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進洞口,陸晨感覺剛纔束縛自己的那種力量不存在了,下降的速度也變得異常的快。大概十分鐘後,陸晨似乎看到了洞底,似乎有兩個白白的東西。陸晨收住了速度,警惕的往四周看了看。四周的牆面就像是蜂窩一樣,到處都是小孔。因爲不是身體在感受,他感覺不到任何的異味或者風。

調整好自己的心態,陸晨拿出了十二分的小心,他已經想好了,既然自己現在速度不受限制了,要是發現什麼不對,就馬上遁走。

來到洞底,陸晨才發現原來那兩個白的東西是兩處圓形的類似蓋子一樣的東西。蓋在一個鐵通一樣的東西上面,整個鐵通大概有一米半直徑,斜插在地面。不過這個白色的蓋子上全是小孔,陸晨知道自己現在的狀態根本就不受物理之物的影響,鑽進去應該不是問題。他略一思索便朝着其中一個蓋子的小孔鑽去。

進入這個鐵桶,陸晨才發現,這個鐵通竟然是一個粗大的管子的末端,裏邊霧濛濛的不知道通向哪裏。

就在陸晨還想繼續向前時,

突然靈魂深處傳來一個聲音

“趕快離開!” 聽到這個聲音,陸晨一個激靈,難道這裏有人?不過當下也沒敢多想,迅速朝外遁去,不管如何,對方既然提醒他,這裏肯定有危險的存在,只是這個聲音似乎有點耳熟。

不大一會兒,陸晨邊從洞口跑出來,速度又回覆了一開始的慢吞吞。現在的陸晨只想趕快離開這個地方,就這速度,要是真有什麼危險追出來,自己十有八九逃不脫。記着自己身體的方向,陸晨拼命的靈魂往回跑,只是他沒有發現的是,隨着他靈魂的移動,似乎四面八方都有一些靈氣在向他涌來。不知不覺見,陸晨的速度也慢慢加快。所有的靈氣彷彿再給路晨增加營養,並且大喊着,奔跑吧陸晨!

就在陸晨消失後的幾分鐘,一縷黑霧出現在那個洞穴,並且鑽入了那個粗大的鐵通,半天后,鐵桶深處傳來一聲淒厲的慘叫。不大一會兒,一縷被白色霧氣包裹的黑霧緩慢的升出鐵通,然後朝着那些蜂窩狀的小孔鑽去。

足足過了有兩個多小時,路晨才緩緩的睜開眼,不過感覺身體似乎輕飄飄的。一種沒有從剛纔那種狀態中緩過來的感覺。一擡腳,整個人便趴在了地上,然後渾身傳來劇痛,放佛就要炸裂一般,骨頭也在膨脹,血管裏的血液彷彿就要衝出血管。 準備好你的尖叫聲

其實,陸晨不知道的是,就在他剛纔往回奔跑的時候,那些仙靈拼了命的想追上他,雖然大部分還是跟在後邊但是已經有些進入了他的靈魂,他那本來就強悍無比的龍魂似乎被喚醒了一般,在不斷的增強。於是剛剛回到身體的陸晨可就慘了。這具軀體本來就不能承受一條龍的魂魄,之前也就是百分之一不到的釋放,這具軀體還勉強能夠支撐,現在一旦龍魂強大了這一點點,可就不是這具身體能夠承受的了的了。

全球無限入侵 ,到時候,靈魂會不會隨着魂飛魄散可就很難說了。

不知道什麼時候,陸晨已經徹底的暈了過去。手背處暴起的青筋已經說明了他剛纔承受的痛苦。也許現在暈倒是陸晨最好的選擇。

無形之中兩股力量在較量着。陸晨的身體出血越來越多,整個人似乎變成了一個血人,骨頭也發出了咯咯的聲響,身體在快速的膨脹,就在陸晨的身體即將崩潰的時候,從陸晨的丹田之處冒出了絲絲黑氣,黑氣當中還夾雜着一些淡黃色的霧氣。這些黑氣,一開始非常少,但是一冒出來,就被身體快速吸收,彷彿這種黑氣能夠補充省體的需要,那已經快要爆裂的血管又慢慢的收縮下來,不過等黑氣一吸收完,又馬上開始膨脹。但是黑氣開始時不時的冒出來,用以緩和身體的膨脹。

