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嬴政將大概的情況說明,而扶蘇的神色也逐漸從茫然,變成了驚愕!

「父皇,這難道是師尊給我的考驗嗎?」

「是的!」

嬴政點頭,伸手拍了拍扶蘇的肩膀。

「扶蘇,朕相信你!」

【政哥,我恨死你!】

7017k 劉黎明好心的勸說,但是鄧隊長似乎並不領這份情,說道:「這你就不用操心了,我自有分寸!我們這次來不僅帶了一般的武器,還有重武器,火焰噴射器,麻醉槍……」

「鄧隊長,劉大夫說你對付不了,你絕對對付不了!」這時陳美麗走了過來。

「你是誰啊你,這裏有你說話的份嗎?」

陳美麗皺了皺眉頭,不答反問,「別管我是誰,你們是哪個部隊的?」

「我為什麼要告訴你?」鄧隊長冷冷的掃了陳美麗一眼。

「為什麼,就是因為我是國家安全局的人!」

此言一出,劉黎明也驚呆了,這才想起來陳美麗雖然辭掉了公安的職務,但她還有一層身份是國家安全局的人,這麼重要的事情,他竟然忘了。

劉黎明心中一顫,媽的,自己竟然把國家安全局的人給上了,不過想想自己也夠牛叉的了!

聞言所有人都震驚了,只見陳美麗拿出了自己的證件交給了鄧隊長。

鄧隊長大概看了一眼,便很快明白了怎麼回事,國家安全局是什麼單位,而且看看上面的職務還非常的高,他臉色一變,馬上向陳美麗行了一個軍禮。

「首長你好,對不起!」

「不用,都是工作的需要!江淮村的安全交給你了,其他的事情有我們國安局全權負責!你在這裏隨時待命就可以了!」陳美麗吩咐道。

鄧隊長目瞪口呆,連一句反駁的話也不敢說,行了一個軍禮,便轉身馬山去執行陳美麗的命令。

「看什麼,看什麼,你們都在看什麼呢!劉黎明、曹玉豪你們想什麼呢?」

所有人的嘴裏好像塞了一個雞蛋似的,陳美麗笑笑說:「別驚訝,我的工作性質特殊,希望你們要為我保密啊!劉黎明特別是你!」

陳美麗拍了拍劉黎明的肩膀,劉黎明嚇的差點坐在了地上。

此時馮秀琴和曹玉豪對陳美麗,馬上又畢恭畢敬起來,一旁的林紫燕站在那裏遲遲不敢說話。

劉黎明愣了好久才回過來神,吞吞吐吐的說道:「那我們接下來該怎麼做?」陳美麗笑道:「剛才我已經和張根明說了,你我還有他,我們三個還有我的小分隊咱先上去看看地形,然後再想辦法怎麼捉到那傢伙!這種東西我們在國外執行任務的時候見過,外國人叫它水怪,它是兩棲

動物,不光可以在陸地生活,而且在水裏也能生存!」

「稱它是水怪,它不是真的水怪,具體是什麼東西,我以後在和你們解釋!」

「知道了,你的人什麼時候到,還有我們什麼時候進山?」

「馬上!」

陳美麗話音剛落,不遠處的天空中一架軍用直升機徐徐向這邊飛來。

飛機剛剛落下,一隊穿着特殊迷彩服,戴着鋼盔,各個臉龐黝黑,手中抱着黑洞洞的自動步槍的五名特戰隊員就跳了下來。

他們槍口整整齊齊的朝着一個方向,沒有一點偏差。

為首的特戰隊員慌忙跑了過來,向陳美麗敬了一個軍禮說道:「陳科長,我們眼鏡蛇突擊隊向你報告!」

陳美麗瀟灑的給特戰隊員敬了一個禮說道:「辛苦了蛇頭,走,我們現在就出發,大概情況你們已經了解了吧?」

「嗯,我已經了解了,我挑選的是我們眼鏡蛇特戰隊精英中的精英!」

「那就好,我現在是這裏的總指揮,你要服從我的命令,這隻不明生物身上攜帶有新型高傳染性病毒,一旦發現當場擊斃並焚燒!」

陳美麗正在給特戰隊員下達命令之時,又一對人馬走了過來,為首的一名年齡大概有五十歲的男子走了過來。

「這裏誰是負責人?」

「我是,你們是哪個部門的?」陳美麗走上前說。

「你好,我是華夏中科院院士,陳新傑,這裏發現不明生物,對人類生態環境研究非常有意義,我命令你們立即停止行動,我們要將不明生物帶回去研究!」陳新傑掏出了自己的證件。

「陳教授,這恐怕不行,不明生物體上帶有極具傳染性的病毒,它多存活一天,對我們華夏十幾億的同胞都是威脅,一旦出現意外,後果不堪設想,必須就地解決並焚燒!」陳美麗沉聲說道。

