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月之後,楊嘯的飛船降落到了紫源星。

楊嘯這一趟來回差不多六個月時間,返回到紫源星的時候,光復城書院已經初具規模了。

院長鄧楠已經開始帶著十幾個導師傳授學員最基本的基因進化知識。

楊嘯感覺整個城市都走入了正規,假以時日,紫源星一定可以向巫星一樣,在基因進化方面取得巨大的成績。

楊嘯將從地球上帶過來的大家的信件和物品分給顧北風等人。

顧北風等當初在地球的時候,都已經有了老婆和孩子,這算是他們在地球上的親人了。

現在收到老婆孩子寫給自己的信件,送過來的禮物,一個個都激動得留下了眼淚。

這種根植於骨髓裡面的感情無論相隔多遠,都是無法忘記了。

這更讓所有人內心升騰了一種責任和使命,保衛地球,重建家園。

楊嘯再次投入到了艱苦的修鍊之中,他希望可以通過修鍊生死迭代法則,突破到皇級境界。

總裁的午夜情人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 「什麼意思?」

蔡瑁很是緊張,額頭的汗水都滲出來了,聽到賀翎這麼說,貌似是要跟自己商量些什麼,連忙問道。

「大唐鎮是如今荊州最強的一股勢力,蔡家又是荊州世家的代表,不知道蔡家有沒有強強聯合的想法?我想所有的世家應該都是想要源遠流長,在保障利益的份上,更要有強勢一些,潛力更大的支持勢力吧?」

賀翎走上前,自行坐在了主座之上,緩緩的說道。

看了賀翎這番舉動,猶豫了片刻,蔡瑁只能退而求其次,放棄的自己的主座

眼神中有些不可置信,賀翎居然找自己合作?

是知道那些黑甲軍的來歷,還是不知道?

有些捉摸不定的坐在次座之上,緊皺眉頭:「你的意思是讓我跟你合作嗎?」

「不!」

賀翎卻是搖搖頭

頓時讓蔡瑁有些警惕時,他又接著說:「是跟你蔡家合作,利用世家的力量,助我大唐一臂之力,待我奪下整個荊州之時,你們蔡家的地位一定是在其他荊州世家之上,如何?」

「可如今我蔡家已經在荊州算是名門望族,門生弟子遍布整個荊州,而且我們現在投靠的可是荊州刺史,劉表大人!」

蔡瑁聞言,緊皺的眉頭有所鬆動,如今蔡家的權利在荊州之中已經算是很大了,若是沒有大唐鎮,憑藉刺史的力量,完全可以更進一步,發展的更好,可現在大唐鎮領的是皇家的命令,統領了一半的荊州,刺史的權勢算是被削的體無完膚,這次想要趁著玩家戰爭偷拿兩座城,給賀翎來個下馬威的同時,也想要試探一下對方

可沒想到大唐鎮的實力果然是讓人為之震驚!

不負榮光,不負你 情報的傳遞,兵多將廣,還都是精銳之師~

在這荊州的地盤之上,就算是刺史,如今怕是也動不了人家

若是能夠跟大唐鎮合作,倒是不錯的選擇,但是自己需要賀翎的一些條件

為自家爭取到更多的利益

不然跟在刺史手下一樣的福利,自己又何必跳槽?

賀翎也是明白他的想法,聞言冷笑一聲,不緊不慢的說:

「荊州世家可不只蔡家一家,如今的大唐鎮鋒芒畢露,只要伸出一兩枝頭,怕是他們會爭著為之效力,您若是沒這個想法,我大唐鎮也不會求著你蔡家,只是到時候可別看著其他世家壯大而酸了牙,再者,一旦他們有人跟著我大唐鎮勝了,拿下了荊州,我倒要看看你們平時和睦的世家之間還能不能繼續這般和平下去~」

「哈哈,刺史大人乃是陛下御賜的封號,你若是開戰,豈不是在反我大漢王朝?」

蔡瑁哈哈一笑,眉宇間卻是有些驚慌

的確,若是蒯氏趁機跟大唐鎮合作,打擊掉劉表,那自己這可就沒了後路,蒯氏若是趁機壯大,那麼世家的地位肯定會被其霸佔,憑藉大唐鎮的實力,誰能動他蒯家?

