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聽到動靜之後,雲宗嫣兒便派了人手去了永真坊確認一番,經過探子的彙報,那動靜卻是是出自於永真坊,而且地點還在『道痴戰符店』門口。

由此雲宗嫣兒便更加確認了,那驚人的一擊真的是出自於李元道之手!

「真是什麼都逃不過嫣兒姑娘的慧眼啊。」

聽著雲宗嫣兒的話語,李元道心中也是大驚,不由得感嘆了一番前者的能力,真是不得小試啊。

「李公子可否陪著嫣兒出去走走呢?」

雲宗嫣兒微微一笑,望著李元道眨著眼睛問道,雖然是徵求的詢問,但是從雲宗嫣兒的眼神之中便流露出了一種不可抗拒的目光。

「當然可以。」

李元道點了點頭,應了下來。

說罷,兩人便起身向著一旁走去。

而這一幕盡數被袁戰所看在眼中。

「可惡!」

見到了這一幕袁戰怒火中燒,自從白天見識道了雲宗嫣兒的實力之中,袁戰對雲宗嫣兒更是仰慕了一番,內心更是幻想著與雲宗嫣兒能夠結婚,而後便可以掌管萬利商會,掃除慶州府內各種勢力,而後一手統制慶州府!

此時此刻,袁戰本來想著趁著夜色休息之時找雲宗嫣兒去追求曖昧一番,從而展開追求的攻勢;甚至,此時就連花都準備好了!

可此時,袁戰竟然看到了雲宗嫣兒與李元道兩人有說有笑的走在了一起,而且向著遠處沒有人煙的地方走去。

這讓袁戰很是惱怒,手中早已準備好的那火紅的玫瑰花也是被氣的攥了七八散,牙齒咯嘣咯嘣咬的直作響。

「憑什麼,我袁戰出身那麼好,不比那個破戰符師強百倍?為什麼看不上我呢!」

袁戰凶神惡煞,口中年年雜碎。


「哼,搶我袁戰的東西,你以為你是誰?」

忽然之間,袁戰似乎想到了什麼,望著兩人漸行漸遠的身影低喃一聲,眼眸之中露出了一絲精光,嘴角之上摸出一個詭異的弧度。

「那麼,你就去死吧!」 黑夜,在天上的晨星的照耀之下看來是那麼的迷人,此時的月亮也是彎的有些妖媚,就如同情人的臉色一般;再加上大地上隨處可見的螢火蟲,一切看起來是那麼的浪漫。

當然,這也只是表面而已。

此時的雲宗嫣兒與李元道正雙雙漫步的走在這裡,見到這一番景色雲宗嫣兒也是很高興,她微微閉上雙眸,張開雙手,好像在擁抱著什麼一般。

李元道眼睛微咪,目光停留在雲宗嫣兒那迷人的臉龐之上,微微沉思;也許在這一刻她才看起來像一個小女人一般吧,與白天那個一筆殺死狂暴猿震撼群雄的那刻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嫣兒姑娘在擁抱些什麼呢?」李元道眼睛微咪,還是有些好奇的對雲宗嫣兒問道。

「我在擁抱這裡的一切。」

雲宗嫣兒眨著眼睛,望著這周圍的一切,:「其實,我最喜歡這種時候了;螢火蟲的漫天飛舞,小蟲子的盡情歌唱,還有那天上的月兒。」

回過頭來,雲宗嫣兒對著李元道微微一笑:「謝謝你,能陪我來散步。」

見到雲宗嫣兒這般,李元道也是有些猝不及防,是啊,這才是一個女生的真正心境啊,什麼修仙殺人,誰會輕易的去這麼做啊,還不是為了強大之後那安寧的時光么?

但李元道也是被這一聲『謝謝』給弄的有些不好意思,手指撓著頭髮,似乎略微有些羞澀的摸樣:「沒事,沒事。」

「嘻嘻。」看到李元道這般,雲宗嫣兒噗嗤一笑,指著李元道笑道:「原來你也會害羞啊!」

李元道五官微微扭曲,的確;自己平常總是板著個臉,連笑都是不多,此時自己竟然害羞了。

正要說點什麼,忽然,李元道只聽得不遠處傳來了一聲妖獸的嘶吼之聲。

「吼————」

「是妖獸么?」雲宗嫣兒也是聽到了這道聲音,打起精神,目光警惕的望向遠方。

李元道點了點頭,神識涌動,向著前方便探索了過去,晚上單單憑藉著視力並不是一個好的選擇,畢竟神識才是修士真正的『眼睛』。

「是妖獸,我感受到了一股很強大的妖氣!」

李元道皺了皺眉頭,急忙對雲宗嫣兒提醒道:「我們快撤吧!」

經過了白天的狂暴猿之事後,李元道也是明白了這皓月之森里的危險之處,更何況此時已是晚上,正是妖獸出沒的最佳時刻,此時出現的妖獸一般數量會更多,修為更強,本性更兇惡!

