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陣陣的咔咔響聲傳來,白瑜的長劍就好像轟在了結成冰凍的河面之上,周圍的冰凍開始開裂。

同一時間。強大的反噬道元傳來,一道寒冰劍芒被流火劍轟的滑開,卻並沒有飛走,反而破開冰寒的空間直接劈在白瑜的胸口。 豪門長 白瑜就感覺一股推力轟在了他的身上,流火劍上的火光瞬間就淡弱了起來,而周圍的冰寒愈發寒冷。

「嘭!」的一聲,白瑜倒撞在擂台的禁制上面,心裡暗自驚嘆柯克道元的渾厚。一道結成冰凌的血口,出現在白瑜的胸口。恐怖的寒氣從這一道冰寒的血口中滲透進了白瑜的體內。不等這可怕的冰寒肆虐自己的經脈,夾雜著一絲火本源的玄黃氣息就迅速的融化了這些冰寒。

白瑜知道自己並不是道元不夠。這一次劣勢是輸在了勢上。他和別的觀戰者不同,別人或者僅僅是感受到了冰寒。而他卻感受到了這種冰寒中的殺勢和殺意。

他剛才就一直在感受這種冰寒中的殺意,甚至還故意停止了自己的攻擊。這才讓他被轟飛。說簡單點,他輕敵了。面對一個二道星化道者仙人,他居然輕敵。之前他能輕易斬殺霍蘭德,不是他的實力碾壓霍蘭德,而是他的域碾壓霍蘭德的域。

柯克同樣被白瑜轟飛了出去,不過他反而定下心來,這個斬殺霍蘭德的傢伙似乎也沒有自己想象的那麼厲害。中了自己的寒毒刀芒,就算是能控制經脈不被破壞,戰鬥力也是大降。

柯克的雙冰劍再次聚攏起來,這次帶起的不僅僅是周圍化成冰霧的刀芒殺氣了,而是一堵滾滾的冰濤。天崩地裂一般的撲向了白瑜,周圍除了壓抑,還是冰寒的壓抑。

白瑜手中的流火劍一抖,劍身上除了火光之外,還多了一道道的白色焰芒。

一種恐怖無比的炙熱在白瑜手中的流火劍中散逸出來,這狂暴恐怖的炙熱就好像火山爆發一般,突兀的出現在無窮無盡的冰濤中,不但不見減弱,還慢慢的變強。

觀戰的仙人從無盡的寒意中脫身出來,似乎又落盡了無邊無際的火山。或者說一邊是無盡的寒坑,一邊是可怕無比的火山。

這不是在觀戰,這是在冰火中煎熬。

白瑜頭頂的冰渣也迅速化為水汽,他冷靜的盯著眼前的柯克。這一刻,他終於從自己那難以捉摸的劍意中分解出來第一劍。

帶著升級過的天鳳仙焱炙熱的一劍轟出去的同時,周圍一切的寒冰都開始融化起來,化成了只有意念才可以感受到的一劍。

強大的域隨著流火劍擴散出去,柯克不但覺得自己的雙冰劍頓滯,就是他的身體也頓滯起來。

好強大的域,這種強大的域需要多強大的神識才能形成?柯克終於明白了霍蘭德是怎麼死的。他在這種域中愈發艱難,這一刻,他明白了自己絕對不是白瑜的對手。

「咔咔咔……」阻攔在流火劍上的寒冰霧氣完全消融,流火劍帶起炙熱的火芒砸在了柯克的冰劍之上。冰劍飛起,柯克的神識強行要束縛住冰劍,可是他的神識比起白瑜來,相差太大。

