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陣陣的黃色氣息從陸奇身上湧現出來,從地上冒出來一個個的尖刺,瞬間頂破了紅色的大門,門口的兩個高三尺的石獅子也被黃土包圍著飛了起來,「給我砸」,陸奇手一指,兩隻石獅子砸向了紅色的大門,轟隆一聲,大門應聲而破,紅色的木片碎了一地。

大門一破,露出了一排排的瓦房,陸奇用土包圍著石獅子在天空飛舞,又砸向了第一排瓦房,瓦房頓時出現了兩個大洞,陸奇抬手往下一壓,三排土牆全都倒在了地上,不一會的功夫,陸霸家就被拆的七零八散,還有家裡的物件全都四處飄飛。

「誰在拆我家房子,不想活了嗎?」陸虎剛和陸豹陸狼喝酒回來,渾身醉醺醺的,走到了陸奇的面前,看到了陸奇。

「呵呵,我倒是誰呢,原來是你這個廢物,那天被我打了一掌跌落山崖原來沒死呀,真是命大,那麼就讓小爺我今天結果了你的性命。」陸虎現在剛剛修鍊到鍊氣大圓滿,信心十足,嘴角一揚笑著說。

陸豹也笑著說:「這廢物確實命大,被打下山都沒死,這次拆了老大的房子估計是死定了」。

陸狼小心的說道:「不要輕敵,你沒看廢物的修為都超過我們倆了,老大小心為妙。」

「來吧,一起上吧,我正要拿你們練練手。」陸奇在深山修鍊了快一年了,正想跟人對敵一下,看看五行大法的威力究竟如何,於是從容的說道。

陸虎此刻剛看出了陸奇鍊氣九層的修為,不由得驚訝道:「我不知道你經歷了什麼,但是憑你鍊氣九層依然不夠看,我可是煉器大圓滿,對付你這廢物我一個人足矣。」陸虎剛說完就用手掌凝聚了一個巨大的氣團向陸奇打了過來。

「你也就會這基礎的攻擊法門,太普通了!」陸奇不屑一顧的說道。

就在陸虎的氣團距離陸奇兩米之外,突然出現了一個厚厚的土牆,擋住了靈氣團的去路,「轟」的一聲,靈氣團碰到土牆之後化為氣霧飛散開來;土牆只是震了震,掉了些土渣,安然無恙。

陸虎驚的睜大了眼睛,盯著土牆,問道:「這是什麼玩意兒,以我大圓滿的修為只是讓它震動一下?」

「再來!」陸虎又打出一個氣團,比剛才的略微大一點,呼嘯而去,一頭撞向土牆,又是「轟」的一聲,土牆又是掉了一些土渣,安然不動。

陸奇望著土牆的防禦,滿意的點了點頭,嘴角一抹細微的笑容,心道:「這土牆果然厲害,初次對敵,同境界的攻擊居然連我第一道土牆都無法破開。」

陸虎還是不信邪,隨後又打出了八道氣團,終於氣喘吁吁的癱坐在地上,然後趕緊打坐調息,這個基礎的技能最多只能打出十道,靈力就會枯竭。

而反觀土牆,只是變得薄了些,也沒什麼變化,這主要是因為陸奇召喚的土牆厚度比在山崖裡面的增強了許多。

「你的攻擊完了吧,該我了,」陸奇剛說完這句,就抬手發動了攻擊。

「土牆收」只見一排土牆慢慢的回到了陸奇的身旁,變成一圈土黃色光暈圍繞著陸奇滴溜溜的旋轉形成防禦盾。

「土鎖鏈,鎖」

大地頓時出現了晃動,從陸虎的腳下延伸了一條碗口粗的土黃色鎖鏈,瞬間就鎖住了陸虎的身體。

陸虎驚的臉色發白,趕緊叫道:「陸豹,陸狼你倆還站著幹嘛,趕緊去殺了那小子!」

陸豹和陸狼看到這剛剛發生的一幕,瞬間驚呆了,土牆,土鎖鏈太詭異了,顛覆了他倆的認知,兩人互相遞眼色,跑吧,然後兩人扭頭就跑。

陸狼剛跑了兩步,就動不了了,發現腳下被土鎖鏈給纏繞了,於是趕緊用靈氣團擊打鎖鏈,鎖鏈根本就紋絲不動,不一會就纏繞了陸狼的全身,鎖鏈越來越緊,陸狼疼的在地上打滾。

陸豹看到這樣的情景,嚇得臉色煞白,不過此人還算清醒,立馬就在身體周圍凝聚了一圈的靈氣牆用來防禦,可是鎖鏈是從地上鑽出來的,對於靈氣牆的防禦根本無視,瞬間就纏繞了陸豹全身。

