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萬刀左右,不能給出特別明細的資金需求。因爲這在臨江市那邊屬於特種設備的建設,對於安全要求非常高的,有可能會使用指定的技術和材料,市場上的參考價格是不準的。而且,地方部門的各種檢查預算也是要算進去的。”

“聽你這意思,一千萬美刀還有可能打不住唄。”

“經驗之談。”

“哎,那就批了。”

龍玖年打碎了牙往肚子裏面咽,看着白花花的銀子留到別人的口袋裏面,非常不爽但又沒有辦法。

遊輪在海面上不知晃悠了多久,才停靠在目的地的一個港口裏面。

沒有迎接的車隊,沒有小跟班,這裏已經是黑龍馬歇爾的勢力範圍了,安全問題不會有事的。一切從簡才符合龍玖年低調的心態。

一個超級大的莊園就坐落在這個山間空地上,這是龍玖年自己的房地產,山水田園風格,雖然一年也住不了幾次,龍玖年還是要把這裏裝修的非常豪華的樣子。

僕人和保姆一直在這裏維護,花園、儲藏室、車庫還有好多其他的電子設備,都是他們在日常維護的。而黑龍馬歇爾一些重要成員,也可以來這裏休息,在南極大陸的地下總部住起來肯定是沒有這裏舒適的。

“老闆,您回來了啊。晚上有什麼特別的用餐需求麼?” “簡單的家宴就可以了,順便把金利澈召喚過來。”

“明白了。”僕人們開始忙活了,龍玖年對待生活品質的要求還是比較高的,所有食材都是農場裏面純天然生產,沒有任何添加劑和其他化學成分的。

接到通知後金利澈飛快地趕來了,一水之隔的距離,小半天的路程就能搞定了。因爲那邊的極端氣候天氣,飛機是不可能有航線的,私人飛機更別提了。

時蔬燉大鵝,加上黃油培根,其他一些烤麪包個果醬,就是簡簡單單一頓晚宴,對於三個人來說,已經很豐盛了。

金利澈知道這此來不是爲了品嚐美食的,心情根本就沒有在這上面。

“把臨江市那邊的能源公司倉儲設備建設好了以後,就不用再追加其他的投資了吧?”龍玖年都開始害怕了。

“應該不會了,他們馬上就能進行開採了,利潤就要滾滾而來,就算冰雪集團拿走了大頭,咱們也是能看見回頭錢了。以後的其他項目,大不了就用他們自己的資金了。”金利澈解釋道。

龍玖年暗暗鬆了一口氣。

“咱們的資金不至於這麼捉襟見肘吧?剛剛在冰雪集團的沙漠項目裏面,不是盈利了一大筆麼?”冷嵐問道。

“按照對未來的競爭性分析,明年的發展趨勢會有很大的變化的。就拿超級計算機和服務器來說,這種設備只有專業的科研組織纔會購買的,出貨量不可能有多少。數據服務產品可能跟今年有所持平,剩下的就是歐羅巴大洲裏面的其他買賣了。對於擴大生產方面,如果不開闢其他的商業內容,可能盈利模式就要下降了。”

龍玖年在船上也想到了這一點,所以在會把目光放在了智能型武器裝備上,類似於戰鬥機甲這類的東西。

這也是一個非常燒錢的項目,場地方面,可以在這裏建設生產廠房,要是技術到位的話,其他方面就不用費心了。

“先不說這些事情了,咱們先把臨江市的那邊搞定,其他事情不着急。”

“派什麼人去支援韓柯娜呢?黑龍的人還是極速光年那邊的商業人士?”

“讓黑龍的人過去吧,至少安全性還能得到保證呢。”

魚龍混雜的地方,商業經驗都是次要的,反正能源商品不愁賣。不派去幾個黑龍馬歇爾的人,估計本傑明那邊各種的不滿意又要開始了。

國際維和行動隊的特米巴和安熱迪對於雲下世的審訊工作進展的非常緩慢,主要是不能在陸猛的眼皮子地下動用任何刑訊手段,這就讓他們很難搞了。隔着一層厚厚的防彈玻璃,就算特米巴喊破了喉嚨,雲下世不想理會他,也沒有任何的辦法。

比這兩位還要着急的人就是維斯了。他已經把盛琿和君美夕兩個人從南洋撤回來了,那邊現在處於無領導狀態。君美夕對於那邊投資公司的兩名美女僱員,只能通過電腦視頻來安排工作。

這麼一來,任何的業務都開展不出去了。思來想去,維斯決定還是派專門的商業人才過去處理那邊的問題吧。


既然雲下世是落在了臨江市的地方安全行動局的手中,派出身家清白的布魯斯人員,起碼不會被他們抓走的。

“老大,您看看罐頭的包裝廣告,還需要修改一下麼?”身邊的一個小弟把樣品送到了達門哆的手中。

“還……湊合吧,東瀛那邊的兩個老闆找的設計公司麼?”

