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陣淡淡的幽香卻是憑空在陳天斗的面前拂過。

陳天斗隱約間看到了一個衣抉飄飄,衣裙勝雪的身影,就那樣毫無畏懼的擋在了自己的身前。

此時此刻,仿若一朵潔白純凈,卻又十分倔強的蓮花,在他面前悄然綻放。

一時間,陳天斗盯著那突然出現在空中的身影,竟是有些呆了。

而下一刻,那一道金色神雷,便筆直的打在了那一朵純潔無暇的白色蓮華之上。

仿若天上怒神,辣手摧花。

只見那雪白身影被金色神雷劈中,立即全身一顫,如青瀑一般的秀髮隨風揚起,全身衣衫凜凜飄動!

可是不經意間,卻又是有一縷鮮紅從她的身上落下。

滴答!

陳天斗突然覺得臉頰上傳來了一陣溫熱,又有淡淡幽香,卻又夾雜著腥澀之味。


「這是….」

陳天斗忍受著胸口處那被巨角穿過的疼痛,身體在慢慢的向著地面墜落而去。

如同失去控制的幼鳥,眼看著就要墜地而亡。

這一段落向地面的距離,在陳天斗的心中,卻彷彿十分的遙遠。

聞到那淡淡的腥澀與幽香傳來,陳天斗這才用那滿是鮮血的手掌上,唯一一根沒有沾到鮮血的食指,輕輕的在臉上抹過。


他看了看自己的手指,見居然是一抹殷紅。

「雨諾!!」

這時,一陣撕心裂肺的叫喊聲從陳天斗下方的人群中傳出。

直到這時,陳天斗才發現,原來那剛剛不顧眾人阻攔,憑空出現在自己身前,為他擋住九天神雷的那個少女。

居然是林雨諾!

他萬萬沒有想到,這個小傻瓜會在這個時候沖了上來。

這一幕,不禁令陳天斗回想起,自己第一次被幽蓮宮眾人在絕命谷圍剿時的情景。

那時,也是這個少女,想要用自己,去換回陳天斗的一條命。

想到這,陳天斗那有些模糊的意識,瞬間清晰了起來。

他瞪開了眼睛,看著神雷隱去,漸漸從空中墜落的身影,忽然心頭一沉!

「林雨諾!」

只見陳天斗在就要墜向地面的一瞬間,突然一個翻身,控制住了自己失重的身體,反向著那雪白身影迎了上去!

大片的血液從陳天斗胸口的傷口處汩汩流出。

滴落在了地面上那人群中的修真弟子臉上。

然而此刻,他們卻不曾抹去臉上的血跡,就這般看著陳天斗,在空中緊緊的抱住了那為他擋下九天神雷的少女。

「林雨諾…」

陳天斗從空中將林雨諾一把接住,打橫抱在胸前。

只見此刻的她眉眼緊鎖,原本潔白勝雪的衣裙上也可見處處焦黑。

就連那一張吹彈可破,膚如凝脂般的粉面之上,也已經有了一絲黑色的臟污。

她唇齒緊咬,甚至可見齒印處已經滲出了一絲淡淡的血痕。

見到林雨諾這般模樣,陳天斗的心中猛然一震抽痛。

同時也有一絲怒火湧上心頭。

而隨著陳天斗的一聲呼喚,林雨諾終於緩緩的張開了那一雙如點墨般的雙眸。

眼中一絲活色閃現。

卻見她一看到陳天斗正望著自己的那張臉,便如釋重負般的淡淡一笑,喃喃說道:「這一次…我終於幫到你了….」

然而話音剛落,林雨諾雙眸便又漸漸閉合,輕輕抓著陳天斗衣袖的手臂向下垂去,便是陷入了深深的昏迷之中。

「雨諾…雨諾!!」

陳天斗心中頓時湧起一陣驚濤駭浪,猛烈的拍擊著他的心房,令那一顆本就傷痕纍纍的心,更是出現了一陣撕心裂肺的痛楚。

「你這賊老天!難道就不肯放過我嗎!你這該死的凶獸,我若不殺你!誓不為人!」

隨著陳天斗的怒吼,他身上的傷口又是一股鮮血湧出。

將他那一身白色衣衫染成了鮮紅,已經看不出本色。

下一刻,陳天斗從空中落下,腳步一顫,險些摔倒。

顯然四大凶星之力已經開始減退,快要支撐不住他這傷痕纍纍的身體。

一經落地,陳天斗便將林雨諾輕輕放下,隨即抬頭怒視蒼天,右手緊握七星鬼劍,一聲叱吒,縱身而起,再一次飛向了那空中的洪荒凶獸!


