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金色的身軀從天空墜落。

宙斯的全身都被恐怖的雷霆肆虐摧殘,金光赫赫的身軀變得黯淡不已,還散發著陣陣焦香。

頭部的創傷最為嚴重,原本的金色頭顱變成了黑炭頭顱,雙眼翻白,嘴巴張大著,皮肉都炸得翻卷,看起來就像毀了容。

「轟隆!」

地面一陣顫動,宙斯的身軀在地面砸出一塊巨大的凹坑。

「宙斯他……真的敗了?」卓瑪有些難以置信,曾經在西方龍林威震一方的頂尖雷法大能,就這樣被對方用雷電劈廢了……

安林化霧而來,站在宙斯那巨大的腦袋上,順口磕了幾枚高階靈丹。

他一邊嚼著靈丹,一邊望向腳下的宙斯,道:「怎麼樣?」

這一句頗為無厘頭的話,卻顯得霸氣十足。

雙眼漸漸恢復清明的宙斯,憤怒地張開了嘴巴:「嗷!鵝……鵝要喳了你!」

安林一臉同情地望著宙斯:「被炸得連話都說不利索了嗎?」

宙斯氣得渾身發抖,屈辱和憤怒讓它雙目漸漸赤紅:「你又不是龍族,殺了我也獲不得龍之力,反而會成為整個西方龍林的死敵……但你要是放了我,我將給予你想象不到的好處……」

安林撫著下巴,若有所思。

「也對,殺了你,我獲得不了龍之力,有點虧……」

宙斯聞言心中一喜。

這時,紅芒閃耀夜空。血魂十字架從天而降,轟然砸在宙斯的背部,釋放出無與倫比的鎮壓之力,同時一條條鎖鏈伸展,將巨龍捆綁起來。

「嗷……你做什麼?」

突然被捆綁起來的宙斯,不停掙扎,悲憤大吼道:「龍可殺不可辱,你要是敢對我做那種事,我寧願死!」

安林一臉黑線:「我覺得我受到了侮辱。」

「你別想歪了,我現在不殺你,只是想先把你綁起來,然後找到我的小蘭后,再讓她殺死你。這樣做不就讓你的龍之力,有了可以安放的地方了嗎?多謝提醒啊,老哥!」

宙斯一臉懵逼地張開了嘴巴。

原來它說的口乾舌燥,並沒有說服安林,而是成功給了安林一個點子,決定換一個人殺它?

「噗……」

宙斯渾身一陣抖動,又吐出了一口老血。

金色巨龍咬牙切齒道:「不行,我勸你冷靜點。這片大地危機四伏,西方龍林的強者不計其數,你帶著我去找那個小蘭,絕對連人都見不著,就被強者圍殺,死在路上!我勸你還是乖乖放了……」

「安林!」遠處,一聲清脆悅耳的呼喊突然傳來。

安林看到一抹美麗的倩影,正向他飛來。

「小蘭!」他激動打著招呼。

宙斯:「……」

這位西方龍林的雷霆之神,感受到了命運對它深深的惡意。

「天要亡我啊……咳咳……」宙斯氣得咳出了血沫。

它雙眸緊盯著飛來的女子,心中心思急轉,即使現在,它還在想著翻盤的機會……

「小蘭,真沒想到,原來你就在附近啊!」安林開心地招手。

看到許小蘭是安全的,並且還在自己的身邊,這讓安林的心頭大石終於徹底落下。

「你們戰鬥的動靜那麼大,我在千里之外都感知到了呢。」許小蘭御劍而來,白裡透紅的臉上笑得眉眼彎彎,顯然也是非常的高興。

然而,就在這時,一股恐怖的赤色射光從宙斯的口中噴出。

「接受我的詛咒吧,哈哈哈!」

宙斯渾身皮膚開裂,飆射出鮮血,臉色卻極為興奮地大吼著。

這是它被鎮壓后,壓榨體內一切的力量,孤注一擲對許小蘭發動的詛咒。就算是返虛境的大能也不一定能接下,更何況她這個化神境的修士。

這個詛咒只有它才能解開,只要許小蘭中了詛咒,那麼它就能以此為要挾,讓安林放了它!

