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聲清脆的聲音響過之後,海如月疑惑的睜開了眼睛,嘴巴吃驚的張了張“烈禹?” 烈禹瞥了兩人一眼,心中也有些吃驚,這兩人表面看起來倒是實力不怎麼強,可手中卻有兩把趁手的兵器。

莫天行手中那把兵器是準神器,這點從上面的流光就能看出來,而另一個人手中的兵器卻讓烈禹瞳孔驀的一縮。

“神器?”烈禹暗暗吃驚,神器烈禹不是沒接觸過,包括自己身上也有兩把主神器,而這個人手上那把兵器明顯不如自己的神器強,這應該是一把中等的神器吧!

烈禹臉上露出玩味的笑容,他的這個笑容剛剛在衆人面前浮現,便立刻變得低沉了起來。然而莫天行和那個人還沒有反應過來,便感到一道快速的影子朝他們襲來。

砰砰砰...

幾聲悶響之後,兩人都後退了數步,兩人臉色一邊,想不到這個年輕人居然如此厲害,相視一眼後便合擊開始朝烈禹攻擊而去。

幾分鐘後,烈禹拍了拍雙手,地上幾道深坑,而兩人躺在那深坑中奄奄一息。海如月沉着臉走過去往那莫天行攻擊而去。

莫天行身受重傷,又被海如月如此攻擊,即使他是武靈強者也沒堅持多久便死去了。

天空中出現一陣爆響,烈禹和海如月同時向天空望去,卻發現整個空間的上方出現了一條條的空間裂縫,這些空間裂縫連肉眼都能看清楚,不斷的閃爍着,就像是閃電一般。

烈禹暗自心驚,看了看前方後,便和海如月往那個方向趕去。

在路上,烈禹越發感覺這個暴動是從神魔禁地的中心方向傳來,似乎那邊發生了什麼事情一般。

路上盡是空間裂縫,而去還越來越頻繁,開始的時候還能看到一些武靈強者往那個地方奔去,到後來越來越多的武靈強者被碰到空間裂縫後生生的被撕碎。直到現在,路上幾乎都看不到一名先天強者了,只有偶爾能看到一兩個實力極強的武靈巔峯的強者,他們也畏懼這些空間裂縫,也是不敢往前。

烈禹手拉着海如月,身子如鬼魅般的竄行着,在海如月驚訝的目光中躲過一個個空間裂縫。

前方的空間裂縫越來越多,而烈禹也感覺到了前方五道強悍的氣息越來越近。

裴立、李斯等五人正臉色凝重的站在一個大型的傳送陣旁。整個傳送陣相當的龐大,而且上面都刻撰着大家都看不懂的文字。這個傳送陣像是一個通往另外的地方一樣,而且整個傳送陣的材料也是這個大陸所沒有見過的。。

當烈禹帶着海如月來到這裏的時候,裴立等人不禁意外的看了烈禹一眼,要知道連他們都是費盡了諸多周折纔來到了這個地方的。

烈禹禮貌的向幾人點了點頭,望向了那個傳送陣,越發覺得熟悉,突然想起來,這個傳送陣不就是傲無方留給自己那本陣法之道中的一個陣法嗎?八級陣法,神級傳送陣。

仔細一看,上面有六個凹進去的槽口,像是小刀的模樣一般。烈禹不禁想到了自己所收集的五把小刀,這五把小刀難道跟這個傳送陣有關係?

不過這個時候烈禹到沒有拿出來,這個發現他也沒把握是不是自己猜測那般。

突然聽到一聲轟隆隆的聲響,幾人同時朝後方望去,一片黑壓壓的武者從一個方向而來。而且黑中帶有紅色的鱗甲。接着便聽到一個聲音傳來“四大武神,哦不,是五大武神,呵呵,想不到到讓你們先來了一步。”

“樊凡?”


“血契殿?”

李斯和葛進同時驚聲道,而裴立和另外三人也露出了驚訝之色。

烈禹臉色一變,心中頓時驚濤赫浪,這個便是血契殿殿主麼?

