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體等級:二級煉體者】

【技能:乾坤眼中級,絕對防禦初級】

內觀腦海中的系統界面後,林洛由懵轉喜。

系統的忽然升級帶來的好處是非常明顯的,許多以前他未見過的功能都開啓了。

儲物空間的容量大幅度提升,從未出現過的中級神農錦囊,自爆倒計時的計量單位更改爲年,身體素質分級,技能分級……種種新功能,都是系統升級之前沒有的。

林洛捋了捋腦袋的思路,懷着興奮的心情開始查看詳細內容。

系統分級之後,神農錦囊、身體素質、自身技能都連帶着開始分級。

他最關心的還是這身體等級的劃分,其餘畢竟是身外之物,升級之後固然好處多多,但依舊有諸多隱患和限制。

根據系統反饋的信息,身體等級的劃分類似於神話傳說中的修爲境界。

只不過這等級劃分要簡單許多,就是一級到九級,沒有任何花裏胡哨的境界名稱。


關於一級到九級,究竟會有何等強大的力量,系統卻沒有對此給予更多的介紹。


一切只能等自身等級提升後去親身感受。

現在的林洛還只是一個二級煉體者,但身體素質已經超越了絕大部分普通人。

他估摸着恐怕只有最精英的特種兵之類的高手才能和自己一較高下。

而身體等級提高的方法只有一個,那就是食用初代神農作物。

除此之外,並無其他提升方法。

查看了身體等級的詳細列之後,林洛又看了其他的升級信息反饋。

最讓他驚喜的是儲物空間升級之後,竟然能夠將現實物品帶入儲物空間之中,也能隨意取出,但僅限於非生物。

這一點簡直就是給自己提供了天大的便利。

林洛心念一動,想要利用剛收取的信物將中級神農錦囊打開。

【信物不匹配,無法打開錦囊】

可是系統很快就回饋了失敗信息,顯然憑藉着初級的信物,是無法打開更高級的其他錦囊。

但林洛也不氣餒,既然這中級錦囊出現了,那自己遲早會碰到對應的信物。

現在的他已經不像初次獲得系統的時候那麼喪了。


那時候面對死亡倒計時,是真的讓他有些絕望。

而現在系統並沒有將自己炸死,反而是生活一點點好了起來。

還有升級之後的乾坤眼,終於是有了一點實用性。

儘管其殺傷力依舊處於不可控制的狀態,但其中之一的透視能力卻劃爲了常規性功能之一。

也就是說,以後只要林洛心念一動,便能開啓透視能力。

想到這裏林洛有些激動,透視啊!那是多少男生夢寐以求的能力。

“試一下是不是真的!”

林洛躍躍欲試,他心念一動,眼前的世界變的不一樣了。

他只要稍微仔細的凝視,便能看穿物體的外部阻隔,直窺其內部奧祕。

但是每窺破一層阻隔,乾坤眼的負荷便會加重一分。

林洛的視線衝破重重阻隔,一直往外延伸,直至觸碰到院牆,他才感受到雙眼刺痛,急忙收回目光。

“嗯……”

正思緒着,林洛忽然感受到耳邊傳來囈語聲。

他轉頭一看,正是陸依柔醒了過來。

但這一眼看去,林洛差點鼻血沒噴出來。剛纔透視忘記關了,這一回頭,薄薄的一層阻隔完全擋不住乾坤眼的透視,陸依柔全身上下瞬間被看了個精光。

儘管上次洗澡的時候,林洛已經看了一遍。但遠不如如此近距離觀看來的衝擊大。

白花花的一片,猶如浪潮衝撞在林洛的心頭。

緊接着,林洛就感受到頭暈眼花,趕緊別過頭去。


眼上的功夫最重要的就是精神力的凝聚,林洛剛纔心思被擾亂,所以只看一眼便承受不住。

看尋常外物,林洛心如止水,自然能做到全神貫注。

但看妹子嘛。作爲一個男人,本性就會擾亂他的心思,絕不可能真正聚精會神。

“你醒了?”林洛強忍着剛纔反噬帶來的疼痛感,關切的向着陸依柔問道。

“嗯。你在這裏待了一晚上嗎?”陸依柔問道。

“我有些不放心,只好在這裏守着。但是你可以放心,我絕對沒有對你幹壞事。”林洛急忙解釋。

他以爲陸依柔要歸罪他,畢竟孤男寡女在一起過夜,傳出去實在敗壞名聲。

而且陸依柔還是桃花村的村支書,更是會影響她在桃花村村民心中的威信。

“謝謝你了,昨晚我沒有做什麼失態的事情吧?”陸依柔眼神頗爲複雜。

她很害怕別人知道她內心深處的祕密。

至於林洛有沒有對她幹什麼猥瑣的壞事,她倒是不擔心。因爲自己身上衣服完好無損,身體也沒有任何異狀,對此她還是比較相信林洛的。 從陸依柔的眼中,林洛能夠看出來一抹悲傷的情緒。