「噗……」一道鮮血吐出,柯克再次倒飛了起來。

不等柯克求饒,白瑜的流火劍又一次轟了過來。這一次流火劍上的炙熱火焰已經消失,只有火光閃爍。

擂台下觀戰的仙人被這迅疾轉化的戰鬥場景鎮住了,所有的人都盯著擂台上冰霧和炙熱交雜的空間。這不僅僅是域的戰鬥,還是屬性轉化的戰鬥。

「真的好強大……」這次說話的不是霍青桐,而是藍雨欣。她發現就算是自己二道星化道者修為了,一旦上台去,這兩個人她一個都打不過。

霍青桐吸了口氣,「我總是感覺那火焰有些熟悉的氣息,不知道在什麼地方見過。」

「霍師姐,應該是你心理上站在星滅這邊了,畢竟他幫你報了仇。所以理所當然覺得自己應該和他是一夥的,事實上我們都不認識這人。這人身上凌厲的星空氣息,表明他肯定是一個星空流浪者。星空流浪者很少有朋友,女人對他們來說只是一個發泄的對象而已。」藍雨欣在一邊解釋道。

霍青桐點點頭:「估計是這樣了,雨欣師妹,你對星空流浪者如此熟悉,女人如果成為了星空流浪者,她們會怎麼樣?」

「我想女人長期在星空流浪,性格應該也會變得和男修一樣吧?」藍雨欣有些不確定的回答道。

「那她們也會將男修當成發泄對象?」

「霍師姐,好好的問這個幹什麼?」

「忘了我之前和你說的嗎?因為我打算成為一個星空流浪者。如果雨欣師妹沒有地方去的話,可以和我一起去星空流浪。」霍青桐笑了笑,至於白瑜,她其實更多的是感激,因為她已經習慣一個人太久了。

就算真的跟白瑜成為道侶,她也害怕自己那顆喜歡自由,走遍整個星空的心會跟隨著時間的推移而動搖。

藍雨欣沒有笑,她慎重的回答道:「別人我不知道,但是我就算是成為星空流浪者,也不會去將男修當成發泄對象,那噁心也噁心死了。我希望將來能找一個喜歡的人,我們永遠在一起……」

只不過藍雨欣在說完這話時,臉上嘲諷之意一閃而過,星空流浪者雖然聽起來風光,實際上都是一群窮哈哈,而且日子還特別苦,除非腦子有問題,要不然她絕對不會成為星空流浪者。

「轟……」炸裂的聲響在擂台上爆開,將還在談話的霍青桐和藍雨欣驚醒。

兩人這才看見擂台上的冰霧完全消散,柯克再次祭出的一個巨大圓盾被星滅一劍轟飛。

而那閃爍火光的劍並沒有停下來,依然刺向了柯克的眉心。柯克張大嘴巴,似乎想要說什麼,不過周圍好像有一種力量在束縛住他,讓他無法說出來。

「噗!」的一聲,流火劍穿過柯克的眉心,柯克和霍蘭德一摸一樣的跌落下來。這一次觀眾席上的旁觀者反應迅速,爆發出哄鬧聲音,這些聲音夾雜著許多的激動。

白瑜佇立不動,他還在回憶剛才那被天鳳仙焱氣息包裹的一劍。就是那一劍,讓他破去了柯克的一切冰寒,一舉的將柯克斬殺。 如果沒有星空識海,白瑜肯定他還不是柯克的對手,星空識海實在是太過強大了。

如果沒有朱雀真火,他無法如此迅速的融化去體內破壞經脈的冰寒。不能迅速融化破壞體內經脈的冰寒,他將愈發處於劣勢。

最後那帶著升級版天鳳仙焱屬性的一劍,更是將他的劍意和天鳳仙焱結合在一起,創造出了新的一劍。這一劍祭出的時候,帶起無窮無盡的火紋,這些火紋就好像他當初領悟的劍紋殺意一般,將周圍的一切阻礙轟成虛無,讓劍意勇往直前。

他的域有多強,他的天鳳仙焱有多強,他這一劍就有多強。以後,這一劍就叫著天鳳焱斬。

白瑜吁了口氣,或者他可以挑戰刀白鳳試試看。以他現在的能力,就算是不如四道星化道者,相差應該也不會太遠。等他回去將劍意徹底與天鳳仙焱融合在一起后,哪怕打不過,他也可以重創刀白鳳。