「虧您也是一方世家大族,難道這種事情,真就如此簡單透徹?」

賀翎面色不變,坐在主位自高臨下地看著他。

「額~呵呵」

蔡瑁咽了口口水,心裡有些慌了,若是大唐鎮有意,劉表可能還真不是對手

再加上劉表的性格和作風,沒有這麼主動性……若是想要強大自家力量,大唐鎮才是這荊州的不二選擇,玩家之中的強勢存在,npc勢力圈中的一匹黑馬

再三猶豫,看了眼賀翎,這才點頭:

「好,我蔡家願意幫助大唐,只是不知道大唐鎮有什麼想法?」

「蔡家做內應,我去找外援,找機會讓劉表對大唐開刀,我要師出有名奪下整個荊州!」

賀翎不假思索的說道,若是說了解如今劉表的實力,那肯定是蔡家和蒯氏了,蔡家頻繁的動作,倒是有些想要擴張自己實力的野心,蒯氏卻是安靜了些,不能當作大唐的合作對象,有著共同擴張的野心,才能一起合作

「有野心!」

蔡瑁一笑,說的如此直白,也是目標很明確,眼下大唐的確是有這個實力,也配得上這個野心,那麼合作關係確定了,自己的蔡家就要有自己的價值才行

當下眼睛微眯:

「沒問題,三日,只要三日,不過你若是想要拿下荊州,單單讓他有動作是不夠的,還需要一些官文才行!」

「明白,如此便說定了,三日為限,兵動之時,蔡家便是我大唐之人,荊州的奪取便開始了!」

賀翎露齒一笑,突然看了眼這房間內周圍:

「既然說定了,我也不多留。告辭!」

「不送!」

……

賀翎走後

「奪取荊州?呵呵,他大唐鎮好大的口氣啊!」

這時,房間內竟然傳出了另一個聲音

「刺史大人!」

蔡瑁眼神看去

一道隱蔽的密室門打開,身穿官服的劉表面色不悅的從門內走出,看到蔡瑁后,眼神中浮現過,一絲精芒,又一閃即逝,壓抑著內心的不爽:

「若不是本官在此親耳聽到賀翎狂言,怕是蔡軍師親口告訴本官,本官都覺得難以置信!」

「這個賀翎如此有野心,也是下官沒有想到的地方,竟然隻身便來到下官房中,門外的護衛應該都是被他悄無聲息的幹掉了,此人實在是不簡單!」

蔡瑁面色不改,即便剛剛自己還跟賀翎保證了三日之內讓劉表有動作,之類的話~

「能夠輕鬆抵擋千萬軍隊的勢力之主,怎麼會是簡單的人物?如今他大唐鋒芒畢露,正是尋找幫手,進一步擴大勢力的時機,能找上你,肯定也會找其他的世家,看來最近的荊州可能要不太平了~」

劉表目光微眯,一邊意味深長的說著,一邊不經意的瞥了眼蔡瑁的表情

蔡瑁又不是什麼蠢人,聽出來了他話里深層的挑撥意思,當下卻也只能裝作沒聽出來一樣,點點頭:

「不錯,大唐野心極強,若是大人想要坐穩荊州,須要趁其實力未穩之時下手才是!我蔡家一路支持大人的世家,也不會做自損名聲之事~」

「是啊,再不下手,就要被他先動手了!」

劉表面色莫名陰沉了幾分…… 楊嘯的天蠶訣早就突破了最後一層,現在配合這生死迭代法則的修鍊,每次暈死過去之後,都要兩三天才能慢慢蘇醒過來。

在楊嘯進入生死臨界狀態的情況下,他的身體基因開始快速重新修復,改變,提升。

楊嘯拋開了所有的繁瑣事情,專心修鍊,野人王等人也知道楊嘯現在處於緊要關頭,沒有特別重要的事情也不會去打攪他。

期間,楊嘯也嘗試過使用自己煉製的進化丹,吃下進化丹之後也能達到暈死狀態,但是不知道為什麼,這種進化丹產生的暈死狀態無法進入生死臨界點,所以無法促進基因的融合進化。

「唉,難道這野人前輩留下來的基因進化丹只適用於野人的身體基因,對我這樣的人沒有作用?」

野人王突破皇級境界之後,已經達到了基因進化的天花板,他也不再追求基因進化的進一步提升了,反而是安心下來修鍊一些功法技能,同時將更多的時間投入到管理光復族的任務中。

野人王從楊嘯的身上看到了自強不息的力量,對於他來說,現在最大的事情便是帶領光復族穩步提升,他也知道,光復族要想長久生存發展下去,就必須不斷提升整體的基因進化水平。

