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刻……

巨大血芒像是不堪重負一般,在血千山震驚而不解的注視之下,驀然炸裂!

與此同時,輕易突破了血芒的平平無奇劍光,依舊帶著斬滅一切的威勢,朝著血千山悄然斬落!

根本沒有料到這一步的血千山身前,毫無防備!

噗嗤!

劍光入體,血千山頓時臉色大變,一口鮮血驀然噴出,氣息瞬間萎靡。

一道深可見骨的傷口,出現在其胸膛之上!

「豎子,好膽!」

蘇然一劍破敵,不等凌霄宗弟子歡呼,就在此時,變故驟生,原本端坐於主台之上的血蒼子冷哼一聲,方圓靈氣瞬間暴動!

一隻完全由靈氣幻化而成的巨大血手,像是泰山壓頂一般,猛然朝著宗門擂台之上的蘇然暴壓而去!

法相真人!

即便此刻只是隨手一擊,可是,那等攻擊,也不是現在的蘇然能夠抵擋的!

若是靈氣血手壓中蘇然,正常情況之下,蘇然不死也得重傷!

縹緲峰高台之上,就在血蒼子出手之時,姬晚月立刻驚呼一聲。

「不!!!」 江北城一角,一間陰冷的庭院,是三潮幫匿名購買的住所。

黑暗的房間裡面,一道陰影糅合而成,最終形成賈貴的面容,身體!

「該死的,竟然被許豪擊殺了一次!」

「好疼,不過,終於完整了,取出了賈貴的潛意識,以後只要我小心一些,更無法被人看破了,哈哈!」

「接下來,只要吞食另外人的面容,我就可以重新出現在江北書院!目標圓滿達成!」

「只是沒想到許豪那小子竟然隱藏得這麼深,連我都被騙了,他居然忍受得住十幾年的枯燥生活,甚至連檢測資質的法器都瞞了過去!」

「不過,這僅僅是剛開始,現在知曉了你的實力,你就難以掏出我的手掌心!面對死亡吧!」

寄生體賈貴嘀咕了幾句,便雙目一閉,沉寂下去。

雖然它達成了在的目標,讓賈貴的潛意識消失,但它也付出了代價,損失一具子體,也是極其痛苦的。

它需要進食彌補,為變化其他人做準備,同時還要為郡考做準備!

好在這裡早就有所準備,有三潮幫控制的江北書院寒門學子,因此,即便江北城的三潮幫損失殆盡,它也無需擔心。

當然,它準備去郡考,不是為了替大秦王朝效力,而是拖累大秦王朝,減少大秦王朝強者的名額。

至於為什麼?

這是它上面大佬的要求,從內部蛀食大秦王朝!

三潮幫的東側,許豪一襲黑袍罩面小心翼翼地靠近戰場。

如今的三潮幫駐地,陣陣轟鳴聲傳來,大地不住地抖動,更有巨大的大陣能量光幕籠罩,將四周隔絕。

光是靠近,就有一股巨大的惡意傳來,讓人昏睡與噁心。

許豪來到附近區域,並未第一時間靠近,而是在附近『溜達』,尋找可能出現的危機選項。

想要試探危機,必須深入危機!

許豪探索了片刻,沒有絲毫的選項出現,於是他來到一處高地,開始換位思考。

如果他是三潮幫的人,一旦不敵鎮撫司強者,會往什麼方向逃遁。

隨即,許豪追風步移動,來到一處寂靜,人煙稀少,道路更有繁茂的樹木的區域。

「應該會從這邊來吧!」

許豪感受著體內涌動的力量,屏氣靜神。

人階靈力修為,玄階身體強度,以及滅妖法器等強大的實力,讓許豪有試探危機的底氣!

轟轟轟。

大地依舊傳來震動聲,但越來越小,與之前比起來,震動的頻率減緩了極多。

「看來戰鬥要結束了,不知道會有什麼危險!」

許豪既緊張,又興奮!

選項有很多,有好的,有差的,許豪一直都想選好的,然後一舉成為無敵的強者,可選項又不以他的意志為轉移,出現什麼完全看當時的環境和敵人的強度等因素。

有的選項根本選不得,有的風險極大,選個相對穩妥的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許豪靜靜地等待著,只希望這次能夠有好的收穫!