「各位,從今天開始,我將是二十八號擂台的擂主,所有四道星化道者以下修為的仙人都可以挑戰我。四道星以上的傢伙,恕不理睬。」白瑜站在台上抱拳笑吟吟的說道,霍蘭德和柯克都被殺了,他自然要改名字。

二十八號擂台第三名擂主還在驚異不定的擔心,白瑜會不會繼續挑戰他的時候,就聽見白瑜再次說道:「我在這裡的時候,就是我為擂主,我不在的時候,這裡還有一名擂主。」

語氣霸道無比,但是僅剩下來的那名擂主卻沒有覺得半分刺耳。反而是在聽到白瑜的話后,鬆了口氣。只要白瑜不挑戰他就可以。別的都是次要的。

事實上白瑜這句話是在安慰第三個擂主,意思是你根本就不用煩這個神,我不會殺你的。

對白瑜來說。儘管他成為了二十八號擂台的擂主,他也不可能每時每刻都在。一旦他不在了。角斗場方面會安排其餘的人上台挑戰,絕對不會因為他不在了,就會荒廢擂台。

當然如果是和角斗場方面簽訂了特別的合約,就算是擂主不在,角斗場方面也會將擂台空著。不過可不是任何一個擂主都有資格和角斗場簽訂合約的,只有那些人氣極其旺盛的擂主,才有資格和角斗場簽訂合約。

怎麼能夠人氣極其旺盛?自然是戰無不勝,永恆的勝利者。在角斗場。永遠沒有永恆的勝利者,只要你敢繼續留在角斗場,總有人會將你轟下去。所以一般在角斗場歷練的仙人,覺得差不多了,都會放棄擂主的身份。除了極個別自負的仙人,才會一直霸佔著擂主。

白瑜說完后,迅速的走下擂台,很快就離開了角斗場。

霍青桐本來還想去和白瑜認識一下,白瑜卻沒有給她這個機會。霍青桐知道她和藍雨欣不能在外面久留,也急匆匆的趕回了上雲客棧。

霍青桐一進入客棧。就來到白瑜的房間外面,白瑜的房間外面掛著正在閉關的牌子,霍青桐只好和藍雨欣離開。

白瑜一回來就閉關。倒不是不想見霍青桐,他的事情多著。他要將自己剛剛領悟的劍意與天鳳仙焱破心劍完美融合在一起,同時還要檢查一下自己的所得。

在霍蘭德的戒指中,白瑜得到了二十億黑星幣,還有大量的材料、療傷丹藥以及許多修鍊的神晶,當然大多數都只是下品神晶。除此之外,還有一件沒有什麼戰鬥力的星級虛空戰艦。按照萬姝的話來說,這是山寨貨。

柯克的戒指除了十億黑星幣外,還有一堆下品神晶之外,許多的煉器材料和幾件法寶。一件星級戰艦。

星空之中修鍊,一般都是道元充足的地方閉關。或者是用神晶。不過對低級仙人來說,在星空中修鍊最好的不是神晶,而是星空元氣形成的丹藥,也就是悟道丹。

悟道丹形成的條件苛刻,所以價格比神晶要貴了無數倍。而修為越高,悟道丹的效果就越差。星空中還有更高級別的自然丹藥,只是這些白瑜都沒有接觸過而已。

白瑜算了一下,自己身上的黑星幣總算是接近了一百億左右。儘管這點錢購買修鍊資源根本撐不了多久,對白瑜來說,也算是不錯了。

萬姝剛剛走進房間,就再次看見了白瑜屋子裡面有幾道白光閃現。她皺了一下眉頭,白瑜屋子裡面之前有火光閃現,她以為白瑜是火靈根。剛才這白光,難道白瑜又弄到什麼寶物了?

