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陣接一陣的門鈴聲終於將沉睡的人兒吵醒,傅歆推了推莫琰,沒反應,無奈只能坐起來,披了件浴衣揉著眼睛去開門。

門外,傅曦端著一個瓷盅,散發著陣陣香氣,傅歆一下子被香氣勾引,清醒了不少。

傅曦看到傅歆裸露在浴巾外面的脖頸和前胸處深深淺淺密密麻麻的吻痕,心裡嫉妒的快要爆炸了。

臉上卻掛著溫柔的笑,「姐姐,你和小叔還沒有吃飯吧!小叔昨天為救我受了傷,我心裡過意不去,就借用了酒店的廚房親自燉了一鍋雞湯,拿來給小叔補補!」

傅歆狐疑的看著她,並沒有伸手去接。

傅曦眨眨眼睛,故作狡黠的笑了一聲。

「現在看來,姐姐你和小叔昨晚應該大戰一場吧!你也可以喝啊!趁熱喝,裡面我可是加了幾味補氣血的中藥!」

傅歆微微有些臉紅,抬手拉了拉浴巾領口,這才伸手接了過來,道了聲謝。

她把瓷盅放在桌子上,眼睛直勾勾的瞪著,腦子飛速轉動了起來。

傅曦平時最討厭的就是做飯,今天怎麼這麼殷勤,難道僅僅是為了報答莫琰?

她打開蓋子,頓時香氣四溢,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拿起湯勺舀了一勺看了看。

傅曦的目標一直就是莫琰,如果自己一直不給她機會,她的花樣還會層出不窮。

如果這個雞湯確實有問題,那倒不如趁此機會一次讓她死心,只是想到莫琰,她又有些不確定,畢竟他們的感情……

「什麼東西,這麼香!」還未睡醒的慵懶嗓音更顯得性感無比,傅歆一想到昨晚的瘋狂臉更紅了。

「是雞湯,你要喝嗎?」

莫琰坐了起來,趴了趴有些凌亂的頭髮,眯著眼睛問:「好喝嗎?」

傅歆還在天人交戰中,聽到他這麼問,狠了狠心,說道:「當然啦!我已經喝過了!」只能賭一把了。

「你不是不喜歡喝雞湯!」

「我要確定一下能不能喝啊!」

「那你喂我!」剛睡醒的莫琰有些耍賴的意味。

傅歆拿了個小碗盛了碗雞湯,坐到床上,一口一口喂他喝。

「等下我去下藥店!」傅歆邊喂邊說。 莫琰此時已經清醒,握住她的雙肩,有些緊張的問:「你哪裡受傷了?昨天醫生在的時候你怎麼不說?我給醫生打電話!」說著就要去拿手機。