這就是它絕地翻盤的機會。

宙斯目光熾熱,望著前方。

然後,聖火衝天而起,隱隱帶著聖獸的清鳴。

純凈聖潔的光芒,驚曜天地,幾乎要將宙斯的雙眼亮瞎。

那力量根本不屬於化神境!

在宙斯一臉獃滯的目光下,許小蘭一劍將赤色射光詛咒砍沒了。

「小蘭,你沒事吧?!」

「沒事,呼……嚇死我了,安林,你給我好好壓著龍啊!」

「放心,老子再給它加個大水球,看它還怎麼跳?」

安林又笑道:「為了表達歉意,這頭龍我送你了,開心嗎?」

「嗯……剛剛我聽到這句話,可感動了。」許小蘭俏臉微紅。

「現在就不感動了嗎?」

「感動……」

「那抱一個,還要親親。」

許小蘭滿臉嬌羞,頗為嗔怪地望了安林一眼。

宙斯張著嘴巴,望著面前深情擁抱在一起的情侶。

幻想破滅的它,淚水終於奪眶而出。

它遇到的都是一些什麼化神修士啊?!!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com。妙書屋手機版閱讀網址:.com 西方龍林雷霆的主宰,威震一方的宙斯,如今成為了任人宰割的魚肉,還得強行在一旁觀看安林和許小蘭的打情罵俏。

它曾想過自己戰死沙場的悲壯,也曾想過在求道之路上面對煌煌天威,不屈反抗,最終身死道消的隕落。

卻沒有想到過,自己的結局竟然是一個禮物。

一個人類送給另外一個擁有龍族血脈人類的禮物。

安林怒奶一口許小蘭的禮物……

「小蘭,這頭龍我就交給你處置了,趕緊升級吧,看看砍了這頭龍能獲得多少力量。」安林十分闊氣地說道。

許小蘭有些擔心:「我真把它殺了,會不會獲得的龍之力太多,身體受不了啊?」

她怕被宙斯奶死……

宙斯這個身軀都顫了一下,抓住這一線生機,激動道:「對對對!你發現了最關鍵的一點。我可是返虛後期的大能,而你卻是一個化神境的修士,境界修為天差地別,又如何能容納得了我的力量?」

青衣女子被說得臉色一沉,嬌喝道:「你這是在瞧不起我?」

宙斯:「???」

「本來還有些擔心,但現在,我定要證明自己!我就不信了,連朱雀之力都容得下的我,會容不下你的力量!」 遇見你,春暖花開 許小蘭神色堅定道。

宙斯:「……」

金色巨龍真想扇自己幾個大耳摑子。

敖晴玉則一臉羨慕地望著許小蘭:「安林真的是捨得啊,一個返虛後期強者的生命,就這樣拱手讓人,這……就是真愛嗎?」

每一個返虛後期大能的隕落,都是震動世間的大事。基本上,進太初古龍域能殺一個返虛後期頂尖大能,吹它個一百年都不過分。

但就是這樣一份成就和獲得龍之力的機會,安林竟願意放棄,這在敖晴玉看來,敬佩之餘又覺得他傻。

至於安林無法吸收龍之力的可能?不存在的!敖晴玉在心中已然認定,安林也是某個特殊的龍族後輩……

「啊?別跑!」

敖晴玉突然怒喝一聲,御劍飛向某個方向。

原來是冰霜巨龍卓瑪見形勢不妙,終於決定繼續逃遁之旅。

「嗷!」一聲空靈悠遠的龍嘯,再次席捲天地。

這位卓瑪又開始向周圍的同伴呼救了,一邊跑一邊大喊救命。

敖晴玉差點被卓瑪和宙斯圍毆致死,幸好安林給力,這才絕地翻盤,他的命差點丟在這裡,又豈會善罷甘休,二話不說就追了過去。

「賤龍別跑! 首席的惹火小蠻妻 有膽接我一劍!」

敖晴玉大聲喊著。

卓瑪繼續放極寒之能量屁,阻礙著敖晴玉的追擊。

兩人的身影消失在遠處。

安林不再跟去了,他的目的已經達到,成功找到了許小蘭。

為了避免夜長夢多,許小蘭決定儘快解決掉宙斯。

她抽出龍雀劍,對著這頭金色巨龍的腦袋一劍落下!