白瑜也是無奈,他房間的禁制是萬姝布置的,儘管他可以拆掉萬姝的禁制,自己重新打上禁制。但是這樣一來就太明顯了,他住的是萬姝的房間,還要拆掉人家的禁制,重新換禁制,這不是擺明了不相信對方嗎?

所以他也只能在萬姝的禁制裡面再打一個隔絕禁制,這種隔絕禁制隔絕了他修鍊的氣息,卻對一些光芒無法隔絕。

萬姝回來的同時白瑜就感覺到了,他已經將劍意與破心劍融合在起來,以前我無屬性攻擊,可變成無限屬性,在戰鬥時,忽然改變攻擊屬性,絕對可以讓對手吃大虧。

門口的禁制被動了一下,白瑜趕緊打開禁制,笑吟吟的說道:「原來是萬姝師妹。」

之前霍青桐和藍雨欣來白瑜也知道,霍青桐和藍雨欣兩人看見他門口的閉關牌子后,立即就退了。萬姝看起來比霍青桐和藍雨欣更為通情達理,偏偏就是她主動打攪白瑜的修鍊。

「我看見你這裡面有光芒閃現,估計你在煉化法寶,所以就進來了一下,希望不要打攪到白師兄才好。」萬姝微微欠身,溫柔的說道。

白瑜擺擺手:「不會,怎麼會呢。我買了一件不錯的法寶,剛剛煉化。那個,萬姝師妹要進來坐一下嗎?」

萬姝眉頭似乎有一些愁容,她猶豫了一下說道:「白師兄,你可以陪我出去走走嗎?」

「自然可以。」白瑜毫不猶豫的說道,無論萬姝是什麼意思,他都不想拒絕。他借了萬姝一個陣盤,現在還丟在城外呢。

萬姝身材高挑,看起來也很冷艷,這些不算,她那種無與倫比的風華和漂亮的容顏,就襯托出她必定是出身高貴。

相比之下,走在她身邊的白瑜就有些不大起眼。

當然主要是白瑜想要低調,實際上也高調不起來,除非他不要命了。

身為乾坤道新一代少宗主,仇家可謂是遍布整個三道天,太高調的話,容易被人注意,一旦被人注意和好奇,就很容易被盯上,到時候估計連祖宗十八代都要被人查出來,萬一乾坤道掌教身份暴露,必死無疑。

兩人走進一家茶樓的時候,立即就吸引了眾多的目光。

「唉,一朵鮮花插在了狗屎上。」茶樓邊角一名容顏姣好的少女搖了搖頭,有些不屑的說道。

坐在她身邊的另外一名女子帶著紗巾,看起來很是端莊賢淑,她微微一笑:「思思,你這次可看錯了,你別看那個男修只有化道者修為,他的氣質絕對不會比那個女修差。只是他刻意收斂了自己的氣息和精氣神,看起來不起眼而已。如果我沒有看錯的話,他是一個非常強大的煉體者。」

「不會吧?聽說這種煉體者身體絕對強悍,特別是在那一方面,不知道他如何?」少女驚嘆了一聲,有些發花痴的說道。

「別多事,如雪城現在卧虎藏龍,高手遍地,千萬不要看不起任何人。」另外一名女子正色說道:「今天在如雪角斗場,有一名無道星化道者修為的星空流浪者,輕而易舉的就將二十八號擂台上的兩名擂主轟殺。在這之前,有誰能相信?」

「白青魚姐,我知道了。」少女伸了伸舌頭。

就在此時,又有兩人走進了茶樓,其中一人滿頭狂發,剛剛踏入茶樓的門口就哈哈大笑一聲,「夥計,來兩壺莫相依,要藍壺的。」

「萬姝師妹,這裡有真正的莫相依?」白瑜聽到這個聲音連忙小聲的問了一句。

萬姝淡淡一笑:「在整個潮州府都沒有真正的莫相依,這裡的莫相依,只是高仿而已。」

白瑜搖了搖頭,這星空中怎麼到處都是山寨物品?