嗖。

突然,天空劃破一道流光,然後狠狠地朝著他所在的方向砸落。

砰。

身影與地面親密地接觸在一起,迸發強大的衝擊力,掃倒了大片的樹木。

「有獵物!」

許豪面色一喜,同時,他的眼前如約地冒出了一個虛擬面板,選項呈現:

【選項一】快速前往查看,阻攔對手逃離!

前排提示:你選擇的區域不錯,如你所願,有東西砸落在眼前!是三潮幫強者,他拼盡了所有才搶得一線生機!你要熄滅這一線生機嗎?

完成獎勵:滅妖法器(玄階中品!)

【選項二】事不關己高高掛起,就當沒有看見,畢竟你現在前往,雖然可以結交鎮撫司,但也會得罪死三潮幫。如何選擇?

完成獎勵:書畫等階+1!

許豪欣喜的目光一掃,然後便沖了出去,追殺!

自然選擇【選項一】!

他與三潮幫本就敵對了,現在放任對方離開,那豈不是放虎歸山,養虎為患?

同時,玄階中品的滅妖法器非常好了,如果環積累任務不是那麼苦難的話,那麼他可以嘗試一番!

何況,【選項二】的獎勵太差勁!

你換成暴擊,詭系防禦,力量之類的獎勵,我也選你了啊!

書畫等階,要來做什麼?

許豪追風步出動,急速而快捷地充斥到砸落的人影前,此刻的三潮幫強者才掙扎著站起,剛想逃離,許豪的象牙刀已經布滿了靈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朝下斬落!

「你敢!」

三潮幫強者怒吼,連忙運轉體內不多的靈力,想要抵擋。

他沒有想到,這好不容易拚死博出來的退路,居然還有攔路者!

許豪面色一沉,因為他聽著對方的熟悉聲音,已經知道是誰了,就是先前對第一時間對他發出攻擊的三潮幫決定強者。

只是,對方現在的氣勢,與當時發出攻擊的氣勢,完全是兩個極端。

開始是山洪爆發,不可力敵,如今卻只是泉水汩汩,風燭殘年!

許豪爆喝一聲,手中的攻擊非但沒有停頓,反而更加強絕地斬落,同時,滅妖法器已經噴發。

砰。咔嚓!

普一接觸,許豪便佔盡上風,甚至出現碾壓的態勢。

三潮幫強者一觸即潰,大口的咳血。

顯然在與鎮撫司強者的對戰中,他身受重傷。

嗚嗚嗚。

三潮幫強者倒飛的剎那,一道詭異的能量射出,急速而快捷,剎那間,已經落在許豪的面前。

許豪早有準備,體內靈力激射,在面前形成一道靈力層。

但詭異能夠彷彿不受約束一般,只是被靈力層阻擋了大半,還有少許滲透過來。

「你受到奴役能力影響!」

「你的詭系防禦發揮了作用!」

「你的意志力抵消了能力的影響!」

許豪一愣,但剎那間,面色凌厲,追風步運轉到極致,追上倒飛的三潮幫強者,手中長刀在迅雷刀法的加持下,刀刃狠狠地對著三潮幫強者身體斬落。

三潮幫強者見到靈力氣勢不強的許豪竟然沒有受到絲毫的影響,雙目之中露出絕望,他沒有想到自己最後的底牌,竟然對人階靈力修為的黑袍人無效。

怎麼可能!

即便是他最弱期,也不應該是人階靈力修為的雜魚能夠抵擋的啊!

三潮幫強者來不及細想,因為許豪的凌厲斬擊已經快要觸及身體,他只能強忍痛楚在空中稍微扭轉了一下身子。

咔嚓。

半邊身子被斬落,鮮血彪射!

「啊!」三潮幫強者凄厲的慘叫響徹在空曠的地貌里,撕心裂肺……

……

(求新書投資,大家有什麼建議,我都時常看的,好的建議都會接受,求打賞!)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今天的困意格外兇猛,小奶包強撐著洗個澡,就迫不及待地上床睡覺了。

凌晨三點的時候,小奶包閉着眼睛從床上坐了起來,過了一會後,又下床迷迷糊糊地走到門外,打開了另一扇房門……

清晨的第一縷陽光照射在相依的兩人身上,蘇今白微微蹙眉,下一秒,她就睜開了眼睛。

面前,是一張放大的俊逸睡顏,男人的呼吸她尚可覺。

這是,怎麼回事?

蘇今白一驚,下意識從床上坐了起來,這動靜也驚動了司夜玄,他也睜開了深邃的雙眸。

寂靜,死一般的寂靜。

兩人就這麼對視着,沒人率先開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