「這是上級的意思,我不是在和你商量,我這是命令!」

陳新傑厲聲喝道:「這些新生動物我們經常接觸,不可能讓意外發生,在加上我們有華夏最先進的設備,一旦出現,我們會立即採取措施!」

陳新傑說是中科院的,他證件上的身份非常特殊,其實他也是國家安全局的。

國家安全局分十幾個局,每個部門都是獨立的,陳新傑拿有總局局長的手領,而且他的職務還比陳美麗高了一級,此刻陳美麗也沒有辦法。

「這位領導,我和那個不明生物交過手,它和一般的生物不一樣,它思維敏捷,還能製造武器,一般人很難到達它的身邊,我建議你還是聽從陳處長的安排!」劉黎明上前說道。

「你是誰啊?有你什麼事?」

「我只是救助隊的一個醫生,奉命前來控制疫情和消滅傳染源的!」

「醫生?一個小小的醫生管你什麼事,這裏沒有你說話的份,一邊去!」陳新傑冷聲喝道。

陳美麗皺了皺眉頭,慌忙把劉黎明拉了回來。

陳新傑上前對着眼鏡蛇特戰隊命令道:「現在我命令,你們協助我們科研大隊活捉不明生物,不得有半點失誤!」

特戰大隊隊長黃成祥上前敬了一個軍禮,說道:「實在不好意思我不能從命,我接到的命令是協助安全局陳科長消滅不明生物,防止疫情傳播!」

「哼,你這是什麼態度,我的命令可是安全局最高領導下達的你必須服從!」陳新傑的面色難看到了極點。

「必須服從?我的上級是陸軍總參謀,沒有參謀部的命令,我不可能聽從你的指揮!」他戰隊隊長沉聲說道。「你一個小小的特戰隊隊長竟然敢和我這麼說話,你是不是不想幹了?」 晚上,嘉兒家。

「不要!!」床上本來應該睡著了的嘉兒突然起來。

「嘉兒,怎麼了?」旁邊四個數碼寶貝也被她吵醒了。

「寄宿學校……收養……媽媽……」嘉兒這樣說,臉上的表情不對勁。

巴達獸、小狗獸:「嘉兒?!」

「嘉兒,做噩夢了嗎?」哥哥太一走了進來,本來他剛上完廁所就聽到妹妹的聲音。

嘉兒:「好像是……做了個夢……」

黑大耳獸:「夢?」

嘉兒:「一座學校……一個老奶奶……好真實……總有種熟悉感……」

「嘉兒?!」聽到這話巴達獸有些擔心了,它知道那指的是什麼。

「我也不知道,不清楚……好像經歷過,又好像沒有。」嘉兒隨後捂著頭有些痛苦道。

太一:「嘉兒你還是別去想了,讓它過去吧?時間不早了。」

迪路獸:「對啊,嘉兒。」

嘉兒:「嗯!抱歉哥哥,打擾你們休息了。」

「……」見狀巴達獸和小狗獸也對視一眼。

第二天

「嘉兒,你真的沒有問題嗎?」阿武擔心的看著完全不在狀態的嘉兒非常的擔心。

「要不,今天嘉兒你先回去休息,這裡交給大輔他們就行。」因為實在不放心妹妹,所以跟過來的太一。

嘉兒:「我真的沒事,大家不用擔心我。」

高石武:「可是……」

「小京去了京都,如果現在我又回去了,阿武你們人手不夠很危險。」嘉兒這樣說的同時也看向巴達獸、小狗獸。

太一:「好吧,嘉兒你不要太逞強了,不舒服要和我們說。」

大輔:「那,我們走!」

「好!」因為小京去京都畢業旅行了,所以連口號沒有人喊幾個人去了數碼寶貝世界。

「根據光子郎傳來的消息,那個方向有一塊聖石。」數碼寶貝世界某個位置,伊織看完DT暴龍機的消息后指著一個方向道。

大輔:「好,我們去看一下!」

「嘉兒你們不走嗎?」沒走幾步大輔發現嘉兒沒有走。

嘉兒:「大輔你們先去吧?我還有點事,很快就過來。」

「哦!」大輔和伊織先行一步,太一、阿武有些不放心嘉兒所以沒去。

高石武:「嘉兒,你有什麼事?」

「巴達獸、小狗獸,我希望你們告訴我,之前我身上所發生過的事。」嘉兒沒有回答阿武,而是轉頭對搭檔認真的說。

(嘉兒)巴達獸:「嘉兒,可是現在……」

嘉兒:「我知道現在不是時候,但是我不想疑惑和痛苦下去了,所以請你們如實的告訴我,我能接受。」

「嘉兒……我知道了,其實……」看著滿臉認真的嘉兒,巴達獸和小狗獸對視一眼還是決定現在說出來。

「什……什麼?」「我的也?」巴達獸他們還沒有說,嘉兒和阿武的D3暴龍機開始亮起來隨及一道光包住他們,光散去幾個人和數碼寶貝消失在原地。

…………

「啊!!」已經荒廢的寄宿學校大門前,嘉兒幾個人出現並摔在了一起。

「這……這裡是哪裡?」阿武看著眼前己經荒廢的學校道。

太一:「好像是一座學校,看樣子己經荒廢好多年呢?我們不是在數碼寶貝世界,怎麼到這裡呢?」

「等等,這……這裡是?!回……回來了?怎麼可能?!」唯一清楚知道這裡的,嘉兒的巴達獸看著眼前的學校說。

阿武、太一:「誒?」

迪路獸:「巴達獸你知道這是哪?」

「這……這裡是……」巴達獸還沒有說話,一旁的嘉兒看著眼前的學校有種熟悉感她沒有理幾個人,推開己經生鏽的大門進去了,巴達獸想阻止嘉兒己經來不急了。

「等一下,嘉兒!」太一、阿武跟上去。

「怎麼辦?」巴達獸問著小狗獸,此時它都不知道該怎麼辦,本來由他們告訴嘉兒就行了,可如今又回來了。

小狗獸:「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黑大耳獸:「要去找伯母他們和嘉兒相見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