“是這樣的,咱們這邊的商標位置也很明顯,地址可能不詳細,不過外人也不可能找到這邊來的。海上物流都是他們來負責。”

“行,那就按照這種包裝進行生產吧。”

手下的小弟們接到了命令,直接讓罐頭廠的生產線全力開始運作起來了。原材料很簡單,直接派出去捕魚船就能搞定了,熱帶海魚是非常有特色的,加上一些祕製的辣油和香料,用真空罐頭包裝起來,味道肯定不錯的。

達門哆這些本地人已經吃習慣了,不覺得是什麼美味佳餚,但是對於其他地方的人來說,就大不一樣了。

布魯斯公司的設計師自己搞定的外包裝,看上去給人一種高大上的感覺,誰能想到是南洋一個海島的小罐頭場裏面做出來的呢。

“老大,資金還是剩下一些的……”

“肯定要剩下的啊,你們這些人又不是飯桶,能實打實地去做麼?趕緊去給我聯繫一個施工隊,把自己的辦公樓好好裝修一下,你看看裏面的牆皮顏料和各種亂糟糟的線路,都給我搞定。”

“好的。”

達門哆從盛琿和君美夕投資進來的合作資金裏面剋扣一些挪作他用,也是情有可原的事情,誰讓他們這邊的連一個監工人員都沒有派過來呢?完全就當做甩手掌櫃了,這還了得?

達門哆能按照原來的圖紙把罐頭廠給蓋出來,就算是一個老實人了。

產量還能進一步的提高,因爲盛琿和君美夕這麼一走,達門哆不知道後續的物流方面誰來負責了。畢竟之前這些事情是他們答應下來的,而達門哆沒有專業的遠洋船隊把這些產品運送到華夏國沿海城市裏面進行銷售的。

生產的一批試吃品,然後就暫停開工,等着東營羣島那邊的消息。反正罐頭的保鮮期還是挺長的,不怕出問題。

又過了好一段的時間,君美夕才聯繫達門哆,給他了一個地址,讓他往佐美欣的公司那邊發一銷量的產品過去看看情況,這沒有多少的費用。

“老闆,您看看南洋那邊的產品過來了。”劉大強推門而入,手裏面拎着一個箱子。

一箱十二罐,包裝的還算精美,在海上顛簸一段時間也沒有任何變化。佐美欣把東西放在了桌子上,看了又看。

“開罐即食,挺方便的啊,你又嘗過麼?”佐美欣問道。

“這都是剛到的,沒吃過,海關檢查的時候應該打開了一些,但是吃沒吃就不知道了。” “那你先把咱們這些產品的圖片和廣告發送到賣場那邊去,讓他們心裏面有個準備,提前宣傳一下也可以。”

新產品出現在眼前了,在臨江市的市場上,是獨一份熱帶海產罐頭,佐美欣對年底的促銷競爭又多了一份信心。下一步就是問問總部那邊,南洋到底能供應多少的貨物呢?小量的話可以用別的物流,大量就要靠自己運輸了。

劉大強接到了下一步的任務以後,離開了佐美欣的辦公室裏面。而佐美欣給南條尋發送了一封電子郵件,專門詢問這個事情。

布魯斯熱帶海鮮新產品的上市宣傳,凌妃煙第一時間就知道了。

“看來維斯是鐵定了心思要在南洋發展勢力了啊,你們看看,連產品都出來了,包裝宣傳的都還不錯呢。”凌妃煙說道。

“國際維和行動隊都震懾不了維斯他們,看來應該是布魯斯的專業商務人士在那邊發展業務呢。他們都是身家清白、背景乾淨的人,國際維和行動隊不可能拿他們怎麼樣的。年底的商業活動就會看見這種產品了。”

葉塵和凌妃煙現在最主要的手段就是讓秦海山跟海關那邊打好招呼,對布魯斯公司的各種進出口產品嚴加審覈,能有多嚴厲,就有多嚴厲。至於其他方面,傾城國際也沒有太好的辦法了。

“我有一個好主意,咱們也開始生產他們這種一模一樣的產品吧。”在旁邊一直沒有發話的曼陀羅開口說道。

整個別墅裏面,也只有她能待在這裏安安靜靜地聽着商業上的事情了,其他人一點心思都沒有。


“一模一樣?原材料怎麼搞定?出海去南洋嘛?”葉塵問道。

“外觀一樣就可以了啊,剩下的就是山寨了,儘可能的去模仿,然後以他們產品的名義用別的渠道銷售,把整個市場給搞得混亂了纔好呢。”

有是這種旁門左道的方法,不過葉塵很喜歡。只要能干擾到布魯斯公司的運轉,什麼方法都是可以的,哈哈哈。

葉塵扭頭看着身邊的凌妃煙,她點頭這件事情纔算是能順利進行的呢。

“有什麼問題呢?”看着凌妃煙久久不發話,葉塵問道。

“會不會被查出來的啊?”