“想不到你樊凡竟然恢復了武神境界。哼,你現在想要幹嘛?”李斯面無表情的說道。

樊凡露出了陰森的笑容“應該是魔神,不是武神。”

“難道你是?”李斯臉色一變驚赫道。

“呵呵,我就是當年魔族的魔王,你猜的不錯,不過後來因爲與神界的人戰爭失敗後,神族與魔族共進了神魔空間,而我因爲當時負傷,並沒有和他們一起前往神魔空間。”樊凡笑着道。

幾人聽到樊凡如此說,已經不能用驚赫來形容了,滿臉的警惕之色。

“這個傳送陣結合整個大陸的核心,看樣子是被封鎖了,你的願望似乎落空了”這個時候法碼開口了,在這裏他的年紀最大,顯然對這個傳送陣瞭解一點。

“話說是不錯,不過我自有我的辦法!”樊凡不管幾人的疑惑,帶着那數百個身穿鎧甲的武者,朝傳送陣走去。

“你是想強行打開傳送陣吧?”烈禹開口道。他從那陣法之道中瞭解,這個神級陣法在大陸已經存在很多年了,整個大陸的核心都在這裏,如果要強行打開傳送陣,那麼整個大陸都會發生巨大的變化,那時候將會是人類的劫難。

樊凡意外的看了一眼烈禹,眼睛露出鋒芒。他不着痕跡的看了一眼李斯等人,發現他們正疑惑的望着自己,頓時心中冷笑。

“小子,這裏沒你什麼事!”說完手一揮,便向烈禹拍去。一股龐大的能量朝烈禹的方向去,而李斯等人看見後臉色大變。這樊凡的隨手一擊居然比自己等人都強上不少。


烈禹臉色沉了下來,看見這一股無比龐大的攻擊朝自己而來,頓時把海如月推了開去,迎上了那道攻擊。

砰!烈禹的身子倒砸在地上,地上一條無比大的深溝浮現在衆人的視線。而烈禹本人卻站了起來,除了衣服破爛了意外,本人沒有絲毫的損傷。

恩?樊凡眼睛瞪大着,見烈禹毫無損傷,不禁奇怪的看了看自己的手掌。便聽到烈禹說道“血契殿殿主是吧,你想要強行開啓傳送陣是不行的,除非你想讓整個大陸毀滅。”

這個時候李斯等人聽到烈禹如此說,頓時一驚,望向了樊凡。

樊凡臉色鐵一震,青一陣,看着烈禹的目光猶如毒蛇一般,他回過頭來道“好吧,既然大家都知道了, 那我也不隱瞞了。既然你們都是武神境界的武者,我也不介意你們和我一起前往神魔空間,這個大陸在我啓動傳送陣之後,就會徹底毀滅。”

看着樊凡冷笑的面容,李斯等人相視一眼,接着臉色大變。這個大陸毀了後人類怎麼辦?

“你放棄吧,我們是不會答應的。”裴立站了過來,攔在樊凡的面前說道。

“那我就不客氣了,強行把你們打敗後,我照樣可以進行着開啓傳送陣。”樊凡朝身後一聲下令,那幾百個猶如死士一般的武者頓時朝着幾人攻擊而來。還有不少武者朝烈禹和海如月的方向而來。

烈禹臉色一變,這些武者居然都是武靈境界的。而且氣息與人類武者也不一樣。武靈境界的武者烈禹不是不能對付,可這同時朝兩人而來的武靈強者達到幾十個,而且都是武靈中期,武靈後期,甚至武靈巔峯的武者。

烈禹哼了一聲,從空間戒指中拿出了三個戰神車。朝裏面裝了幾顆極品靈元石後,便朝這些武者轟去。

巨大的震天巨響在這個地方響起。烈禹不斷的手轉翻飛,一次次強大的攻擊,帶着轟鳴聲朝那些武者攻擊而去。海如月目瞪口呆的看着這一幕,她愣愣的看着烈禹手忙腳亂的控制着那幾個奇形怪狀的機器,一道道連她都爲之心顫的攻擊從那個圓形口出發出。打在了那些武者的身上,輕則重傷,重則死亡。

李斯等五人剛要合力把樊凡攔住,卻感覺到後方一陣陣轟鳴聲,轉過頭就看見了這一幕。

“這…這是?”李斯臉色一變,戰神車他從來沒有見過,但從這東西的嘴裏竟然能夠吐出這麼強大的能量來,也讓他一陣呆泄。

法碼眉頭緊鎖,目光看着那烈禹控制着的戰神車,突然他眼前一亮“我知道這是什麼了”

他有些激動,這種法寶叫做戰神車,是神界中比較高等的武器,專門用來作爲大規模戰爭用的,在神魔大戰中起到了至高的作用。竟然在這裏能看到這樣的神器,法碼怎麼能不激動?