「烏龜吃大麥……」之前說不屑白瑜的那個少女,再次不合時宜的說了一句,只是她說的聲音略為大了一些,就是白瑜都聽見了。

「找死……」狂發男子一巴掌拍了過去。?

狂發男子是四道星化道者修為,這一巴掌帶動了強大的道元,將攔在他和那少女之間的一切座椅西都化成了飛灰。

波斯語和萬姝相聚這麼遠,都可以感受到強大的力量,可以想象那只有一道星化道者境界的少女,絕對是凶多吉少。

白瑜搖了搖頭,這這個一道星化道者少女嘴巴有些欠,剛才他和萬姝進來的時候,這個少女就說鮮花插在狗屎上。他只是向來性格不羈,也不在意被別人這樣說一下。可不是所有的人都願意被這樣說的,這不,這少女轉眼就惹到狠人了。

在如雪城不允許打鬥是不錯,不過也要看是什麼情況。一旦是修為差的晚輩主動出言侮辱修為高的人,就算是打殺了也沒有事情。這條定律在任何城市都行得通,可不僅僅是如雪城。 嘭!

彷彿落響在眾人心中的鼓捶,青蓮劍光粉碎的一瞬間,紫火等人的心臟也跟著猛地一陣鎖緊,接著連靈魂都有往下陷落的趨勢。

一道渾身氣勁波動萎靡的身影如同流星墜落而下,在夜空劃過一道光弧,猛然砸落在了遠處的密林之中。

彷彿隕石撞落地面,爆發出驚雷般的巨大悶響,衝擊波宛如海浪一般擴散,將方圓數十丈內的樹木拔地而起,形成了一個巨大的深坑。

「咳!」

後背抵上堅硬的岩層,帶給林寒一種全身骨頭都要散架般的錯覺,劇烈的疼痛刺激得他渾身每一根神經都在顫抖,張嘴猛咳了一聲,牽動被震傷的肺腑,接著噴出一股鮮血,染紅了大半個衣襟。

先前的對碰,他硬生生承受到了火焰巨魔的全力一拳,這一拳的威力是如此的鋼猛,幾乎快要連他的靈魂也要震碎,若非依靠著金剛銅體和雷光戰天甲的雙重護翼,恐怕他現在已經是個死人了。

即便如此,林寒此刻的狀態也顯得十分糟糕,雷光戰天甲替他抵消掉了大半傷害,然而僅僅只是殘存下來的那一部分力量,卻照樣使他承受到了巨大的傷害。

「果然還是太冒險了,差一點就死掉了啊!」

咳盡喉嚨中的鮮血,林寒苦笑著抬起頭來,目光凝視著那一片悠遠的夜空,睥子卻是一片澄靜。

咚!

火焰巨魔一腳踩在密林之內,擴散出來的烈焰焚毀掉大片的樹林,歷經一場劇烈的碰撞,此刻縈繞在它身體表面的火光同樣顯得十分黯淡,彷彿隨時都有可能熄滅,連帶巨魔的身體也變得極為虛幻。

「哈哈…林寒,你的確沒有讓我失望,你是第一個除了少主之外,能夠帶給我這麼大威脅的人,自從進入龍淵榜大賽,還從來沒人能把我逼到這一步,可惜,最後還是我勝了,那麼……在臨死之前,你還有什麼遺言要交代?」