傅歆拉住他,扭捏的道:「不是啦!還不是你昨晚不知道,我……」

莫琰低沉的笑聲傳來,傅歆惱羞成怒的把碗往他手機一塞,拿起包包就要走。

莫琰又說了句:「回來我給你上藥!」

看著傅歆倉皇而逃的背影,莫琰笑的更大聲了。

傅歆敲響了傅曦房間的房門,給傅曦說自己要去藥店買些葯,讓她幫忙照顧一下莫琰,傅曦自是連連答應,叫她放心。

正在等電梯的時候,金睿走了過來,說傅曦昨天受了驚嚇,夜裡睡覺有些睡不安穩,想去藥店問問看有沒有孕婦能吃的葯。

傅歆已經能確定傅曦送的雞湯肯定有問題。

和金睿來到酒店對面的一家藥店,傅歆買了自己需要的藥膏,金睿卻沒有找到適合傅曦吃的葯。

到了第二家藥店還是同樣的結果,傅歆估計著藥效發作時間差不多了,當即阻止了金睿,把他拉回了酒店。

站在酒店大廳,金睿一臉不贊同的看著她,又要往出走。

傅歆嘆了口氣,終於下定了決心。

「金睿,你以為傅曦是真的讓你下來給她買葯嗎?」

金睿愣了下,「是啊!她昨天夜裡確實睡得不好!」

傅歆搖了搖頭,苦笑一下,金睿你還真是相信傅曦。

「傅曦一大早給琰送了一鍋雞湯!」傅歆看著他。

「我以為什麼事呢!傅曦跟我說過了,昨天小叔為她受了傷,她這麼做也是應該的啊!而且雞湯我也喝了,還挺不錯的!」金睿解釋道。

「那你知不知道雞湯裡面下了葯!」傅歆又問。

金睿怔住了,隨即他搖頭,「不會的,雞湯我也喝了,沒事的。小歆你誤會傅曦了,傅曦是誠心改過,小歆你不應該這樣說她,我不會相信的!」

「其實傅曦一直都想得到莫琰,既然你這麼相信它,你敢不敢跟我一起上去看看她現在在幹什麼?」

傅歆轉身向電梯走去,金睿站在原地,他看著傅歆如此確定的態度,突然變得有些不確定了。

傅歆站在電梯門口直直的望著他,他搖頭自嘲的笑笑,在心裡對自己說,不會的,傅曦不會再次背叛我的,我應該相信她。

電梯里異常的沉默,傅歆打破了沉默,又扔出了一個炸彈。

「金睿,還有一件事,傅曦根本就沒有懷孕,她是騙你的!」

金睿瞪著她,突然一把把她推在牆壁上,掐住她的脖子,傅歆也不反抗,就那麼看著他。

「你再說一次,傅歆,不要以為小叔在,我就不敢動你!」金睿惡狠狠的瞪著傅歆。

「昨天在小巷,傅曦受到了多大的驚嚇,難道你都不會想想,為什麼孩子一點事都沒有?」

「那也不能證明傅曦是假的!」金睿還是不信。

傅曦從口袋裡掏出一個手機,打開。

「其實我啊!根本就沒懷孕,當初要不是為了騙金睿那個傻瓜,我怎麼可能說我懷孕了,」

金睿慢慢的鬆開了手,這不是真的,這一定不是真的。

昨天他衝進去的時候,傅曦被一個男人拽著頭髮在地上拖著走,這樣的情況孩子怎麼可能一點反應都沒有。

他狂亂的搖著頭,慢慢蹲在地上,雙手抱著頭,拚命拍打。

他對這個孩子的到來充滿了希望,結果現在有人告訴他這個孩子從頭到尾都是一個騙局,他怎麼能接受。

電梯到了,金睿是被傅歆拽出電梯的,一路來到她的房間門口。

正準備開門,金睿制止了她,抽出她手裡的房卡。

傅歆讓開位置,金睿努力剋制內心的慌亂,顫抖著雙手打開房門,似乎那天在戴文門前的一幕再次上演。

兩人悄無聲息的穿過前廳,來到卧房。

房門半開,金睿的腦袋「嗡」的一聲徹底炸開。

傅歆走後,莫琰把碗里剩下的雞湯一口喝掉,起身進了浴室。

傅曦看著傅歆和金睿進了電梯之後,她回房去找出傅歆借給她的那件外衣穿在身上,然後拿著傅歆給她的房卡進了莫琰的房間。

進到裡面卧房,她一眼就看到了放在床頭柜上的空碗,之所送雞湯,也是因為她知道傅歆不喜歡喝雞湯。

傅曦抽泣著道:「小叔,你難道都不記得了,想到你居然是這樣的人!我都沒有臉見人了!」她好像很委屈,不再往下說。

「傅曦,不要把自己說的那麼無辜!」傅歆靠著沙發,冷冷的看著她。

「姐……姐姐你在說什麼?」傅曦閃躲著目光就是不敢直視傅歆。

「傅曦,你一直都在覬覦莫琰,一次又一次在我面前發誓要得到他。」傅歆不給傅曦反駁的機會,直接說了出來「你拿來的雞湯裡面下了葯!你忘了擦乾淨瓷盅邊上的粉末!」

金睿一抬手,一個小藥瓶掉在了傅曦腳邊。

「這個你不會不知道吧!我剛從你包里翻出來的!」

金睿對傅曦已經完全失望,他不會再相信這個女人了,他覺得自己真的是瞎了眼,為什麼要跟這樣一個讓人噁心的女人浪費那麼多時間。

金睿站了起來,面部僵硬了很久,大約一刻鐘,臉色才恢復平靜,冷冷的看著傅曦,說道:「傅曦,我們分手!」

傅曦故技重施,撲到他跟前抱著他的腿哭道:「金睿,你聽我說,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她頓住,咬了咬嘴唇,瞟了眼傅歆。

「我……我只是嫉妒姐姐!」

「呵嫉妒我所以這樣不要臉?嫉妒我所以完全不顧及倫理綱常?」

金睿一腳踢開她,冷冷的說道:「傅曦,在你眼裡我是不是真的那麼好騙?你真的把我當傻子嗎?」

傅曦再次跪到他面前,拉著他的手,淚水橫流。

「金睿,不是的,我是真的只想報復姐姐!就算你們不來,我也不會讓小叔得逞的,我愛的人只有你!」

「夠了,傅曦,我不會再相信你了!」金睿甩開她走了出去。

傅曦從地上爬起來追了出去,房間內頓時安靜了下來。

莫琰沙啞著嗓音問道:「沒有什麼要和我說的?」

傅歆低著頭不敢看他,搓著手指,說道:「琰……」

正要開口,莫琰已經來到她身前,拉起她拽進了卧房。

把她推倒在床上,拿起旁邊放著的一條領帶把她的雙手迅速綁在床頭。

傅歆驚恐的看著他,掙紮起來。

「琰,你要幹什麼,你聽我解釋!」

莫琰一眨不眨的看著她,傅歆覺得羞憤難,想要躲避他的視線。

莫琰一手握住,用力的捏住揉搓出各種形狀,傅歆忍不住的叫疼。

「琰,你聽我說,傅曦一直都想得到你,我只是想藉此機會讓她死心!」

「所以你明知道雞湯有問題還拿來給我喝,你明知道傅曦的目的你卻從來不告訴我,你竟然還帶著金睿一起來捉姦,其實你根本不是為了我,你是為了讓金睿對不對?你怕他繼續被傅曦欺騙對不對?」

