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日時間,狩獵隊伍在大山中推進,此間恐怖在眾人眼前緩緩展開。即便拜火大部強者眾多,又有周詳的準備,也有超過二十名修士橫死。

當然,被滅殺的遠古凶獸,數量要幾倍以上!

莫語終於明白,為何進入此間遠古天地的修士,一定要與三大部一起行動。

不是不想快人一步,是根本不敢!

少數幾個人,除非有造化境強者坐鎮,否則根本不可能在這片大山中活過一天一夜。

實在是太可怕了!

其中幾頭凶獸,幾乎擁有媲美造化的力量,如非拜火大部強者以雷霆手段滅殺,必然傷亡慘重。

「嘿嘿,這只是幾百萬里大山外圍,難對付的都在裡面呢!」

這是山牛的原話,雖然皺緊了眉頭,莫語對此卻深信不疑。

復仇嬌妻:錯愛冷情總裁 雖然遠古世界比較後世的仙界要危險許多,卻絕對達不到如此誇張的地步,幾乎每座山頭都有強大遠古凶獸雄踞,如此高密度的「強悍武力」聚集,或許與炎火說的天地靈胎有關。

正思索著,莫語臉色微變,他掌心一道符文緩緩浮現,這是夔牛山的手段,山上修士進入遠古世界后,一旦靠近就能彼此生出感應。

這是他第一次,感受到外界修士的氣息,不知道是誰。

就在莫語轉動念頭時,狩獵隊伍猛地停下,只聽得前方山林中一聲巨響,旋即一道身影被轟飛出來,尚在半空中時便接連吐出鮮血,重重落到地面顯然已受了傷勢。

七八名修士緊隨在後,看到拜火大部狩獵隊伍,臉色齊齊微變,為首之人上前一步,恭敬道:「逐日大部桑多木,參見拜火大部各位大人。」

拜火大部一名修士走出,沉聲道:「逐日部修士為何出現在此處,你們最好有合理的解釋!」

「回稟這位大人,此人是我逐日大部的犯人,我等奉命追捕無意冒犯,還請諸位大人海涵。」桑多木恭謹道。

拜火大部修士已探查周邊,確定沒有隱藏危險,氣氛頓時緩和下去。

逐日大部、蝕月大部、拜火大部之間,一直都處於敵對狀態,此番狩獵更加註定有一場爭奪。

可現在,還不是衝突的時候,更何況還有蝕月大部置身事外,雙方更加不能給人坐收漁利的機會。

短暫思索,目光與幾人交匯之後,這名拜火大部修士冷冷揮手,「帶上你們的人馬上走,再出現的話,就全部留下吧!」

桑多木大喜,一揮手兩名逐日大部修士衝出,向倒地之人拿去。

嘭——

嘭——

低沉巨響中,兩名逐日大部修士以更快的速度,倒飛了回去。

莫語不知何時出現在旁邊,掃了一眼地面之人,緩緩開口,「他是我的朋友,不能跟你們走。」

桑多木滿臉惱怒,「拜火大部諸位大人,這是什麼意思?」

幾名拜火大部強者眉頭一皺,又是這個傢伙,目光閃動著,卻沒有人先開口。

果然下一刻,一道冷笑驀地響起,便見冥眼族長神色不善道:「什麼意思?你沒長耳朵啊!」

「這個人,是我拜火大部客人的朋友,也就是我拜火大部的朋友,你們還想帶人走不成?趕緊滾蛋!」

!! 桑多木一下氣歪了嘴!

就算您是拜火大部族長,也不能這麼欺負人,居然拿這種理由來糊弄。

拜火大部什麼時候開講義氣了!