他頓時便明白了陸依柔的心思,便笑道:“雷一打完,外面雨還沒停你就睡了呢。”

陸依柔這才鬆了一口氣,好在自己沒有說夢話,爆出什麼醜事來。

“那就好,你先去忙吧。辛苦你了。”

林洛也知道陸依柔這是找個藉口將自己支開,現在陸依柔清醒了,他也沒必要待在這裏,免得尷尬。

“那我就先走了。”

說着,林洛便出了門,往家裏趕去。

現在還是凌晨五點多的樣子,天剛矇矇亮,也沒什麼人。

閒着沒事,林洛便往趙大寶家走去。

這個時間點,剛好是送蔬菜前往雲海市的時候。

有些事情他還得請顧詩詩這個小富婆幫忙,那就是錢的問題。

要開啓大規模種植的話,前期肯定是需要不小的開支的,這筆錢他只能先找顧詩詩借。

“洛哥,你怎麼來了,今天又要和我去雲海市嗎?”趙大寶正在將蔬菜裝車,就看見林洛走了過來,趕緊放下手中活兒,迎上去問道。

林洛取得雲海集團全供應權的事情他也知道了,這也更加堅定了他跟着林洛乾的心思。

以前趙大寶胸無大志,一生願望只想過得平安穩當就行。

但他這種人,內心深處依舊潛藏着強烈的發財願望。

而現在他感覺發財的道路就在眼前,只要跟着林洛好好幹,必定有發財的那一天。

所以,對於林洛,趙大寶是無比的推崇與尊敬。

“嗯,還有些事要和顧總談談。”林洛應了一句,一邊說着一邊和趙大寶將蔬菜往車上裝去。

裝好之後,兩人便驅車往雲海市趕去。

“大寶,你昨天去送菜有沒有遇見人什麼人刁難你?”林洛忽然問道。

他想起顏玉書上次在他手中吃了癟,會不會把氣撒在趙大寶的身上。

趙大寶不明白林洛突然問這個的意思,憨笑道:“俺老實人,誰無緣無故會刁難我。反而是廚房的那幾個人,在你和雲海酒店合作之後,對我是越來越客氣了。”

林洛鬆了口氣,看來顏玉書還算個男人,沒有傷及無辜。

“過些日子,我會再招幾個人。組個車隊進行運送,到時候由你當隊長。”林洛說道。

他對趙大寶的辦事態度還是很欣賞的,從第一次接手到現在也沒出現過岔子。爲人老實,不會貪污公款,人品自然也不錯。

按照合同日期,全部供應開啓之後一輛麪包車肯定是送不了的。

到時候他肯定會購置幾臺車,組成一個運輸車隊。

除了運輸車隊之外,還有各種植田地的管理人,都需要人來擔任。

這裏面很多位置都是肥差,不嚴加管理很容易導致內部腐敗。

所以林洛必須要物色更多值得信任的來擔任那些位置,趙大寶只是其中一個。

到雲海市的時候,已經是早上七點多了。

這個時間點也快到正常上班時辰了,他正想給顧詩詩打個電話,卻看見後巷走來一道令人厭煩的身影。

這來人,便是顏玉書。

看他的樣子,似乎已經在此等候多時。

顏玉書笑着朝林洛走來,問好道:“林大師,我們又見面了。”

相比第一次見面的時候,顏玉書對林洛的態度有着天壤之別,張口閉口就是林大師,好像真把林洛當做了神仙一樣。

“怎麼又是你?”林洛冷聲問道,他對顏玉書可是沒有一點好感。

儘管現在顏玉書對自己很尊敬的樣子,無非是想取得與他的合作權罷了。

一開始顏玉書可是準備廢掉自己的。

“大師,之前都是誤會,還請您不要放在心上。”

說着顏玉書掏出一個袋子,裏面裝着一沓一沓的錢,少說也有二三十萬的樣子。

“你這什麼意思?”林洛嗤笑道。

放在以前,二三十萬或許還真有可能讓他考慮一下。

但是現在,爲這點錢和顏玉書合作,他還看不上,也犯不着。


顧詩詩這小富婆不比這噁心人的僞君子香多了?

“之前多有得罪,這是給大師的賠禮。”顏玉書賠笑道。

“那倒不必,我也打了你的人。算是抵消了。”林洛直接拒絕,又道:“還有,別叫我大師了。怪彆扭的,我只是個小農民,擔不起這麼高大上的稱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