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發不可收拾。

往經六地,位面無一倖免。

他越發的瘋狂,甚至都驚動了神皇。當神皇質問他為何要這樣做時,他反問神皇他的家人在哪。

神皇沉默,愉悅神王卻感覺他彷彿知道一切。

他沒有再問,只是漠然一笑離去。

但——

也就是從那一刻開始,他的心中卻是埋下了一顆種子。

神皇!

他當定了!

只要能當上神皇,說不定困擾了他億萬年的謎團能夠就此解開。他才不在乎什麼動搖神族根基,他要的就是一個答案。眼前的自由神王,就是他追尋答案的第一步! 望向自由神宮的神人,看著他們眼中流露出的情緒。

也不能說情緒神王沒用,至少在此時的情況下,若是愉悅神王換成是情緒神王,相信在他情緒大道的支配下,這些神人的表現應該要比現在精彩的多。

但也無妨,儘管這些神人還壓抑著心中的想法不敢宣洩。

愉悅神王牠姆有自信,在之後的幾分鐘內,將這些還無法明確做出表態的神人們,情緒完全調動。

「牠姆!」

虛空上的自由神王看向牠姆的目光中滿是凶煞。

「別用那樣的眼神看本座,你越是這樣,那些不知真相的神人們會對你的布滿更重。」

牠姆略伴愜意的笑縈繞在自由神王的識海中,偏偏面對這句話,自由神王又不知如何反駁。就如牠姆說的,當他看向牠姆的眼神兇狠時,那些神人們看向他的眼神也越發的不友善。

要知道在這裡可都是他神宮的神人,是他悉心培養的部下。

若是這些人在此時站在了對立面,就算之後他能將牠姆滅殺,這些舊部也無法在效忠於他。

競爭神皇之位,需要足夠的兵力。

他不捨得的將這些本就是精銳的部下放棄。

「別掙扎了,大局已定!就這些神人,只虛本座三言兩語,他們可能就會脫離你的神宮,成為本座的人。」

「……」

「就安心將神格交給本座吧,等本座登記神皇……」

「你——」

自由神王目光劇變,他死死的盯著愉悅神王牠姆。

「你的目的是神皇之位!」

面對自由神王斯塔克的錯愕,愉悅神王不禁挑了一下眉毛,但卻稍縱即逝。他還需要維持著現在的神情,博得那些神人的好感。

但就從剛剛斯塔克的眼神中,他看到了這傢伙想要掩飾的內容。

「你也對神皇的位置有心?當時推你當神王時,你都幾番推辭,還以為你對權勢沒有興趣。真是沒想到,自由神王,你對神皇也不忠心嘛。真不知道推你當神王的神皇,知道後會是怎樣的心情。」

「我可沒有沒有那種想法。」斯塔克一口否認。

其實斯塔克在最開始真的沒什麼野心。

他是神族存在千萬年誕生的神人,父母也都是很普通的神人,從兒時的夢想就是能夠到上位神,那樣他在神族內就算的上是有些實力的人,也就無需像他父母那麼辛苦,能夠自由自在過的他想過的人生。

十七歲!

不知為何,明明沒有什麼好家室的他,卻是十七歲突破至到中位神,成了他們城池最傑出的天才。

父母以其為榮,他更是在眾人的期待下成長。

不到三十歲,斯塔克步入上位神。

他妖孽般的成長速度讓引得神皇的注意,神皇邀請他到神皇宮去任職,但兒時的夢想讓他拒絕了這個邀請。

他不想被約束,他想要自由。

但有的時候,活著就是那麼身不由己。

拒絕了神皇邀請的他,被安置在了暗黑神宮部隊任職。那時候的他覺得自己就像是被囚禁的鳥,他想要衝破這個枷鎖——

直到他成了主神!

只不過有著部隊經歷的他,從那些戰友的口中聽出了他們很多的遺憾。他們進到部隊,只有不到一成的人是真的喜歡這種軍旅生活,大部分都是為了維持生計,或者是父母要求。

他們有的想當位俠客,有的想去當位牧師——

那時候他們都很羨慕斯塔克,因為他們沒有斯塔克的天賦。

在斯塔克突破到主神時,他們都很真誠的去祝福他。因為部隊是無法調派一位主神的,他自己終於重獲了自由。

斯塔克離開了。

儘管有著不舍,他依舊無法忍受這種束縛在他的身上多停留一秒。

好景不長!

當時跟他同期的還有一位天才,也就是北神族的耶魯。

斯塔克和耶魯更是被賦予了神族雙星的名號。

百年過去,耶魯成了北神族的毀滅神王,坐鎮毀滅神宮。

那時候的斯塔克也有了坐上神王之位的條件,但他嚮往自由,他沒有刻意的展露自己的實力,直到神皇找到了他。

早已隕落的黑暗神王,留下黑暗神宮依舊由神宮的主神們掌握。

神皇便刻意的推斯塔克成為黑暗神宮新的神王——

他幾番推辭!