此時此刻,陳天斗仿若將自己的身體化作了一柄利劍,向著空中那猛烈搖晃身體,扇動巨翼的窮奇衝刺而去!

而那窮奇見陳天斗衝來,便足下立定,不再去管那正留下鮮紅血液的腦袋。

只見窮奇的右眼已經是血肉模糊的一片,可見一條條經絡筋肉外翻,汩汩流出鮮血。

突然,那窮奇又是仰首向天,怒號一聲!

隨即全身如血般鮮艷的紅芒大盛,向著陳天鬥合身衝來!

一瞬之間,那一大一小兩個身影,仿若成為了這天地間唯一的色彩。

所有人的目光,都無法從這兩個身影上離開片刻。

誰都不敢相信,這世界上居然還有人敢去向那洪荒凶獸挑戰!

簡直是以卵擊石!

「轟!!」

只聽一聲巨響傳來。

空氣中突現一陣波紋震蕩,向著四周蔓延開來。

仿若形成了一片如浪花般洶湧而來的聲波!

下一刻,紅芒烈如驕陽,將這方圓百里之內映的皆是一片鮮紅。

而陳天斗的身影,就這樣被吞沒在那一片紅芒之中。

「天斗兄弟!我來救你!」

只聽人群中千軍的聲音響起,隨即一個高大魁梧的身影便是縱身躍向了空中,向著那耀眼紅芒中一個小小的光點迎身而去!

「還有我!!」

千軍身影剛剛離地,二蛋的聲音卻又傳來,隨即緊隨著千軍,向著空中躍去。

眨眼間,這兩人的身影便也消失在紅茫之中。

然而片刻之後,空中又是一聲巨響傳來,可同時還有一陣驚天怒吼!

良久,空中的紅芒才漸漸消散而去。

可就在紅茫慢慢消失的那一刻。

天空中那如同魔鬼巨口的黑色漩渦里,卻是突然亮起了一道純白的耀芒!

那光芒從一顆光點慢慢變大。

最後居然遮蓋了整個漩渦!

卻見窮奇那已經傷痕纍纍的頭顱,向著天空中的漩渦回望了一眼。

隨即如同受到了召喚一般,轉身向著那被白光所填滿的漩渦中飛去。

不過一眨眼間,那窮奇已經鑽進了降臨人間時的漩渦,很快便消失在了天地之間。

然而地面上的人群,在看到窮奇同那巨大漩渦一同消失之後,面色迥異。

每個人臉上的表情,驚訝、憤怒、惋惜、如釋重負,變換不停,人生百態一一呈現。

下一刻,三個身影從空中墜落下來,全身傷痕纍纍,血流汩汩。

這時,突然一陣罡風吹來。

隨即一隻巨型黑鷹便向著那三人飛去,將他們一一接住,落在了自己那如鋼鐵般的墨羽之上。

眨眼間,那巨鷹便已飛回,落在了索朗圖的身邊。


索朗圖之前獨自一人潛伏在林中,將勢力弱小的正邪兩派弟子斬殺過半之後,便立刻趕來,誰知遇到了窮奇那毀滅天地的一擊。

如果不是他用出了西域禁法,將自身化為空靈,在一剎那散去肉身,恐怕早就灰飛煙滅了。

誰知他剛剛死裡逃生趕到這裡,便看到了陳天斗與千軍三人沖向窮奇的一幕。

「你們三個,是白痴嗎?」索朗圖轉頭看著躺在巨鷹背上,正慢慢爬起的陳天斗三人說道。


剛剛與凶獸窮奇那一記碰撞,陳天斗明明感覺自己已經燈枯油盡,根本不可能扛過那傢伙的一身滅天之威。

可是不知道為什麼,當那耀眼的白光自空中出現的那一刻,陳天斗的周身便是出現了一層白色的光暈,將窮奇的力量完全散掉。

如果不是這樣的話,恐怕陳天斗已經當場身亡了。

而那出現在黑色漩渦中的白光,究竟是什麼?

難道說,是天上神仙來招走了窮奇,救下了陳天斗的一條命嗎?

一切都太過詭異。

似乎一團廣無邊際的迷霧,在將陳天斗慢慢籠罩。

此刻,陳天斗發現自己胸口處的傷口也已經止住了血液。

只是還有小半截那窮奇巨角的碎片,沒入他體內。

可陳天斗意識一經恢復過來,腦海中第一個閃現而過的便是林雨諾的身影。

只見他連忙向著四周望去,見凌秋正將林雨諾打橫抱起,便立刻從巨鷹背上躍下,步履蹣跚的向著她們走了過去。

「雨諾….林雨諾…..」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