玉妃引 長老山峰、泰奇、飛鷹、山雞以及阿豹,青木等人也都在修鍊野人前輩山洞中流傳下來的基因進化功法,同時配合楊嘯煉製的基因進化丹。

顧北風、杜天行、肖哲、夏洛等人開始進入光復學院接受更加系統的基因進化培訓。

各地的晶石礦也都在有條不紊地開採中,

地球村上次遭到戰神破壞之後,也已經修復一新,星雲飄雪、秦路、黃米等人的店鋪和生意依舊如常。

整個紫源星一切祥和。

梁豹將楊嘯送回紫源星之後,開著飛船飛去了巫星,向大王子復命去了。

……

大龍帝國王宮。

龍靜一直都在王宮金牌侍衛隊的專屬學院內修鍊基因進化功法中的最後一步,洗髓。

在大龍帝王心中,現在的龍靜,幾乎成為了帝國未來的希望。

龍靜是大龍帝國王族數百年來出現的天龍獸魂,只要龍靜能夠順利突破到皇級境界,她將成為大龍帝國的傳奇。

在大龍帝國處於風雨飄搖之際,關於龍靜的天龍獸魂的傳說也在人們的茶餘飯後傳播著,龍靜作為大龍帝國的聖女,在普通人們心目中的分量也是越來越重要。

大王子龍傲天也在抓緊修鍊基因進化功法,他現在已經是帝級高級,他希望可以儘快突破皇級境界。

無論是帝國面臨的危急,還是妹妹龍靜目前在國內的聲望,都對他繼承帝位傳承產生了重大的威脅。

可是,龍傲天自從突破帝級高級境界之後,基因進化的速度突然就變得異常緩慢,彷彿已經觸及了進化的天花板一般。

……

大龍帝王覺得有些鬱悶,帶著一隊侍衛,來到了王宮附近的一處獨立的院落,院落大門上寫著「帝國棋館」四個大字。

在巫星,基因進化的高手都非常重視精神力的訓練,而圍棋便是進行精神力訓練的最好的方式之一。

帝王追捧圍棋,整個大龍帝國都有一股圍棋熱。

大龍帝王來到門口,守門的侍衛一見是帝王,紛紛跪下:

「拜見帝王陛下!」

大龍帝王點點頭,徑直走入棋館內。

帝國棋館不是一般的人可以進來的,只有那些帝級境界以上,精神力也達到了一定水準的人,通過帝國棋館的審核之後,才有機會進來修鍊精神力。

大龍帝王是這裡的常客,一邊走一邊問跟上來的棋館侍衛。

「宗師在嗎?」

「回稟帝王,宗師在呢,正在和七公主下棋。」

大龍帝王笑道:

「七公主哪有資格和宗師下棋?」

「回帝王,七公主每日都來和宗師下棋,宗師似乎也很喜歡七公主,每日便陪她下一句,只不過,每次都是七公主輸。」

「哈哈,難道七公主還能贏不成?」

大龍帝王說著,穿過了幾棟房屋,來到了帝國棋院的大廳,遠遠便看見幾十個人圍在一起,似乎在看人下棋。

侍衛說道:

「帝王,您看,宗師正在陪七公主下棋呢。」

大龍帝王還沒走過去,遠遠就聽到七公主嚷道:

「哎喲,這步棋沒看到,不算不算,讓我悔一步。」

一個明亮的聲音說道:

「不可以,落子不悔,這是規矩。」

「哎呀,蓉姐姐,你就讓我悔一次吧,就一次,一次都不行嗎?」

「不行,下棋有下棋的規矩,我可以讓你,但是你和別人對戰的時候,有誰讓你?每一招的攻擊都有自己的章法,你出了錯,就只能被對手制服甚至殺死,你能夠讓對方也悔一步嗎?」

重生創業時代 「哼,蓉姐姐太小氣了,不跟你下棋了,我回去了。」

周圍的人則是一片鬨笑。

「七公主,我們國師從來不讓任何的棋,也從來不允許任何人悔棋,別說你了,有一次帝王要悔一步棋,國是都毫不留情地拒絕了。」

大龍帝王聽了,臉上一陣尷尬,輕咳一聲,

「咳,這麼熱鬧,你們在忙什麼呢?」

正在圍觀的人群猛然聽到這聲音,一個個顫慄不已,回頭望了一眼,趕緊齊刷刷跪下,

「拜見帝王陛下!」

七公主十五歲左右,相貌清秀,看到大龍帝王,趕緊跑過來撲倒父王的懷中,撒嬌道:

「父王,您來的正好,蓉姐姐連一步棋都不讓我,真是太小氣了。」

一個美若天仙,氣質略微清冷的女子,穿著一襲白裙,對著帝王微微一拜:

「拜見帝王陛下!」

大龍帝王哈哈一下,很是尊敬地說道:

「大宗師,免禮,都說過多少次了,你見了我不用參拜。」

那個被稱為蓉姐姐的人,正是大龍帝國圍棋第一宗師,真名陳蓉。

陳蓉淡淡一笑,

「謝帝王陛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