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牧笑道:“能趕上選拔就可以了。”

戰長老又問:“就你一個人過來的嗎?”

“我一個人就足夠了。”丁牧不太習慣和戰長老寒暄,問道:“這次選拔怎麼進行?直接比試嗎?”

“不,沒有你想的那麼簡單。”戰長老解釋道:“目前來看,我們歸元宗一共發出去了十七張請帖,沒張請帖的所有人都可以跳過海選,直接參加選拔。而這次海選一共篩選出來了四百九十五人,所以參加選拔的一共有五百一十二人。”


“五百一十二人,分成八組,每組六十四人,組內進行淘汰賽,敗一場即爲出局,經過四場比試,決出四名勝者,八組合計三十二人,再進行循環賽,統計勝場數,勝場數排名前十的人,就是歸元宗的執事。”

丁牧點頭,選拔的流程倒是很正常,沒什麼好挑的,不過丁牧更關心的是名譽執事。

“你之前說只要我在循環賽中取得第一名,就可以成爲名譽執事,對吧?”

“沒錯!”戰長老又解釋道:“歸元宗每十年都有一名名譽執事的名額,但也不是每次選拔都能有人出任名譽執事。說白就是不單單要能在循環賽中取得第一,還要表現亮眼,得到歸元宗的認可纔可以,否則就算讓你做了這名譽執事,你的日子也不好過。”


丁牧說道:“好,我知道了,選拔什麼時候開始?”

戰長老說道:“比試的會場已經準備好了,今天小組比賽就要出結果,兩個小時後選拔正式開始。不過在開始之前,我要先提醒你一下,陸懷長老爲了阻止你成爲歸元宗的執事,特意找了高手幫忙,要在這次選拔裏對你出手,你要小心一點了。”

丁牧呵呵笑道:“是嗎? 99次追緝令:霸道總裁寵上癮 。”

“小友不可輕敵!嵐塵大陸之大,遠超你我想象,能人異士輩出,誰也不知道會有什麼樣的高手出現。小友雖然修爲高深,戰力超羣,放眼整個嵐塵大陸都是極爲少見的天才,但根據我往年的經驗,每次歸元宗選拔,都要出現那麼一兩個妖孽,以仙尊第十層的修爲就擁有了和仙帝大能正面對抗一二的本事。”

戰長老停頓一下,又道:“小友若是遇到這樣的對手,怕是也有一些麻煩。”

“無妨,若是真有這種妖孽,倒也正合我的胃口。”

丁牧一副沒有把這些人放在心上的樣子。


畢竟丁牧是真正和陸懷交過手的,知道仙帝大能的強悍,雖然他沒有把握擊敗陸懷,但是在陸懷的攻擊下保住性命還是能做到的。

除非遇到那種能夠發揮出仙帝大能戰力的妖孽,否則丁牧想輸都難。

在丁牧和戰長老在偏殿裏說話的時候,陸懷也在另外一間偏殿裏見到了周當。

“陸長老,丁牧到了嗎?”

陸懷點頭,“已經到了,目前正在那邊偏殿和戰長老在一起。”

“好,你安排我和丁牧在一個組,今天我就出手解決他。”周當語氣冷漠,完全沒把丁牧當回事。

陸懷搖頭,“不急,今天只是第一天選拔,沒有必要今天就動手。只要你今天通過小組內選拔,我今天晚上就把庫房內的極品靈寶長劍拿出來讓你參悟一個時辰,等明天你再和丁牧交手,纔有更多的勝算。”

“可以。”周當沒有意見,他來這裏就是爲了極品靈寶長劍,如果能提前參悟的話,也是一件好事。

陸懷哈哈大笑,“只要你能殺死丁牧,我保證讓你當上名譽執事,等你突破到仙帝境界,甚至可以向宗主申請得到這柄極品靈寶長劍!所以,千萬不要讓我失望!”

周當冷笑,“我說過了,丁牧死定了。” 兩個小時後,選拔正式開始,丁牧分到了三號小組。

一共十七名拿到了請帖的人被分到了八個組內,除了第一組分到三個人之外,剩餘七個組都是隻分到了兩人,而且在小組內比試的過程中,還會盡量避免拿到請帖的人之間交戰,就是爲了讓這十七人堅持到明天的循環賽。

和丁牧在一個小組而且拿到請帖的人是一名中年男子,氣度沉穩,面目威嚴,慣用武器是一柄長刀,雖然沒有接觸,但丁牧也能看出來此人修爲高深,便是劍杖老人也不是對手。

由此可見歸元宗的執事、長老選拔在整個千嵐星上都是含金量極高的。

六十四人進行淘汰賽,最後留下四人晉級,也就是說要進行四場比試,而丁牧第一場比試的遇到的對手十名仙尊第七層的煉氣士,手持一柄長槍,身高將近兩米,看起來格外威風。

和他比起來,丁牧的出場方式就要簡單許多,直接走上擂臺,與持槍仙尊相對而立。

“你就是丁牧?在嵐塵大陸西部名聲極大,就連劍杖老人都死在你手裏了?”

