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道透明的虛影出現在世界之中。

虛影中有一片碩大的池塘,池塘旁有着廣袤的黑色土地。

隨着世界的不斷振動,虛影開始漸漸的凝實起來。

就好像世界突然變成了一張透明的油畫,而油畫後的另一個世界虛影正用力的穿透進來。

心臟前出現兩道裂縫。

正在交戰的雙方同時出現在心臟前。

兩人緊緊的盯着不斷跳動的心臟,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化身閉上眼,嘗試和世界聯繫,但剛感知到世界軀殼就被暴力的踢了出去,似乎自己的軀殼已經被他人佔據。

驚恐的睜開了眼,化身怒吼一聲,渾身能量翻涌,光芒閃耀的拳頭重重的砸在跳動的心臟上。

一陣波動閃過,漆黑的心臟除了抖動幾下,沒有絲毫問題。

化身停下手,臉色難看的盯着心臟,他就是從心臟內走出來的,當初設計時就是爲了防止被破壞,才設計的如此無解。

但他怎麼都沒想到,原本爲了保護自己的無解設計,此刻卻成了自己最大的麻煩。

城主疲憊的喘息了一下,看着暴怒的化身,呵呵呵的笑了起來。

雖然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但城主知道,只要不讓化身達到自己的目的,他們這個世界就還有一絲希望。

看着渾身暴戾的化身準備去拆血管,城主一個閃身,出現在了化身前。

“滾開!”

化身怒吼一聲,淡定從容的模樣消失不見,眼中充滿了急躁。

對方越急,城主反而越不急,還有心思回頭看一眼正在跳動的心臟。

就這一眼,城主心中有了些猜想。

這不會是那小子乾的吧?

心臟的每一次跳動都在挑動着化身的神經,看着攔在身前的城主,化身咬緊了牙齒。

能量爆發,閃爍着金色光芒的拳頭用力的錘向城主。

而此時的城主內心卻無比的放鬆,知道可能是那個小子乾的後,他完全改變了戰術。

一切以拖爲主,只要對方拼勁全力攻上來,他就穿透空間躲開,等對方想要去拆血管,他又出現繼續擋在前面。

兩人能量爆發了半天,竟然連真正意義上的一拳對轟都沒有,就連本身受傷嚴重的城主,身上的傷勢都恢復了大半。

化身喘了口氣停下了動作,眼睛冰冷的盯着城主,怒火幾乎快要化爲實質。

而城主則好暇以整的看着他,也不說話,就一臉戲謔的看着。

閉上眼深吸一口氣,化身渾身滾動的能量緩緩平息。

再睜開眼,眼中的已然恢復了平靜。

城主也收起了挑釁的神情,認真了起來。

“王城主,你知不知道這樣的結果是什麼?”

城主很乾脆的搖了搖頭。

化身一滯,拳頭用勁的捏了捏,渾身氣息又開始上涌,幾個喘息後,恢復了平靜。

“雖然我不知道心臟內是誰在裏面,但按照他現在情況,這個世界只有毀滅這一條路。”

“這個心臟其實是這個世界的連接器,通過這個心臟可以控制整個世界,對於你們這些世界內生物來說,獲得這個心臟就等於掌控了世界。”

“不過,卻不會毀滅這個世界,因爲本源相通,不會產生排斥。”

“但對於外界生物來說,這個心臟就成了他們吞噬這個世界的一個入口,只要他們進入心臟,整個世界對於他們就是不設防的。”

“面對整個世界的誘惑,又有幾個生物可以抵擋?最終一定會吞噬整個世界,毀滅整個世界。”

“我雖然不喜歡這個世界,但這個世界是我的本源,我怎麼也不會毀掉這個世界啊,你明白麼?”

城主眉頭狠狠皺了起來。

他知道里面的是誰,但他真的沒法保證昆羽不會吞噬這個世界。

從一開始,就是昆羽主動找到他的,他知道昆羽有其他的目的,但當他知道昆羽可以拯救臣民之時,便義無反顧的跟隨着他。

現在想來,除了知道昆羽是另外一個世界過來的,他再也不知道昆羽的任何信息。

對於昆羽,他所知幾乎爲零。

眼中光芒閃爍,城主沉聲的問道。

“如果心臟裏面的人沒有吞噬世界的想法,世界不就不會毀滅了麼。”

化身嗤笑一聲,陰惻惻的說道。

“這不可能,在意識和世界接觸後,他就已經不存在自我意識了,本能會接管意識。”

“而所有生物的本能,都是變強。”

化身眯着眼說,盯着不斷顫動的心臟輕蔑的說道。

“吞不吞,由不得他。” 化身在外面一通分析,判定昆羽此時必然已經失去了自我,純粹依靠本能。


而昆羽此時纔剛剛醒過來。

打了個大大的哈欠,一臉懵逼的看着周圍。

整個心臟內一片漆黑,濃郁的陰暗能量嗆得昆羽自己都咳嗽兩聲。

啥情況啊,這是?