他真想一把這話噴到冥眼臉上。

當然,只是想想,打死都不敢做的。

深吸一口氣,桑多木胸膛高鼓的讓人懷疑下一刻就要炸開,「冥眼族長,您今日傲慢的舉動,我會如實轉回部落。」

「愛轉轉!」冥眼冷笑一聲,「再不滾,就都留下吧。」

逐日大部修士抬著受傷兩人,轉身就走。

一個電影帝國的誕生 有句話遮著臉面就行了,還真敢耍狠充愣啊,活膩了!

莫語遙遙行禮,「多謝族長!」

「哈哈,客人言重了,應該的,都是應該的。」冥眼打了個哈哈,也沒有多言收回目光,察覺到周邊部落之人詭異的目光,他輕咳一聲,道:「我們拜火大部就是這麼有原則,誰都不能起伏咱們的客人!」

看著族長大人一臉認真的模樣,幾人強忍著嘴角抽搐點頭,眼中迷茫之中多了幾分憂慮。

族長他……不會是病了吧!

……

「我是雨墨!」一句話,就讓地面修士放鬆下去,眼中流露狂喜。

莫語伸手,攙起他向後方行去,狩獵隊伍繼續前行,漸漸沒有人再關注這裡。

幾百萬里大山中走神?

嘿嘿,不是誰都活的不耐煩想找死!

「雨墨師兄,我是王林!」被攙扶修士語氣流露激動,「真沒想到,能在這遇到師兄你。」

王林,原來是他。

莫語沒有輕信,隨意問了兩句,王林一怔旋即快速作答,證明了自己的身份。

「王林,你怎麼會被逐日大部之人追殺?」

聽到這話,王林臉色一下變得古怪。

莫語神色坦然,「如果不好開口的話,就當我沒問。」

「不是不是,這沒什麼好隱瞞的,只覺得冤枉罷了。」王林苦笑一聲,「細細算來,這件事的根源,在寧盈彤寧師姐身上。」

莫語眉頭微皺,怎麼又扯到她身上去了。

「寧師姐運氣不錯,醒來后佔據的肉身,居然是逐日大部一名祭祀的幼女,而且地位不低。我與山上幾位師兄先後抵達逐日大部,因為寧師姐早有準備,一個個的將我們尋了出來。」

「事情到這都是好的,咱們聚在一起安全大增,但誰都沒想到,寧師姐佔據的身體主人,有一個門當戶對的未婚夫,而且偏偏又十分善妒,對我們無端靠近寧師姐大為不滿,唉……」

聽完,莫語突然覺得想笑,「你就是因為一股嫉妒之火,才落得被追殺的下場?」

「是啊!寧師姐那位未婚夫雖然不是逐日大部之人,但頗有些權勢,隨便動動手我們就遭殃了。」王林一臉無奈。

想必此時,他心中一定非常鬱悶,真是無妄之災啊!

莫語搖搖頭,「聽你的話,寧師姐的安全應沒有問題。」

「嗯,雨墨師兄放心,寧師姐在逐日大部的身份,足以保證自身安全。」王林認真開口。

「那就好,不急著去找她,反正過不了多久,就會見面的。」莫語想了想,轉身道:「諸位,我這位朋友受了傷,不知誰有辦法幫他一下,可以不受趕路奔波。」

周邊幾名修士猶豫一下,其中一人站出來道:「我會一門聚氣成雲之術,可以幫他趕路。」

說著拂袖一揮,就見絲絲水汽快速匯聚而來,轉眼結成一團丈余大的白雲。

「多謝。」莫語拱拱手,轉身道:「上去吧。」

王林目瞪口呆,怎麼感覺雨墨師兄遇到的遠古修士,這麼平易近人好說話啊。

他卻……

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人品問題?

暗暗苦笑,壓下這無稽的念頭,王林沒多做推辭在白雲上盤膝而坐,他需要儘快恢復傷勢。

……

意外出現在進山後的第七天!

山中遠古巨獸,突然發了瘋一樣,不顧一切的衝擊而來,殺了一批又一批,好似驚濤駭浪,將拜火大部狩獵隊伍強行衝散。

莫語腳下一踏,地面巨震生出無數裂紋,一頭準備自地底襲擊的遠古凶獸,腦袋爆成一片!