雖然晚上的霧氣極大的阻礙了李元道的神識,但是在悟道神魂的幫助下李元道的神識卻不是平常人可以達到的,隱隱約約只見也是感覺到了一股妖氣,甚至比白天那隻狂暴猿的氣息更加強大!

聽罷雲宗嫣兒也是點了點頭,她似乎也是感覺到了什麼,兩人正要掉頭回到大本營。

而這時,卻是有些來不及了。

只聽得一陣『轟隆』的塌地之聲傳來,而後兩隻身形巨大的妖獸便是以電光火石之速擋在了兩人的面前,阻擋住了兩人的去路。

「獨角蜥蜴,紫金獸熊!」

李元道五官微微扭曲,望著眼前的兩隻妖獸也是眼眸緊皺,忌憚之色畢露無意!

只見得擋在兩人面前的兩隻妖獸皆是身形碩大,個個都有兩丈多長或高。

而且,從兩隻妖獸身上露出來的妖氣也是異常驚人的;那隻獨角蜥蜴還算好說,大約有相當於武者六層的修為,長長的舌頭不停的從醜陋的嘴巴中進進出出,如同媚蛇一般的雙眼盯著李元道兩人,轉個不停。

而那隻紫金獸熊卻是不得了,光是身子就有兩丈多高,如同小山一般;身上散發出來的妖氣更是濃郁的不行;銅鈴大的眼珠死死的盯著兩人,嘴上的鋒利如刀的牙齒也是全部漏了出來,顯得尤為陰森恐怖;李元道覺得,這隻紫金獸熊的實力應該處在武士八層左右!


此時此刻,李元道覺得如果單單遇上一隻還好,憑藉著雲宗嫣兒那妖孽的身手加上自己也能消滅隨便一隻,即使是那隻紫金獸熊,相信也未必是兩人聯手的對手;可此時是兩隻妖獸一同而來,場上的形勢就不一樣了,即使雲宗嫣兒再厲害也不可能一個打倆,而且是面對這樣的強敵!

怎麼辦?此時退後也是來不及了,向大家求解更是沒有辦法,用意境的『暴元符』炸死他們么?

一瞬之間,許多想法在李元道的腦海之中一一浮現,但都沒有被其採納,既然這般,那就只有戰了!