漸漸的身體平復了下來,不再有膨脹的現象出現。反觀那些夾雜着黃霧的黑氣缺越來越多。最後充滿了陸晨身體的每一處血管,那些本來已經被破壞的不成樣子的血管與皮膚,也在這些黑氣的滋潤下,慢慢的恢復正常,並且似乎比之前更加強壯,只是在強壯之中帶着些許邪氣。這要怪就怪當初陸晨把那隻黃老三的魂魄給一下子吸收了,雖然說黃老三的魂魄被陸晨一下子給吸收了,但是他畢竟修煉了快兩百年,那種骨子裏的倔強還是存在的,即使沒了意識,但是當他感受到自己要被傷害時還是會下意識的去反抗,這就是那些黃色霧氣的由來。至於那些黑色霧氣,這還要歸功於陸晨上次吃了那枚尋丹跟那顆人蔘的作用。

那枚尋丹是狐族特有的,其它種族包括人類只要吃下去,肯定會讓他生不如死,也就是陸晨那次經歷的那樣,要是沒有那顆千年人蔘,也許陸晨真的會變成一個野獸,天無絕人之路,陸晨慌亂之中又吃了人蔘,卻是歪打正着,雖然那枚尋丹的藥力被壓下去了,但是並沒有消失,一直在陸晨的丹田處存着。這次陸晨的龍魂釋放的力量破壞這具身體的時候,剛好把這些藥力給激發了出來。這麼多力量在路晨的體內折騰,他不暈過去纔怪呢。

陸晨完全不用擔心自己的龍魂,因爲就在他身體的感官疼痛的他暈過去的時候。那個光球十分及時的出現了,把陸晨的龍魂緊緊的包裹在裏邊,就是外界鬧得這麼兇,裏邊一點事都沒有。

“師父!您說陸晨不會自己跑到山頂,不管咱們了吧!”看着馬上就要暗下來的天色,連通海開始擔心的說道。

劉進山緩緩的睜開眼,看着漸漸披上夕陽餘暉的山脈。心裏也是很不平靜,只不過他的不平靜跟連通海的擔心完全是兩碼事,他擔心陸晨是在對面遇到了什麼危險。就以目前他對陸晨的瞭解,陸晨不是一個說話不算數的人,並且膽子大,敢爲人先,做事情很有自己的主見。身上還藏着那麼都的神祕,跟他這個徒弟完全兩個性格。他可不希望路晨有什麼不測。

現在的陸晨似乎進入了一個神奇狀態,感受不到身體的任何一個反應。整個人就在若即若離的環顧着四周。

突然,路晨似乎又進入了另外一個世界,眼前的景象跟他顯示世界中一模一樣,只是一切都像是在夢裏。

出現在陸晨面前的是既相似又奇怪的景象,因爲現在,在第八峯的左邊出現了一個奇怪的山峯,整個山峯似乎是黑色的,山上沒有任何植物,並且山體上全是坑坑窪窪的,就像是隕石坑一樣佈滿整個山體。整體看上去,就像是一塊巨大的黑鐵矗立在那裏,沒有任何生機。就這麼突然出現在這裏。等到路晨想仔細看看的時候,突然發現這座山不見了,就跟它突然出現一樣,突兀的就消失了。

“難道是自己出現的幻覺?”那個夢裏的路晨搔了騷頭,一座這麼大的山怎麼會說出現就出現,說消失就消失呢。

看着漸漸西沉的太陽,陸晨最終決定還是先不去管它,還是先回到那個深淵那裏的好,這又白白耽擱了一天,還不知道那個劉福山能不能幫助自己找到陳愛飛他們,自己可把希望都寄託在他的身上了。

等到陸晨想去挪動自己的腳的時候,他的發現自己竟然是漂浮在半空中。 難道自己還是在靈魂狀態,還是就像在夢中做夢一樣。陸晨有點搞不明白自己現在到底是不是已經回到這具身體了。嘗試了幾次,還是沒有觸摸的那種感覺。

“咦!是陸晨那個小子嗎?不對啊!他……他……他不會修煉出靈魂實體了吧!”劉福山在山頂等了快一天也沒見到陸晨到來。還是有些不放心的他再次以意識狀態出來看看情況,就看見了陸晨現在這個狀態。

這個情況別人不清楚怎麼回事,他怎麼會不知道呢,只有修煉千年,小成之後,纔可以把靈魂修煉成實體。雖然在冥界有實體,但是那是一種特殊形式。目前在凡界,他還真沒見過能修煉到這個層次的。所以當他看見一個陸晨漂浮在空中,而地上還趴着一個陸晨時,竟然產生了錯覺。

