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道白色洪流好似巨龍般蜿蜒數十里,混合著積雪,泥土、山石,以一種排山倒海的氣勢撲來,驚天動地震動寰宇、留下滾滾轟鳴!高山一躍而過,小山一腳跩蹦,大河難逃一跨。

「仙術·流星火雨!」

反應過來的宗門弟子在長輩的領導下,一聲大喝,天空變得通紅,一顆顆流星帶著赤色的光芒,如雨一般的下落,鋪天蓋地般的砸向許仕林。

嗚嗚哇哇!

在無數好似鬼哭狼嚎一般的空氣撕裂與炙烤的聲響當中,許仕林攜著狂霸到不可一世的巨力,轟然撞進宗門弟子的陣列之中!

赤紅的流星,砸在他的身上,卻不見絲毫的效果,那赤金色的肌膚一縮一彈之間,將撞來的流星崩飛出去,帶著宛如實質一般的勁風掃向四方,砸死一大片的宗門弟子。

「啊!啊!啊!」

凄厲的慘叫聲響徹天空,無數筋骨爆裂的聲音好似連珠炮一般響徹一片!

轟隆隆!

山崩地裂一般的巨響之中,許仕林周身金光大放,一身血氣全部爆發開來!

鬼步啟動,三倍的速度再次暴升,攜帶巨力橫推而去,只要擋在他身前,無論是人是山,是風是火,是仙術還是神通,全都被巨大的身形,狂猛的巨力衝擊的倒飛而去!

以許仕林此時強橫到不可思議的恐怖肉身,一身的血氣爆發,急速奔行,雖然騰不出雙手,但僅僅是身體的橫衝直撞,就已經不比任何的仙術神通差。

闖過之處。

鮮血飄灑!

一團爛泥!

撞死踩死不計其數,在無盡的慘叫聲中,許仕林好似一條長龍般,縱橫來去,將一個個門派的大陣撕裂開來!

蠻橫到不可一世的攜著滾滾氣爆,向東直接奔行三百里。 ?放在普通人的眼裡,巨人夸父背著一顆綠色太陽跑掉了!!!

「域外天魔賊,休得放肆!」

無數弟子死在許仕林腳下,弟子乃是傳承之根本,如此大的損失令蓬萊仙人心中狂跳,血脈噴張,目眥盡裂的咆哮一聲,御劍破空擊來。

「星沉地動,泰山壓頂!」

大地動搖,好似十級地震一般,讓人站都站不穩,天空中一座百米大山緩緩凝聚,帶著無邊的威勢,向著許仕林轟然砸下。

被地震震的腳下不穩,一個滾動不知道碾死多少人的許仕林感覺到周身都被一股力量束縛住,令他難以移動,抬頭望著天上凝聚的百米泰山。

「給我死來!」

一個瞬移直接出現在蓬萊仙人身後,數米大的大腳丫子向著蓬萊仙人狠狠的跺下。

「該死!」蓬萊仙人驚怒至極,這賊人擅長空間神通,根本定不住他的身形,泰山壓頂雖然厲害至極,卻根本打不到他的身影。如今眼見巨腳襲來,當即將畢生功力凝入劍中。

「御劍術·人劍合一!」

反身向著腳底板刺去。

轟!

一聲轟鳴自許仕林腳下響起,劇烈的真氣攪動之下,將許仕林狠狠的震的倒飛出去,腳下一片血肉模糊,砸倒一座山頭,而蓬萊仙人也未能好受,直接被這一腳的雄渾力量踏的落入地下數十米,筋斷骨折。

「妖魔受死!」殊明仙人一劍西來,體外百米劍神罩體,五色光華閃耀,帶著無量的劍氣,轟殺而下。

幾乎與許仕林法天象地差不多的體型,帶著無量劍氣,而許仕林雙手扛著綠色大光球,根本騰不出手來,如何面對,當即二話不說,轉身就逃

「妖孽哪裡逃!」

天上天帝正在戰鬥,而看起來對方明顯不是自己的對手,這對於一直渴望回歸神界做神仙的殊明仙人而言,不易於天賜良機。天上掉下來個大功勞。對於逃走的許仕林,追擊不已。

「無恥小賊,你剛剛不是很囂張么,逃什麼?還不跟你殊明爺爺決一死戰?」

「小雜種,你除了逃走之外還會什麼?剛剛不是很囂張么?」

「狗賊,仗著空間神通,除了像狗一樣逃走之外,你什麼都不會。」

「狗賊,已經到海邊了,你再跑啊,看你還能跑到哪裡去。」

「狗雜.種,你還不死來!」

「罵夠了么?」許仕林一聲大喝:「法天象地!伏羲真身!」

直接變成千米大小,將綠色小太陽往嘴裡一塞。伏羲真身全屬性翻倍,一根白色蛇尾好似擎天之柱一般,向著殊明仙人的百米劍神真形砸下,雙手一瞬間轟出數百拳。將殊明周身千丈範圍盡數籠罩在其中。