一覺醒來,好像發生了什麼了不得的大事。

上下檢查了一下,驚訝的發現肉身強度竟然已經到了王級巔峯的程度。

渾身都是爆炸性的力量,捏了捏拳,不大的拳頭卻能輕易的爆發出音爆。

而身體內的陰暗能量似乎也有了一些變化,除了儲量增加了,似乎還多了一抹神韻。

感覺好像很香的樣子。

不是昆羽產生的錯覺,他確實問道身上傳來了陣陣淡香,香氣不是很濃郁,卻能輕易的讓人放下心防,產生親切感。

除了身體,魚珠的變化纔是最大的。

一臉興奮的昆羽進到魚珠空間中,然後他就愣住了。

這是哪?

我在哪?

走錯了?

疑惑三連後,昆羽確認了一下,確實是自己的魚珠沒錯,不管是氣息還是能量都沒問題。

那個大池塘和黑土地也在。

但剩下的是什麼鬼?

那山脈怎麼和中央山脈那麼像?那平原?那沼澤地,那王城?誰給我魚珠裏面放照片了?

一臉懵的昆羽小心翼翼的在縮小版的試煉之境中慢慢行走,腳步輕微,生怕一不小心就將一片樹林給踩踏。

蹲下身仔細觀察了一番,甚至還伸手摸了摸。

嗯,這造型做的,有模有樣的,這手感真不錯,和真的一樣。

而此時,外界,突然傳來一陣劇烈的振動聲。

正在糾結的城主猛然擡起頭,看向上方,化身也同時擡頭。


隨後兩人驚駭的對視一眼,同時消失在原地。

山角下,三個小夥伴早就瞪大了眼,一臉懵逼的看着天上突然冒出的巨大身影。

身影很虛幻,就像是投影般在天上若隱若現的晃盪,時而惦着腳走過樹林,時而蹲下來摸了摸樹葉。

這些都不是主要的,另他們這麼驚訝的是,這個虛影他們認識。

很熟。

熟到昏迷之前還在前面幫他們抗着生物的衝擊。

兩道身影悄無聲息的出現在三個小夥伴的身後。

城主同樣一臉驚訝的看着天空上巨大的虛影,大聲吼道。

“昆?!”

這一嗓子震的整個山脈都在微微顫抖。

身旁的化身一臉怨毒的看着空中的虛影,用力的攥緊了拳頭,渾身能量上下滾動。

三個小夥伴不動聲色的躲在城主的身後。

他們可擋不住對方的含怒一擊。

雖然不知道什麼情況,但結果卻很明顯。

化身猜錯了,昆羽不僅沒有失去意識,而且自己正在和世界緩緩的融合。

回過神來的城主眼睛一眯,緊緊的盯着身旁的化身。

既然心中的糾結放了下來,城主現在最主要的任務就是盯着化身不要搞破壞。

不過一想到昆羽之前說的規劃,他渾身激動的都有些抽搐。

在這個世界裏,唯二能解決黑霧的,一個明確說不願意解決,另一個明確說願意解決,這要幫誰,不用腦子也知道。

這麼多年了,城主從沒有像今天這麼激動過,城主覺得一瞬間天空都晴朗了,空氣都清晰了,未來終於不再是黑暗一片了。

其實到了此時,化身再怎麼幹預也沒用了,即使現在昆羽從心臟中出來,他也沒法阻止昆羽和世界融合了。

甚至他都不一定能殺掉昆羽。

作爲這個世界的唯一,只要他有動昆羽的心思,整個世界都會排斥他,會給他製造各種危機。


更重要的是,化身本就是這個世界的生物,他怎麼搞都沒法脫離這個世界的掌控。

如果這個世界的唯一想要對他動手,他甚至連能量都沒法動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