“你……你沒事吧!”對着漂浮在空中的陸晨發出了一道意念。

“是你啊!太好了!你來的太及時了!你看看我這是怎麼了?”聽到劉福山的問話,陸晨激動的要哭了,就現在這個狀態,他用盡了各種方法還是回不到那具身體裏去。

“你這是……怎麼會這樣子!”劉福山不敢肯定自己的猜測,因爲他壓根就不相信現在的陸晨能修煉到那個程度。就連他見到的那幾位都不可能做到。

“我……我也不清楚啊!”陸晨哭喪着臉,要是知道怎麼回事,他至於這麼着急嗎。


“呃!這個……”劉福山也一時沒了主意。他開始思索如果不是那種情況的話,靈魂怎麼會以這個狀態存在,又要怎麼回到身體內呢。

其實這一切,還是要怪陸晨自己。剛纔他是躲在光球內沒受罪,但是這就造成了,他的龍魂跟這具身體有些脫節。等那些黑霧把整個身體洗劑一遍,這具身體似乎有點不認識陸晨的靈魂了。看見陸晨想進入這具身體,硬是給幻化出來一個假體讓陸晨鑽進去。

假如剛纔陸晨不躲進那個光球,也許會受很多罪,但是收穫也肯定很大,靈魂與身體的融合會更加默契,這就叫有得必有失。

“我說,你別不說話啊!倒是給我出出主意啊!好歹你也是吳天玄的師父。”陸晨半天沒聽到劉福山的話,因爲看不見人,他只能着急的說道。

“你……你怎麼還是這麼沒禮貌!我不是正在先辦法嘛!你又不告訴我是怎麼一回事,老是對我隱瞞一些情況,我怎麼知道如何幫你!”這回,劉福山也來氣了。要不是這個陸晨是自己的徒孫,他早就不客氣了,至少會教訓他一番。但是看到陸晨身上的種種神奇現象,又想弄個明白。可是這個陸晨除了讓自己幫忙是啥也不說。

“好吧!那我簡單的說一下情況……。”出於無奈,陸晨只能把自己迷路了,無意中發現一個山洞,然後就鑽進去,發現了兩個粗大的管子末端簡單的說了一遍。

“什麼?蜂窩狀的山洞,還有兩個白色的蓋子?你沒弄錯?”劉福山的意念明顯的開始着急。

“沒弄錯,事情就是這麼回事!”陸晨很是篤定的說道,這點他倒是沒有撒謊。但是轉而一想,又有些納悶,劉福山在第八峯修煉這麼久了,按照吳天玄的意思,如果這倆真是師徒的話,那他應該也有兩百多歲了,雖然這個歲數會讓很多人不敢相信。但是陸晨知道這都不算什麼,在仙界這也就是剛剛起步的歲數,活了十幾萬年的老妖怪他都見過。

但是以目前劉福山對第八峯的瞭解,陸晨的確有些懷疑。自己都無意中發現了好多個奇怪的地方,而這個劉福山竟然會不知道?是不是他一直在騙自己,還是有其他的目的。不過看他這幾次的意思,似乎也沒什麼惡意。

“不可能啊!這都消失了幾百年了,怎麼會又出現。當時不是被消滅乾淨了嗎?”雖然劉福山實在自言自語,也許是沒控制好意念,不自覺的就流露了出來。

“什麼消失了幾百年?你知道那是什麼東西?”陸晨趕緊問道,他以爲自己現在的這個狀況跟進入那個洞穴有關係。想想也對,以前自己就沒有出現這個情況,一般只要自己一醒來,自然而然就跟這具軀體貼合。

“唉!如果真如你所說,這件事情還真有些麻煩,我不妨告訴你,那是一種噬魂蟻的洞穴,專門吸收各類修煉者的魂魄。雖然法力很低微,但是由於數量衆多,並且都是對修煉者的威脅最大,所以在數百年前就被消滅的乾乾淨淨,第八峯再也沒有聽說有這種東西的存在。”

劉福山好半天才緩緩的傳來意識。


“噬……噬魂蟻,吸收魂魄!”陸晨感覺到自己的後背都開始發涼,剛纔自己竟然進入了他們的巢穴!還是靈魂狀態!現在想想自己簡直太幸運了,不過自己怎麼沒見到什麼噬魂蟻!對了!還有自己聽到的那個聲音。於是再次出聲問道:

“那我……我還在裏邊聽到了一個似乎是人類的聲音!”