除了法碼外,樊凡也在第一時間認出了烈禹控制的戰神車,這種神器可謂是他心中最忌憚的東西了,在他腦海裏也是最深刻的一件神器。

當初在神魔大戰中,他雖然只是一個魔王,但也是帶領了數萬魔界士兵。可遇到這些神器後,竟然死傷過半。可以說,當年他能夠敗,這戰神車也是他失敗的一個原因了。

樊凡在第一時間看到這戰神車,在法碼等人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便閃身脫離了五人的夾擊。竟然朝烈禹的方向而去!

“攔住他!”法碼反應過來後連忙大聲喝道,這小子有戰神車,那對於對付這個魔界之人來說是最好不過的,也許也能從這小子口中得知神族的消息。

可這個時候反應過來已經晚了,樊凡的速度實在太快了,快到幾人剛剛反應過來,他便到了烈禹的身邊,他們根本來不及救援。

手掌成爪型,朝着烈禹的頭顱探去,樊凡臉上露出陰曆的笑容,雖然不知道這小子哪裏找來的戰神車,而且居然能夠操控得如此熟練。但畢竟留着也是個禍害,此人絕不能留,可以說,這裏的任何人都不能留!

烈禹正忙得不亦樂乎,短短數個呼吸之間,那數百名身穿鎧甲的武靈強者們都倒下三分之一。雖然消費了自己幾十塊極品靈元石,但這種感覺讓他大呼過癮。


現在剩下的極品靈元石還有數百顆,這也是他一路上發掘出來的,剛好在這裏派上了用場。感覺到一股強大的能量朝自己靠近,烈禹回過頭,臉色一變!

一個乾枯的手掌朝烈禹的面門抓來,樊凡臉上閃過一絲興奮的笑容,對於一個魔王來說,要殺死一個還未成神的武靈實在是太容易了。

烈禹臉色平靜,身子突然迎了上去,在接觸到那個讓他感到心悸的龐大能量時,整個身體突然發出一道金光。

砰~!烈禹藉着這道能量反震的勁道撞飛出去,但馬上又站了起來。

咦?樊凡臉色凝重,他很是疑惑,或許剛剛那一擊只是他隨意的一擊,或許那小子的身體強悍或是有什麼防禦的法寶,而沒有受傷。但這一擊卻是用了他十成的力道,對方居然也沒事!

仔細的盯着烈禹,樊凡皺着眉頭,突然驚訝問道“主神器?”

烈禹在樊凡說出這三個字後便臉色大變起來,想不到這人竟然認得這是主神器。這下糟了!不用想知道樊凡會做什麼了。

烈禹快速的朝後面退去,而樊凡看見烈禹的動作後哈哈一笑,居然讓他見到了主神器,這可是讓他有些驚訝啊。神器他有,而且也有上品神器,就連極品攻擊型的神器他都有,但這主神器他卻沒有。

雖然不知道這個小子哪裏來的如此多好東西,但以自己的實力,難道還比不過一個武靈境界的小子嗎?

樊凡向前踏一步,便被反應過來的李斯等人團團圍住。

“攔我則死!”樊凡大喝一聲,身體的氣勢突然攀升了許多,李斯幾人只感覺到一陣龐大的壓力從樊凡的身上傳出,接着便看到一道快速的手掌拍向自己。

噗噗噗….連續拍了數下,李斯五人紛紛被拍了出去,身受重傷。

烈禹已經不能用驚赫來形容了,連五大武神就被這血契殿殿主輕易擊敗,更別說自己。看了看身邊的海如月,烈禹越發覺得愧疚,從頭到尾海如月都一直跟着自己,也幫過自己不知道多少忙,今天也連累了她了。


“如月,對不起!”烈禹伸手撫着海如月的後背,愧疚的說道“連累你了!”

海如月這次竟然沒有躲避,輕輕的依偎在烈禹的肩上,“沒什麼,這都是我願意的!”

“如月!”

“恩?”

