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秦思宇回了一嗓子,然後就快速繞著狼王轉了起來。

果然隨著秦思宇發動速度轉起來,狼王作為喪屍獸的缺點就暴露了出來,它雖然力量強大,但在快速反應下的全身協調方面就不行了,張瑋等在一邊屢屢得手,而秦思宇也趁著狼王回首,給它留下了幾道很有記憶的傷痕。

顧此失彼之下,儘管狼王已經沒有了智慧,可身為二級後期進化獸,它也恢復了一點點的意識,還是對給它造成最大傷害的秦思宇忌恨在心,竟然完全不顧身後的張瑋,死追著秦思宇咬來。

抓住機會,張瑋趁機跳上了巨狼的背,然後就像騎馬一樣騎在它身上,然後隨著它再一次跳動,附身摟緊了它的脖子。

張瑋勒的無比用力,甚至因為太用力,將他自己的臉也漲得通紅,狼王憤怒的掙扎,但張開的大嘴裡卻不能發出一點聲音,然後一用力,壓著張瑋就倒了下去。

巨狼整個身體現在能有成年馬匹大小,差不多也有一千五百多公斤,張瑋突然被這樣的重物摔壓在下面,一口氣喘不上來,直接一口血就噴了出來,然後胳膊上的力氣就小了下去。

『挺住!』秦思宇著急,他剛才趁機想上前了結了狼王,卻被其亂蹬的爪子踏在了身上,雖順利斬斷了狼尾,可他自己也被踹斷了幾根肋骨。

『嗷!』狼王終於可以再次發聲了!

『嗷!』底下獸群中有強壯的喪屍狼開始回應了,回援的喪屍獸更近了。

『快點,趕緊搞定它!』張瑋躺在喪屍狼王的身下喊道。

秦思宇眼角一狠,直接跳了起來,然後自空中下落,不顧狼王踢踏在他身上的利爪,手中的鬼刀對著它的胸口就捅了下去,然後胳膊用力,用力的斜拉了上去。

受此重創,那怕喪屍獸再怎麼感覺弱化,狼王也不自禁的用力,掙脫了一絲束縛,然後發出了自己臨死的慘叫。

『嗷!』幾隻喪屍狼同時躍上了樓頂,然後張著嘴,流著淡紅的涎水就向著秦思宇撲來,一邊跑一邊繼續召喚著狼嚎。

『要玩命了!』張瑋在秦思宇的幫助下抽出了身體,然後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

話音未落,遠處突然響起一聲更加雄渾的吼聲,且那吼聲中充滿了威嚴,就連秦思宇一時也感覺到了威脅,脖子上被汗水打濕的軟毛都立了起來。

聽見吼聲,幾隻正向秦思宇二人撲來的喪屍獸停了下來,然後轉身不甘的狼嚎,聲音中盡然充斥著一股悲傷的意味。

『吼!』那聲音更加雄渾了,也意味著它離得更近了一步,而秦思宇張瑋二人則臉色徹底變了,斬殺狼王的喜悅沒有了,只剩下一片灰敗。

吼聲屬於一隻屍王,一隻三級屍王! 第二百六十六章危機

隨著幾隻喪屍狼不甘的退去,頂樓上一時間就只剩下秦思宇與張瑋二人,而且因為站得高,二人還看見下面的那些喪屍獸群也都開始向另一個方向跑去,方向就是剛才那隻喪屍王吼聲傳來的方向。

兩人相顧無言,但都看見了對方眼中深深的疑惑,不明白剛才那聲喪屍王的吼聲不是向著這邊來了嗎,難道喪屍與喪屍獸也互相殘殺?

