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女紛紛點頭,對她們來說,只要是能夠幫到白洛奇的,她們絕對是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第二日,姬無雙三女稍作準備之後,就又離開了赤玄城,踏上尋找雷族後裔以及雷族守護神獸的旅程。

這時的三女萬萬沒想到,等她們再回來時,一切卻已經物是人非!

這姬無雙三女前腳剛出發,這慕乙女突然就匆匆忙忙的趕來了,而且,還帶來了一個來自天妖族長的邀請,而且,還是邀請白洛奇參加靈族大會。這靈族大會顧名思義是靈族才能參加的大會,但白洛奇以一個人類身份參加,無異是非常奇怪的,不過,究其原因,其實也很簡單,因為白洛奇手中擁有讓眾靈族都窺視的靈物。

「這天妖族為什麼要召開靈族大會?」白洛奇聽完,也是目光冷簇的質疑道。

「是為了荒靈災獸的事情。天妖族似乎想要聯合荒靈大陸的所有靈族共同對付荒靈災獸……」慕乙女應道。

「那和我有什麼關係?」白洛奇冷笑一聲。

「因為你手中除去龍族靈物不算,還有一件水迦族的靈物,而對付荒靈災獸必然會用到靈物的力量,所以,天妖族會邀請你,也是情理之中。」慕乙女分析道。 「但也說不定是個陷阱。」白洛奇淡然的說道。

「應該不會,因為我來的時候已經打聽過了,這次的靈族大會,荒靈大陸的很多靈族族長都被天妖族邀請了,包括幾大高等靈族,這鳳族和木靈族都在其中,雖說這天妖族肯定是有所圖謀,但不至於是什麼陷阱。」慕乙女說道。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去去也無妨,看著這天妖族的葫蘆里到底賣的是什麼葯!」白洛奇考慮了一下,便目光一凝道,其實,他心裡已經有所猜測。

「我陪你一起去。」慕乙女當然也不會讓白洛奇孤身犯險。

因為靈族大會召開的時間,就在兩天後,所以,白洛奇和慕乙女也馬上動身前往召開靈族大會的地點,葬神谷。

這葬神谷是天妖族的地盤,四季常春,風景優美,而谷內屹立著不少宏偉的建築物,看得出這天妖族可是非常懂得享受的。

白洛奇和慕乙女到達葬身谷中后,便有天妖族的靈眾專程現身迎接,將兩人帶往葬身谷中的建築物群之中,然後,在一座氣派大殿內停了下來。

白洛奇和慕乙女進殿之後,便將滿殿的靈族身影,足有二三十個,各個散發出強大的靈宗氣息,這些全部都是這次被天妖族所邀請的各靈族的族長,而且,除了幾大高等靈族之外,剩餘的都是中等靈族的族長。而鳳族族長鳳雪舞和木靈族族長也在其中。

「赤玄王也來了?」這鳳雪舞一見到白洛奇和慕乙女進殿,就馬上就起身上前,一臉媚笑的叫道。

而殿內的眾靈族族長見鳳雪舞如此主動,也是十分驚訝,要知道鳳雪舞身為高等靈族的族長,可是受到包括他們這些族長在內的無數靈族大人物的青睞和仰慕,但鳳雪舞素來都不屑一顧,但眼下竟然對一個人類這般熱情的態度,自然讓他們羨慕嫉妒。

而這眾靈族族長打量了白洛奇幾眼之後,也馬上就猜測了白洛奇的身份。知道白洛奇肯定就是傳聞中那個有著很多神秘色彩,解開了慕乙女和木綾羅身上的靈族詛咒封印,而且,還在不久前剛剛得到最後一件靈物的聖龍國赤玄王。

