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大劍派聚集的地方,六位劍皇強者和眾多弟子都被可怕的龍吟聲所驚,在龍吟聲消失后,於森臉上閃過一絲陰笑,心中一番猜測,當即大手一揮,掃視眼前幾位劍皇強者,笑道:「應該是和我們蓬萊劍派交好的龍族族人,走,我們去迎接。」 於森和其他幾位劍皇強者帶領著三派弟子,浩浩蕩蕩的朝著葉雲行來的方向迎了過去,片刻間,便和葉雲碰了面,雙方剛一個照面,葉雲就被周通一眼認了出來。

「葉師兄,竟然是你。」

隨著周通一聲呼喊,崑崙弟子呼啦一下圍了上去,李雄和張英看著葉雲,心中都有些許激動,只是他們並沒有上前,而是靜靜的防著於森,因為,此刻的於森,周身氣勢陰沉的可怕,他們可不想,葉雲當著他們二人的面,被於森出手夭折掉,畢竟葉雲是姜岳的親傳弟子,更是崑崙弟子,於情於理他們都應該讓葉雲免遭傷害。

數百名蓬萊弟子看著葉雲,皆嘴唇蠕動想破口大罵,奈何被於森此時散發出的氣勢,壓抑的不敢出聲,蜀山劍派的弟子倒是悠然自得,氣定神閑,但是他們還是忍不住對葉雲投去驚訝的眼神,葉雲和蓬萊劍派的恩怨,早已在人族修行界傳的沸沸揚揚。

葉雲隨意掃了一眼於森,朝著李雄和張英點了點頭,便自顧的和崑崙弟子互相問候了起來,他既然敢出手殺掉近三十名蓬萊弟子,敢向人族強者聚集的地方靠攏,自然是有恃無恐,且不說葉雲引動龍魂之力的四階劍皇實力就足以自保,青玉內的龍魂現在可沒有閉關,之前和幕宏一番大戰時,龍魂的強大威壓,讓八階靈皇境界的幕宏都感到心悸。

怒不可遏的於森,雙眸似乎噴著火焰,他惡毒的盯著葉雲,全身顫抖不已,強壓隨時暴走的怒火,他自然看出李雄和張英二人在注意著自己的舉動,否則,他早就一巴掌扇死連弒自己兩兒的葉雲,豈會讓葉雲多活一刻,當初在洪武城,他就極不甘心。

於森強壓暴走狀態的同時,心中權衡利弊,他覺得此時對葉雲出手,有點為時過早,會影響得到木麒麟的計劃,木麒麟乃是上古神物,抵得上葉雲一萬條命,想到這裡,於森扭頭看向一旁,心中喃喃道:「等得到木麒麟,我要活剝了你。」

「於島主。」

就在於森心中想著得到木麒麟以後,怎麼獨吞之時,於文竹和柴少步履蹣跚的行了過來,於森似乎心有所感,當他抬頭看到於文竹和柴少的樣子時,臉上陰沉的肌肉猛烈的抽動了一下,他眸子冷芒閃爍,盯著於文竹和柴少,嘶吼道「其他人呢?」

柴少被於森的嘶吼直接嚇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於文竹噤若寒蟬,把之前的事情詳細彙報了一遍,於森聞言,心中強壓的怒火像火山一樣爆發了出來,自己隨手就可以捏死的逆徒,竟然殺死了近三十名蓬萊弟子。

轟。

全身爆發出陣陣暴烈的戾氣,於森身形在原地微晃,人已經和葉雲近在咫尺,周圍的崑崙弟子被於森強大的氣勢全部震飛,李雄和張英反應過來時,已經晚了,他們以為之前轉身過去的於森,沒有出手的打算,在他們兩人想來,木麒麟在於森心中更加重要,料定於森不會出手。

但是,人的怒火壓制到不能壓制的程度時,往往爆發出來的場面更加可怕,劍皇境界的黃色能量,流動於森全身,狂暴的靈力包裹著拳頭,直接砸向了葉雲的胸口,此位置是修士的靈府,他要一拳廢掉葉雲,落得個和姜岳一樣的下場,對於修行者來說,失去一身修為比死更加可怕,於森要的就是這個結果。