轟轟轟轟轟轟

一陣劇烈的轟鳴,直接將殊明仙人打的找不著北,百米劍神真形被打散,肉身不知躲到什麼地方去了。

遙遙望著數十道追來的神仙身影,許仕林眼中紅光一閃,奮力掰下一座山崖,向著來神扔了過去。蛇尾一彈,衝擊而出。

就在此時,天空中青色光柱一閃。許仕林汗毛直豎,未過腦子,瞬間解除法天象地。身後的海岸直接被青光切成虛無,噴射出大量岩漿,無量海水入岩漿,爆發齣劇烈蒸汽。滾滾濃煙沖霄而起。

「你娘個爪,咽下去了!」許仕林心中震怖,剛剛解除法天象地時,口中塞的綠色小太陽直接被吞入體內。如今無量量能量開始散發,嚇的許仕林頭皮都要炸了。幾個呼吸之間,就已經將他撐成了一個球。

保持伏羲真身,直接跳入海中,藉助大海的壓力平衡體內的壓力。

向下!向下!向下!

九轉玄功拚命運轉!

渾天寶鑒拚命運轉!

系統拚命汲取能量轉化成靈力值!

金剛不壞神通運轉。

法天象地神通運轉。

神通鬼步運轉,往海洋更深處鑽。

天帝伏羲的備用能量,神樹汲取調整六界能量積攢億萬年的核心,長眉真人專門讓許仕林盜走的能量源泉。其中蘊含的能量龐大之處,簡直無法用言語來說。

無盡的能量在體內橫衝直撞將肌肉筋骨,肌膚破壞的一塌糊塗,但是這能量中又蘊含著無盡的生機,剛剛破壞完畢,不過呼吸間就已經修復完成。許仕林的身形在海底當中被撐得越來越大,越長(zhang)越長(chang)。

十米;第一個月

百米;第三個月

千米;第六個月

萬米;第一年

十萬米;第二年

萬米;第三年

千米;第三年三個月

百米;第三年六個月

十米;第三年十個月

五米、四米、三米、二米、一米。

整整四年時間的時間,許仕林才剛剛將那無盡的能量吸收乾淨。從越長(zhang)越長(chang),到越長(zhang)越短。毀滅重生,毀滅重生,足足經歷了整整四年的時間。

緩緩睜開眼睛,許仕林站在海邊,望著水面上倒影出的那個七八歲模樣連眉毛都沒有的小光頭,驚愕的自語道:「這是什麼情況?被能量撐死後又穿越了?」

撓撓腦袋,感覺那無比的光滑,渾身上下連半點兒汗毛都沒有,皮膚緻密無比。

「寶葫蘆」輕聲一招,一個跟他半個身子一般高的紫金色璀璨小葫蘆出現在手中。

「咦,本命葫蘆果然還在。」許仕林皺皺眉頭,盤膝而坐,內視丹田。

只見丹田之中是漆黑無垠的一片,空曠,一無所有,唯有一顆綠色的小球存在中心,散發著淡淡的光芒。從前的丹田氣海,真氣什麼的盡數消失。仔細感應的話,似乎能夠再綠色光球旁邊,感應到一顆比綠色小光球更要小上幾百萬倍的七顆微塵。

一粒微塵呈雲白色,一粒微塵呈霞紅色,一粒微塵呈土黃色,一粒微塵呈冰藍色,一粒微塵呈血色,一粒微塵呈金色。一粒微塵呈爛銀色。

「麻麻批呀,我這輩子無緣金丹了。」許仕林目光獃滯的感應著自己的丹田。真他娘的把丹田開闢成宇宙了。神樹本源億萬年積累才不過是那裡頭的一顆小光球。他修鍊的渾天寶鑒真氣,是比小光球更小百萬倍的微塵。

但是他娘的這小宇宙只有巴掌大小是怎麼回事兒?微塵真的是微塵啊。 ?不必運功身體便自發吸取外界天地元氣,在許士林還沒反應過來就被丹田吸走。只吃不吐,更重要的是,相比丹田氣海的廣博,裡面蘊含的能量實在太少,他在丹田內調動還行,想要調動到丹田之外,門兒都沒有。整個就是一貔貅。

腳下一踏,一聲轟鳴,周圍數十米礁石轟然爆碎,許仕林的身形好似子彈一般,帶著一道白煙,突破音障,轟然衝上蒼穹。抬腳在虛空一踏,速度與力量的融合,腳下的空氣好似化作液態一般,給與他一個衝力,向著更高空衝去。

微微一掃眼角系統;

靈力值:0

速度:999

力量;999

體質;999

精神:999

法天象地;(能量不足,封印中)

伏羲真身;(能量不足,封印中)

本命法寶;紫金葫蘆

速度、力量、體質、精神都已經達到一個極限,空間鬼步已經融入本能,不再是神通,身體本質已經超出界限,再無金剛不壞之說。

……

時間一晃,四年過去。

自從四年前長眉帝尊與天帝伏羲一場打了足足一年的大戰之後,最終還是有白蛇世界做後盾的白眉帝尊勝利,天地伏羲力量耗盡之後被斬殺肉身元神囚禁在傳說中的異界蜀山鎮妖塔當中。