「饒了我吧奇哥,我是被陸虎逼得,才跟著他做壞事的。」陸狼嗷嗷的求道。

「我先結果了你,也算是為民除害」,陸奇說完大手一抓,地上出現一個土黃色的飛劍,以疾如雷電的速度扎進了陸狼的心臟,陸狼此時睜大了眼睛,一口鮮血吐了出來,就沒了氣息。

陸奇心道:「這土劍雖然不算鋒利,但是勝在可以綿綿不斷的攻擊,斷了還可以重聚。」

而反光陸豹,被鎖鏈都勒出血了硬是沒哼一聲,眯著眼等死。

陸奇抬手凝結了一把土黃色的巨劍,「去」,這把巨劍襲向陸豹。

由於這次的巨劍太大,直接把陸豹的身體扎了個大窟窿,場子都流了一地,看著慘不忍睹,陸豹悶哼了一聲,就斷氣了。

「不要殺我,我姐姐和爹爹可是不會放過你的。」陸虎平時只是干一些偷雞摸狗的齷齪事,從小到大哪見過這殺人場面,嚇得尿了一褲子,哆嗦著說道。

「等會我會去找你爹和你姐姐給你陪葬的,放心吧」陸奇殺紅了眼,目光森冷如鉅,像似從地獄出來的幽靈一樣。 「該你了」陸奇又同樣的凝聚了一把巨劍飛向陸虎,巨劍離陸虎身體只有一米之時,一道靈氣牆擋住了巨劍的去路。

一個絡腮鬍的中年漢子奔了過來,正是陸霸,大叫到:「小賊不許傷我孩兒性命!」

緊跟著大漢後面又來了兩個人,陸奇扭頭一看,分別是二長老和三長老。

由於陸霸和二長老三長老一起去松林鎮辦事剛回來,被這邊巨大的動靜給驚擾,所以急忙趕來了,想不到還是來晚了一步,二長老和三長老的兒子全死了,這倆還都是獨子。

二長老看到兒子陸豹的死狀,跑過去一把抱住屍體,失聲痛哭,不由的叫道:「畜生,這都是和你一起長大的兄弟,你居然下此狠手,有沒有人性?」

陸奇白了他一眼說道:「你兒子陸虎把我打下山崖的時候可曾想過人性?」

三長老看到陸狼慘死也是悲憤交加,迅速凝聚一個氣團向陸奇打過來,吼道:「我殺了你。」

三長老是鍊氣九層修為,和陸奇一樣,所以陸奇也不畏懼,抬手一道土牆擋住了氣團的攻擊,氣團同樣是碰到土牆四散開來,化為靈霧消失不見。

三個長老看到陸奇的手段被驚呆了,陸霸道:「怪不得我的兩個侄兒都折損了,原來你這畜生還有些門道,三弟你先退後,你的修為和他一樣,占不了便宜的。」

陸奇略微思索了一下,這三個人要是一起上,我可能會打不過他們,先解決一個吧。

「土鎖鏈,鎖」

「快立靈氣牆」陸霸叫道。

可是晚了,一條粗大的鎖鏈從三長老腳下鑽出來,飛快的鎖住了三長老的身體,越勒越緊,這次陸奇沒有留手,一把土劍從地上冒出來,生生的從三長老的腳下穿透到頭頂,貫穿了全身,三行老的眼睛、鼻子、耳朵、都流出了鮮血,死狀相當慘烈。