持槍仙尊語氣不善。

丁牧笑道:“沒錯,是我,你打算認輸嗎?”

“笑話!看搶!”

話音落處,持槍仙尊快速衝上來,手中長槍對着丁牧的咽喉極速刺出,甚至帶上了一道殘影。

丁牧露出不屑的表情,擡手抓住長槍,稍稍用力便把持槍仙尊拽了過來,隨後飛起一腳把持槍仙尊踹下了擂臺。

整個過程連一秒鐘都不到,可以說是這次選拔大會中最快的一場比試了。

周圍想要觀戰,順便看看丁牧到底有多厲害的衆人紛紛露出震驚的表情:仙尊第七層的大能,在丁牧面前竟然沒有任何還手的力氣?

這也太過分了吧?

就地打坐, 獨佔嬌妻:閃婚老公太霸道 ,眼神裏帶上了幾分戰意。

對於他來說,歸元宗的執事並不重要,他只關心能不能和高手戰鬥。

能遇到丁牧這樣的高手,他已經不在乎別的了。

丁牧也感應到了中年男子散發出來的戰意,露出好奇的表情,來到中年男子面前,“你叫什麼名字?”

“甄鋒。”

“我叫丁牧,我能感覺出來你很強。”

“你也一樣,我期待我們之間的戰鬥。”

“我也很期待。”

丁牧笑了,他能感覺到甄鋒是他所遇到的仙尊大能中,最強的一個,更重要的是他對刀意的理解很可能已經達到了一個極高的層次,和這樣的對手戰鬥,才能起到磨鍊的作用,之前丁牧遇到的對手,都算不上磨鍊。

幾分鐘後,甄鋒上場,和他戰鬥的是一名仙尊第八層的持刀仙尊,但是對方在甄鋒的威壓之下,竟然連拔刀的勇氣都沒有,堅持了幾秒之後,果斷認輸了。

之後的三場戰鬥,丁牧都沒有遇到像樣的對手,並不是說對手的修爲不高,而是丁牧的戰力已經達到了一個極高的層次,就算仙尊第十層的大能面對丁牧,都要感受到壓力,在小組之內想要找到像樣的對手,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同樣的,甄鋒也輕易戰勝了三名對手,和丁牧一起晉級,格外輕鬆。

周當的晉級也相當輕鬆,不過和丁牧不同,幾乎每個和周當交手的人都受了傷,甚至有人斷手斷腳,要不是這種傷勢對於煉氣士來說並不算極爲嚴重的傷勢,周當怕是都要引起衆怒了。

不過這也能看出來周當確實厲害。

等八個小組比試結束,十七名拿到請帖的人只有兩人未能晉級,剩下十五人都進入了明天的循環賽。

當天晚上,丁牧再一次見到了戰長老。

“丁牧小友,我已經得到消息了,陸懷找到的幫手是周當,十年前在整個嵐塵大陸都極有名氣,只用了兩百年就修煉到了仙尊第十層,一身劍術超凡脫俗,被譽爲仙帝之下第一人。只不過這些年來周當很少外出行走,應該是潛心修煉,打算突破到仙帝境界,所以名聲慢慢就弱了下去。”

“但是周當此人,絕對不可小覷。他在十年前就已經領悟到了劍域,如今又潛修了十年,誰也不知道他的修爲提升到了什麼樣的程度。明天循環賽的時候,陸懷肯定會安排你和周當戰鬥,你一定要小心。”

丁牧露出玩味的表情,“十年前就領悟了劍域,那他現在對劍術的理解,達到了什麼樣的地步?”

說這番話的時候,丁牧忍不住想起了那個灰色人影,在他看來,劍域之上是返璞歸真的境界,也就是灰色人影表現出來的那一劍,就是不知道周當有沒有領悟到這一點?

戰長老搖頭,“這個誰也不知道,因爲今天周當根本就沒有用出真正的本事,他甚至連劍都沒有拔出來,單憑劍意就已經擊敗了所有的對手。在這一點上,他和你還是有幾分類似的。”

丁牧笑道:“那就只能明天和他交手的時候,才能知道了。”

同一時間,陸懷和周當在一個極爲隱祕的房間見面了。

“這是極品靈寶長劍,你有一個時辰的時間參悟。”

陸懷從納空戒裏取出來一柄古樸長劍,從外面來看,誰也不敢說這就是極品靈寶,但從劍身上散發出來的凌厲劍意,證實了這柄長劍的不凡。

周當在看到這柄長劍的時候雙眼就露出了狂熱的神色,他能感受到這柄長劍的厲害,這不單單是極品靈寶長劍,更是蘊含了仙帝大能對劍術的感悟,這種感悟對於他來說,要遠遠勝過極品靈寶長劍本身。

陸懷看到周當如此表情,知道這件事穩了,當即離開房間,在房間外面守着,雖然他和周當是合作關係,但也不敢輕易將極品靈寶長劍交給周當,必須在外面守着才能放心。

一個時辰後,陸懷推開房間門,看到周當正在雙手握劍,做出一個直刺的動作,至於他之前那柄長劍,已經被丟到了一邊,根本連看都不看一眼。

“周當,時間到了,我要把長劍還回去了。”

周當扭過頭看着陸懷,語氣肯定道:“把這柄長劍給我,我保證殺死丁牧!”

