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R病毒?」

「大涅盤時期?」

「武者為尊?」

「羅峰?」

混亂的記憶湧入意識,輪椅上的病態少年眉頭緊鎖,臉上掛上些許古怪。

他本是地球一普普通通的上班族,享受著996福報,一晚加班的時候只感覺眼前一黑,再次醒來,就成了這個坐在輪椅上的白皙少年:

羅華;

「吞噬星空?」

少年,也就是羅華凝視了片刻自己的雙腿,臉上流露出些許苦澀。

沒穿越前,羅華也曾是個網癮少年,吞噬星空這種科幻精品自然看過,主角羅峰的弟弟羅華雖然戲份不多,但人設他還是記著的。

幼年車禍,雙腿被完全碾碎,落下殘疾,生活都不能自理,後面在哥哥羅峰的幫助下,用「生命之水」恢復身體,然後在羅峰的逆天成長下被庇護著。

看起來很好吧?

但蛋疼的是,現在的羅峰還只是個高級學員,按照記憶,至少還得有段時間,羅峰才能成為武者,至於說生命之水?

沒記錯的話是在原著第二篇末才出來的,整個地球戲份也就三篇……

「只能安靜的等著羅峰起勢嗎?」

羅華略帶無奈的放下手中的英文書籍,臉上浮現出複雜,也帶著略徐無奈。

他並不反感通過別人過上舒坦日子,但這雙腿殘疾,只能被迫接受,一點反抗的餘地都沒有的感覺,著實不好受。

「咔嚓!」

鑰匙插入門鎖並扭動的聲音從身後傳出,但羅華的眼神卻逐漸凝視。

並不是因為身後有人開門進屋,而是腦海中,剛剛一道機械的聲音響徹。

「系統載入完畢;」

「系統激活開啟中……」

「系統激活成功,宿主即可開始簽到;」

「阿華,看什麼書呢?」

一道柔和的聲音傳來,隨後一雙手掌則搭在羅華的肩膀上。

「普萊斯的理論。」

羅華抿了抿有些乾燥的嘴唇,強忍著心中的激動,面帶微笑著回答羅峰的問題。

「投資大師普萊斯?投資大師中,不是股神『巴菲特』最出名嗎?」

身後的身影笑著說道,這個時候,羅華才看清身後的少年。

身高一米七五,一身普普通通的藍色運動服,顯得比較精瘦;誰又能想到,這個名不見傳的少年,是未來叱吒宇宙的銀河領主羅峰?

「巴菲特的理論並不適合我,而普萊斯的理論和觀點和我的一些想法很接近,有借鑒作用。」

羅華回憶了片刻,輕笑著回答道。

「那你繼續看書吧。」羅峰拍了拍羅華的肩膀,笑了笑,然後看向在廚房的媽媽龔心蘭,走了過去。

「只能在這裡簽到嗎?」

羅華盯著羅峰背影片刻,抿了抿嘴唇,在腦海中試探性的詢問道。

「天下各處,有生靈存活之地皆可簽到;」

「注:每日一次;」

「注:生靈等級愈強,簽到所獲得的獎勵越豐富;」

「註:單區域簽到次數愈多,簽到獎勵愈低;」

腦海中,機械的聲音回蕩。

「生靈等級?」

羅華低聲念叨幾遍后,看向身處廚房的羅峰。

高級學員,實力接近准武者的羅峰,應該就是南岸小區這個廉價房小區中單體實力最強的存在吧?

羅華眯上眼,仰頭看向陽台外,腦海中思緒萬千,並帶著無限欣喜。

原本他以為自己只能默默的等待羅峰起勢,然後在其的庇護下,安度餘生。

雖然這個餘生會長的離譜。

畢竟這是吞噬星空,不朽軍主皆可不死不滅,不朽世間。

但如果能依靠自己,爬到那個地步,也未嘗不可,不枉自己穿越這麼一遭;

之前倒是不可能,畢竟身體殘疾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則是修行之難,不是說彌補就彌補得了的。

按照原著上來看,銀河系是屬於一個名為銀藍帝國的勢力,而這個勢力,坐擁八大星系,銀河系只是其一。

但這個坐擁三大星系的銀藍帝國所擁有的最強者實力是什麼?

僅僅只是一名『界主』!

界主之後是不朽軍主,然後是封侯不朽、封王不朽、宇宙尊者、宇宙之主、真神;

真神之後更有虛空、永恆二者,再往後還有神王一境……

如果只是自己,羅華自認為連走到『戰神』的天賦都沒有,就是在後期飛速成長的羅峰幫助下,走到『不朽』一境也就封頂了。

但現在,突然出現的簽到系統,卻給了他希望,登頂的希望!