喪屍狼之所以放過他們,究竟是為了自己的大敵,還是說喪屍王可以控制這隻獸群,要知道它應該是三級的存在啊,比剛剛死掉的獸王等級還高。

搞不明白就只能暫時將這個問題放下,畢竟獸群已經撤走了,而且還是向著南方而去,而那個地方遠離金陵城,一時間兩人鬆了一口氣。

底下董瑞琪等人也是驚疑不定的看著身邊的獸群,看著那些剛剛還凶相畢露的喪屍獸,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事,因為現在就是他們攻擊喪屍獸群,那些喪屍獸也像是沒有看到他們一樣,只是蒙頭向著南面跑去。

剛剛自物流園出來時的數百人,到了目前為止就剩下了不到一半的人數,好多人的朋友兄弟都不幸在半途犧牲,此時眼見這些喪屍獸要跑,一時心態控制不住,有些人根本就沒有停止殺戮。

幾個隊長很快發現了這一切,在制止了所有自己的手下后,一行人就縮成了一個圈子,站在獸群中巍然不動,而且壓力一松,很多人發現自己連提起胳膊的力氣都沒了,更甚至的有人已經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瞅著遠處大樓上的兩道身影,下面眾人心情激動不已,跟秦思宇相熟的,如董瑞琪麻叔潘曉紅一行,現在是欣喜交加。跟兩人都熟的,如四十五師一行,現在則倍感尷尬,而兩邊都不熟的,現在除了忐忑還有提心弔膽。

時劍眼睛轉了轉,看了一眼站在前面的潘曉紅麻叔,突然慢慢向後退去,然後悄悄地隱去了身形。

『秦隊長你好,我是四十五師異能戰隊的張瑋,今天這事還請你多見諒,別往心裡去。而且我不是故意要跟著你們,實在是我在這周圍歷練,結果發現了你們的蹤跡,一看是昔日的老隊員,這才跟了過來!』張瑋看著秦思宇咧著嘴道。

『沒什麼,相反我還要謝謝你呢,今天要不是你,我這第一次任務失敗不說,還會導致四十五師的異能戰隊損失大半,那樣我可就丟人丟大發了!』秦思宇同樣咧著嘴,只不過他還有一隻手按在胸前。

『你的傷沒事吧?趕緊下去吧,隊伍里有醫生,讓他們趕緊幫你看看!』張瑋看著秦思宇。

『沒事這是點小傷,過上一兩天就恢復了,也就是得吃點好的,你的傷呢?我看你臉色不對啊!』秦思宇也看著張瑋。

張瑋呵呵一笑,就不再提誰先下去這件事,然後兩人就像雕像一樣站在樓頂,看著下面一群因為喪屍獸撤離而歡呼的數百人。

『他們怎麼站在上面不下來,難道還有事嗎?』李凌看著樓上的兩人疑惑道。

『不知道,也許他們是談事情呢吧,你沒聽見剛才最後那聲屍吼嗎,絕對還有事情要發生!』沈聰剛還站在李凌旁邊,然後順勢應了一句。

『李凌,去接秦隊長,他們兩個受了傷行動不便,先把秦隊長接下來,別忘了師里現在需要他!』古長青的意識傳輸在了李凌的腦海中。

同時他的意識也開始遊走於其他幾人的意識海,先是告訴李凌身邊的幾位隊員,然後又告訴秦思宇,告訴董瑞琪,最後才向張瑋表示自己已經安排好了。

『思宇受傷了,我去接他!』董瑞琪說了一聲,然後當先向外走去。

『秦隊長受傷了,你們幾個隨我去接人!』李凌也喊了一嗓子,然後指了一下身邊幾個同樣接到消息的隊員,然後一起向外跑去。

『奇怪思宇受傷了,他們怎麼知道,看那兩人的樣子也不像啊?』 假面騎士ZIO的自我修養 麻叔狐疑的看著先後跑出去的兩波人。

『他們這麼多進化者,說不定就有一兩個能力詭異的人,而且秦思宇是他們隊長,受傷了他們必然會去搭把手,我現在想的是為什麼他們的前隊長,就是思宇身邊那人為什麼不幫他,難道他也受傷了?』潘曉紅皺起了自己好看的眉眼。

『有鬼!』

『他們站在上面一動不動,說明兩人都行動不便,但又不下來,說明他們兩人又是在暗地裡較勁,而這邊卻說先接思宇,那就說明是那前隊長的意思,他要當著眾人的面落思宇的臉,畢竟思宇可是搶了人家的位子,雖然嘴上不能說什麼,但給你整點齷蹉是免不了的!』