巨魔虛幻的頭顱自高空上俯視著林寒,燃燒著微弱火芒的瞳孔中透露出幽泉那陰測測的慘笑,語氣顯得有些不太連貫,想必為了擊敗林寒,他也是費盡了心力。

「呵呵,誰說我敗了?」

林寒蒼白的臉上浮現出一絲危險的笑意,渾身氣息萎靡,彷彿風中殘柱,經風一吹便要徹底熄滅,只是那蒼白的臉上,卻突然洋溢出了一絲神采。

「哦?那我倒很想看看,你究竟能用什麼手段來翻盤呢?」

幽泉尖利的笑容劃破長空,語氣中有著濃濃的譏諷,這個嘴硬的臭小子,馬上就要下地獄了,卻仍舊不肯承認自己的失敗。

幽泉目光鎖定在林寒仍舊保持著結印姿勢的手掌上,發出不屑的笑容,

「怎麼,現在的你,難道還有與我再戰之力嗎?」

「你為什麼不往身後瞧一瞧?」

林寒失血的嘴唇一掀,勾勒出一絲冷意,目光徒然變得無比深邃,手中印法一轉,天際的氣流也隨之變得狂躁了起來。

「這臭小子,難道還留有後手?」

接觸到林寒那種淡漠眼神的一剎那,幽泉內心立刻有著很不好的預感浮現出來,剛準備一腳踩死這頑強得好似蟑螂一般的小子,巨魔腳掌方動,身後卻徒然傳來一道蘊含著濃郁殺伐氣勢的震天巨吼。

「這是什麼!」

幽泉猛一回身,視線鎖定在天際中悄然流轉的漩渦之內,自那漩渦中,此刻正有著一道渾身充斥著瑩白亮羽的巨大虎影暴衝出來,瞳孔生電,一吼之下,彷彿連夜空也跟著陷入到了顫慄之中。

「呵呵,這是我早已準備好帶給你的大禮,你的火焰巨魔之身,剛剛破掉了我的蓮心劍意,不知道現在究竟還剩下幾分力氣,能否抵擋住下面的攻擊?」

林寒一邊發出冷厲的笑容,手中卻一直在結著印記,就在先前巨魔粉碎掉劍蓮的時候,他便早已將施展四相掌印的所有印記都集結完畢,此刻只需要利用一絲很少的勁氣牽引,便能將這隱而待發的底牌徹底激活。

「這場戰鬥,終究還是我贏了!」

此言一出,林寒手印變幻,天際滾滾旋轉的漩渦內頓時又一次傳來三道震天的巨嘯,緊接著,四道龐大的聖獸幻影徘徊在巨魔左右,分為四個方位,牢牢鎖定住了隱藏在巨魔體內的幽泉,如山般的氣勢擴散,幾欲使得整片空間陷入崩毀。

「四相掌印,四印齊出!」

吼!唳!哞!

配合林寒一聲厲嘯,四道渾身瀰漫著滔天凶焰的巨大獸影在一瞬間暴沖而出,瘋狂地撞向了火焰巨魔搖搖欲墜的身影。

獸影所過之處,大地崩碎,天崩海嘯。

「混蛋!」

感受到這四道聖獸虛影中所攜帶的毀滅威勢,幽泉嘴角頓時如同抽筋一般地抖了起來,口中發出驚駭的大叫,急切間想要收斂火焰巨魔,掉頭朝著密林深處逃跑。

「現在才意識到逃跑,太晚了!」

林寒獰笑一聲,殷紅的嘴唇中掀出滿口的森然白牙,拼盡最後一口氣發出暴喊,緊接著,四道光柱快若閃電般轟在了巨魔身上,狂暴力量隨之有如山洪般宣洩,爆發出一道山呼海嘯一般的巨大天雷音響。

轟隆隆!

倘若幽泉處在全盛時期,這種規模的爆炸究竟能不能奈何得了他,還是兩說之數,然而此刻,卻是在撞擊的一瞬間便立刻表現出了摧枯拉朽一般的聲勢。

強悍的衝擊波肆虐,盡情釋放出自己的猙獰,颶風化作看不見的巨手,直接蠻橫地撕開了火焰巨魔的防禦。

嘭!

承受如此的重擊,早就瀕臨極限的火焰巨魔鎧甲頓時猛地膨脹開來,化作漫天的幽火,一點點消散。

「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