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野木:「這懲罰不是欺負我孫女嗎!?」】

【黑土:「爺爺,沒辦法,錯了就是錯了,我認栽…」】

【奇拉比:「呦呦,不知道誰會獲得黑土小姐的貼身小寶貝呢!」】

【自來也:「就是就是,我已經迫不及待了。」】

【大野木:「去去去,猥瑣大叔都給我滾遠點!」】

隨着彈幕上劃過一陣討論的聲音,眼前的秋道丁次卻哭了起來。

【秋道丁次:「嗚嗚嗚!以後我不回答了!我的薯片啊!!不能吃了那可怎麼辦啊!」】

【猿飛阿斯瑪:「別說了,你這說的也太丟人了。」】

【秋道丁次:「嗚嗚嗚,欺負人啊…」】

【照美冥:「這就是木葉的骨氣嘛…愛了….」】

【艾:「+1」】

所有人雖然在彈幕上不斷討論著,可是此刻的目光,也是全部聚集在了直播間上,他們就想要看看,到底哪個傢伙能這麼幸運,拿到黑土的東西。

正當尺度要開始加大之際,只見系統上,毫不猶豫的浮現出了一句話。

【本直播間出於私隱保護系統,此畫面不會播放。】

而另一邊,黑土望着自己光禿禿的長腿,才算是捂著自己的胸口,長長的舒了一口氣。

「還好只是一條漁網襪啊,要丟了別的就太嚇人了。」,黑土一邊捂著自己的胸口喘氣,一邊則是躺在床上,腦海中,也因此浮現了被贈送的對象——凌白。

「是這個傢伙嗎?看起來還算是一副正經的模樣呢…不過有了這件事之後,想必我們以後見面也會有些尷尬吧?」

黑土一邊思考着,一邊不經意的翻了個身。

而門外也在這個時候,傳來了一陣急促的敲門聲。

「我是黃土,黑土你沒事吧?」,黃土敲了敲屋門,有些慌亂的詢問道。

「我沒事,爸爸你放心吧~」,聽到是自己父親的聲音,黑土也是放鬆了許多。

「那就好,如果真的出現了什麼大問題,爸爸幫你報仇!」,黃土那渾厚的聲音立即說道。

「嗯,放心吧爸爸,我沒事的。」,黑土緩緩一笑,安撫著自己父親焦急的心情。

再將目光拉回凌白這裏。

只見他獃獃地望着手中的漁網襪,忍不住露出了一絲無奈的苦笑。

「這是跟我開玩笑嘛?」,凌白有些無奈的嘀咕道。

【為了滿足宿主的一切慾望,特此系統會將一切宿主看中的女性忍者物品懲罰送給宿主,還望宿主好好把握和這些女忍者的關係,不要浪費系統的一片苦心】

【已經對其他人做了宿主和黑土的私隱保護,當年黑土對您好感度為一星,滿星十星。】

聽着耳旁系統傳來的陣陣聲音,凌白的嘴角忍不住抽出了兩下,臉上也多了一絲苦澀。

凌白揉了揉自己的頭髮,表情也是稍顯無奈,嘴上則是不停的吐槽著:「我是想着開後宮來着,但是你這系統催婚也太着急了吧?怎麼,你們系統也三胎開放了啊?」

雖然凌白嘴上說道個不停,但實際心裏還是蠻開心的。

畢竟這系統還算懂事,不愧是和自己一脈相承,完美繼承了自己想要的一切。

想到這裏,凌白嘴角不禁揚起一絲壞笑。

這邊,黑土事件暫時告一段落,其他懲罰也接踵而至。

畫面一轉,眼前的漩渦鳴人正在撅著屁股,等待着卡卡西千年殺的他,滿臉的恐慌與不安。

「看好了!」,旗木卡卡西深吸一口氣,雙手合十,做出了千年殺的手勢。

鳴人低下頭,藉助餘光望到那根手指的他,忍不住渾身顫抖了一下。

「來了!」,旗木卡卡西怒喝一聲,身體瞬間飛出了原地,只剩下了片刻殘影。

伴隨着手指的精準命中。

只聽得鳴人發出了一聲哀嚎,整個人也是彈射起飛,緊接着狠狠地摔落在地,一臉的苦相。

「為什麼這種事情非要我做啊。」,卡卡西的表情帶有些許的不滿。

而此時,看到所有這一幕的男同胞們,也是有些慌亂的,下意識的捂住了自己的小屁股,臉色也變得有些不太好看。

【奇拉比:「這也太狠了吧?」】

【猿飛木葉丸:「大哥你真慘。」】

【邁特凱:「感覺我的任務莫名的簡單…」】

【波風水門:「那擼多你還好吧?」】

【宇智波佐助:「那擼多,為了安慰你,我來給你唱首歌,特別符合你的情況。菊花殘~滿地傷~你的笑容已泛黃~」】

一時間,彈幕嘻嘻哈哈的,人氣又是一陣上漲,看的凌白也是滿心歡喜。

【漩渦鳴人:「大野木爺爺你也別得意。你還要表演胸口碎大石呢!」】

【照美冥:「真讓他來,那就變成大石碎胸口了…」】

【大野木:「看不起我是吧?!」】