『走我們跟上去,見機行事!』潘曉紅也跑了上去。

果然等上來后,除了還沒看出事情的董瑞琪,李凌幾人竟全都向秦思宇跑去,看那架勢是打算帶著秦思宇先行離開了。

『思宇,你先下去,我們幫這位朋友下去!』潘曉紅當機立斷,一邊向張瑋跑去,一邊對著秦思宇喊道。

『不用了,我們在上面還有些事要談!』張瑋眉毛一挑,立刻制止了潘曉紅的動作,同時也給了李凌一個眼色。

『不用談了,我現在需帶隊趕回金陵城,張隊長也一起來吧,必須將今天這事原原本本的告訴師部,這周圍出現三級屍王可不是好事!』秦思宇順勢也說了個理由出來。

『好的,同去,李凌你招呼李國華營長出來吧,我們就在下面等你們過來,走吧秦隊長!』說完張瑋當先而行。

秦思宇對著麻叔與潘曉紅點了下頭,然後捂著胸口跟在了後面。

消息傳的很快,不一會留在物流園的眾人就乘車全部撤了出來,雙方一混合,眾人就抓緊開始向著金陵城趕去,甚至為了速度連必要的遮掩都放棄了。

知道了古長青他們的能力特殊,秦思宇自然就不會跟他們再坐在同一輛車上,帶著侯岸與董瑞琪,秦思宇就上了麻叔他們的改裝卡車,也在這裡見到了自己那些昔日的隊員。

但一上來秦思宇就發現了不對,雖然每個人的臉上都掛著重逢的喜悅,可人數根本就不對,最起碼的席偉他們現在變成了三人,婁氏姐弟與施倩都不見了身影,而且麻叔一行人數也對不上,小五與刀疤不見了。

『怎麼缺了這麼多人,你們到金陵城多長時間了,路上遇到危險了嗎?』

『也就這兩天,剩下的人都在城裡留守呢!』席偉這話說的比較遲疑,說之前還看了一眼麻叔。

秦思宇正疑惑的看著其他人,並沒有看見席偉的動作,但他從其他人的臉上卻看到了不一樣的東西。

『不對,你們有什麼事瞞著我,到底怎麼回事,不在的那些人出事了嗎?』秦思宇語氣顯得冷了一些。

『回去再說,現在外邊人多耳雜,不方便!』麻叔對著秦思宇說了句,然後又趕緊轉回頭,就好像自己心中有愧一樣。

『回去給我一個解釋!』秦思宇環視一眼,看的席偉等人不禁低下頭去。

『對了思宇你怎麼和軍方的人搞到了一起,還怎麼成了勞什子隊長了?』潘曉紅看氣氛比較尷尬,立刻轉移話題回秦思宇身上。

『我進城的時候暴露了實力,然後就被軍方的人找上了,後來我一想我需要在金陵城辦點事,再加上還需要逗留幾天,而我對軍方的印象並不差,就臨時加入了他們!』

『對了我身邊這是侯岸與董瑞琪,他們現在是我的搭檔!』秦思宇介紹了一下身邊兩人。

『你們好!』侯岸前後看了看道。

『你好,你們是在那邊遇上的思宇?』麻叔頭轉了回來,但還是堅持不看秦思宇。

『不要叫我思宇了,我現在用化名秦宇,也是為了行事方便一點,畢竟我在金陵城可是有對手的!』秦思宇囑咐幾人。

『你還沒有發現他們嗎,還是說他們還沒有來找你?』聽見秦思宇的話,正在一邊清理身上喪屍獸身體碎屑的柏樹問道。

『我沒發現他們,但我覺得他們已經發現了我!』秦思宇想到了那晚嫁禍他的神秘人。

剛開始的時候,他有想過那人會不會是別人派出來試探他的,但後來他想到,那人對他的能力很熟悉,雖然有點預估不足,可那時他自己並沒有在金陵城顯露過其他特長,所以那人只能是認識自己,或者乾脆就是研究過以前的自己。