異界蜀山統治世界之後,白娘娘吞噬天道,整個仙劍世界正式成為白蛇世界的附屬。兩界交流,無盡的資源流通,皇宋接手本世界的大宋王朝,橫掃四海八荒,一統天下。

如今整個天地間一片平靜,吏治清明。飽受戰亂的中原大地,終於迎來了期待已久的和平,迅速的休養生息。

神樹當初被許仕林一擊斬斷大半,在天帝伏羲敗亡之後,終於隕落,而蜀山浮空山本就是神樹根須凝聚土石而成,神樹隕落,蜀山浮空山也盡數落地,成為兩界交流的聚集點。

本界蜀山仙劍派憑藉兩界蜀山的深厚淵源,及掌門司徒鍾與大仙南宮煌的親密關係,成為主蜀山的外門別院,長眉帝尊傳人。

……

數日後。

蜀山劍派外,南宮鎮。

許仕林穿著一身童裝,光著小腦袋,獨自走在鎮上街道,如今高依舊不過一米,只是比海邊時微微高了一些,長大了一點,這僅僅是在空中跑了一天而已,就好似長了半歲似的,這種情況讓他心中及其慎重。穿衣服都難,跑深山老林里找盜匪借了些錢財,買了身童裝,在外走起來才不顯得違和。

四年的痛苦蛻變,終究消磨了他太多的心神,如今雖然醒來,卻感覺精神疲憊,若是得不到良好恢復,怕是還會影響後續修行,也不敢貿然修鍊,便在這小鎮上走走。

一路走來,鎮上人來人往,車水馬龍,繁華異常,蜀山劍派落地之後,兩界交流,山門附近的位置吸引了大量商家在這裡駐紮,劍派弟子高手進出,很多都是不缺錢的主。來錢容易,花起錢來也是毫不吝嗇。

也就造就了這裡的繁華景象。

順著街區拐過一個街角,一陣陣濃郁的肉香便從前方的小酒樓飄出來。

『星絮輝煌。』

粉紅色的旗子上寫著四個大字。

許仕林猶記得王蓬絮的衣衫就是這種粉紅色的模樣,此時看到旗子上帶著絮字,心中難免升起一股淡淡的親切感,加上裡面香氣飄散,勾得他肚子微微有些餓了。

便大步合著進出人流,進了這座不大起眼的普通雙層小樓。

「小和尚?你也來參加大胃王比賽的?」剛一進門,便有小二迎上來詢問

「大胃王比賽?」許仕林一奇,「什麼情況?」

「原來客官不知道,我家老闆就愛吃食,如今老闆放話出來,每日中午進行大胃王比賽,前十名飯錢全免,若是能突破以前的歷史記錄,不但免了飯錢,還倒找您紋銀百兩。」

小二解釋道:「小和尚,讓你家大人帶你一起來吧,跟老闆說說,參賽時就算帶著你這個娃娃也行,不會讓你餓著。」

許仕林左右看去,果然看到許多人圍著前面酒樓中央處,裡面不時能聽到說話聲傳出。每隔一會兒,圍著的人便會轟然叫好。甚是熱鬧。

再一看整個一樓,看熱鬧的人餓了的,便索性就在這裡買一些便宜的甜酒湯圓。

「不必不必,我有錢。」許仕林輕輕一笑,從小包袱里掏出一錠銀子。

許仕林倒也蠻佩服這家酒樓老闆,這等營銷手段在這個世道已經是非常不得了的了。表面上是為了回饋顧客,但實際上卻是帶來更多人氣,知名度,已經還能利用人流小賺一筆。

他也不去湊熱鬧,便在邊上找了張桌子坐下,「小二哥,報菜名!」

「蒸羊羔,蒸熊掌,蒸鹿尾兒,燒花鴨,燒雛雞,燒子鵝,鹵豬,鹵鴨,醬雞,臘肉,松花,小肚兒,晾肉,香腸;

什錦蘇盤,熏雞,白肚兒,清蒸八寶豬,江米釀鴨子,罐兒野雞,罐兒鵪鶉,鹵什錦,鹵子鵝,山雞,兔脯,菜蟒,銀魚,清蒸哈什螞……」

「這菜都有?」許仕林驚訝了。

「這位小和尚,咱這店可是兩位仙家開的,小的保證我說的,咱這兒都有!」小二哥嘿嘿一笑說道;「一百零八種菜色,天上飛的,水裡游的,就算是世界之外的,咱們主家也能弄到。」

「全來!樣樣都要。」

「小和尚,錢不夠!」

啪啪啪啪

許仕林直接將四錠紋銀拍在桌上。

「好嘞。」小二也不廢話,自行安排去了。

許仕林坐下不久,沒事也隨處看看周圍。他其實也算個吃貨,不管是前世還是今生,雖然這輩子沒吃到啥好東西,自己烤的肉更是狗都不理。

現在一聽小二哥這熟練的貫口,卻是又開始發饞了。

菜式上來后,先是四鮮、四蜜、四冷、三甜、四點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