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黑色衣袍的少年渾身散漫著慵懶得氣息站在那裡,一頭直垂腰際的墨黑長發狂傲不羈,修長的眉邪氣上挑,一雙鳳眸恍若璀璨的星子,整張臉精緻美艷無比,而且他居然有一雙琥珀色的眸子。

哇塞,炫酷狂拽絕世大美男?!

只是聽到這個絕世大美男嘴裡蹦出來的辭彙,夜冰依瞬間有一種想揍人的衝動。

長得帥了不起?就能鄙視她?信不信她揍得他斷子絕孫!

夜冰依咬牙,「騷年,注意你的言辭。」

邪魅少年上上下下又打量了夜冰依一眼,第一百九十九聲嘆息:「唉,要實力沒實力,要胸沒胸!要屁股沒屁股!凈月怎麼會落在了你這女人的手裡?」

「你踏馬敢再說一遍!!」夜冰依終於忍無可忍,拎起拳頭便和黑袍少年幹了一架。

士可殺不可辱!

居然敢說她沒胸沒屁股!簡直叔叔可忍嬸嬸不可忍!

半晌過後:「嚶嚶嚶……女人,你居然真敢打本君……」少年捂著自己絕美如花的半張臉縮在角落裡嚶嚶哭泣,控訴著夜冰依,但是態度明顯的改變了許多,不敢鄙視夜冰依了。

夜冰依嘴角一抽,怎麼搞得好像她做了什麼對不起他的事情了一樣?

不過這美人哭起來,她還真是捨不得。

「好啦好啦,我不打你就是,你快說,你是哪裡來的?為什麼出現在我的夢裡。」

「哼……」少年傲嬌的哼了一聲,不情不願的道:「這裡不是你的夢境,而是凈月,是一個空間,空間里有你意想不到的寶貝,是你的血液剛好解開了凈月的封印,也不知道是不是凈月瞎了眼了,居然找上了你……」

對上夜冰依危險的眼神,少年立即閉上嘴巴。

夜冰依摸了摸下巴,經過一番了解,她總算明白了什麼。

原來她的這條蓮花水晶石手鏈叫做凈月,是一個神奇的空間,裡面包羅萬象,有神級秘典,也有煉製靈液和丹藥的配方等等……沒好氣的翻了個白眼,不過這些需要隨著她的修為才能打開。

「那你是誰?你又怎麼會在凈月中?」夜冰依疑惑的問道。 「本君叫邪月,本君只記得自己以前貌似受了什麼傷,所以才一直寄住在這裡,時間太久,本君一直在等凈月的新主人,等了幾十萬年,如今才等到你這麼一個……重新開啟凈月,重見光明。」

悟有一劍 邪月依舊是一副欠揍模樣,看著夜冰依滿口鄙夷的說著。

「嗯哼?那如今你能重見光明了,又住在我這裡,豈不是對於我的事情全部都知道了? 都市透視醫尊 包括我的隱私?」夜冰依冷哼,這怎麼能行,她除了自己,誰都不相信!

邪月直接翻了個白眼,「請問你有啥?」

這話說的……

夜冰依立即便想起來這傢伙剛才嫌棄自己胸小,沒屁股!

草泥馬——

夜冰依忍住打死邪月的衝動,死死咬牙惡狠狠道:「老子警告你!不管你以前多麼牛叉!嘿嘿……如今你實力還沒恢復不是?