「見過鳳族長……」白洛奇點頭示意了一下。

「我聽說這最後一件靈物是被你得到了?」鳳雪舞十分關切的問道。

白洛奇一臉神色自若的淡笑點頭。

「那你可要小心點了。現在很多靈族可都是打著你的主意。」鳳雪舞低聲提醒道,然後,往四周看了看。

白洛奇也隨之轉目看去,就見眾靈族族長之中,大部分都用虎視眈眈的,帶著強烈敵意的看著他,像是要把他生吞活剝了一般。

不過,白洛奇也是視若無睹一般,和慕乙女找了個位置坐下。

就在此時,一道氣宇不凡的挺拔身影在眾目睽睽之下走了大殿。

這時,眾靈族族長族的目光也都聚集到了這身影的身上,這來者,正是這次對各靈族發出邀請,召開靈族大會的天妖族長。

這天妖族長一進來,那炯炯的目光馬上就落在了白洛奇的身上,目光中閃過一抹難以形容之色,但隨後便走到了大殿內的正前方,示意眾靈族族長入座后,然後就坐了下來。

「這次,我召集各位族長前來的目的,想必各位族長也都知道了,如今荒靈大陸飽受九隻荒靈災獸的禍害,民不聊生,不得安寧,而不少靈族也深受其害,若是再這樣下去,這荒靈大陸遲早會成為一片死地。所以,為了荒靈大陸以及我們靈族的未來著想,我才特意召開了這次的靈族大會,希望各靈族能夠聯合在一起,共同對付荒靈災獸,將荒靈災獸重新封印起來,讓荒靈大陸重歸平靜……」天妖族長一本正經,大義凜然般的說道。殊不知,這荒靈大陸的紛亂,還有靈物的爭奪以及荒靈災獸的重生,其實,都是他一手挑起的。

眾靈族族長一聽,便面面相窺,神色各異。

「天妖族長,這荒靈災獸十分強大,而且還有九隻之多,哪怕是聯合所有靈族的力量,也未必能夠全部對付……「

「對付荒靈災獸,和自尋死路沒有什麼區別,我們憑什麼要犧牲自己族人的性命……」

「是啊,我們這些只是連靈物都沒有的小靈族而已,有什麼力量可以對付荒靈災獸,要對付的話,也是你們天妖族和其他擁有靈物的高等靈族出手……」

……

很快的,不少中等靈族的族長紛紛質疑起來,似乎都不想淌這趟渾水。

「這次我天妖族召開靈族大會,號召各靈族聯合起來,對抗荒靈災獸,自然是責無旁貸,也定當全力以赴。其實,我天妖族已經做好了準備,隨時都可以與荒靈災獸一戰,現在就看各位族長的了!」天妖族長氣勢十足的說道。

「天妖族長,光嘴上說是沒用的,雖然我不反對聯合眾靈族的力量對付荒靈災獸,可是究竟要如何對付荒靈災獸,你至少也要說清楚吧?」鳳雪舞冷嗔道,上次上古第一妖獸的事件,鳳族險些就失去了守護神獸,而此事顯然是天妖族長在背後搞鬼,只可惜沒有證據,奈何不了天妖族。若不是因為這次靈族大會的目的,是為了對付如今已經危害整個荒靈大陸的荒靈災獸,她才不會願意和天妖族有所瓜葛。

「要對付荒靈災獸,自然需要能夠對抗荒靈災獸的力量,但以我靈族的力量,還遠遠不夠,所以,我希望能夠聚集九件靈物的力量,合力對付荒靈災獸……」天妖族長神色若定道。

「天妖族長,你不是在說笑吧,你明知道這是不可能的。這靈物是何等重要,怎麼可能隨隨便便就拿出來用……」這時,鬼靈族族長馬上表態道。畢竟一旦這靈物拿出,也就會被那些沒有靈物的靈族窺視,萬一有什麼居心叵測的靈族,那就十分危險了。 鳳族等擁有靈物的高等靈族族長,也紛紛點頭,都覺得這樣把靈物拿出來的話,肯定會被其他靈族所窺視。

「這事在人為,雖說我知道幾位族長都有所顧忌,但為了荒靈大陸和靈族的未來考慮,希望幾位族長好好考慮下,否則,若是讓荒靈災獸再這樣危害下去,遲早我們靈族也會深受其害……」天妖族長不緊不慢的說道。

眾靈族族長也是交頭接耳,議論紛紛,不過,大多數是純粹湊熱鬧的,因為他們手中根本沒有靈物,所以,也不會有什麼顧及。

「就算我們願意拿出靈物來對付荒靈災獸,但是,族長確定以九件靈物的力量就能對付荒靈災獸嗎?萬一竹籃打水一場空怎麼辦?」巨裔族族長立刻提出道。

「我很明白幾位族長的顧慮,不過,如果按照我的計劃的話,絕對不會有什麼問題。」天妖族長信誓旦旦的保證道。

「那天妖族長的計劃是什麼?不妨說來聽聽……」木靈族族長此刻才開口問道。

「我的計劃是,先集合一支實力強大的靈族大軍,將九隻荒靈災獸逐一擊破,我已經針對這九隻荒靈災獸做了充分的研究,也找出可以對付的弱點,我們利用弱點先克制荒靈災獸的力量,然後,再以九件靈物的力量,合力對抗壓制荒靈災獸,之後,再以壓倒性的數量優勢,重創荒靈災獸,再伺機將其封印,絕對萬無一失!各位族長覺得如何?」天妖族長隨之簡短地說了一下自己的計劃。