“什麼?人類的聲音?”這回輪到劉福山驚訝了,如果說真的有人類在那個洞穴裏,估計不到一個時辰就會被噬魂蟻把靈魂吸了個乾乾淨淨,怎還能發出聲音,難道是剛剛進去的?

“你的問題先等一下!我先去看看!”劉福山留下一個意念便消失了,他要搞清楚這是怎麼回事。畢竟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有這麼個存在,怎麼也說不過去。

“喂!你先別走啊!我的問題還沒解決呢!喂!你還在嗎?”陸聽到劉福山的意念趕緊問道。就不能先把自己的問題解決掉了再去嗎。自己這個樣子可是回不到劉進山他們那邊的,這樣看着天色就要黑了。

“師父!是不是陸晨真的不回來了!我們還要不要……”連通海看着已經沉下去的太陽跟漸漸蒙上黑色的四周開口問道。

“哼!不管如何,我都要試一試!陸晨應該不會騙我們,一會兒出現白霧之後,我先過!如果我能安全到達對面,你就過去!記住一定要等我到了之後,你才能行動!”劉進山堅定的說道。

他基本上把所有的可能都考慮進去了,自己盤算一下應該沒有漏掉什麼,不過他似乎還真的漏掉了一個關鍵的問題,那就是昨晚陸晨到了對面爲何不通知他們,而要等上一晚呢! 看着天色已經徹底暗了下來,陸晨只苦笑的搖了搖頭,不知道劉進山他們會不會按照自己的方法過來呢。突然,他腦子裏冒出一個問題,自己似乎沒有告訴他們,在了對面晚上說話,隔着深淵的人是聽不到的。

此時陸晨着急也是沒有用的了,因爲他現在都無法回到自己真實的身體內去。而劉進山已經做好了躍躍欲試的準備,只等着白色霧氣的到來。

“我一會過來,先把你的身體搬到我那裏!這裏不安全!”就在陸晨焦急的等到了半個小時左右,又聽到劉福山傳來的意念。

“你搬到……。你怎麼搬?那我……我還要等你多久啊!”陸晨也是快要哭了,這沒有身體可真是不方便。雖然自己可以離開,可是自己總不能在再找別人弄個身體吧,但是他再也沒聽到劉福山的任何迴應。


一個時辰之後,陸晨就看見一個白色的影子從遠處飛快的奔來。等來到跟前,他纔看清楚是一個渾身穿着白色長袍的老頭,不但衣服是白色的,就連頭髮眉毛鬍子也全是白色的,整張臉由於太過枯瘦,加上幾乎佈滿整個頭的的鬍子頭髮,基本看不到這個人的任何面部表情。不過這移動速度嗎,那是現在的陸晨完全趕不上的。

“嘿嘿!小子發什麼愣啊!一會跟緊了,別跟丟了啊!”來人看到陸晨趴在地上的身體開口說道。


“你……你就是那個劉福山?”陸晨驚訝的開口說道,然而他發現自己根本就無法發出聲音,也不知道這個劉福山聽到了沒有。不過看着了老頭倒是仙風道骨的,有那麼些老神仙的氣質。


當然,現在實體狀態的劉福山是聽不到陸晨的話的,不過他知道陸晨就在跟前,所以纔對着空氣說了那麼一句,他聽不到陸晨的話,並不代表現在的陸晨聽不到他的話。

看着劉福山拎起自己的身體就跟拎着一隻小雞一樣絲毫沒有感覺到吃力,陸晨再次對這個老頭的實力有了新的認識,看來在凡界,只要修煉到一定程度,在凡人眼中力量之類的東西,那就是小菜一碟。

不過看到劉福山動了,陸晨也趕緊跟上,這時他才發現,劉福山的速度是多麼的快,自己這個狀態拼命的趕還是落後那麼一段距離。其實這已經算相當不錯的了,要是在這之前,他非得被劉福山甩到幾裏之外,只是陸晨沒有注意而已。

“你可跟緊了了哦!奧!對了!我忘記了你現在的狀態,這點速度似乎還是慢了,哈哈哈!”劉福山一邊趕路一邊看似自言自語。他想起來了,靈魂狀態的陸晨根本就不受物理世界的限制,他哪裏會知道陸晨在這裏還真的受限制了。要不是後來的事情對陸晨的影響讓他提高了速度,估計他帶到自己洞裏的就僅僅是陸晨的身體了。不過劉福山的速度有加快了許多,陸晨可就慘了!