否決掉這個理由,在金陵城裡誰還會對自己如此了解,秦思宇除了一個目標再也想不出其他的了。

而一個月前的二級進化者,現在可能是會有更高的地位,更大的權力!而且想要找出他這個重點目標,對於有心的他們而言並不是困難。

秦思宇心中警惕,暗惱自己之前大意了,柏樹已經示警過了,自己竟然沒有放在心上,活該現在自己處在了明處。 第二百六十七章重逢

就在秦思宇等人向回趕的時候,金陵城南門處,也就還是尹偉昌的管轄範圍,幾伙人之間的關係越發的緊張了,而周圍圍觀的人群也多了起來。

事情的起因很簡單,剛才那聲屍王吼叫聲響起時,很多人被嚇了一跳,混亂中一個老人不注意踩了一個女人一腳,然後女人的男人不願意了,罵罵咧咧的指著這幫一看就是逃難的人,不依不撓的要求賠償。

剛開始圍觀客還指責那男子的行為,可在那男子自報家門后,一個個風向大變,有人甚至指責起這些外來者,指責他們加劇了金陵城本就艱苦的環境,因為生存資源是有限的。

慢慢的這場爭鬥演變為了,本地人與外來者之間的相互指責,而中心處三方勢力開始對峙,尹偉昌雖然著急,可這事已經超出了他的調停範圍,只能等待城衛團的團長到來。

因為那男子的家門不弱,父親竟然是南區第二大幫會首領之一,二級進化者。僅次於南區最大的勢力,郝仁的戰屍團。

『陳小姐,你這麼堅持,不如我們一家派一個,大家玩玩!,輸的人留下所有東西,任憑對方處置怎麼樣!』

沈磊面色輕鬆地說道,作為南區第二大幫副幫主的兒子,氣勢自然不能落下去,落在別人耳里,自己不過是陪此人玩玩而已,更何況他自身也是一名進化者,雖然不是主戰能力。

『我們也正有此意!』陳霄梅轉身微微一笑道。

在她身後唐華偉與何潔也笑了,眼前這男子不大不小,剛好夠他們在金陵城立足,而且對於旁邊路人說的其父親怎麼怎麼,他們也完全可以接的下,畢竟這一趟遷徙他們可是獲益良多。

另外一邊候元看著這兩人,再看看圍觀的那些倖存者,只感覺這座城市病的不輕,簡直是病入膏肓,管理層就這麼無為嗎?

『我趕時間,所以大家動手吧,早搞早了!』沈磊信心滿滿的說道,說完轉身對旁邊一個猶如鐵塔般的男子耳語。

『小子,你也別太狂了,沒聽說過過江猛龍欺不得嗎!』唐華偉第一個站了出來。

『你話別說的太滿了,別忘了強龍不壓地頭蛇!』高個進化者皮膚黝黑,眼睛卻細小如縫,聲音尖銳的反諷道。

我要做超級警察 沈磊安排他出戰一群難民,儘管對方看樣子是進化者,可他本就覺得這件事丟面子,此時唐華偉不咸不淡的話,竟然讓他聽起來十分刺耳,脾氣立馬就上來了。

既然對唐華偉態度不滿,高個進化者當即躬身彈起縱身撲出,頓時一條冰潮順著他的拳鋒向唐華偉撲面而來!

