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咣當——』

有人扔下了槍。

然而,卻未曾有人責怪他。

反之,則是同他有相同的心情。

『咣當,咣當——』

接二連三的『人牙』成員,全部捨棄了手槍。

他們不想繼續頑抗下去了……

這場征戰,變得沒有了任何的意義。

所有的『人牙』扔下了槍,再也沒有作戰慾望了。

厲焱瞥了一眼不再反抗的『人牙』,道:「抓捕!」

戰局已定,大獲全勝!

首城特種兵部隊,獲得了勝利,他們贏得漂亮!

贏得有智慧……

「太,太酷了……」趙斯宇雙眼冒光,緊緊地盯著人群中的厲焱,道:「飛天小勇士太帥了,簡直是神了……」

顧彤原本還沉浸在勝利的欣喜中,突然被其喚醒,她嘴角抽搐一下。

飛天小勇士到底是什麼鬼呀……

趙斯宇好像是小時候男孩迷戀奧特曼一樣,崇拜的不能自已了,道:「飛天小勇士,我的偶像,我太崇拜他了,我找不到詞讚美他了!」

找不到詞讚美,就不要讚美了……

飛天小勇士這樣的詞,可以省一省……

顧彤敢保證,趙斯宇要是敢在厲焱面前,用這個詞形容他,厲焱就能把他一腳踢飛。

趙斯宇捧著下巴,好像是花痴少女,道:「什麼樣的女人,能夠配上飛天小勇士呀,他那麼帥,功夫那麼好,一般人類的物種,不能並肩的存在呀。」

「……」不好意思,我是人類物種!!!

趙斯宇抱住靠枕,希望能夠看得仔細一點,又道:「不過,我覺得,飛天小勇士也不是好惹的,這麼強悍的實力,萬一妻子惹他不高興,那就是分分鐘換妻的節奏呀。」

我有無數生命值 「???」換妻???什麼鬼!

顧彤瞪了瞪眼睛,想要制止趙斯宇繼續說下去。

趙斯宇回頭,發現了正在瞪眼的顧彤,想著她應該沒明白,解釋道:「換妻呀,就是就地打死了,打死了再找新的,就是那一種的。」

她知道什麼意思!!不需要詳解給她聽!

顧彤被趙斯宇這個熊孩子氣的腦仁疼。

她揉了揉眉心,不想理會他了。

想罷,她瞥了一眼,已經收拾差不多的戰場!

確認無誤后,她拉開了車門。

「咱們要下車嗎?」趙斯宇也沒有怕了,他拉了下副駕駛的門,全然一副要跟著她下去的模樣。

顧彤瞥了他一眼,道:「等會有人送你回去!」

趙斯宇這樣的情況,實屬特殊,很有可能帶回部隊,簽署保密協議后,再送回家中。

趙斯宇並不知道其中的流程,不樂意了,道:「我要認識飛天小勇士!」

認識你妹!

你當著他的面,表白他的老婆!

依照厲焱寵妻如命的性格,肯定分分鐘踢飛你!

「你介紹我們認識,介紹完,我就走,我保證,我發誓!」趙斯宇唯恐顧彤不引薦,趕忙舉起雙手打著保票。

顧彤翻了個白眼。

信譽是個好東西,可惜,趙斯宇沒有。 『咔嚓——』

說話的功夫,主駕駛門被開啟了。

厲焱拉開車門,他如同耀眼寶石的雙眼,映入小女人的身影,道:「怎麼還不下車?」

事情已經結束了,依照顧彤的性格,肯定在第一時間回歸大部隊。

遲遲未歸,厲焱心中擔心,所以親自過來接她了。

顧彤對其心知肚明,她依靠在靠背上,整個人顯得有些慵懶,道:「腿酸了。」

她整個人顯得弱不禁風,實則卻是在撒嬌了。

不再做你的天使 然而,就在這時……

趙斯宇瞪圓雙目,就好像聽到了什麼奇聞異事,道:「媽耶,你腿酸了?你一個能上天,能遁地的女戰士?腿居然會酸?那那那你會麻嗎?抽筋會嗎?賊疼的那一種。」

顧彤青筋暴跳兩下!想揍他,沒理由的那一種!誰也別攔著!

小女人咬牙切齒。

厲焱不難發覺,他忍俊不禁,抬手摸了摸她的頭,平聲道:「回去報個到,就回家休息了,折騰不了太久。」

老公萬歲~

顧彤早就恨不得插上翅膀,趕快回去了,想到這裡,她雀躍起來了,道:「趕緊回吧。」

說罷,她的身子微微前傾,還未下車,就感覺有人扯著她的衣角了。

『嗖——』

同一時間發現這個現象的兩個人,同時看向罪魁禍首。

趙斯宇吞咽一下口水,趕忙把手舉起頭,道:「姐姐,那個……你還沒介紹我認識呢……」

飛天小勇士,多麼好的機會。

近距離的接觸呀。

顧彤:「……」這孩子真是不怕死……

厲焱垂了垂眼皮,平聲道:「介紹什麼?」

顧彤聳了聳肩膀,道:「他讚美你半天了,想要認識你!讓我把你介紹給他」

「認識我?」厲焱扯動唇角,露出冰冷的微笑。

前腳跟他的妻子表白愛情,後腳就要認識他!