「好毒的畜生,」二長老氣的七竅生煙,吼道:「大哥我們一起上,不要給這小子留手,要不然日後此子必成大患!」

「沒錯,」陸霸也是狠毒絕辣之人,喝道:「這畜生的功法如此奇特,我把他抓住,抽筋煉骨,在逼出他的功法為我所用!」

此刻由於陸奇正在大戰,纏繞陸虎的土鎖鏈慢慢的消失不見,奄奄一息的陸虎見狀,趕緊盤膝打坐恢復體力。

陸霸雖是築基中期的修為,看到此刻陸奇的手段如此毒辣,也沒敢大意,一出手就是全力施為,一個比籃球大的氣團向著陸奇打將出去,同時,二長老是築基初期修為也凝聚了比籃球較小的氣團打出去。

一大一小的氣團以風馳電掣的速度向陸奇飛過來,陸奇直視氣團,如臨大敵,趕緊在身前豎起了十道土牆,同時又在身體周圍包裹了一團透明土牆,氣團猛烈的撞到了土牆之上,土牆被穿透了一個又一個,氣團變得越來越小,在第八個的時候,氣團終於消失不見了。

「這畜生的手段極其詭異,我們趕緊速戰速決!」陸霸看向被打破的土牆,一個個如春筍般又冒了出來,大急道。

陸霸心一橫,只見眉心之處湧現出來一個巨大的矛槍,這正是擊傷陸德的靈技「下品矛槍技」,陸霸嘴角掀起一抹微笑。

「去」

巨大的矛槍攜帶者風聲破空而至,轉瞬即到,一頭扎向了土牆,土牆應聲而破,接連碎了一個又一個,勢不可擋。

陸奇大驚失色,趕緊用神念不停地召喚土牆,矛槍每摧毀一道土牆,形狀就會縮小一分,在擊破十道土牆之後,只剩下匕首一樣大小的矛槍朝陸奇胸口飛了過來。

這時的陸奇召喚土牆已經跟不上矛槍摧毀的速度了,矛槍離陸奇只剩兩米左右的距離。

剩餘的矛槍餘威在碰到陸奇身上的黃色透明護盾之後,終於消散了,陸奇臉色蒼白的大口喘著粗氣。心道:「這陸霸的矛槍技果然厲害,比師父的天罡印還要厲害。」

五行老人「哼」了一聲不屑的說道:「我那是靈魂狀態攻擊你的,還沒盡全力,這貨的矛槍技可是在你戰鬥了這麼久的時候發出的,你當然頂不住了。快吃一顆回氣丹,用你的星雲鏈和飛鴻劍趕緊結果了他們,你是空有寶山卻不會用。」五行老人嘆了口氣。

陸霸看到矛槍勢如破竹的攻擊力,嘴角一抹滿意的微笑。

「小子去死吧,」

陸霸死字剛說完,又在掌心凝結了一個直徑約一尺半的氣團,向陸奇打了過來,此時的二長老也緊跟著發出了一個籃球大小的氣團,兩個氣團呼嘯著飛了過來。

霸道總裁溫柔妻 這時候的陸霸已經臉色蒼白,由於接連使用了靈技和大氣團,靈力幾乎枯竭,但是想到即將擊殺陸奇奪得神秘功法之後,還是頗為值得。

陸奇手摸了一下戒指拿出了一顆飄著葯香,泛著青光的回氣丹之後,送進了嘴裡,丹田一陣燥熱,頓時覺得功力恢復到了巔峰之態,隨後又拿出了星雲鏈和飛鴻劍兩個上品法器。

陸奇把靈力注入兩個法器當中,星雲鏈就像蛇一樣在陸奇周圍盤旋,而飛鴻劍卻是嗡嗡作響,興奮地無以附加。

陸霸看著陸奇在儲物戒指裡面拿出了一個又一個寶物,兩眼嫉妒的放光,心道,儲物戒指我只是聽說過,現在親眼所見,如果能夠殺了這小子,可是發財啦,這小子身上真是一座寶藏。

陸奇看到兩個氣團向自己飛過來,抬手又召喚了一排土牆,足有十道之多,這倆靈氣團撞碎了七八道土牆,終於消失了。

陸霸這時心急如焚,心道,怎麼這土牆是無窮無盡的呢。

二長老也是怒不可揭的瞪著這些如雨後春筍般的打碎又冒出來的土牆,咒罵著,還是不甘心,又破釜沉舟的發出了一個氣團,打向了土牆。

陸霸此刻有些乏力,趕緊從懷中拿出一顆下品靈石吸取之後盤膝打坐,口中叫道:「老二你先盯著,我恢復下體力在結果這小子!」

陸奇看著二長老的氣團飛了過來,嗤嗤的笑道道:「連我的土牆都打不破,我還妄想傷我?兩個沒用的老烏龜。」

陸奇一邊說著一邊也不停手,神念一轉,只見一個粗大的黃色鎖鏈向二長老纏繞了過來,可是鎖鏈在二長老的護身靈氣上面嗤嗤作響,黃色的鎖鏈在慢慢的侵蝕著靈氣罩(築基期可以用靈力護體)。