等劉福山進洞之後,還是把陸晨落在了幾裏開外。好的是,陸晨可以看見洞口了,也不至於跟丟了,於是抓緊往前趕。不過就在他剛剛來到洞口,想要進去的時候,發現自己根本就進不去這個洞,似乎一種無形的東西擋在了自己面前。難道自己上當了,劉福山要對自己的身體幹什麼?這是陸晨此時的第一想法。

要說還是怪劉福山太自以爲是,他以爲陸晨肯定不會落後,即使不能跟自己一起進洞,前後也就差那麼幾分鐘,想到陸晨現在是靈魂狀態,自己又進那個噬魂蟻的洞穴勘察過,爲了以防萬一,他等了一會後,便在門口布置了一個專門隔絕靈魂的防禦,他剛剛佈置完,陸晨就趕到了,也就很悲催的被擋在了外邊。

“我說!你這個小子還真是好運氣啊!被我趕上了,要不然,就以你那個狀態,肯定是噬魂蟻的大補之物。你要是好好感謝我啊!”劉福山看着躺在旁邊石臺上的陸晨,笑呵呵的說道。

他現在對這個陸晨的興趣越來越濃了。陸晨總是給他一些匪夷所思的表現,就連噬魂蟻這種他都沒發現的東西,都被陸晨給發現了,也不知道是巧合還是冥冥之中自由安排。吳天玄是從哪裏找到的這個傢伙,雖然身上帶着很多祕密,但是禮貌方面可就差遠了,可有點難爲吳天玄那個倔強的徒弟了。

“你躺着啊!我去找找看看有什麼法子能讓你回到身體裏去!”劉福山再次看了看就跟睡着了一樣的陸晨,扭頭走進了另外一間石洞。

“我說!老頭!你別走啊!我還在外邊呢!喂!喂!放我進去啊!喂……!”雖然陸晨進不去洞裏,但由於阻擋自己的是無形的東西,裏邊的一切還是看的清清楚楚。 橘貓主神的歷練日記 。他可就看不到劉福山了,急的他也是團團轉。

此時的劉福山正在一堆古老的書籍堆裏,周邊全是被他翻得亂七八糟的古書。一邊翻着還一邊在嘀咕:

“這個,嗯……不是!這個……呃!好像也不對,症狀不太一樣!到底在那本書裏記的來着!”

好的是現在的陸晨不用擔心天氣寒冷,不用擔心被什麼發現。這個靈魂狀態既然劉福山都看不見,那凡人更是看不見的,看的見估計只有劉福山那意念狀態才能發現。可是那個老頭到底進去幹什麼去了。都快一個時辰過去了,現在還不出來,陸晨對劉福山現在是恨的牙癢癢。

不知過兒多久,就在陸晨恨不得自己撕開一個口子鑽進去的時候,當然他是做不到的。就看見劉福山捧着一本書走了出來,表情很是興奮,嘴裏還嚷嚷着:

“找到了!找到了,你這個狀態啊!是叫……呃!是叫假體偷魂,嘿嘿,世界上還真有這麼回事。嘶!說來也奇怪!你的身體沒有靈魂怎麼會自己製造一個假體呢!這樣太奇怪了。你能告訴我是什麼感覺嗎?”

劉福山說完,眼睛盯着陸晨的身體問道。不過馬上就一拍腦門,似乎想起了什麼“嘿!看我這記性,你這狀態咱倆是沒有辦法交流的。好吧,先給你復位,然後你再慢慢告訴我!”

“我看看啊!先要將身體的衣服脫光!然後由丹田處扎入一根針,封住丹田之氣,然後由天突穴輸入一點真氣,直抵天靈蓋。待天靈蓋天眼開啓,就可以了。原來這麼簡單!等着啊!我去找銀針!”劉福山一邊對照着書籍,一邊唸叨。

說完,劉福山又來到另外一個洞穴,翻箱倒櫃了半天,拿出一盒銀針。來到陸晨面前,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把他扒了個精光,看的外邊的陸晨直咧嘴。

然後,劉福山按照書上記載,在陸晨大丹田處紮了一針,然後右手按在天突穴,輕輕的一運力,一股真氣便輸了進去。

“咦!怎麼沒反應!我說你要是醒了就趕緊睜眼啊!別浪費我的真氣!”劉福山連着操作了幾次,看到陸晨並沒有甦醒的意思,開始說道。 “大哥!你以爲我不想啊!你倒是讓我能進得去啊!”劉福山在洞內的舉動,陸晨看的一清二楚,不禁人性化的翻了個白眼。這個老頭子難道就不能自己仔細點!