「嫣兒姑娘,憑藉你的實力能否與那隻紫金獸熊戰上一番?」想到這般,李元道對著雲宗嫣兒問道。

「那紫金獸熊神通驚人,我倒是可以與他鬥上一番,只是那隻獨角蜥蜴就顧不上了,要不嫣兒掩護李公子就此撤退。」雲宗嫣兒也是仔細考慮了一番后回應道。

如果讓她與紫金獸熊一對一的話那也肯定輸不了,可想一想李元道卻肯定不是那獨角蜥蜴的對手,自己也不能抽身幫他,所以選擇上策的話也只是逃跑了。

「沒事,在下便給嫣兒姑娘拖住那隻獨角蜥蜴,嫣兒姑娘放心吧。」

李元道眼睛微咪,他知道如果讓雲宗嫣兒掩護自己逃跑的話那她一定會受到兩隻妖獸的狂暴攻擊,收到重創,所以當即果斷的對其說道。

「可以么?」聽到這般雲宗嫣兒也是有些疑問,畢竟李元道的修為才是武士三層而已,之間差距了整整三個小的層次。

「沒事的!」


李元道回應一聲,便不再多做解釋;從儲玉之中掏出長槍便沖著那隻獨角蜥蜴沖了過去。

看到如此雲宗嫣兒也是咬了咬牙齒,化作一道光芒快速向著那紫金獸熊奔去:「我會盡量的快速殺死熊怪,然後來幫你。」

反觀那獨角蜥蜴,見到向著自己刺來的李元道似乎有些不解,他不明白眼前這個男人修為比他低那麼多為何還會有勇氣向著自己刺來。

眼眸之中竟然露出了一絲嘲諷之色,獨角蜥蜴後身猛然一動,甩起巨大的尾巴向著李元道拍了過去。

巨大的力量破開空氣,發出刺耳的聲音,讓人心神俱震。

「好大的力氣!」

李元道眼睛微咪,咬了咬牙齒,當即身形一扭,堪堪躲開這獨角蜥蜴的一擊,但也是被這狂暴的一擊給微微驚住。


「殺人槍!」

李元道大呵一聲,直接使出自己的最強武技,畢竟這獨角蜥蜴的修為是在是太高了,自己與它之間的差距也是巨大的。

隨著元力的催動,李元道的身子忽然一抖,一股驚天的殺氣隨然而來。

猩紅色的雙眸猛然睜開,李元道提著長槍沖著獨角蜥蜴的身體便是猛然一刺。

槍身光芒大作,照的就連這黑夜都有了短暫的光芒。

這一刺,可以說是李元道的全力一刺,無論是元力濃厚程度還是兇狠程度,都是幾乎達到武士五層強者的全力一擊。

此時此刻,磅礴的殺氣簡直都要凝華成實體,瀰漫在空氣之中,

在這一刺之中,周圍的空氣都是被震的散開,槍身發出尖銳的鳴聲,氣浪奔騰,大地震動。

而那獨角蜥蜴似乎也是感受到了這一刺的危險,怒吼一聲,搖曳著碩大的額頭露出鋒利的牙齒便是撕咬了過去。

叮——

兩者相遇,發出刺耳的聲音,兩者所發出的的巨大能量也是在這一刻盡數爆發!

只見得那獨角蜥蜴竟然憑藉著尖銳的牙齒死死的咬住了李元道的槍頭。不讓其深入半分。

而後收到了元力的爆炸因素,兩者皆是被雙雙震開,後退十幾步。

感受著右手不斷傳來的的酥麻感與無力感,李元道也是不由得吸了口冷氣,這一擊就連武士五層的強者都會重傷,可此時竟然就這般被抵擋住了。

再看看那獨角蜥蜴,此時嘴角之處也是流出了絲絲的鮮血,很明顯在這一回合內也是多多少少的收到了一些創傷。

大呵一聲,李元道身形又是沖了上去。

雙手緊握長槍,對著虛空盡數的揮舞起來。

一時之間元力震蕩,光芒萬做,整個虛空都變的有些黯然無光。

而那磅礴的殺氣也是全然的充滿了李元道的整個軀體,此時此刻,李元道的腦海之中只有一個聲音在不斷的迴響:

「殺——殺——殺——!」

猩紅的雙眸似乎都要滴出血來,牙齒緊緊咬著,猛然只見對著獨角蜥蜴便是虛空三刺。

這虛空三刺也是李元道在這段時間之內從殺人槍法內領悟出來的疊加攻擊,李元道取名為『梅花三度』,李元道琢磨著,就連武士六層強者的全力一擊也不過如此!

第一刺,使出身體內三成元力。

第二刺,使出身體內所剩餘的五成元力。

第三刺,便是使出身體內所剩餘的全部元力。

可以說,這梅花三度也是李元道的最後一擊,也是他的最強一擊!

揮舞出這梅花三度之後,李元道只感覺身體一陣緊抽,四肢無力,如同灌鉛一般沉重,急忙吃下幾粒小還丹。

而這梅花三度所發揮出來的威力也沒有讓李元道失望。

化作百餘槍芒,像似百萬嗜血雄師一般威武浩大;嘶鳴著,叫喊著,如同從地獄深淵之處吹來的索命寒風一般,震人心神;盡數向那獨角蜥蜴刺去。

在這一刻,似乎連天地都為之一震,在槍芒掃過之處,所有生物都被染上了一層猩紅之色,就連空氣也不放過絲毫!

一時間起天地色變,萬物震然,神鬼懼怕!

茲——

只見得那獨角蜥蜴連躲開的機會都沒有,就直接被這百餘殺神給全然刺在身上。

血孔百處,橫流不止,渾身經脈俱斷!

經過這一擊后,獨角蜥蜴終於是沒有了任何還活著的跡象,血肉都被這般殺氣給腐蝕的難以注視。

見到這般,李元道方才深深的喘了口粗氣,一屁股坐在地上,胸口距離的起伏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