「於島主,不要因小失大。」李昊雙眸凌厲,盯著於森喝道,他不得不加以阻止,如果崑崙劍派和蓬萊劍派在此地打起來,他們此行可就白來了。

「來的好。」


葉雲看著朝自己砸來的拳頭,豈會退縮,之前他和崑崙弟子互相問候時,雖然談笑自若,但心中卻是提防著於森,劍王境界的他感知力相當靈敏,於森身形在原地晃動時,葉雲就已經引動了龍魂之力。

「無論你身上有何古怪,我先廢掉你這個逆徒。」

於森的臉龐扭曲的厲害,已經不能用猙獰來形容了,他逼視著葉雲,怒喝道。

「葉師兄。」

「逆徒終於要死了。」

「哎,面對八階劍皇強者的拳頭,鐵定要殘廢了。」

周圍的三派弟子七嘴八舌,崑崙弟子們眼中充滿了痛苦,不甘的呼喊著葉雲,蓬萊弟子們卻是落井下石,見於森親自動手了,皆開始辱罵起來,蜀山弟子中有少數弟子說起風涼話來。

包括於文竹在內的所有人,看著此刻葉雲的處境,都已經知道,下一刻,葉雲將會淪為廢物,徹底的脫離修真界,就算葉雲是劍王強者,也抵不住八階劍皇的一擊。

吼。

葉雲爆喝一聲,在周圍所有人獃滯的注目下,舉拳迎向了於森的拳頭,除了崑崙弟子及李雄和張英外,在場的所有人心中,異口同聲的冒出了四個字,「不知死活。」

砰。

一道沉悶的巨響剛起,所有人看到了不可思議的一幕,只見葉雲的拳頭表面泛著黃色能量漣漪,下一刻,和於森對轟一拳的葉雲,連退了六步,於森在葉雲揮出一拳的時候,心中就緊了一下,但他還是退了半步。

數百人啞口無言,周圍瀰漫著陣陣怪異的寂靜氣氛,所有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個不滿十七歲的少年,竟然可以硬抗八階劍皇強者的一拳,而且還只是退了幾步,毫髮無損。

天方夜譚的事情真實的就發生在了眾人的眼前,很多人不願意相信,也不敢相信,但是當他們看到旁邊所有人驚世駭俗的表情時,只能默默接受眼前所見。

於森看了眼自己的拳頭,他確信自己使出了全力,眼前的逆徒受了自己一拳,泰然自若的樣子怎麼解釋,難道他已經是劍皇強者不成?

「再來。」

安靜的場面,突然響起一道少年的怒喝聲,眾人聞聲望去,莫不一駭在駭,發聲之人不是別人,正是葉雲,除了蓬萊劍派的弟子和於文竹等人,其他兩派人士皆對此時的葉雲,佩服得五體投地,如此年紀就敢向八階劍皇挑釁,他們自愧不如,如此人物,難怪會手刃蓬萊劍派掌教之孫。

葉雲全身氣流激蕩,氣勢凌厲非常,眸子中劍芒閃爍,於森見此,那肯就此罷休,他正要再次出手之時,李昊和秦嵐兩人死死的摁住了他的雙臂。

我不僅僅是個理論帝 於島主,不要和晚輩一般見識。」

「於島主,你現在可是三派的領頭人,行事要為大局著想。」

聽著耳邊的勸解聲,於森不為所動,然而,就在他進一步要發作之時,李雄和張英面色不善的走了過來。

「於島主,三思而行。」

李雄和張英沒有給於森好臉色,兩人眼見葉雲有抗衡劍皇強者的實力,不約而同的豁了出去,今日,於森再敢出手,他們兩人不惜一切代價,也要和於森戰上一番,且不談孟飛的交待,就葉雲現在的實力,就足以讓他們兩人以後加以親近了,在他們兩人的心中,葉雲的未來不可限量,甚至,料不定會成為人族第二個劍祖。

「於島主,別忘記我們此行得目的,來日方長。」

杜安笑呵呵的來到於森旁邊,拍了拍對方的肩膀,勸道。

葉雲聽到杜安所說,心中冷哼一聲,把眼前泰和島島主的話記在了心裡,來日方長,他也許會走上一遭蓬萊劍派。

於森盯著葉雲看了半晌,最終點了點頭,沒有再次出手,他心中本來已經想好,此行目的完成後,在折殺葉雲,脾氣暴躁的他能壓制住心中的怒火,實屬不易了,豈料,被近三十名蓬萊弟子的死訊,沖昏了理智。