折騰了四五回的劉福山終於發現了不對勁。也許一開始他認爲陸晨是跟自己鬧着玩,可是這都已經試了這麼多次了,也該玩夠了,爲什麼還是沒反應。難道書裏的記載是錯誤的,還是……等等!突然劉福山停止了舉動,難道陸晨的靈魂沒有跟來!

想到這裏,劉福山不敢耽擱,馬上放下手裏的東西,然後盤腿坐在另外一個石臺上,閉上眼睛。不大一會就有一個意念傳出來

“陸晨小子,你的靈魂在吧!在的話回我一聲!”

“哎呦!我說你終於肯這樣子來找我了!我都快急死了!”陸晨感覺現在能與劉福山交流一件無比幸福的事情。

“嗯?你在啊!那爲什麼不進自己的身體?”聽到陸晨的聲音,劉福山終於長長的出了一口氣,於是有些埋怨的問道。

“你……你可得讓我進你的洞府啊!”陸晨沒好氣的回了一句。

“你……你……你沒進來嘛!那你……咦?你怎麼還在洞外邊?”

劉福山此時也發現了陸晨的位置,不禁好奇的出聲問道。

“還不是被你阻擋在了外邊,我都等了你好幾個小時了,這到底是啥破玩意!”陸晨的語氣也是充滿了無奈。這眼睜睜的看着劉福山在裏邊折騰,就是進不去。

“你怎麼沒跟着一起進來!嗨!我不是擔心你現在的狀態會招惹一些麻煩嗎?好了!我現在就放你進來!”劉福山也是對這件事情很無語,一個靈魂狀態竟然趕不上一個現實世界的自己。

陸晨也不想再跟劉福山廢話,只是在無奈的等着,突然,他就發現眼前突然顫了一下,然後自己就很輕鬆的可以走進了洞裏。

經過劉福山再一次的操作,陸晨就感覺自己身體天靈蓋處似乎傳來一股吸力,這個狀態的自己便不由自主進入了這具身體。一進來,陸晨就感覺現在這具身體似乎跟以前有些不一樣,具體哪裏不一樣說不出來,不過既然已經回來了,就不要去管那麼多了。

看着慢慢轉醒的陸晨,劉福山這回是真的鬆了一口氣,不管怎麼說總算是給這個小傢伙弄好了,看來自己平時還是要多讀書。

“好了!現在咱們終於能正是見面了,是不是你得給我好好說說你的事情!”劉福山看着緩緩坐起來的陸晨問道。

陸晨舒展了一下自己身體,關節處頓時傳來噼裏啪啦的聲響。一種無比舒服的感覺讓他不禁哼了一聲。

“跟你說話呢小子!”劉福山見陸晨沒有迴應自己,不禁再次開口說道。

“啊?我不是都給你說明白了嗎!”陸晨一邊說着一邊再次仔細的打量着這個老頭。

眼前的劉福山跟自己在靈魂狀態下看沒什麼區別,唯一的不同就是,此時劉福山說話的聲音陰沉沙啞,比意念狀態的他要難聽許多。陸晨不由的皺了皺眉頭。

“什麼說明白了!你還沒告訴我,吳天玄到底帶你來九仙山幹什麼呢?還有劉進山爲什麼會幫助找那個陳愛飛,他們之間到底是什麼關係?你怎麼會能感受到我的意念並且能跟我交流?還有就是你的靈魂狀態跟別的修煉者爲什麼不同?”

劉福山一連串的問題直接把陸晨給問糊塗了。但是這些問題他是一個也回到不上來。不是他故意迴避劉福山,他是真的不知道。

“呃!你的問題我真的無法回答,因爲我也不知道這些是因爲什麼!”最後陸晨無奈的攤了攤手,很是乾脆的回答。

“什麼?你是啥也不肯說啊!好歹我也是你的師公!連我也不能告訴?”劉福山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問了這麼多,陸晨一個也不想回答!也太出乎他的意料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