陸奇見狀又把「上品星雲鏈」祭出,

道了一聲「去!」

此時的靈氣罩被來就被黃色鎖鏈侵蝕的搖搖欲墜,快到了崩潰的邊緣,又被飛來的上品法器「星雲鏈」給徹底擊破,星雲鏈不愧是上品法器,直接鎖死了二長老,鎖鏈又深深的鑲嵌在了肉裡面,二長老痛的嗷嗷大叫。這時的土黃色鎖鏈終於衝破了二長老的靈氣罩子興奮地爬滿了二長老的全身,兩種鎖鏈交疊在一起。

「去死吧老匹夫!」

陸奇冷漠的瞥了二長老一眼,用神念召喚了土黃色的小劍,從二長老的身下直插腹部,隨後二長老的腹部出現一個拳頭大小的血窟窿,血嘟嘟的往外冒,眼看是活不成了,二長老臨死都在看著自己的兒子,然後不甘心的斷了氣。

陸奇手一招,星雲鏈飛回了陸奇的掌心,被陸奇收進了儲物戒。

這時的陸虎在躺在地上奄奄一息,陸霸護著兒子,生怕陸奇再出手。

由於戰鬥聲音巨大,村裡好多人都過來圍觀,一邊竊竊私語。

「這不是村長家的二少和大長老嗎,旁邊死了這麼多,好慘!」一個中年婦女看到腸子流了一地,忍不住的嘔吐了。

「是誰殺了他們,手段太毒了」

「村子里怎麼會發生這種事,這是誰幹的,」一個年紀大點的枯瘦老者默默的說。

「聽說村長二少被陸虎打死了,現在陸虎幾個人都死在這裡,估計是二少殺的」一位五十多歲的農夫說道。

「不可能,村長二少的修為怎麼可能殺這麼多人,二長老可是有著築基期的修為呢。」一個大約有鍊氣七層的美婦答到。

這時孫蘭和陸凝都聞訊趕了過來,看到了一地的屍體,驚呆了;陸凝更是嚇得閉上了眼睛不敢看,心道,奇哥哥不知道受傷沒有,一臉的擔憂之色。

孫蘭顫抖著走近了過來,已經猜到了這些屍體是奇兒殺的。但還是有點不敢相信的看著自己的孩子,這一切發生的太快了,短短几個月時間自己的孩子居然成長為一個殺人如麻,睚眥必報的狠角色。

重寫科技格局 陸奇冷冷的注視著村子里這些人,沉默不語。

陸霸看到了村裡這麼多人,心想,這陸奇的防禦我無法破開,看來只有跑路了,等以後再報今日之仇。

於是陸霸站起來拉著陸虎悄悄地提氣準備逃跑,只見身前不知何時被三道高約五丈的土牆包圍了起來,跳也跳不出,絕望的看了看土牆。(築基期最多能夠一躍九米左右,五丈相當於十七米左右,根本跳不出去,況且還有三道。)

「該你上路了老狗」陸奇傲然的召喚了一條土鎖鏈輕鬆的纏繞住了陸霸的護身靈氣罩,黃色鎖鏈慢慢的侵蝕進了陸霸的身體;隨著陸奇在戰鬥中的磨練,對土術的控制更為精準了,土術第五重也慢慢的領悟了出來,發出的土牆和土鎖鏈都是黃色的半透明狀,泛著土黃色光芒。

陸霸被鎖鏈纏繞的情景,在半透明的土牆之內,全都被村裡人看到了,一個個的驚訝不已,有的害怕,有的好奇,有的沉吟。 「我命休矣」陸霸此時知道陸奇這個殺神是不會放過他的,只好用哀求的目光朝著孫蘭看了過去,急忙道:「孫蘭嫂子,你快叫奇兒住手吧,他不能殺我和陸虎,我女兒可是在飛天修真院的!殺了我,你家將會萬劫不復!」