所以,你要是還想留在這裡,就要乖乖聽我這個主人的話知道么?我讓你上東你就不能上西知道嗎?!」

對上夜冰依兇殘眼神,邪月氣得抖了抖身子,憋得一張白皙的小臉漲紅,最後傲嬌的哼了一聲,瞥過腦袋,不搭理她。

夜冰依頓時樂了。

最美遇見你 哈哈哈!這傢伙,和小受有得一拼哦。

嘖嘖,老娘的腐女心啊。

突然——

正在胡思亂想的夜冰依只覺得腦子裡咔嚓一聲——

好像一把枷鎖被打開的聲音。

然後,夜冰依便發現了自己的夜神秘典,泛起一道湛藍色的藍色光芒。

夜神秘典,是她前世夜家傳下來的,裡面記載了煉製丹藥,毒藥,以及一些醫學和武術秘法,也是她們夜家的傳家寶。

夜冰依還沒搞清楚剛才是怎麼回事,耳邊便傳來邪月震驚的聲音:「卧槽!女人,你怎麼會有這等寶貴的東西?」

「你是說夜神秘典?」夜冰依眯眼,微微驚訝。

夜神秘典是她們夜家的寶貝,自然極少有外人知道,這傢伙怎麼知道……

很快夜冰依就不稀奇了。

邪月這傢伙都活了上萬年了,說不好聽的,都已經成精了,老不死的妖精,知道點什麼也不奇怪。

不過,這傲嬌孩子心高氣傲,眼高於頂,居然也會為了夜神秘典而感到震驚,夜冰依心中突然有一種優越感。

邪月眼眸悠長,似乎回憶起遠古之事,淡淡的輕哼一聲:「神皇秘典這種東西,本君豈會不知?只不過沒機會看到過罷了。」

「神皇秘典?」夜冰依挑了挑眉,原來夜神秘典也叫這個名字。

而且還讓來頭大到活了萬年的邪月都讚歎呢。

看著眼神直發光的少年,夜冰依眯了眯眼,頓時一臉防備:「你看什麼看,收起你那猥瑣的目光!」

這可是她夜家的傳家寶,更是她穿越后唯一從現代帶來的東西,還是爺爺給她留下來的念想,誰也別想打它的主意。

隨後想到了什麼,夜冰依笑嘻嘻道:「呵呵!我差點忘了,夜神秘典其實還有個小秘密哦,那就是,不僅除了只有我們夜家人才能修鍊之外,還必須是要體內擁有五行之力的人才能修鍊。」 一下節省幾千萬的好事叫陳志凡覺的不可思議,陳志凡道:“那我們又不認識東方小姐,依依,我們又不是買不起?”

莫名的求人或是貪便宜神祕的,他的心裏可是過不過。

“呸,”楊依依假意啐道:“你那麼多女朋友,不節約點,怎麼養得起?”

售貨員已經端出了一個木盒,一大八小九枚紫色翡翠如意正陳列在其中:“一千五百萬你們拿走,就當我給你的新婚賀禮,不過楊依依,你可不許問我要紅包了。我這可是成本價啊幾乎就等於送的了。”

陳志凡道:“原來你就是東方小姐,依依,你還真是會賣關子!”

楊依依笑的前仰後合,“要不是你要買玉,我還沒發現她呢。這是我一個發小,這珠寶店都是她的。”看見陳志凡大囧的樣子,楊依依笑的更開心了。

售貨員朝着陳志凡伸出手:“東方情,你是……”

“z市刑警大隊,陳志凡,我是協警。”陳志凡伸手快速的和她輕輕一握,隨即從口袋裏拿出了一張卡:“刷卡!”

東方情道:“不用錢,送你們,就當是我給你們的賀禮!”她將盒子遞給陳志凡,笑容不變。

楊依依不客氣的接過來,“別和她客氣!”

陳志凡卻是望着東方情,語氣裏多了幾分凝重,其實他也知道自己貿貿然的話,不會叫東方情采信:“你這麼大方,我也不能小氣,你是依依的閨蜜,你也就不是外人了,我給你一句忠告!三天之內,不要叫你爸爸出門,三天乘以二十四小時,一分不能少。”

楊依依奇怪的道:“志凡這是爲什麼?”

陳志凡道:“東方小姐有失牯之相!”

聞言,東方情將那盒子塞給陳志凡,臉色卻是難看了下來:“我好心給你送賀禮,你這是什麼意思?”

那一對中年男人在一邊嗤笑道:“一看就是一個窮鬼!”

聞言,心情有些不爽的東方情直接怒道:“關你們什麼事情,我們擋着路了?”她的本意是給楊依依一份賀禮,來表示她的心意,沒想到楊依依的丈夫居然咒她的爸爸。

陳志凡不喜歡占人間便宜,也不想白拿別人的東西,將那盒子退還給東方情:“信不信隨你!”

東方情惱火的看着陳志凡:“這是我送依依的,你無權做主!”

聽見東方情這樣對陳志凡說話,楊依依也有些不快:“小情,我們先走了,”她拉着陳志凡的手:“志凡我們走吧!”

東方情的臉一陣青一陣白,鑽出櫃檯,將盒子塞給楊依依:“這是賀你新婚的!”

楊依依道:“信我的丈夫又一次,你又能有什麼損失?剛纔你的反應實在是過激了,小情,我還是不要了。”

“依依,”看楊依依把這個丈夫這麼當做一回事,東方情臉色有些不好看的看向陳志凡:“你收下!”

陳志凡看也不看東方情,擡腳就走。

東方情則是追在後面:“依依,我的態度不好,我認錯還不行?”

“可以原諒你,”楊依依轉身從她手裏拿過那隻盒子:“就當叫你與東方叔叔在家休息三天,又能怎麼着你了?”

“志凡,你走慢點,”楊依依追在陳志凡的身後走出門:“你說的那麼玄乎,不會是真的吧?”

陳志凡道:“就是看在你的面子上,她又這麼大方,我才說的,不然我纔不說,東方小姐三天之內必定失牯!每個人的面相都決定了未來的運勢,還能看出和自己相關之人的運勢,這個東西實在是不該收,她的性格不會聽我的,三天之後再來找我,神仙難救。”

聞言,楊依依竟然找不到話語來反駁陳志凡,當即道:“我一會再勸勸她。”

陳志凡說的神神鬼鬼的,看起來就好像街上的算命騙子,楊依依卻很信陳志凡,陳志凡不會亂說話。

沒有道理的,她就是很信任他。

這種信任幾乎是發出內心的。

“嗯,我說的是認真的,謝謝你信我,”陳志凡道:“如果我看錯了,隨便她罵我都行呢,如果信我一下,就能挽救了她爸爸的性命,那又是一件美事,你說呢?”