哐當!

一聲堅硬的碰撞聲響起。

許小蘭抽劍砍中宙斯的腦袋,卻被巨大的反震力震得倒飛,龍雀劍也差點脫手而出。

「好硬!」她這時候才知道,安林面對的是一個什麼樣的對手,即使力量被鎮壓,身受重創,本身的肉體強度依舊強得可怕。

宙斯心中又燃起了希望:「別白費力氣了,我的金剛不壞之身,就連返虛大能也無法破開。你們若放我回去,我可以道心起誓,今後……」

「嗷!」

話還沒說完,劇痛便讓宙斯慘叫起來。

聖火和雷霆依附在龍雀劍上,讓它的鋒芒強悍到極致,落在金色巨龍的脖子上,終於是破開了宙斯的金剛不壞身軀。

「不!」

宙斯雙目爆發凶光,咆哮著大吼著。

金色的龍威波動瘋狂擴散,彷彿一頭毀天滅地的凶獸發出的不甘的咆哮,震懾天地。

許小蘭青絲如瀑,被恐怖的龍威衝擊得朝身後舞動。

但她的臉色卻沉靜不已,不見一絲的慌亂,雙眸變成純金之色,用本身的真龍血脈之力抵抗著衝擊。

「吼!」一聲清脆又帶著別樣威嚴的咆哮響起。

安林愣了一下,這一聲大吼,竟然是許小蘭吼的!

我的天啊!許小蘭這是要變成龍寶寶了嗎?!

安林心中老複雜了。

這時,許小蘭手中龍雀劍鋒芒更甚,切開了宙斯的脖子。

一劍斬落!

鋒芒將大地撕裂出一道十幾里的漆黑裂縫。

連同著大地一起分開的,是宙斯的身體和腦袋。

鮮血如泉水噴涌。

宙斯的慘叫聲戛然而止。

一切又恢復寧靜了,唯有鮮血仍沿著雷火雙刃的龍雀滑落。

西方龍林的雷霆主宰宙斯,隕落了。

一股無形的力量,似乎受到天地規則的引導,開始瘋狂湧入許小蘭的體內,好似大海一般源源不斷,無窮無盡。

那可是領悟了神道之力的返虛後期大能,是悟道者的隕落,其體內所蘊含的龍之力有多可怕,是尋常修士無法想象的。

諸天大造化 許小蘭當即原地打坐,運轉體內的一切力量吸收著這股龍之力。

安林雖然不懂其中的門道,但也能看到許小蘭那金色的雙瞳,變得愈發的純粹,氣息也愈發的浩瀚。

許小蘭現在龍族血脈之力全開。

安林站在一旁,就彷彿在面對一頭遠古巨龍,兇巴巴的。

人家的家裡是有母老虎,他的家裡,那特么有條遠古母龍啊!

「呼……呼……」

許小蘭吐納之間,彷彿巨龍的吐息,延綿悠長。

白皙的臉蛋變得潮紅,身子也開始升騰起金色的龍氣。

女子的臉色漸漸變得有些痛苦,氣息卻仍在攀升。

「這……這是撐到了嗎?」安林看得緊張,卻又毫無辦法,只能來回踱步,干著急。

這可能就是幸福的煩惱吧,境界飆升是好事,但是飆升太快,龍之力吃撐了,卻又是壞事。

餓死是悲劇,但撐死了也是很悲劇的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