞外山谷中。

這裡是由唐三的爺爺始建,后被改成了軍事基地,就叫唐基城吧,你就是第一任唐基城城主。」朱西瑞說道。

「謝西瑞上人!我定不負上人所託!」唐丁海跪伏在地,磕頭道。

朱西瑞正要去扶起唐丁海,突然先前的那個婦女跑來跪在了朱西瑞身邊:「西瑞上人,快去救救我女兒吧,她就快要死了!」

「出了什麼事?」

「我也說不清楚,你還是去現場看看吧,鎏翼菲公主說了,這種情況只有西瑞上人才能幫助的了我女兒!」婦女急切而痛苦地殷求道。

「起來前面帶路!」朱西瑞一手扶起唐丁海,一手扶起那個婦女。

(未完待續……) 朱西瑞等人一路跟著中年婦女來到一處靠近洞壁的房間,推門走了進去,是的,她確確實實是推開門走了進去,在如此高度文明的社會裡,她的家連地球上貧困戶都不如,與其說那是門,還不如說是籬笆牆。

進到房間,裡面就更是簡陋的讓朱西瑞都直蹙眉。

「西瑞上人,就在我女兒的房間里!」中年婦女一邊走一邊解釋。

來到她女兒的所謂房間,裡面除了一塊大點的建築廢料搭建的小床和一床破破爛爛的被子就再無一件多餘的東西。

鎏翼菲正蹲在靠洞壁的牆邊,拉著小女孩的手,輕聲細語地安慰道:「小美不怕,姐姐會陪著你的,一會大哥哥來了就能把你就出來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