楊依依深以爲然的點點頭,她拿起手中的盒子:“這怎麼辦?”

陳志凡拿過盒子,打開從裏面取出一枚小如意墜兒遞給楊依依:“她不是說打折嗎?我給她2000w,一會你轉給她,我收下這個毫無心理壓力!”他將盒子直接裝進了口袋:“抱歉,有可能還要叫你與你的朋友反目!”

楊依依卻是信心滿滿的說道:“如果是真的朋友,她聽我一勸,說不定以後還要感激我呢,如果不是真心的朋友,看清楚一個人,也不是壞事。我和東方情的來往本來就沒有利益的關係,可能你說到她的爸爸會死,她的心理上有些接收不了!”

陳志凡鬆口氣:“那就好,我怕我得罪了東方小姐,給你惹來麻煩!”

楊依依一聲輕笑:“現在還能有什麼麻煩?我擔心的爸爸的病也已經好了,我還有了合心意的老公,你就是惹麻煩,我也會承擔下來,夫妻本身就是一體。”

聞言,陳志凡握緊了楊依依的手:“謝謝你!”

“你有八個女朋友了?”楊依依好奇的問道:“這一套似乎就是爲你量身定製的。”

“沒有,連你,共是四五個,”陳志凡一本正經的道:“我會努力的,滿了八個之後剩下的不送如意了送她們玉環,再有十個八個,我就圓滿了。”

楊依依用力的捏住陳志凡的手指:“真貪心啊……你也不怕養不起!”她還真的沒有想過有天陳志凡會有那麼的女人,不過就算是有了,只要一家人團結和美,又算是什麼?

在他們走後,東方情給爸爸打電話:“爸爸這幾天你不出門吧?”

聽見女兒的聲音,東方恆逸揚聲大笑道:“我閨女想我了?想我,你就回家來,我這幾日不出門。”

東方情道:“真不出門?”

東方恆逸搖頭:“真的不出門,我保證!” 夜冰依張了張嘴,對上帝玄胤一雙充滿認真的瀲灧紫眸,心中突然狠狠一跳:「你,你,少胡說八道……」

被他雷得有點反應不過來:「誰才和你是夫妻了?神經病!」

夜冰依沒好氣的哼哼道,見帝玄胤完全沒有要走的樣子,頓時惱火。

但又很是無力……

「好吧,你不走,願意呆著就呆著吧,老子走還不行?」誰叫她沒實力?

可惡,可惡。

夜冰依發誓,她一定要變強!變強!讓天下人對她夜冰依俯首稱臣!

夜冰依跳起來裹住被子便向外走去,順便還狠狠地踩了某人一腳!

帝玄胤絕美的紫眸快速閃過一抹落寂……「依依!」

夜冰依還沒開開門——

便被男人從背後緊緊地抱住,「依依……」

淡淡的磁性嗓音,充滿了落寞,好像被全世界拋棄的孩子一樣。

夜冰依的心驀地一軟……

轉過頭,看向他。

還沒來得及說些什麼,唇便被狠狠地堵住,「唔……」

帝玄胤一隻手扶著夜冰依的後腦,一隻手拖住她的纖腰。

兩人的身體緊緊貼合。

夜冰依身上的被子不知道什麼時候落到了地上,肩膀上的衣服凌亂不堪。

露出雪白一片。

帝玄胤邪魅的紫眸微深,驀然低頭。

迅速在雪白上落下朵朵紅櫻,妖魅絢麗。

「啊……別,疼。」

夜冰依驚愕的叫出聲,水霧般的美眸逐漸迷離……身體緊繃。

聲音嬌軟綿綿,勾人無比。

帝玄胤妖魅的紫眸霎時閃過一抹紫意,倏然抬頭,瘋狂的吻上她嬌軟的紅唇。

輕吮,交纏。

夜冰依只覺得呼吸困難,彷彿要溺死在這片火熱當中,身體也要站不住,搖頭道:「嗯……不要這樣……」

她很清楚這樣下去的後果,可是……可是她還沒有正準備,倘若再不阻止他,就晚了……

男人的凶.猛熱情讓夜冰依有些怕,輕哼一聲,想要退出去,他卻不允許。

靠……!

就在夜冰依會以為自己將會成為史上第一個因為接吻而窒息之人,帝玄胤終於捨得從她的嘴上離開了。

這次,不用帝玄胤再強迫她,夜冰依便主動向他的懷裡靠去。

渾身酸軟無力,好像和誰幹了一架似的。

帝玄胤紫色魅眸炙熱如火,抱著她來到了床上。

兩人的長長的烏黑的髮絲垂落,交纏在一起。

老公快到碗裏來 夜冰依靠在帝玄胤的懷裡,紅著臉貼著他的心口,聽著他有力的心跳,心中也跟著打鼓,心弦輕輕撩動。

一時間,不哭不鬧,空氣出奇的靜謐。

帝玄胤紫眸劃過一抹驚訝,輕咬著她的耳垂,低磁迷魅的嗓音道:「依依,我不會逼你,強迫你,我只要你不要拒絕我,可以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