『記住擊敗你的人叫戚健!』戚健也就是那高個進化者在半空中喊道。

『話多死的快!』劉勝站在一邊百無聊賴的吐槽。

『記住讓你跪下的人叫唐華偉!』唐華偉有樣學樣的喊了回去,此時秦思宇車隊剛剛跨進城門。

『唐華偉,陳霄梅手下的唐華偉,他們也到了!』秦思宇尋聲看去。

此時場中戚健一出手就知道不妙了,唐華偉根本就不是他料定的低級進化者,他等級最差也和他差不多,更甚至著他比自己還厲害,因為只一招他就被唐華偉自空中踢了下來。

轟地一聲戚健落地,然後整個人在水泥地上劃了出去!胸前的那顆金燦燦的大星也脫落了。

這一幕在旁邊人的眼中,自然是燒包囂張的戚健跳到了空中,然後對著對面那男人打出一拳能力,因為場邊的他們感覺到了一絲涼意,而現在可是大夏天。

對面那男人呢,面對這一擊不但不退避,反而迎著高個子戚健的攻擊,邁開一步湊到下方,一個仰空橫踹,就將在空中無處借力的戚健踹飛了出去。

『好,厲害!』劉勝看熱鬧不嫌事大。

『你,你們有種!』沈磊臉色難看無比,同時恨恨瞪了一眼倒地的戚健。

『不可能!難道他是二級進化者?』沈磊旁邊的女人吃驚道。

『應該如此,要不然不可能一擊就擊敗戚健!』沈聰面色一沉,心裡暗道;『爸,你可快一點啊!』

『不知磊少現在還有什麼指教?』唐華偉嘲諷的看著沈磊,學著戚健之前的語氣。

『你們真以為吃定我了,笑話可別忘了這裡是金陵城,像你這樣的進化著,沒有一百也是差不多了,我真的會拿你們沒一點辦法嗎!』沈磊說著話,攬著女人腰的手落下,一隻黑色的手槍就出現在了他的掌中。

『小心!』

劉勝眼尖看見了這一幕,立刻就向唐華偉示警,而唐華偉一愣,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下一刻一聲槍響就在場中傳揚開來。

『砰!』一聲槍響!

唐華偉胸前綻放一聲巨響,整個人被子彈衝擊的急退幾步,不等他調集所有的能量反擊,又是一聲槍響傳來!

『砰!』唐華偉腳下一個踉蹌,再次被擊退幾步。

『砰!』又是一槍!

一槍緊逼一槍,一步緊逼一步,此時的沈磊,顯得盛氣凌人,嗜血無比,而唐華偉一口氣憋不住,整個人哇的吐出一口鮮血!

哪怕他在胸前早就藏了一款鐵板,此時被這三槍連震,也是震得氣血翻湧喉嚨發甜。

『還有你,你這個多嘴的烏鴉!』沈磊將槍口轉向了劉勝。

『放下槍沈磊,你應該知道金陵城的規矩,別逼我對你動粗!否則你爸來了也救不了你!』尹偉昌舉著手槍對峙沈磊,同時也在開言相勸。

『我要是不放呢?』沈磊被怒火蒙蔽了雙眼的看著尹偉昌。

『那你就去死,你爸也會死,你全家都會死,一個不留!』一個聽在耳中寒冷無比的聲音傳來,而在聲音後邊的,則是一陣尖厲的破風聲。

『啊!』

沒等沈磊回頭去看說話的是誰,嘴中先是一聲驚叫,手中的槍就掉在了地上,驚恐的看著自己的手腕,而那裡正插著一把飛刀。

四周圍觀的倖存者立刻倒吸口涼氣,踏馬隊的沈磊傷了,這下事情麻煩了。

『秦思宇!』

『思宇!』

陳霄梅一行以及劉勝幾人還有尹偉昌,都發現了站在車頂的秦思宇,尤其是劉勝,整個人在喊過一句話后,直接愣在了哪裡。

『大哥哥在哪?』

車內本時刻關注著外面的幾人也聽見了劉勝的話,尤其是小男孩浩浩,更是驚喜的喊了出來,然後整個人就爬出了車窗。

看見這一幕秦思宇百感交集,只覺得心中暖的發燙,雙腿發力整個人就越過圍觀的人群站在了場中,然後三兩步向著劉勝跑去。

『是他們!』侯岸頭伸出車窗外,然後看見了陳霄梅等人。

『他們是誰?』麻叔比較好奇,秦思宇之前失蹤那一周,在他身上究竟發生了什麼,這些人都是他新認識的嗎?

總裁的腹黑女人 『我就認識一波,另一波我也不認識!』侯岸側頭看了下麻叔,然後又轉回頭。

麻叔一愣,心道;『不認識你喊是他們,話就不會說清楚啊!』

同時他自己也在猜測另一波人是誰,然後耳邊就又傳來了一個聲音道;『原來是他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