“這件事我不能做主,你要先成爲名譽執事之後,才能向宗主申請這柄長劍。”陸懷說道,語氣中已經帶上了幾分不滿。

周當搖頭,“我現在就要!這柄長劍內蘊含的感悟對我太重要了,一個時辰根本不夠!”


“我說了,只有一個時辰!”

陸懷語氣加重,以他歸元宗長老的身份,也不可能隨隨便便就把極品靈寶長劍送人,就算周當真的成爲了名譽執事,該有的流程還是要有,一點都不能省。

周當面色轉冷,“這柄長劍給我,我殺死丁牧,否則的話,你就找別人吧。”

“你!”陸懷語塞,“周當,你要知道你的身份!”

周當語氣轉冷,“我是來參加執事選拔的,你不能對我動手,如果你不同意,我會繼續參加選拔,但我不會殺死丁牧,如何選擇,你自己決定吧。”

陸懷氣結,沉吟數秒,“好,記住你說的話,丁牧必須死!” 循環賽一共有三十二人蔘加,理論上每個人都要參加三十一場比試,分成五天,平均每人每天要打六場,但實際上五天下來,能參加十五場比試就已經很難得了,因爲到了仙尊第十層這個級別,想要在比試中獲勝,根本不存在留手的可能,除非出現了碾壓局,否則大多數都是兩敗俱傷的結局。

若是普通的傷勢還好,服用丹藥,一兩個小時之內就能恢復,但如果傷勢嚴重,就不得不退出比試,錯過的比試,自然就當做棄權,什麼時候傷勢恢復了,再來繼續參加。

這也是對參加選拔的煉氣士的一個考驗,一時的爆發並不能決定最後的結果,能爆發、能持久、恢復快、韌性高,才能成爲歸元宗的執事。

當然,每次在選拔比試中,也有人死亡,根據往年的經驗,參加循環賽的三十二人會有三到五人死亡,十人左右受傷。

至於昨天淘汰賽中的傷亡,已經被直接忽略了。

三十二名從那家循環賽的煉氣士到齊之後,歸元宗的副宗主才終於現身。

歸元宗的副宗主名叫許至,仙帝第五層的修爲,比之戰長老都要強了不少。

在許至左右,是十名歸元宗的長老,戰長老和陸懷赫然在列。

丁牧也是第一次同時見到十一名仙帝大能,雖然許至等人沒有刻意散發威壓,丁牧還是感受到了極大的壓力。

只有在真正面對仙帝大能的時候,才能充分感受到仙帝大能的強悍。

這還只是歸元宗一小部分實力,很難想象歸元宗如果把全部的實力都展現出來,會把嵐塵大陸上的煉氣士震驚到什麼程度。

許至的到來代表了歸元宗對這次執事、長老選拔的重視,宗主不出面又表示了歸元宗的架子足夠大,只有成功通過這次選拔,被選爲執事的十個人,纔有資格見到宗主。

許至也沒有多說,簡單說了一下循環賽的規則,就宣佈開始。

шшш ⊕ttκǎ n ⊕C O

因爲是循環賽,如果不出現傷亡的話,總共要比試二百零八場,考慮到傷亡,必然會有人退出,所以整個流程下來應該是比賽一百多場,分到五天,平均一天也就是三十場左右,所以就沒有再分擂臺。

比試開始之前,是隨即抓號,因爲是循環賽,只要不退出,每個人都有交手的機會,所以陸懷沒有可以控制抓號的環節,讓丁牧和周當正常相遇就行了。

丁牧抓到了十一號,對手是十二號,一名滿臉絡腮鬍須,身高超過了兩米的體修,修爲達到了仙尊第九層,武器是一柄長達兩米的狼牙棒。

前面五場沒什麼好說的,雖然能進入到循環賽的都是嵐塵大陸上的佼佼者,但其中還是有一大部分人根本入不了丁牧的法眼。

很快就輪到丁牧出場了,那名壯碩體修直接飛到擂臺上,用力揮動狼牙棒,對着丁牧叫囂:“小子,速速上來受死!!”

丁牧面帶不屑之色,一步步走上擂臺,對着他勾勾手指。

絡腮鬍大吼一聲,手中狼牙棒對着丁牧狠狠砸下。

這柄狼牙棒也是中階靈寶,配合他體修所能爆發出來的強大力量,便是仙尊第十層的大能也要小心應對,哪怕稍微被碰到一下,也是筋骨斷折的下場。

但丁牧完全不用擔心,眼看狼牙棒砸下來,竟然不躲不閃,擡起雙手準備去接絡腮鬍的狼牙棒。

絡腮鬍看到這一幕心中驚喜,只覺得這次戰鬥又穩了,當即運上全身的力氣,將靈氣灌注到狼牙棒內,砰的一聲,狼牙棒砸到了丁牧的雙手上,但是絡腮鬍卻沒有感受到狼牙棒往常那種一往無前的氣勢,反而停住了,就好像撞到了鋼板一般。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