“其實我…”烈禹剛要把自己欺騙她的事說出來,便看見了一樣東西。

“咦?這是什麼?”烈禹指了指海如月胸前那個吊墜,這是一個銀色小刀模樣的吊墜,而且讓烈禹驚訝的是,竟然和自己獲得的那幾把銀色小刀一模一樣。

生擒厚愛:冷傲boss追妻記 ,臉色一紅,把它取下來了後說道“這是我從小就帶在身邊的吊墜,我也不知道這是什麼,感覺很奇特。”

烈禹拿着這把小刀握在手中看了看,突然手腕一翻,另外一隻手裏也多了幾把一模一樣的銀色小刀。

“咦?竟然一模一樣的?”海如月驚訝的道烈禹點了點頭,想到剛剛自己看到的那個傳送陣,上面的槽口上就有這樣的形狀,而且傳送陣的材質竟然也和這幾把小刀一模一樣。看來這小刀真的與那傳送陣有關。

傳送陣就在烈禹的身後,烈禹三步並兩步走,走到了傳送陣旁邊。

傳送陣的形狀很怪異,與大陸上的傳送陣不一樣,而且形狀也大了很多。上面有着能量流動,那六個尾指大小的槽口比較顯眼。

烈禹正在考慮着要不要把這六把小刀都放進去的時候,那樊凡已經把五大武神再次打敗,五人都受了重傷,根本就不是他的對手。

這個時候沒有退路了,烈禹手轉一翻,六把銀色小刀出現在烈禹的手中,首先一把,烈禹按照這上面的次序放了進去,傳送陣立刻便與那把小刀融合起來,彷彿根本就沒有槽口一般,光潔無比。

“神魔空間的鑰匙?”樊凡看着烈禹手中的六把小刀,驚聲道。他找了很多年,一直都沒有找到空間開啓的鑰匙,所以只想到了強行開啓的方法。

樊凡正在目瞪口呆的時候,烈禹已經放下了第二塊銀色小刀了,在第三塊的時候烈禹的手抖了抖,臉色一變。

在附近他竟然感到了一股熟悉而龐大的氣息,接着這股氣息便突然壯大。

一個聲音至天空傳來“哈哈,哈哈,我終於出來了!”

烈禹終於臉色大變起來,這個強大的存在居然在這個時候破開了禁制,自己連武神都打不過,更別說那個人了,恐怕這個樊凡都不會是他的對手。

樊凡此時心中也是疑惑不解,聽到這個聲音後臉色也是一變,因爲這個氣息讓他感到了心顫。

“我凱撒,終於自由了!”

“凱…撒?主神……竟然是殺虐之神!”樊凡失聲道,而那個叫凱撒的主神一眨眼便來到了樊凡的身邊。

“魔界之人?呵呵!從此以後,這個大陸將不會有人類存在!這裏將會是我的領地!”凱撒一身黑色的戎裝,說出這句話的時候不管是烈禹和海如月還是樊凡,都不禁心底一顫。

“嗒~!”一聲清脆的聲音自烈禹這個方向傳來。凱撒見烈禹已經放了第五把小刀了,驀然臉色一變“小子,你幹什麼,住手!”

烈禹彷彿沒有聽到凱撒的阻止聲,第六快小刀放了進去,整個傳送陣發出一道白色的光芒。竟然是整個神魔禁地一陣晃動,就像是要坍塌了一般。

所有的能量從神魔禁地中朝傳送陣傳去,那凱撒有些恐懼的看着這一幕,他感覺自己不能動了!

“不!…”

一聲震耳欲聾的聲音響起,接着烈禹便看到凱撒和樊凡所站立的那塊地方光芒一閃,就消失了。而烈禹身邊的傳送陣也消失了。

神魔禁地搖搖晃晃的支撐了數個呼吸,便徹底崩潰了。眼前的事物一花,便變幻了起來。

這個地方有些熟悉,巨大的建築,古老而毀破的古城。

不用說也知道怎麼回事了,這樊凡和凱撒剛好被這個傳送陣傳走,至於傳送到了哪裏烈禹不知道,不過這一下整個傳送陣都隨着他們一起消失了,恐怕現在已經不會再回來了吧?

而神魔禁地這個空間也因爲能量全部被傳送陣吸收走了,也承受不住所崩潰了。現在自己站在古城中,就說明這個神魔禁地已經消失了,或者說已經沒有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