眾靈族族長一聽,馬上又議論起來,有些贊同,有些有所異議。

「如果是這樣的話,或許還可以考慮一下。」這時,鳳雪舞思襯了一句,撇開和天妖族的恩怨不談,這天妖族長所設定的計劃,也算是十分周到。

「那我就當鳳族長是同意了,那木靈族,鬼靈族,還有巨裔族呢?」天妖族長隨後看向木靈族等三族的族長道。

三位族長面面相窺了一眼,深思熟慮之後,也都紛紛表示贊成。

「對了,這蝶神族的靈物雖然現世,但好像還不知道在哪個靈族手中。如果少了蝶神族的靈物,這九件靈物也無法聚齊吧!」此刻,鬼靈族族長說道。

「這個不必擔心,我也邀請了那位擁有蝶神族靈物的靈族了,不過,似乎還沒有到。「天妖族長說著,立刻轉目看了白洛奇一眼。

白洛奇見天妖族朝他看來,目光微微輕凝,也有些詫異,沒想到天妖族長竟然知道蝶神族靈物是在櫻蝶手中。

「還有這龍族靈物不是也下落不明嗎?龍族如今帶著靈物銷聲匿跡了,而且,我們這裡似乎有位與我們道不同不相為謀的人類,不知道他是否也願意交出手中的靈物。」就在此時,立刻有一位靈族族長看向了和慕乙女坐在一旁,一直不動神色的白洛奇

下一刻,眾靈族族長的目光立刻都聚集到了白洛奇的身上。

「如今荒靈大陸的人類飽受荒靈災獸的殘害,我聖龍國也不例外,所以,如果需要的話,我會把靈物拿出來的。」白洛奇神色若定的應道。

「可是萬一到時你變卦的話,那豈不是讓我們各靈族跟著遭殃,我覺得你還是把你手中的靈物交出來,交由天妖族長保管,這樣我們也才能放心。」馬上又有一位靈族族長提出道。

眾靈族族長也是紛紛點頭贊同。

「這個就恕難從命了。」白洛奇冷笑一聲的應道,因為很顯然這根本就是天妖族設下的套子,想要逼他交出手中的水迦族靈物。

「區區一個人類,居然敢如此狂妄,不把我們靈族放在眼裡,豈有此理!」之前說話的一位靈族族長立刻拍案一怒道。

「如果沒事的話,我們就先告辭了。」白洛奇瞥了那靈族族長一眼,不予理會,對慕乙女點了點頭后,就打算起身而去。

「把靈物交出來,否則,你休想走出這裡!」那位靈族族長似乎誠心是想刁難白洛奇,眨眼間,就攔在了白洛奇面前。

慕乙女見狀,馬上就護在了白洛奇身旁,然後,轉眸看向天妖族長說道:「天妖族長,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嗎?」

「這位族長的擔心並無不道理,而且,這靈物在赤玄王手中也沒有任何意義,如果願意赤玄王慷慨解囊的話,我們也都會感激不盡。」天妖族長一臉正色道。

「靈物我是不會交出來的。而且,如果各位族長想要聚集九件靈物對付荒靈災獸的話,我奉勸各位不要招惹我,不然,後果自負!」白洛奇目光冷簇的說道,這老虎不發威,還真當他是好欺負的病貓。

「好大的口氣,不就僥倖得了一件靈物嗎?少了你一件靈物,我們也未必會稀罕……」那位靈族族長別紅臉,咄咄逼人道。

「一件?誰說我只有一件的。」白洛奇頓時冷笑道。

這眾靈族族長一聽,登時神色一變,這白洛奇言下之意,他手中不止一件靈物了。

「其實,這龍族靈物也在他的手中,各位可要想清楚了。」慕乙女也是嬌容冷凝的說道。

眾靈族族長見慕乙女這麼說,更是神色驚愕,他們怎麼想得到這本該屬於龍族的靈物,竟然會在白洛奇的手中。

「我手裡有幾件靈物,天妖族長應該很清楚吧!不過,他似乎並不打算告訴各位,也許他是另有打算……」白洛奇緊接著又冷聲的有所暗示道。

眾靈族族長不禁紛紛看向天妖族長,而此刻,天妖族長也是臉色微變,因為他確實知道這龍族靈物也在白洛奇手中,剛才也只是想讓那位靈族族長給白洛奇一個下馬威而已。

「就算有兩件靈物又如何?少了兩件,我們一樣可以對付荒靈災獸……」那位靈族族長死撐逞能道。

「錯了,是三件,我蝶神族的靈物也算是赤玄王的份上。」就在此時,一道嬌音響起,就見大殿外走進來一道嬌影,帶著幾分氣勢的柔聲說道。 這眾靈族族長聞言,也立刻轉頭看去,只見一位絕色的,絲毫不遜色於鳳雪舞的靈族女子走了進來。