孫蘭猛的一怔,想到:「對呀,聽說他女兒天賦異稟,修為深不可測,不敢得罪,但是又想,陸虎都已經死了,與陸霸家的仇怨無法化解了」,所幸,置之不理;孫蘭頓了頓,就不再理會陸霸的求饒,而是深深的閉上了眼睛。

「今天誰也救不了你,去死吧老匹夫,」陸奇剛說完,就祭出「飛鴻劍」向陸霸飛了過去,陸霸了此刻已經近乎絕望,因為無法攻破陸奇的防禦。只能防守,急忙把靈力罩加厚了一層,可還是抵不住上品飛鴻劍攻勢,整個劍身只在電光火石之間就穿透了靈氣罩,貫穿了陸霸的胸膛,之後飛鴻劍一個迴旋滴溜溜的回到了陸奇的掌心。

「你去陪你的父親吧」陸奇手一招,陸虎腳下出來一連串的土劍,直接穿透了陸虎的身體,血流像水柱一樣噴射出來,陸虎睜著眼看著自己慢慢的死亡。

屍橫遍野,滿地的屍體,散發著腥臭的味道。

「虎兒,豹兒」,從人群中跑過來兩個中年美婦,身材勻稱的是陸豹的母親,身材肥碩是陸虎的母親,看到了陸霸等人的屍體,嗷嚎大哭,陸虎的母親歇斯底里的罵道:「陸奇你這喪絕人性的禽獸,他們犯什麼錯了,你這麼狠毒?」

「犯的錯不可饒恕,你們的好兒子陸虎三個人整天遊手好閒無惡不作,我這是替天行道,至於他們的父親,我是捎帶著斬草除根而已!」陸奇漠然的看著兩個美婦冷聲道。

「我跟你拼了,還我兒子的命來!」陸虎的母親是鍊氣八層修為,掌心攜帶著靈氣團打向了陸奇,一出手就是使出了渾身解數。

「不自量力,也罷,就讓我送你去和你的丈夫、兒子團聚!」陸奇冷聲道,隨手一道土牆擋住了氣團的攻擊,緊跟著黃色鎖鏈和黃色土劍齊出,土劍和鎖鏈配合的越發精準熟練,陸虎母親瞬間渾身被土劍穿透了多處血窟窿,哼都沒哼一聲便倒地死亡。

陸奇深知斬草除根的道理,迅速的用黃色鎖鏈控制住了陸豹的母親,一道土劍就把陸豹母親心臟穿透了,陸豹母親頃刻斃命。

圍觀的眾人哪裡見過這樣血腥的場面,好多人都忍不住嘔吐了起來,地上有破碎的心臟、腸子、斷臂、碎肉,活像一個人間煉獄。

陸奇知道此刻是立威的時候,高聲的喝到:「以後不論是誰得罪我家,都是這樣的下場,當然了,誰對我好,我也會對他無限的好,希望你們都能記住今天所發生的一切!這個村子以後只有陸德家說了算,也只能我們家說了算!」

在陸奇的喝聲中村裡眾人好多嚇得瑟瑟發抖,看向陸奇的眼神都充滿敬畏之色,然後各自作鳥獸散。

陸奇又用土術把陸霸眾人的屍骨給埋葬了起來,隨後又去把陸霸等人的身體搜了個遍,最後就從幾個長老身上摸出了一些下品靈石,還從陸霸身上摸出了一本冊子,「下品靈技矛槍技」,陸奇隨便翻看了一下,就收入囊中。隨著一陣轟隆隆的響聲,大地一會變得平整異常,地上的鮮血、殘肢、斷臂,都消失不見,只留下了一些新的土壤,好像什麼都沒發生過。