「向靈域深處,進發。」

於森狠毒的瞥了一眼葉雲,便不在理會,一聲令下,三派弟子在六位劍皇強者的帶領下,浩浩蕩蕩的朝著靈域深處行了去,葉雲見過李雄和張英二人後,自然跟在了崑崙劍派弟子的隊伍中。

葉雲之前朝著人族強者尋來時,心中本來抱著一絲期望,希望蜀山劍派的葉辰有來,他要向葉辰詢問一番,揭開自己心中的種種迷惑,但是,在數日的路程中,他並沒有看見葉辰的身形,只是,讓葉雲意外的是,蜀山劍派醉劍門的門主李昊,時不時經常找他閑聊,一來二去,兩人倒是談的越加投機。


數十日後,三大劍派行至靈域深處時,在他們前面的數十里之外,一位少女和數名壯漢斗的天昏地暗。 「報,前面發現一位女子和數名壯漢擋住了我們的去路。」

就在三大劍派的修士,浩浩蕩蕩行進時,一位在前面探路的蓬萊弟子,折返而回,來至於森和李昊等諸位劍皇強者面前,把探到的情況說了出來。

「走,去看看。」

於森和數位劍皇強者相視一眼,各自眼中都有著震驚,如今,三派已經深入靈域,想要得到木麒麟,就必須得抱團,站在崑崙弟子中的葉雲,聽見彙報,也是吃了一驚,在有數日的路程,就要抵達仙靈島勢力範圍了,這裡怎麼會有其他人族強者出沒,難道是九鼎魔都的勢力?

半個時辰后,三大劍派的修士,看到了擋路的女子和數名壯漢,但是讓他們大感意外的是,擋路的並不是女子和數名壯漢,而是女子以一己之力大戰五名壯漢的戰鬥,此刻,雙方戰的如火如荼,完全無視了三大劍派修士們的到來。

「哇,好漂亮啊。」

「這小女子當真是人間極品。」

「這幾個蠻漢子,怎麼這麼不懂得憐香惜玉。」

「走,我們去幫幫那少女。」

三大劍派的弟子,望著戰鬥中的少女,皆被少女的美貌所吸引,個個面紅耳赤的大肆談論起來,甚至,有些弟子越說越離譜,竟然壓制不住心中蠢蠢欲動的想法,要來個英雄救美。

「住嘴,誰敢上前一步,我滅了他。」於森神色陰沉,盯著剛剛邁出幾步的三派弟子,怒喝道:「此時,我們身在靈域深處,如果不想死的話,都給我學乖點,他們六人可能是靈族靈修幻化而成,你們別被眼前的事物所迷惑。」

聽著於森的喝止聲,葉雲舉目望去,戰鬥中的少女,齒白唇紅,婷婷裊裊,霓裳紅衣,仙姿佚貌,一副及笄模樣,這般容顏,這般身姿,葉雲也是不由看得一呆,誰人年少不識美,美麗的事與物,人與景,葉雲一飽眼福,也不足為奇。

少女手持一把長劍,腳步輕穩疾快,身姿靈柔,劍招凌厲,層出不絕,五名壯漢聯手竟然只能戰個平手,不過,五名壯漢個個赤手空拳,皆沒有使用武器。

轟。

隨著戰鬥進行的越加激烈,少女一聲嬌喝,體表浮現出濃烈的藍色劍罩,她手中長劍揮舞如風,七千四百八十道劍氣瞬間形成,如此海量的劍氣,如一綹蔚藍的青天,壓向了五名壯漢,五名壯漢由於沒有武器,直接被蔚藍的劍氣逼的後退了數十步。

葉雲看到這裡,雙目緊縮,他沒想到,眼前看似柔弱的少女,竟然有著高級劍王境界的實力,葉雲估摸著少女的實力最低也在六階劍王境界以上,觀戰中的三派修士,心中的吃驚比葉雲更加強烈,包括六位劍皇強者都意想不到,竟然會在靈域深處遇見這麼變態的事情和人。