沒有半點遲疑,他一把拉住王林,向外爆射而去。

「咳咳,師兄,真是對不起,連累你了!」

王林臉色慘白,他運氣不是太好,被一隻遠古凶獸偷襲,未曾完全恢復的傷勢,徹底爆發。

如非莫語,早不知死了幾遍。

「少說話,多做調息,真到了沒法自保的時候,我會鬆手的。」莫語平靜開口,神色淡漠。

王林點點頭,閉眼調息。

片刻后,莫語、王林在內八名修士聚在一起,每個都大口大口喘息著,一副驚慌未定的模樣。

暴-亂來的太突然,誰都沒有防備,至少有一半的人,要死在這場大混亂中。

他們能夠活著突圍出來,佔了不少運氣的光!

很快,幾人的目光,看向其中一人。

此人是拜火大部修士,在這個時候自然要靠他找到拜火大部的大隊伍。

「我是拜火大部冥河,現在的情形,你我只能自保,我會想辦法儘快找到部落諸位大人。」冥河沉聲開口,「在這之前,希望大家能全力合作。」

「冥河兄說的對,在下騰凡。」

「齊山,冥河兄多多關照。」

莫語、王林幾人在後相繼通名。

江槐槐突然開口,「雨墨兄,我們接下來怎麼做?」

她是八人中唯一的女子,此刻開口瞬間吸引來主人的目光。

這位,似乎與拜火大部關係不淺啊!

「對,不知雨墨兄可有辦法,聯繫上拜火大部?」騰凡一臉期待。

冥河眼眸微沉。

莫語神色不變,淡淡道:「我與諸位一樣,沒有什麼辦法。」

對江槐槐的問題,他有意無意的忽視了。

騰凡幾人就是一臉失望之色,點點頭沒再多言。

「哼! 學霸快遞員 這一場暴-動后,山林遠古巨獸死傷慘重,暫時安全了一些,只要諸位跟我走,一定能找到我部大人所在。」冥河輕哼一聲開口,目光有意無意在莫語身上掠過。

江槐槐急忙開口,「有勞冥河兄了!」

她長的頗為清秀,眉眼之間卻偏生帶著幾分魅惑,樣貌與氣質的衝突混合成一股奇妙的韻味。

此刻俏臉泛白,楚楚可憐的模樣,頗為吸引眼球。

冥河眼睛微亮,笑道:「江小姐放心,我們會沒事的。」

短暫商議后,八人小隊在冥河帶領下,繼續向大山深處行進。

……

江槐槐對雨墨很親近!

這不是空話,有眼就能看得清楚。

所以冥河很生氣。

雖然他也有所疑慮,自己滿腔怒火從哪裡來,可看到江槐槐與他靠近的時候,胸口就忍不住翻滾。

「雨墨大哥,你有時間嗎?我有些事情想和你談談。」短暫休息的時候,江槐槐輕聲開口。

莫語睜開眼,沒有猶豫點點頭,「好。」

江槐槐展顏一笑,「雨墨大哥,請跟我來。」

看著兩人身影消失在視線中,王林下意識皺了皺眉頭,雨墨師兄不該這樣沒有定力啊,難道是壓力太大了?

另一邊,騰凡、齊山等人一臉羨慕,像是說了些什麼,傳來一陣低笑。

冥河臉色陰沉,心頭怒火翻滾,恨不得把這些傢伙撕碎!

笑笑笑,笑你們麻痹!

……

莫語停下,淡淡道:「好了,不要走太遠,安全為上。」

一陣風吹來,掀動面前女子的裙擺長發,淡淡幽香飄來。

江槐槐順從的點頭,咬了咬嘴唇,道:「雨墨大哥,我有一件事求你。」

「嗯,你說。」莫語神色平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