“他們跟地方部門的關係有這麼好麼?咱們在這方面還是有主動權的。只要生產出來,把客戶的口碑給干擾了額,就算是成功了。大家都是第一次接觸熱帶海產品罐頭,誰能分得清楚應該是怎樣的味道呢?”

“那把這件事情就交給海島上面的生產線吧,其他地方也不合適。”凌妃煙總算是同意了。

伊森接到了這個任務,生產罐頭對於他來說,簡直就是小菜一貼,這邊的工廠裏面設備已經很先進了,原材料可以就地取材,撈上來就可以用的。對於外包裝的生產,現在還不能確定,凌妃煙先讓蘇媚兒找自己公司裏面的設計師來仿照着弄了一下,像與不像還要等着布魯斯那邊的正品上市以後,才能進行對比。

葉塵在這段時間裏面,還跟樑菁菁打聽了一下港口那邊的物流情況,布魯斯分公司並沒有僱傭任何的運輸隊伍去搞定罐頭產品,看樣子他們應該用自己的遊輪了。

海島基地上面的全自動火炮艦艇沒有成功裝載武器系統呢,研發出來的東西,攻擊力都是不夠的,打草驚蛇可不行啊。就算是沒有防禦力量的遊輪,炸開他們的主體鋼板都是很困難的事情呢。

而這個東西的研發工作,已經停止了,反正皮皮和漢斯都回到了臨江市這邊的別墅裏面。只要國際維和行動隊在這裏逗留一天,他們的工作就要停止一天。不管成功那邊有什麼進展,都是不重要的。

“看你們這麼多天日夜突審,效果還是不錯的嘛。”陸猛時不時地出現在特米巴和安熱迪的身邊,對他們的工作讚揚幾句。

犯人已經落在了臨江市地方安全行動局的手中,至於能不能從嘴裏面搞出來有用的情報,就是他們自己的本事了。

“不盡人意的地方還有很多呢。”安熱迪搖了搖頭。

“不急、不急……來日方長嘛,在這裏你們就放心地住下去吧,吃喝都不用發愁,咱們要什麼有什麼。”陸猛非常客氣。因爲國際維和行動隊出現在臨江市以後,好多的牛鬼蛇神都紛紛離開了這邊,治安環境連上了好幾個臺階。陸猛的工作簡直是輕鬆到家了。

就當是花點飯錢請來兩個護身符,也是非常划算的買賣啊。

“我們的時間已經非常緊張了,可能在這幾天就要離開了,接下來的行程還要往南洋那邊出發呢,不能都耗在雲下世這傢伙身上啊。”

不能說這段時間的工作絲毫沒有進展,只不過特米巴和安熱迪沒有得到自己想要的情報而已。查爾曼俱樂部的勢力是非常龐大的,布魯斯分公司的數量,在世界各地也是分佈許多。要是能把所有的清單從雲下世的嘴裏面掏出來,就是大功一件。

國際維和行動隊就可以很有目標的對維斯的勢力發起清繳任務了。

查爾曼俱樂部作惡多端只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察德樂研究所生產的生化武器裝備會干擾到白頭鷹帝國的國際市場的,他們這種非常規化的廉價產品,非常讓白頭鷹帝國的武器裝備製造商頭疼,價格方面低廉,殺傷力也是蠻不錯的。要是能把這個競爭對手消滅掉的話,以後的商業之路就順利不少了。

“既然這樣的話,你們這段時間就多多辛苦一下吧,不過也不用太擔心,只要以後想過來看看這傢伙,我隨時歡迎。他是不可能活着走出我這邊的關押所的,對於罪大惡極的人,留着一命已經是最大的仁慈了。”

“我們會盡力的。”

看着安熱迪離開的腳步,陸猛非常開心。這都是葉塵的成果啊,以後要多多跟他們接近一下才好。 一場聲勢浩大的合作儀式在臨江市地方安全行動局的大院裏面舉行了,會場佈置的非常隆重,地方媒體紛紛參加,各種報道一時間佔據了所有的新聞頭條板塊。除了陸猛的人,還有海關、邊防、突擊隊、檢查局等等部門,都過來亮相了。