他覺得當神王的任務太重了,從兒時他就想自由自在的活著,不想有那麼多的條條框框束縛自己。

結果,他依舊還是屈服了。

屈服於神皇的高壓政策,也有一部分是他自己想——

他覺得現在的神族正處在一種惡性循環中,神人們都無法去做他想做的事情,完全是形勢所迫才會做出某些抉擇。

至此,自由神宮成立。

他想要扭轉這種局面,本以為神王可以,但他錯了。

他漸漸的感覺到了力不從心,神族的大環境下,他的力量是單薄的,哪怕他是一位神王。

也是從那時起,他的心裡多了一種從未出現的情緒——

野心!

神王不可以,神皇可以!

神皇是整個神族至高無上的存在,他有著掌握整個域外神族的地位。

只要他能夠當上神皇,那麼他宣告的自由是不是就能夠實現?

這些是未知,但值得一試。

可是神皇的境界太高了,直到——

「神皇的弱點你也找到了?」

牠姆沒有理會斯塔克的否認,自顧自的說著。

沉默。

斯塔克依舊沉默不語,心中卻是浪濤翻卷。

牠姆也知道了!

神皇一直以來在神族都是至高無上的存在,他的境界更是讓神王們都望塵莫及。

跟神皇站在一塊兒,就彷彿是一座不可逾越的高山。

你永遠看不出他的深淺,可他卻偏偏能夠一眼就能將你看穿。

能做的,唯有仰望!

這樣的神皇,相信任何人都不敢有逆反之心。

自由神王也是如此,競爭神皇之位他想都不敢想。

可能是他嚮往自由的心得到了上天的垂憐,在偶然間,他發現了神皇的一個弱點,也是他最致命的弱點。只要能夠成功,神皇將不再那樣超然。 自由。

一直以來斯塔克追求的就是自由。

他想在要在神族建造出自由的王國,讓神族的神人們都去做他們想做的事情,去遵從本心的生活。

在得知神皇的弱點之後,他便一直將這個秘密藏在心裡。

默默的培養部下,就等待著推翻他奪得大權的瞬間。

牠姆卻也知道!

斯塔克以為這個秘密只有他知道的。

眼中的驚駭不由自主的流露了出來,斯塔克是想要掩飾的,只是面對這種衝擊他無法做到心如止水。

「嘿,你表情掩飾的很差哦。」

牠姆的傳音又出現在自由神王的識海內。

「沒什麼好藏著的,這神識網中只有你我。其他的主神和神人們根本無法進到咱們的交流中。」

「說真的,你的運氣還真是好。」

「本座從神族初開便認識,千萬年才得知他的這個弱點,你這個神族的新生小傢伙卻也知道了。」

「可你也太貪婪了!」

「才登位多久,就想要神皇之位,你的野心太重了!」

識海內牠姆的傳音一直縈繞,急怒下的斯塔克不再以傳音交流,而是直接破口喊了出來。

「你有什麼資格評論我!」

紀元外不管是神族神人亦或是紀元大能,都不禁怔了一下。

怪不得剛剛牠姆和斯塔克兩人沉默了那麼久,原來他們是在用神識交流。

牠姆聞言心底閃過笑意,而後他便是滿面苦笑道。

「本座只是想在這最後的彌留之際,好好勸慰一下。神族是億萬神人賴以生活的地方,不能因為你貪婪於神皇之位,就這樣一錯再錯下去啊!」

「你……」

斯塔克伸出手指著牠姆,心臟劇烈收縮。

他輸了!

在牠姆佔得先機,又說出這樣的言辭之後,斯塔克就知道他跟牠姆之間言辭上的較量輸的一敗塗地。

貪婪神皇之位!

域外神族的神人們聽到這些,情緒被完全調動。

短暫的驚駭后,瞬間面色大變。

那些本攝於自由神王威嚴的前往門前的神人,都逐漸從門前退出,目光兇狠的看著斯塔克。

「自由神王你想要謀反!」

不知是誰在人群中喊了出來,之後更是有人喊道。

「愉悅神王大人,還請您最後出手,為神族肅清這個敗類。」

「閉嘴!自由神王大人才不會做這種事情,這完全就是牠姆血口噴人。」神宮中也不免有完全忠誠於斯塔克的人反駁道。

「什麼血口噴人,牠姆大人心胸如海,就是斯塔克!早我就覺得斯塔克是奸佞之輩,牠姆打人還請您——」

「閉嘴吧,你這個叛徒!」

都不等那個神人話音落下,斯塔剋死忠之士就已是一刀砍了下來。

血淋淋的頭跟其脖頸相離,也是讓一刀,瞬間激化了死忠和叛逆者之間的矛盾。

「為了自由而戰!」

「為了神族而戰!」

自由神宮的神人分為兩派交火,斯塔克在虛空上看的心頭都在滴血。

那些能夠被牠姆煽動的部下,未來在推翻神皇政權時,想來也會倒戈。他滴血的是忠誠於他的神人,這些神人都是他寶貴的財富。

倒下任何一人,他的心都會痛上一分。

「牠姆!」

斯塔克雙眸瞪如銅鈴,體內的神力化作駭然的風暴席捲於紀元之外。

站在風暴內的牠姆輕輕的笑著,這時候的他終於不用在去偽裝他的神情,已經打起來的神人們不會在注意他這裡。

他可以愜意的享受勝者的愉悅,微微眯眼。

「算了,本座就最後為神族出一次力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