「你是誰?」很快的,就有靈族族長質疑道。

「蝶神族族長,櫻蝶!見過各位族長。」櫻蝶美眸輕凝的說道。

「笑話,這蝶神族早就在五百年前滅族了,何來的族長之說。」眾靈族族長一聽,更是一頭霧水。

「我蝶神族如今已經重新聚集,並且,已經擁有蝶神族的靈物和守護神獸。」櫻蝶面不改色的嬌聲道。

眾靈族族長一聽,也是面面相窺,沒想到,蝶神族竟然不知何時已經暗中復興了,而且,不僅取得了靈物,還找回了轉世的守護神獸。

「天妖族長,如果你再如此放縱這些族長刁難赤玄王的話,那我鳳族也就不奉陪了了。反正,以我鳳族的實力明哲保身還是可以的,但其他靈族可就難說了。」鳳雪舞也站了出來,主動維護白洛奇。

「這赤玄王有恩於我木靈族,所以,我希望各位族長還是擔待著點,不然,想要聚集九件靈物恐怕就困難了。」木靈族族長有所暗示道。

這眾靈族族長見連鳳族和木靈族都站在白洛奇一邊,也是極為驚訝,沒想到白洛奇竟然擁有如此大的影響力。

而天妖族長的臉色也是難看幾分,不過,馬上說道:「其實,我是很相信赤玄王的為人,既然蝶神族和鳳族,還有木靈族也都相信赤玄王的話,我想應該也沒有什麼問題了。」

白洛奇見天妖族見風使舵,也是目光冷凝了一下,隨後,對慕乙女和櫻蝶點頭示意了一下,便和兩女先行離去,留下一臉呆愣的眾靈族族長。

「龍玄,你真的打算把兩件靈物都拿出來嗎?」離開大殿後,慕乙女馬上對白洛奇問道。

「現在當務之急就是對付荒靈災獸,所以,也不能太拘謹了。」白洛奇淡笑應道。

「可是,一旦九件靈物聚集在一起,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而且,我擔心這可能是天妖族長的陰謀……」櫻蝶自然是不相信天妖族長。

「先看看情況再說。」白洛奇目光輕凝道,但其實,他心裡卻非常希望九件靈物能夠聚集,因為這樣的話,就有機會聚合成靈神之源。而且,他也明白就算聚集九件靈物的力量,也不足以對付荒靈之獸,如果聖之神官所說的是真的話,那就必須聚集完整的靈神之源,也就是還需要九隻守護神獸的力量所聚合而成的另一半靈神之源。

不過,目前來說,想要聚集九隻守護神獸的力量,暫時來說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既然眼下有機會得到九件靈物所聚合而成的靈神之源,白洛奇自然不會放過。當然,他也明白同樣窺視靈神之源的,不僅僅只有他而已,他的敵人也不止只有天妖族長一個,而是整個荒靈大陸的所有靈族。

通過靈族大會上的決議,這以天妖族為首的各靈族,都派出了各靈族的一批精銳力量,組建成一支實力強大的靈族大軍。

十天之後,各靈族所派出的精銳力量,便聚集到葬身谷。其中,以天妖族的數量最多,派出了包括二十多位實力不俗的靈眾在內的千名族眾,而鳳族、木靈族、鬼靈族以及巨裔族其次,都是幾百名左右,剩下那些靈族基本上都是兩三百名,合眾起來,足有幾千名靈族,其中,靈宗級別的也不在少數,幾乎各靈族都會派出至少一名以上的靈宗,所以,這支靈族大軍的實力也是可想而知。

而白洛奇也遵守約定,與慕乙女現身在葬神谷,同行的還有櫻蝶。

白洛奇和兩女到了之後,意外的發現木綾羅也在其中,

「你怎麼也來了?」白洛奇一見到木綾羅,立刻目光一簇的問道。

「我知道你也會來,所以,就主動和族長要求說要來。」木綾羅的心思溢於言表。當然,她也知道擁有兩件靈物的白洛奇,身處在這眾靈族之中,必然會成為眾矢之的,所以,也是擔心白洛奇的處境,寧願放下木神國的重要事務,也不願讓白洛奇身處在危險之中。