「系統,給我簽到。」

羅華凝神靜氣,在腦海中下令道。

「簽到地點:南岸小區四棟;」

「生靈等級:零;」

「叮!恭喜宿主簽到成功,獲得功法『易筋經』(出自中武世界:天龍八部);」

系統機械的聲提示音在羅華腦海中響徹。

易筋經?

羅華的眼中顯露出些許驚喜。

生靈等級為零的地方都能簽到出這個等級的武學功法嗎?

轟!

羅華的腦海中,浩瀚無際的信息湧入,正是有關易筋經的武學秘籍經文!

譯曰,佛祖大意,謂登正果者,其初基有二:一曰清虛,一曰脫換。能清虛則無障,能脫換則無礙……

腦海中浮現出的易筋經的經文意解,其經文之中奧妙、晦澀之處,也皆一眼即結,並領悟於身。

其洗髓之說,謂人之生感於情慾,一落有形之身,而臟腑肢骸悉為滓穢所染,必洗滌凈盡,無一毫之瑕障,方可步超凡入聖之門,不由此則進道無基……

許久,羅華才凝神靜氣,望向陽台外的天空。

這部在金老爺子筆下數一數二的絕世功法著實讓羅華漲了見識;

在系統的幫助下,他就像被武學高手醍醐灌頂一般,將這部功法吃的透透的。

「我現在,應該也能稱得上是武者了吧?」

羅華輕聲細語著念叨,手握著輪椅的把手,輕輕一捏。

鏘!

把手應聲而斷。

「阿華,怎麼了?」

廚房傳來羅峰關懷的詢問。

「沒事,哥你忙你的。」

看著手中斷裂的鋁合金把手,羅華臉上浮現笑容,笑的很甜。 說起這清露茶,皇帝在打劫回來后,聽這小妃嬪吹得那麼厲害,當下就讓人泡了喝。

喝了果真如其所說,入口甘甜,回甘無窮,清心凈氣又消暑,連著喝了幾日,批奏摺的思路都清晰了許多。

可惜只有二兩,喝了沒多久就喝完了,想再找時卻怎麼都找不到,各州府無進獻,民間也採買不到。

想起找當日那個進獻的丫頭,可一不知那丫頭姓甚名誰,也不知在哪宮哪殿是何品級,又也不好為這等小事大張旗鼓的尋找,就此作罷,只是現在喝其他茶來,倒是沒滋沒味了。

此時見小妃嬪心甘情願,甚至樂顛顛的進獻給貴妃,巴結貴妃,怎不惹皇帝惱怒。

皇帝面上不顯,淡淡開口道:「這清露茶果真是你做的?」

殿里一靜,大家都驚異於皇帝突然開口,要知道皇帝之前可都沒點評過他人的賀禮啊。

聽到皇帝的問話,蓮花突然有股不詳的預感,小心翼翼的說道:「正是奴婢。」

「這茶如何制?」

蓮花心裡有些亂,萬歲爺怎會關心如何制茶?這是想搶秘方?吃了鍋里的,還想把鍋都端了?

由不得蓮花不多想啊,萬歲爺有前科!

蓮花默了默,大著膽子回話道:「回稟萬歲爺,清露茶乃奴婢家中祖傳秘方,不可外泄,非家族中人不可教授,請爺恕罪。」

蓮花越說聲音越低,越說越沒底氣,微微顫顫的,想要跪下又覺得自己沒錯。

殿中徹底安靜下來,有人倒吸一口氣,沒人想到這最低等的妃嬪竟敢打萬歲爺的臉,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萬歲爺想知道什麼不行,竟敢當眾駁面子。

這話是徹底點燃了皇帝的怒火,這小妃嬪狗膽果然是大極了!

皇帝呵地笑了一聲,壓著怒火:「好,好的很。朕看你這清露茶勉強可以一喝,朕便收下了,至於貴妃朕會另作補償。」

蓮花聽了急了,萬歲爺初初果然是想貪茶的秘方,秘方貪不成就想貪自己的茶,急忙說道:「萬歲爺,這是奴婢進獻娘娘的生辰賀禮,怎可再進獻於您。」

殿內響起此起彼伏的抽氣聲,這低等妃嬪竟是真的瘋了,連著拒絕萬歲爺兩次,這是不想活了,被萬歲爺看上的東西,別人巴不得進獻上,偏偏她一再拒絕。

貴妃聽了蓮花的話,也急了,這二愣子傻缺咋就這麼不上道呢,萬歲爺想要啥給不就完了,偏偏打著她的旗號拒絕,萬一萬歲爺以為是她唆使呢?

忙打圓場:「蓮答應,萬歲爺能看上你的茶,是你修來的福氣,還不快快獻於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