只見鏡頭一轉,小老頭大野木深吸一口氣,一個巨大的厚土鎧甲也覆蓋在了他的身體上。

「轟!」,落下的石頭瞬間碎裂在了他的鎧甲上,他的表情也變得逐漸平靜下來。

「就這啊?」,大野木一臉的自信。

【漩渦鳴人:「666」】

【猿飛日斬:「不愧是土影,老爺子身體杠杠的。」】

【手鞠:「沒想到一個個都這麼厲害啊。」】

【波風水門:「我願意稱之為究極閃光巨岩護體之術」】

【宇智波斑:「怎麼有人比我還中二!?」】 做法結束。

二叔公扶著桌子,喘了兩口氣說道:

「馬麟祥,我白天為你下葬時就知道你是橫死,怨氣難消,大腸願意幫你是他為人義氣,你要記住了,天亮之前一定要把身體還回來,否則大腸就要變成孤魂野鬼。」

「朱大腸」拍著自己胸口:「放心吧二叔公,那兩個狗男女功夫平平,我去去就回!」

他朝着一旁朱大腸的魂魄擺手:「大腸頭,等我好消息吧。」

朱大腸的魂魄大聲喊道:「愛惜我的身體,別用壞了!」

看馬麟祥進入自己身體且一副不在意的神情,朱大腸沒來由的擔心起來,現在後悔也完了,只能祈禱馬麟祥顧忌朋友。

二叔公招呼張文坐下來,繼續說道:「八仙中的鐵拐李,當初就是元神出竅尋仙訪友,他走的時候招呼自己童子要好好守着自己的身體,等到了期限如果自己沒回來,就燒了自己的身軀。」

「但童子收了家裏傳訊,要趕回家中,他又為難鐵拐李的肉身,心中想着還差一天,不如早早燒了,等鐵拐李回來時發現自己肉身已經成了灰,危亡之時,看見路邊有個瘸腿的乞丐,無奈附身,這才成了鐵拐李。」

朱大腸的魂魄「啊~」,害怕道:「二叔公,你是說如果馬麟祥不能天亮前趕回來,我就要出門隨便找個豬,或者瘸腿的乞丐附身?」

「你想得倒美!」二叔公瞪了朱大腸的魂魄一眼:「你沒有鐵拐李的修為,馬麟祥不回來,你就只能當孤魂野鬼。」

一旁的張文忽然說道:「所以,一定要挑選信得過的人。」

聽張文感嘆,二叔公看過來:「你怎麼理解成這樣?這是鐵拐李的命,他命中注定要成為瘸子。」。

二叔公藉由鐵拐李一事,也有勸告張文的意思,命中注定張文走這條路會有諸多坎坷。

張文卻搖頭:「是他用非其人,這是用心便能避免的問題,明知肉身關鍵,卻還要一個牽掛凡俗,心神不寧的童子看守,也註定了這種結果,換做我,我會找信譽更好且信得過的人來做。」

二叔公反問:「上天安排,你如何能算得到?」

「算不到,不過能盡量避免。」張文笑道:「如果老天讓我死,我總不能引頸受戮對不對?」

「年輕人就是有衝勁兒啊」二叔公搖頭,不與張文爭論。

人和人的思想都不同,即便一旁朱大腸不停的沖張文使眼色,想讓他別和二叔公頂嘴,張文也未順從的改變說法。

一個人的三觀和信念,不該因為「人情」而改變,如果這麼輕鬆的就被人否定更改了,自己這個人不也一樣容易被否定么。

他認同二叔公的說法,就是認同了自己走上這條路,會短命。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

張文打坐修鍊,靜靜體會著經驗值的增加。

呼嚕聲漸起,是二叔公熬不了夜,已經坐在椅子上歪著頭睡著了。

只有朱大腸的魂魄坐立不安。

「張文,快醒醒!」

張文聽見有人呼喊自己,他不情願的自經驗提升狀態中醒來。

「怎麼了?」他看向朱大腸。

朱大腸焦急:「快天亮了馬麟祥還沒回來,是不是出事了?」

「這個,很有可能。」張文點頭。

「你一定要救我啊!」朱大腸徹底慌了。

好在張文也不含糊,他留下來就有救朱大腸一命的意思。

「前面帶路。」

「好!」

朱大腸是魂魄,不用邁步,便能貼地飛行。

他是做鬼第一次飛行,一個猛子,不慎飛出了朱家大院。

「壞了,還有張文呢!」朱大腸這才想起張文,剛想回頭找張文,便看見張文一個輕巧的翻身,過牆而出,平穩的落在地上。

「走吧。」張文平靜說道。

「我都快忘了,你身手好的鬼都比不了!」朱大腸高興。

張文的身手越好,就越能救自己的命。

一人一鬼速度極快,穿街過巷。

有朱大腸在前帶路,張文很快趕到馬家,翻身跳上高牆,望着下方的馬家,張文突然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