「其實你不用來也可以,我會保護好龍玄的。」白洛奇身旁的慕乙女看似平靜的一句話,但多少也有些針對之意。

「我知道。不過,我還是想要看著他。」木綾羅輕描淡寫的化解道。

兩女很快的又電光火石的對視起來。

白洛奇見狀,也是搖頭苦笑。

「赤玄王的艷福還真是不淺,一位公主,一位神將,為了你如此針鋒相對,可是要羨煞不少人的。」這時,白洛奇身旁響起了一道嬌音,轉頭一看,見鳳雪舞不知何時出現在身旁。

「鳳族長說笑了。」白洛奇應道。

「不用謙虛,想赤玄王這種優秀的男人,是女人都會被吸引的。」鳳雪舞媚眼一拋道。

這剛剛還針鋒相對的木綾羅和慕乙女,見鳳雪舞又在勾引白洛奇,馬上就一致對外,十分默契地一左一右拉住白洛奇,直接將白洛奇拖走了。

午時時分,這支靈族大軍便動身出發,前往第一個目的地,位於荒靈大陸西北端的鷹禽國。這鷹禽國幾日前,剛剛被一隻可以操縱雷電的荒靈災獸所襲擊,國內一片慌亂,多個城鎮淪為平地,死傷無數。而鷹禽國離葬神谷的距離最近,所以,這隻在鷹禽國橫行無阻的荒靈災獸也成為第一個對付的目標。

一吻成癮:爹地求放過 三日後,靈族大軍便抵達鷹禽國,而此時的鷹禽國已經被毀壞過半,一片焦土,所過之處,屍骸遍地,廢墟林立,令人心寒。

沿著那隻荒靈災獸所留下的足跡一路追蹤,最後,終於在鷹禽國以南的一座剛剛被破壞殆盡的城墟之中,見到了那隻荒靈災獸。

這隻荒靈災獸形如虎,全身雷芒閃動,體積和在水獸海出現的那隻相差無幾,但顯得更加威猛,而周身十米之內,不斷有雷芒耀動,產生強大的破壞力,只要被雷芒所籠罩的地方,瞬間就會被分崩瓦解,十分駭人。 而這隻荒靈災獸乃是九隻之中,能夠引發雷災之力的災雷魔虎獸。

以天妖族為首的靈族大軍,馬上在天妖族長的指揮之下,開始排兵布陣起來。

因為這災雷魔虎獸能夠引發強大的天雷,一出手必然會死傷一片,所以,天妖族長針對災雷魔虎獸的這一特點,在城墟一裡外的地方布下了一個方圓千米的,可以吸收雷力的靈陣。

布完靈陣之後,這靈族大軍在指揮之下,各就各位。

而此刻,災雷魔虎獸似乎也很快察覺到了自己已經身處在幾千名靈族的包圍之中,也馬上有所行動。

「等我將這這隻災雷魔虎獸引入靈陣之後,我們就以九件靈物的力量將其壓制……」天妖族長環視了持有靈物的幾個高等靈族的族長,以及白洛奇,說道。

隨後,天妖族長就帶頭取出了兩件靈物,並且,將其中一件交給了身旁的一位實力高強的靈宗級別的天妖族長老,由這位天妖族長老操縱。

而其他鳳雪舞幾位靈族族長見狀,也紛紛取出了靈物。

最後,眾靈族族長的目光同時落在了白洛奇的身上。

白洛奇目光輕凝了一下,便打開空靈界,讓龍冰取出兩件靈物,也就是九陽魔龍弓和海王靈錘,緊接著,就將九陽魔龍弓交給了慕乙女。

「赤玄王想要親自操縱靈物嗎?會不會太勉強了一點?」天妖族見白洛奇手握海王靈錘,立刻質疑道。

「多謝天妖族長的關心,不過,操縱靈物的力量我還是有的。」白洛奇神色若定的應道。如今,他的實力達到了霸聖級,再加上已經解封了第八層的封印力量,所以,在短時間內,操縱靈物是沒有什麼太大問題的。

天妖族長一聽,也是臉色微變,見白洛奇如此有自信,也不好再說什麼。

「動手吧。」天妖族長出聲示意道。

但見天妖族長手持逆天乾坤杖首當其衝地飛向了災雷魔虎獸,很快的,就吸引了災雷魔虎獸的注意,然後,引著災雷魔虎獸前往布好的靈陣之中。

而其他鳳雪舞等幾位族長和那位天妖族長老緊隨其後,最後,是乘著龍不像的白洛奇和慕乙女,還有櫻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