難道,這是一種新的示威方式嘛。

厲焱菲薄唇略動,道:「不用她介紹!我自己介紹!」

「好呀,好呀……」沒長心的熊孩子胡亂點頭,開心的不得了。

同一時間,厲焱單手搭在了顧彤的肩膀上,半個頭進入了車內,凝聚著趙斯宇,道:「東區軍區戰鷹一團團長厲焱,上校軍銜!」

團長……

上校……

不愧是飛天小勇士,好厲害的樣子。

趙斯宇痴迷的點了點頭,又道:「我叫趙斯宇,我想跟你成為朋友。」

朋友?

厲焱挑了下眉,「剛才任務在身,所以我不便同你多說,現在跟你聊聊,也不算晚。」

跟他聊聊!

這麼好!

趙斯宇喜悅非常。

厲焱摟著顧彤的手緊了緊,宣誓所有權,道:「顧彤是我的妻子,別人看看,我都想挖了他的眼珠子,若是打歪心思,我會控制不住自己的。」

『咕咚——』

趙斯宇吞了下口水。

啥,啥意思……

就是說他撩妹,撩到飛天小勇士頭上了唄,

更可怕的是表白的時候,飛天小勇士還看見了……

兩個堪稱彪悍級的可怕人物,居然強強聯手,早就結婚一起了。

想想他們兩個詭異的槍法,強大的身手,一個能揍他一百個的戰鬥能力。

趙斯宇快要哭了…… 果然不作就不會死。

趙斯宇就是這句話的代言人。

明明讓他們走了,好好的他偏不,非要作,這回好了,鬧出事了吧。

顧彤對此也倍感無奈。

想著當時趙斯宇向她表白的時候,厲焱肯定被氣壞了。

如若不然,現在也不會秋後算賬了。

趙斯宇徹底傻掉了,他縮了縮脖子……

不難發現,厲焱冰冷的嘴角,還有危險逼人的殺意!

趙斯宇求生欲作祟,道:「姐夫……這都是誤會呀……」

厲焱:「……」姐夫?

顧彤:「……」誤會?

「姐夫,你相信我,我原本不知姐姐已結婚了,現在我痛改前非,改邪歸正,從新做人了,對我姐,絕對不會再有半點心思的邪念了呀。」

趙斯宇舉起了三根手指,發誓一樣,道:「真的,姐夫!我發誓,我現在心裡只有你,沒有她,你要相信我的情誼並不假呀!」

厲焱一陣惡寒,有我也不行!

顧彤掀桌了,她一巴掌拍在趙斯宇腦袋上,道:「你小子是不是活膩了!我男人你都敢搶!」

一家兩口人。

接連告白兩個人!這小子過分了!

這咋又誤會了呢……

趙斯宇欲哭無淚了。

「姐呀,不是那種喜歡,是崇拜,你懂吧,賊拉拉的崇拜,我是仰望姐夫,欽佩姐夫,即日起,姐夫就是我的心中的巨人,我的楷模,我奮鬥的目標呀,我這樣說,姐,你能明白不……」

「……」你求生欲很強,我懂了!

這一波商業互捧,簡直不能再虛偽了。

趙斯宇,你贏了!

你獲得了生存的權利。

現在,即便是厲焱想要揍你,也會怕你『嬌羞的哀嚎』了!

夫妻二人想法一致。

厲焱不再理會這小子了,而是閃了身,退後一步,道:「走吧,回軍區。」

顧彤正有此意,也沒再理會趙斯宇,一躍下了車,道:「好~」

趙斯宇這個『留守兒童』,徹底被扔在車裡了。

他傻在原地,眨了眨眼睛,不由分說,直接跳車,道:「姐姐,姐夫,你們等等我呀……」

見過不怕死的,沒見過這麼不怕死的。

趙斯宇明顯在作死這條道路上,越走越遠。

……

另外一邊,提前離開的夫妻二人。

顧彤挎住了厲焱的手臂,道:「你剛才為什麼不揍他呀?」

厲焱毫不猶豫,道:「我是軍人!」

顧彤翻了個白眼,別以為,她沒看出來,若是趙斯宇剛才再敢嘚瑟,厲焱絕對呼他巴掌了。

莫名其妙的轉變態度,並非厲焱的風格。

不過,仔細想想,趙斯宇的求生作戰,確實玩的漂亮。

即便是現在,她也不想揍他了。

只因當時太愛你 然而,就在這時,身後響起趙斯宇的叫喊聲,道:「姐姐,姐夫,姐夫呀,等等我,等等我。」

顧彤:「……」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