旁邊明明站著數百名人族劍修,少女和五名壯漢竟然只顧戰鬥,無視三派修士的存在,眼前戰鬥的六人到底是什麼身份?這幾乎是所有三派修士此刻的疑問。

啪,啪,啪…

數十道劇烈的鞭鳴聲,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眾人抬頭仔細看向戰場,皆倒吸一口涼氣,只見被少女逼退的五名壯漢,亮出了他們的武器,五把武器一模一樣,皆是百丈長鞭,上面布滿了猙獰扎眼的倒刺,密密麻麻,三派修士看了,莫不遍體生寒。

五名壯漢揮動長鞭,身體周圍泛起藍色霧氣,葉雲看到此處,心中巨震,喃喃道:「竟然是五名靈族靈王境界的修士。」

「這女子不簡單,竟然以一己之力能抗衡五名同境界的強者。」於森雙目冷光閃爍,一手摸著下巴,似乎在思考著什麼。

「是啊,這五名靈王境界的壯漢,用的可都是本命武器。」李昊眸中星芒滾動,桀桀不馴的他,也是被眼前的場面所震撼,他自問,他絕對頂不住五名靈皇強者的聯合攻擊。

此時,一位豹頭環眼的壯漢,站在五名壯漢中間,兇狠的盯著少女,喝道:「你這人族女子,怎麼這般不識好歹,只要你交出我們守護的長壽草,我們便放你離去。」

少女聞聽此言,發出一陣銀鈴般的笑聲,似百靈鳥的叫聲,悅耳動聽,俏麗的臉上露出一絲微笑,長壽草乃是她潛入靈域,偷來準備送給爺爺的壽禮,怎麼可能輕易交出,再者,長壽草既然是她偷來的,那眼前的五名靈王只是懷疑她而已,她怎麼可能做賊自認。

「那麼,就別怪我們狠下殺手了。」豹頭環眼的壯漢見少女默不作聲,眼中凶光滔天,此前他們五人聯合攻擊少女,純屬身不由己,只因,眼前的少女實在跑的太快,所以,他們為了防止少女溜掉,只能圍攻,但是此前的戰鬥中,他們五人沒有使用武器,也是想給少女一次機會,只要少女交出偷走的長壽草,他們便不再追究其責,奈何眼前少女不識好歹。

豹頭環眼的壯漢話音剛落,其他四位壯漢猛烈揮動長鞭,同時抽向了少女,看著如毒蛇一般飛馳而來的倒刺長鞭,少女嘴角出現一抹似有似無的微笑,美眸連連眨動,腳下閃現出一把巨劍,她險之又險的躲開了長鞭的抽擊。

少女踏劍凌空,竟然飛到了三大劍派眾修士的頭頂,她看都不看三派修士一眼,轉頭望向五名壯漢,嘴角的笑容不由加大,嬌喝道:「來吧,今日小女子就和你們戰上一番,我絕不逃跑。」

「住手。」

豹頭環眼的壯漢,攔住就要追擊的其他四人,目光終於正視向了葉雲這邊,他明亮的雙眸在於森等六位劍皇強者身上掃過,又在葉雲身上瞥了一眼,似乎思考了一陣,然後朝著三大劍派的數百人,喝道:「各位人族劍修,我們五人本是守護長壽草的韃靼樹魁,一心潛修,從來不聞世事,此女偷了長壽草,希望你們不要插手。」

「韃靼樹魁,竟然是韃靼樹魁。」

聽見豹頭環眼壯漢的喝聲,六位領頭的劍皇強者皆吃了一驚,此刻的三派弟子表情無動於衷,六人也是有所理解,韃靼樹魁幻化本體時的形態大小,僅次於吞天樹,而且幻化本體時的實力相當於初階劍皇,於森等人不得不慎重考慮豹頭環眼壯漢的警告。

葉雲雖然不知道韃靼樹魁是什麼,但是他從六位劍皇強者吃驚的表情中,看出了韃靼樹魁似乎極不簡單,他轉頭向李雄一番詢問,對方毫不猶豫的說出了韃靼樹魁的厲害程度,周圍的數百名三派弟子聞言,皆雙腿打顫,這要是拼起來,近十位劍皇強者的混戰,遭殃的還是他們這些實力低微的弟子。