傅歆留著眼淚拚命搖頭,不是的,不是你想的那樣。

「五年前,你為了他背叛我,不管他對你多不好,你還是一心為他著想,我算什麼,只是你感情的調劑品?」

「在海島上我聽到金睿對你的懺悔,你心軟了是不是,說,你們在海島是不是就背著我在一起了?」

傅歆看著眼前盛怒的男人,就像一頭髮怒的猛獸,她知道她現在說什麼他都聽不進去了。

莫琰見她不說話,以為她是默認了,這一刻,他的怒氣已經達到了頂端。

最後每到一處,他都會重複那一句問話。

而傅歆只能搖頭,喊著:「沒有,沒有!」

傅歆咬牙忍著,莫琰看著她那隱忍的模樣更為惱火。

他捏住傅歆的下巴。

傅歆始終咬著牙忍著,不發一語。

傅歆稍稍鬆了口氣,轉過身體背對著莫琰,默默的流淚。

沒過一會兒,莫琰的身體又貼了上來,他在她耳邊低語道:「就算你愛的是金睿」

這一晚上,傅歆只覺得自己就像大海里的一片樹葉,不停的浮浮沉沉,最後被黑暗吞噬。

金睿回到房間開始收拾自己的行李,傅曦追了進來,一把抱住他的腰身。

「金睿,金睿,求你了,你再相信我一次,我真的只是想給姐姐難堪!真的,拜託你了!」

繼咖啡廳的那次重逢之後,日子又不疾不徐地翻了過去。傅歆和莫琰依舊在各自的生活軌跡上忙碌著。

偶爾他們也會想起那個偶遇,偶爾也會凝視著手機發獃,好像都在等待對方的呼喚,又好像都在隱隱迴避著邁出這一步。

所謂近鄉情更怯,大約就是這種心情吧。

這是莫琰結構技術工作室日常忙碌的一天。代表莫琰依舊在和下屬討論結構設計中的若干細節,時間已是傍晚,他的手機響起。

「噢,大哥。」是莫誴的來電。

「東勛啊,下班之後來靜熙家,大伙兒都等著你呢。」電話那邊是大哥興高采烈的聲音。

「嗯,會有點晚,有什麼事嗎?」莫琰的眼睛依然沒有離開電腦屏幕,還在思索著某個技術難題。 金睿閉上了眼睛,這個女人,他不會再相信了。

他拉開傅曦的手,把她甩在床上,繼續收拾。

傅曦跪在地上抱住他的一條腿,哭著喊道:「你不要我了,難道孩子你也不要了嗎?」她不相信金睿會那麼狠心。

金睿轉過頭蹲下身,拍了拍她的臉。

「傅曦,你還想騙我到什麼時候,你真的懷孕了嗎?」

傅曦愣住了,甚至忘記了哭泣,獃獃的問道:「金睿,你在說什麼?我聽不懂!」

金睿扯開她的手,走到沙發錢,拉開傅曦的包,從裡面拿出一包東西扔在傅曦面前。

傅曦再也說不出話來,那是一包拆了封的衛生巾。

金睿已經不想在和她多說一個字,繼續手裡的動作。

等他收拾完了,提著行李轉身,卻看到傅曦渾身赤果的站在他面前,見他轉身,她上前一步,拉起金睿的手放在自己胸前。

金睿和她對視著,她的眼裡閃爍著迷離的光彩,以往每一次,金睿最受不了的就是她這個眼神。

金睿動了,握著手裡的柔軟揉了起來,傅曦立刻「嗯,啊」的叫了出來,欲上前親吻他的唇。

就快碰觸的時候,金睿突然加大了手裡的力度,傅曦驚叫一聲。

金睿推開她,在身上擦了擦手。

「你的身體確實令我著迷,可是現在我只覺得噁心!」提著行李,正要打開房門,傅曦忽然高聲叫了一聲「金睿!你站住!」

金睿以為她還要再說什麼,沒有理會,打開了房門。

「金睿,你以為我不要名分跟你在一起是真的愛你嗎?那不過是因為你是傅歆的老公,你有什麼?論地位,論財力,你哪一點比的過莫琰,你甚至連戴文都比不過,他都比你懂得怎麼哄我開心,本來我就沒想過要跟你過一輩子,現在這樣正好!」

金睿強忍著怒火,拉開房門走了出去,他是一刻都不想跟這個女人再待下去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