作爲國際維和行動隊的主要負責人,特米巴和安熱迪開始了自己的演講,他們跟臨江市已經開展了深度的合作,希望能在日後安全秩序的建設上做出更加有效的行動來。

這是他們最後的一個活動了,下一步國際維和行動隊就要離開臨江市前往南洋島國那邊開展行動了。

在優秀民營企業代表裏面,秦海山和葉塵也參加了此次的活動,在媒體上各種亮相。這個信號代表着,他們實際上是有很大的靠山的。要想打凌妃煙和葉塵的主意,也要看看地方這些部門能不能答應。

“各路的牛鬼蛇神要回來了啊。”凌妃煙坐在轎車裏面,接上了剛剛結束完活動的葉塵說道。難得葉塵西裝革履出席一次會議,打扮的還算不錯呢。

“咱們又不可能讓國際維和行動隊的人在臨江市住一輩子的,逗留這麼長的時間也差不多了。”

“海鮮罐頭的事情已經搞定了,就等着佐美欣的產品一出現,咱們就開始混入其中進行搗亂。”

“伊森那邊還真的是有效率啊。沒想到這麼短的時間就把罐頭給搞定了。”

“又不追求口感,又不要求技術,從海里面撈出來了加上作料就開始真空包裝,能有什麼困難的呢?”凌妃煙一點成就感都沒有。

“根據卡洛奧收買的那些人手發送過來的情報,布魯斯分公司現在還在忍氣吞聲啊,一點想伸張的想法都沒有,難道佐美欣就不爲年底的商業活動考慮一下了?”

“她能有什麼辦法呢,海關對他們貨物的檢查完全是符合規定的,只不過對其他方面的產品放鬆了一些而已。要是完全按照流程來辦理的話,就應該是這樣的速度。等着他們的熱帶海鮮罐頭到達這裏以後,先要讓生物疫病防控部門來看看,這些食品裏面有沒有外界病毒帶到臨江市這邊來。”

凌妃煙現在對於運用秦海山的人脈關係,已經是非常熟練的了,輕而易舉就能想出一點給佐美欣添堵的小辦法來。

臨近年關,傾城國際也已經準備了好多的促銷和商品活動,現在他們的網站上就開始進行一些在線抽獎和派發禮品了,各種試用裝和會員VIP資格,每天都在派送之中。反觀布魯斯分公司的電子商務網站,打折、打折再打折,就是主要手段。看了看他們的標價,佐美欣似乎要徹底的放棄利潤了。這點資金收入可能也就剛剛維護公司的運轉。

“燕京市那邊的井風羽,把趙家原來的產業做的不錯啊,咱們現在對付他,一點手段都沒有。而且現在又多出來了一個趙家銘,說不定他也在利用原來燕京市的人脈關係,把井風羽的產業推動的更上一層樓了。”葉塵對於這個趙家公子始終沒有一點好感。

“除非我們凌家還在燕京市發展,才能制約他們呢。不過也是不可能的事情了,都遷到南澤市去了。不過維斯是不敢輕易地跟井風羽有密切業務往來的,一旦被咱們抓住了把柄的話,直接就把他們給舉報掉了。大家都知道井風羽是維斯的人,只不過缺少證據罷了。”

小轎車把凌妃煙和葉塵送回了傾城國際的辦公大廈裏面。葉塵在大廳,把口袋裏面的優盤交給了前臺。


“裏面有一些我跟地方部門頭頭們的照片合影,選出來一些不錯的,放大之後掛在顯眼的地方。”

“好的,明白了。”

這就是金字招牌,不光是陸猛跟葉塵有合影,連特米巴、安熱迪等人都有合影。別人一進來看到這些照片,就知道葉塵和傾城國際是有官方背景和人脈的,不能對他們耍心眼。本地人是瞭解具體情況的,但是像佐美欣、趙家銘、洛美莎和韓柯娜這樣的外來戶,知道葉塵和國際維和行動隊的相熟事情之後,對葉塵下手就會多幾分的猶豫了。

凌霄今天出現在傾城國際大樓裏面了,他已經擺脫了凌菲兒的糾纏,其他事情都交給了保姆和司機,也不用待在凌震和湯淑怡的身邊隨時聽後差遣了。

“我現在覺得上班就是一種最休閒的放鬆方式了,這段時間我簡直成了苦勞力,什麼活都是親力親爲的。你們看看我,現在是不是又瘦了幾圈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