於森和其他五位劍皇強者交流了下眼神,朝著豹頭環眼的壯漢喝道:「既然你們是守護長壽草的韃靼樹魁,且不聞世事,那我們就此別過,我們此番深入靈域,也只是路過。」

豹頭環眼的壯漢眉頭略皺,稍作斟酌,便朝著三大劍派的眾修士所在,喝道:「你們是否路過,與我等毫無干係,我們的使命是守護長壽草。」

「如此甚好,打擾了,你們繼續。」於森撇下此話,就要帶著三大劍派的修士離去。豈料,踏劍凌空的少女,美目微瞪,掃視正要離去的眾人,嬌喝道:「同是人族,都是劍修,你們豈能見死不救。」

葉雲聽到少女的嬌喝,臉上露出一絲笑容,感到少女有趣之極,三派弟子來此多時,直到現在才引起她的正視,他還以為少女會一直忽視他們的存在。

只是,於森帶領的三派修士並沒有理會少女的嬌喝,皆腳下抹油準備繞過五名壯漢,繼續向靈域深處進發,開玩笑,三大劍派此次聯合行動乃是為了木麒麟,他們豈會為了一個神秘女子,和具有初階靈皇實力的五名韃靼樹魁做對。

錚。

少女眼看三大劍派的修士就要離去,她竟然毫不知趣的御劍再次飛向了三派修士的頭頂,就在眾修士萬般無奈之時,於森釋放出黃色劍罩一番威脅,少女才沒有再次跟進。

「我看你今日就留在這裡吧。」

豹頭環眼的壯漢爆喝一聲,和其他四人騰空而起,圍殺向了少女。

葉雲走在三派弟子隊伍的末端,聽著遠處壯漢的爆喝聲,正要轉身離去時,龍魂的聲音突然在他心中響起。

「去幫她,去幫那女子,她身上散發著一股氣息,本聖極為熟悉。」 「什麼氣息?」葉雲站立原地,心中愕然,他感到龍魂每次出的注意都高深莫測,且讓他無比的抓狂,這次面對的可是五名靈族的韃靼樹魁,幻化本體時皆具有初階靈皇的實力,他心中不問個清楚,冒然上去要是戰死的話,都不知道自己是為了什麼而死的,那可是人生最大的悲催。

「和你身上散發的氣息極為相似,這股氣息在上古時期本聖就已經遇見了,事後本聖在告訴你,你且去幫那女子。」

「好吧,你可要在關鍵時刻幫我,那可是整整五名靈皇境界的強者啊。」

葉雲臉上出現一絲無奈,旋即,雙眸變得冷厲起來,龍魂雖然不時讓他拚命,但是每次的結果都是以他豐厚的收穫而告終,所以,就算面對一位劍宗強者,葉雲仗著龍魂的存在,也敢上去踢上一腳。

「恩,本聖不是說過嗎,在得到木麒麟之前,會幫你的。」龍魂話畢,處在青玉中的身體猛然一顫,喃喃道:「幾年相處下來,怎麼感覺到少年身上散發著他的氣息,少年究竟和他有著什麼關係?」

聽到龍魂的回復,葉雲臉上閃過一絲淺笑,和崑崙劍派的李雄及張英打了個招呼,在兩位劍皇強者不明所以的表情中,葉雲朝著少女和五位壯漢的戰場行了去。

「快看,崑崙劍派的葉雲,幹什麼去了?」一位眼尖的蜀山弟子,無意中回頭后望,本想在臨走前,再瞥一眼少女勾魂的身姿,豈料,發現了葉雲原路返回的背影,當即大呼起來。

「葉師兄,這是?」

「這葉雲是去尋死嗎。」

「哎,這逆徒竟然還是個好色之徒,為了得到美人,命竟然都不要了。」

在三派弟子疑惑,鄙視,各種的話語聲中,於森回頭望去,當即眉頭微掀,看著葉雲的背影,他臉上出現一抹奸詐,他環顧眾人,喝道:「原地待命,讓你們親眼見證不知死活四個字的含義。」

聽到於森的呼喝,李雄和張英及崑崙弟子都露出一副複雜的表情,那可是五名相當於初階劍皇境界的韃靼樹魁啊,難道葉雲真的被美貌女子給迷惑了?還是說姜岳收的這個關門弟子,真的如旁人所說,是個不要命的好色之徒?

「住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