村裡人都走光了,孫蘭盯著自己的奇兒,一會擔憂一會緊張,偷偷地捏了一把汗。

孫蘭上下打量了陸奇,拉著陸奇的胳膊,慈愛的問道:「好孩子,有沒有傷到你?」

陸凝也回過神來,一雙俏目看著陸奇,急切的問道:「奇哥哥,你受傷沒有?」一臉擔憂之色。

「放心吧,我好得很,一點沒受傷,走吧回家。」陸奇拉著孫蘭和陸凝她倆回到了家中。

………………

一棟棟高聳的城池矗立,城內熙熙攘攘的人群,有叫賣聲,吶喊聲,聲聲入耳,此時的飛天城正值中午,烈陽高照,一絲柔和的陽光順著窗戶照到了一個少女的身上。

在一個石頭砌成的房子裡面,黃色的蓮花狀蒲團上面盤膝坐一個少女。

一頭靚麗的秀髮被紮成了包子狀,彎彎的柳葉眉下面有一雙晶亮的眸子,眉心處第三隻眼清澈透亮,一股強而冷漠的氣息覆蓋全身,肌膚白若雪,身材凹凸有致,一看便是一個美麗女子,這個少女正是陸虎的姐姐陸霜。

金光閃耀 陸霜正在自己的密室盤膝吐納,忽然,眉心處像針扎一樣疼痛,不好:「家人遭遇了不測。」(陸霜修為在築基大圓滿,只差一步就到金丹期)

在這個緊要關頭打攪了陸霜的清修,陸霜一臉的不悅之色,可是修真之人講究的是內心要豁達通暢,如果有事情尚未解決的,一定要停下來把事情辦完;否則會造成心結,修為停滯不前。

「我得出去問一下怎麼回事,家裡定有大難。」 萌妃駕到:御王殿下的小嬌妻 陸霜翹眉緊鎖,一臉的凝重之色自言自語道。

一道傳音符飄了過來,陸霜玉手輕輕地接住,靈力注入傳音符,「轟」的一聲,發出一道響聲:「你的父母和弟弟已經遭遇不測,兇手是村長的兒子陸奇。」飛天城護衛隊長發來的傳音符。

陸霜那顫抖的雙手輕輕地放下了傳音符,兩行悲痛的淚水滑到了臉頰,隨後杏目圓睜,怒斥道:「是誰殺了我全家?我定要誅滅他九族!」

一個輕細的、風鈴般的女聲在屋外響起:「陸霜師姐,丘芸真人讓你過去一趟。」

「我知道了,你去吧。」陸霜面無表情的說完之後,就快步走出了房間,大約穿過一個花園包圍的小水塘,在一個圓形的石屋面前停了下來。

「進來吧,」一個冷艷的女聲說道。

「是的,師父,」陸霜應了一聲,便小心翼翼的走進了石屋,只見石屋裡面有一個石桌,石凳子,最裡邊是一個石床,上面一個綠色的、鑲嵌著花瓣的蒲團。

蒲團上面坐著一個四十歲左右,風情萬種的女人,雖然美貌會隨著年華淡去,然而那舉手投足的風華卻是令人彌久不忘,此美婦名喚丘芸,是陸霜的師父。

「你家突遭大難,本真人也甚是悲痛,我聽說是你的家人被一個鍊氣九層的修士單獨所殺,同時死的還有你的二伯和三伯,你的父親有築基中期修為,還有一個是築基初期,另外有幾個是鍊氣期的,一併慘死。」丘芸頓了頓繼續說道:「一個鍊氣期的越級殺了這麼多,真是聞所未聞,想必他定有高人相助指點,或者另有一番奇遇。」

此時的陸霜翹眉緊鎖,銀牙暗咬,雖然心裡悲憤交加,可是嘴上還是恭敬的說道:「可是師父,弟子全家慘遭滅門,這是奇恥大辱,我若是不去復仇,恐會有心結,修為此後會難以寸進。」

「心結這個好說,為師會賜你一顆『通心丹』用來化去心結,你的天賦異稟都是上乘,在這個緊要關頭需加以修鍊凝結金丹,到時候再報仇也不晚,如果這時候貿然去尋仇,萬一惹上一些高人,得不償失!」丘芸想了想又說道:「再說我們修真之人,應該拋棄親情雜欲,不要被這些俗念所阻礙。」

陸霜心想:『這通心丹也是非常好的輔助丹藥,化去心魔,修鍊會快上數倍,先聽師父的,等到了金丹期再去殺了陸奇全家,想不到陸奇那個廢物,居然成長到如此可怕的地步。』

「霜兒就先聽師父的,抓緊修鍊結金丹,以後再報仇。」陸霜平靜的點了點頭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